灰*实木地板装修

  • 时间:
  • 浏览:1155次
  • 来源:演示站

“呵呵,我知道你不会这么的做,早上的时候看见了那个东西以后我就更加的清楚,但是我心中也是肯定了一个事情,你也害怕将来的时候很难摆平你妻子,所以你早早的就把这个事情给定论了下来,不然的话为什么要在结婚之后才让那个法律生效呢?你千万不要告诉我说,你没有这个方面的想法,我不相信。”

沈浪这个时候多少也是有些无言以对,这个话自己还真的就不太好解释,越解释越加的麻烦,既然这样自己就换一个话题好了,“难怪你这一次会亲自的来,甚至孙玉铎也很快的就跟你俯首称臣,原来原因就是这个呀不过你不感觉这个付出有点大了吗?”

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于清香,沈浪也是很怜惜的把她抱在了自己的身上,倒是于清香看着沈浪的这个动作,很是暧昧的笑了一下,“怎么了?我的三少爷?要不要我再伺候你老人家一回,我很愿意的,真的,一点都不用勉强。”

第五百五十章

在得知孙玉铎怀孕以后,沈浪一时之间也是有些被震懵了,自己感觉这个脑袋里面空灵一片,什么都没有了,好长的时间才反应了过来,随后就亲自的驱车去了孙玉铎哪里,不过到了门口的时候却被李清琳给挡在了外面。

沈浪看着李清琳,也是微微的一笑,并没有怎么为难她,不管怎么说她现在也算是自己的女人了,虽然说这个女人是另外一个女人替自己安排的,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个已经是一个不可以改变的事实,更何况自己也已经用自己的终极手段试探过,他对自己没有其他的任何心思,有这一点就已经够了。

正好趁着现在自己倒是要跟李清琳交代一些事情,她在这个方面的经验还很少,而且在骨子里面她始终把自己的位置放得比较低,这个非常的不好。

走的时候,沈浪是跟于清香两个人一起回去的,路上的时候于清香看着沈浪也是略带嘲讽的说道:“我说三少爷,这个马上就要去见人家的父母,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把人家的女儿的肚子给弄大了,可是却不把人家娶进门,换成是你的话,你干嘛?更何况人家孙玉铎也不是什么平常女孩子”沈浪苦笑了一下,“原来的时候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只觉得在一起就行了,其实也不是完全的不想,只是内心的深处一直的在逃避这个问题,现在问题终于被摆在了眼前,你不面对也得去面对,该有的都已经有了,既然这样那就勇敢一点的去面对,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没有迈步过去的槛。”,

“行”于清香也是感叹的伸出来自己的大拇指,“三少爷你真的有大将风度,这样的事情都可以波澜不惊,你厉害。”

沈浪也是苦笑了一下,“行了,你就别讽刺我了,明天就要走了,就不能说点别的。”

其实说这个话的时候,于清香也是在考虑着自己这么的做究竟值不值得,究竟是不是有些过于的荒诞了,还有就是沈浪的态度问题,自己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得到一个答复,自己也搞不清楚他对这个事情究竟是赞同还是稍有不满。

不过回到了家里面以后,沈浪很是细心的替于清香准备了晚饭,虽然说这个晚饭有点早,但是却代表了沈浪的心意,吃过饭以后沈浪跟哈特通了一段时间的电话,而于清香则是躺在沙上面有些无聊的看着电视,直到沈浪从房间里面出来的时候,才微微的打起来一点精神,不过性质依然不是很高。

沈浪也是突然的叹了一口气,听着沈浪的这个叹气,于清香心里面却是突然的感觉心里面一送,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反正就是这个感觉。

就听见沈浪很是无奈的说道:“你这个女人呀当初的时候我就说过跟你在一起,但是你却为了我拒绝了,现在总算是有点大妇的样子,却又开始变得不自信,你害怕我x后会冷落你,是吗?”于清香这个时候也是怯怯的扭转过来自己的身体吗,泪眼婆娑的看着沈浪,“我害怕,我是真的害怕呀医生说我不能生育的时候,我觉得整个天都要塌下来了,我受不了这个打击,我是一个女人,这样的事情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太残忍了。

好在医生说如果保守治疗一下的话,三年也许会有这个事情,但是小浪,我已经不小了。”

“为什么?”于清香这个时候也非常的不解,“小浪,我不觉得你是最好的人选。”

还有一个就是家庭的环境问题,从总体上面来说,你的家里面政治氛围太浓厚,玉铎的家里面商业气氛太浓厚,我倒是不反对他们将来的时候的投身,但是我不能让他们自小就养成这样的习性。”,

沈浪知道于清香是在逼着自己表态,犹豫了一段时间以后,“这个问题会在结婚之前就要谈清楚,进这个家门就要有这个方面的准备,没有包容的心我宁可不娶。

听到沈浪说起来这个事情,于清香也是一下子的坐了起来,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沈浪,好半天以后才点点头,“行,你厉害,这个事情你竟然敢开口说出来,证明你沈三少爷是一条汉子,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个事情的后果,我跟你的关系大家都是看在眼里面的,但就算是这个样子,我也不敢说当着我的父母说出来,好在我爷爷对于这个也是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睛,不然的话你小子有苦头吃了。”

“我大体上面能猜测出来孙玉铎的父母是怎么想的,毕竟以前的时候就有过一定的接触,虽然时间时间有点长了。”

“就你聪明,这个当然不是为了防备你的,而是为了防备于爷爷的。”

“你经历过事情,咱们之间也不需要隐瞒什么,这个东西你先收着,玉铎的那个暂时不要跟她说,她经历过风雨,但是社会经验没有你丰富,跟她说了这个事情反而会害了她,我会跟她父母好好的谈谈,你放心就是了。”

中文網

第五百五十一章

“你......。”孙玉铎的话直接的就把张华给堵在哪里,这个时候张华也是把目光看向了自己的丈夫,现在轮到他说话,自己得缓一缓。孙福祥怒目的看着自己的女儿,“玉铎,其实的事情都好商量,你把这个孩子给我打掉了,你不要脸,我和你妈还要这个脸呢?我丢不起这个人,以后出去我还怎么说话”

“混账,你就是这么的跟你父母说话你是不是因为你是家里面的独苗我和你妈就真的不敢把你怎么样了?”

“爸,你要是这么说的话就有点以势压人的意思,我们现在正在讨论的并不是这个事情,你要是想把我赶出家门的话,我没有什么话说,这份家业是不是留给我我也不是非常的在乎,我这么的说并不是意味我的翅膀硬了就可以飞了,你可以不认我是你的女儿,当时我不能不把你当做我的父亲,重申一遍,这个跟沈浪没有什么关系,我只是在争取我自己的命运,虽然我也不知道这个究竟是对的还是错的,但是至少对现在的我来说,这是希望。”

孙福祥狠狠的白了一眼自己的女儿,看着自己妻子也是叹了一口气,“玉铎,不是我说你,你现在还很是年轻,对于社会的接触还不是那么的深刻,为什么放在好好的公主不当,非要给沈浪当小的,还要给他生儿育女,到底涂的是什么?有什么东西是家里面给不了你的吗?何必要这样做?”

坐在那里的孙玉铎也是露出来一些思索的表情来,“这个好像没有什么理由吧我也搞不清楚究竟是因为什么,就好像当年的时候父亲和母亲的结合,好像家里面也不是那么的同意吧我就是喜欢,这个没有什么道理,至于跟沈浪的结合,所谓的生儿育女,跟沈浪的关系并不算太大,在这一点上面应该说是我算计了沈浪。”,

“你算计了沈浪?”孙福祥这个时候也是皱起来自己的眉头,“丫头,你有没有想过这个后果会是什么?沈浪跟你的关系虽然看似不错,但是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一个衙内,一个官宦子弟,这样的人历来都是心狠手辣的,任何的人和东西都可以拿来当做是自己的筹码?这一点上面你赌不起的。我当然不希望是这个结果,但是我不得不防呀”

“这是什么混账话,我和你妈这个是为了你好,难不成将来的时候你做了母亲,你的女儿回来告诉你说她大了肚子,而且还要给人家做小,你会怎么想?”孙福祥的语气也是非常的激动,“你现在还很是年轻,更何况你对沈浪还有一种很特殊的感情,陷在了这个柔情蜜意当中可以理解,但是如果沈浪喜新厌旧了,你有没有想过会是什么后果呀我和你母亲是为了你的将来着想,你知道不知道?”

孙玉铎还是秉承了自己的观点,不肯打掉这个孩子,跟自己的父母有点谈不拢以后,就跟沈浪说了这个事情,这个就是沈浪今天来这里的目的所在了。孙福祥和张华两个人看着坐在那里的沈浪,相互的对视了一眼,绝对的一表人才,绝对的人中之杰,但可惜是他们家没有这个福气和福分呀

看着自己父母的示意,虽然百般的不愿意,但是孙玉铎还是走到了楼上自己的房间里面,直到这个时候孙福祥和张华两个人才重新的审视着沈浪,不过现在两个人的面孔已经转换了过来,孙福祥看向沈浪的目光还好一点,而张华看向沈浪的目光则是恨不得把沈浪给迟到自己的肚子里面。

“对不起,这个事情里面的原因很是复杂,我也是前端时间才知道这个消息的,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也不知道当时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感觉。”沈浪在这里还是偷换了这个概念,虽然自己说的都是真话,但是这个真话因为时间的关系,现在会诱导眼前的孙福祥和张华两个人做出来错误的判断。

“你不知道?”

“刚开始的时候是真的不知道,知道的时候也已经晚了。”沈浪又是真真实实的一句话,“我当初和玉铎在一起的时候曾经跟玉铎说起过我们将来的事情,在这里我绝对没有撇清我自己的意思,作为一个男人,虽然这么的说好像显得我有些过于的老成,玉铎不能成为我的妻子,因为她承受不了来自其他方面的压力。”

“哦,这么说你还是为了我们家玉铎好了?”张华不无讽刺的说道。

“这个跟我的家庭有着很大的关系,我可以不在乎家里面的声音,也能扛得住家里面的压力,但是玉铎没有办法承受这个压力,我家里面的压力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外界的压力却不行,不是缺少勇气,而是缺少实力和经验。”沈浪的这个话虽然没有明说,但还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孙家绝对没有办法承受外界的这个压力,虽然看起来他们家的背后势力好像是不小,但是依旧不行。

孙福祥和张华听了这个话以后,倒是没有特别的恼怒,虽然脸上面没有太多的表情,但是内心深处也已经是赞同了沈浪的这个说法,自己的家底只有自己是最清楚的,别看自己在这里混的好像是风生水起,连省里面的不少人都要卖自己的面子,但是对于沈浪这样家庭来说,想要动动自己的话,甚至都不要伸出来他们的小指头,也许就是几句话的事情。

但是就让沈浪的几句话就放弃这个事情,两个人的脸面也根本就过不去,更何况这个事情涉及的事情太多了,自己的女人被眼前的这个家伙弄大了肚子,而自己的女儿竟然还不能成为他的妻子,这个太让人抓狂了。,

“小浪,我们并不是非常赞同你和玉铎的事情,一个女人一辈子不经历婚姻,这个女人的这一生就太失败了,再者一点就是你将来始终都是要结婚的,很难保证你结婚以后会对玉铎怎么样?不管怎么说玉铎都是我的女儿,我们也就玉铎一个女儿。”

沈浪这个时候也是愣了一下,“张叔叔,阿姨,我对这个没有任何的兴趣,你们是不是有些误解了?”

沈浪听到了这个话以后也是咽了一下自己的口水,脸上面也是微微的红了一下,没有办法,这个毕竟是自己惹出来的事情,而且人家的家长现在还可以以这样的方式跟自己说话,已经是非常的有这个忍耐度了。

沈浪轻轻的点了一下头,“是,孙叔叔,我明白你的意思。”

“我答应”这个时候也是从自己的怀里面掏出来一个几张纸来,打开以后摆在了茶几的上面,“孙叔叔,你先等我把话说话然后再做判断。这个我已经让法律公证过了,现在已经具有了法律效力。当初玉铎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已经又过了这个方面的考虑,我现在很难判断将来结婚以后会是一个什么状况,因此我必须做出来这个方面的准备。”

“哦?”说着,张华就已经拿起来桌子上面的纸张,等自己看到了上面的内容以后,那个脸*也是巨变,有点不太置信的看着沈浪,倒是孙福祥看着自己老婆的样子,也是一把把那个纸张给夺了过来,生怕上面会有对自己女儿不利的东西,可是等他看见了这个东西以后,也是好半天的时间没有说出话来。

“叔叔、阿姨,这个绝对不会是为了你们准备的,完全是为玉铎个人所准备的,因为我也很难说将来结婚以后家里面的财政情况会是一个什么状况,家大业大,有的时候很难自己做主,所以趁着现在还有这个机会能做点什么就做点什么。玉铎是我的女人,她为了我付出这么多,我不能让她在婚姻上面得到补偿,只有从其他的方面找点平衡。”

“可是小浪,你不觉得这个钱有些太多了,要知道升米恩斗米仇,你这样的做很容易把事情推到方面的方向去。”

“我知道,所以这个东西我没有给孙玉铎,至少暂时还没有给她看这个东西,我怕她情绪方面会过于的激动,这个东西我既然已经拿出手来就没有打算收回来,我希望叔叔阿姨可以好好的保存,但是我要声明,这个东西只能是在我结婚以后才具有法律效力,还有这个只能是玉铎一个人的,她怎么用这个我不管,但是不能有任何人威胁他,这个包括我,也包括在座的叔叔和阿姨。”

“是的,这个完全属于玉铎一个人的私产,我不希望有任何人会对它产生这个主意,打它的注意那就意味是在打玉铎的注意,那个也就意味着是在打我的注意,打我的主意我想就算不是我的敌人,也会相差的不太远,我尊重我的敌人,但是我同时也希望我的敌人会尊重我。”



分享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