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修房子是先刮大白还是先铺地板

  • 时间:
  • 浏览:1155次
  • 来源:演示站

而且还有一点很重要,那个孟婆认识我,也知道我是谁,但是当时她跟那个老头说的话非常重要。那个老头对我说,那些人即使通过了鬼门关也会做八十一年的鬼魂野鬼。当时通往鬼门关的有第五佩兰,也有姑姑,非常奇怪。

后来我急着救你们,就用匕首去刺那个孟婆了,她就消失了,然后那个客栈老板拿起算盘砸了我一下,我就昏过去了。之后我们就又回来了。

现在想想那次去到的阴间,确实和我们两个从秦陵去的阴间不太一样。而且最重要的就是,孟婆和客栈老板怎么会掌管鬼魂进入鬼门关的事情呢?”我把自己的疑问说了出来。

“平行世界的阴间?”老白皱着眉头说道。

“什么意思?”我纳闷的问。

“简单的来说就是在未来管理过去的事情,或者说在过去管理未来的事情。而且你们在村子里面出来之前碰到那个人,会不会就是秦天本人?秦天根本就没有死。”姬怀初说道。

老白点了点头说道:“也好,刚好去青丘国之前,我把葬门的事情处理一下。”

这时候我忽然想到另一个世界的秦枫对我提到了秦初这个名字,我当时还想着姬怀初的名字是不是和秦初有关。就连忙问道:“姑姑,关于你的名字你知道么?”

“我就是忽然想起来秦天的那九个投胎转世,天远难忆梦,秋初寒萧枫,有一个叫秦初。而你的名字刚好叫怀初,也跟秦天有关系,所以就想到你和他,或者说你师父跟秦初之间有什么关系。”我说。

“我也不清楚,毕竟我师父已经过世很久了。”姬怀初说道。

“额……恩,没什么反正也不是很重要的事情。”我说。

之后老白和谷振、凯爷就都走了,毕竟确认了我们回来以后,大家都安心了许多。可是唯一一件比较蹊跷的事情就是汽车哪去了?难道真的有人闲着蛋疼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偷一辆汽车?

我在家里闲着无聊,就想起来爷爷拿给我的那本笔记,打算再翻翻看。爷爷不在了,看到那本笔记就会想起爷爷。于是我就找那本笔记,翻抽屉的时候,忽然发现抽屉里面有一张照片。照片上是我和姬怀初、欧阳月桐还有青绥的合影,背景好像是在我楼上的房顶?

我把照片翻过来看了看,只见照片背后写着一句话,“回忆莫当初,命丧归魂墓。”回忆莫当初,命丧归魂墓?这是什么意思?

190章 莫名其妙就照相了

这张照片看起来时间很久了,明显不是我照的,而且我根本没有印象,什么时候跟她们三个合过影。【舞若小说网首发】可是抽屉里为什么会出现这张照片呢?还有这照片背后的字,“回忆莫当初,命丧归魂墓。”

难道是在提醒我什么?老白之前跟我说,我在书店里看小说的时候,看到小说的最后写着关于平行世界的提示,所以才明白我们是到了平行世界。可能是有人知道我会在那个时候去看小说,所以穿越了回去在小说里面写上了关于平行世界的提示。

如果是的话,这个人会是谁呢?未来的我,还是说是秦天?回忆莫当初,命丧归魂墓。字面的意思很容易理解,回忆不如以前,有人死在归魂墓里面了。会是谁死了呢?难道是欧阳月桐、姬怀初和青绥还有我?要不然为什么放我们四个的照片?不行这件事得赶快和大家商量才行。

“喂,怎么了?”

“老白,出事了,你赶紧过来一趟。”我连忙说道。

“什么事?”

“行,我马上过去。”说完老白就挂了电话,其实本来不想麻烦老白,他估计也是刚回去,都没休息好,不过这件事实在是太诡异了,不得不跟老白商量。

然后我又给姬怀初打了电话,她说跟欧阳月桐在逛街呢,等会儿就回来,问我什么事。我说挺重要的,也不算很重要,你们先逛吧,回来再说。

我连忙去给老白开门,老白这时候已经换了衣服,不过神情看起来很疲惫。进了客厅老白就连忙问道:“出什么事了?”

老白结接过照片看了起来,然后皱着眉头说道:“没什么不对的啊。”

老白就又把照片翻了过去,然后眉头皱的更紧了,说道:“这照片不是你们照的吧?”

“你怎么想?”老白问道。

老白抽了一根烟想了一会儿说道:“如果这照片是未来的人送回来的,说明你和她们三个肯定会照相。送照片人的目的就是让你觉得这句话是真的,用来提醒你。难道这人的意思是不让你们四个去归魂墓?”

老白对姬怀初点了下头喊道:“姑姑。”

姬怀初微笑点了点头说道:“老白也来啦,刚好帮我们试试相机。”

“相机,什么相机?”我连忙问道。

“当然是单反啦,我跟姑姑先去换衣服。”欧阳月桐说道,然后拉着姬怀初进了房间。

这时候我连忙问老白,“老白,不对劲,我感觉好像要照相了。”

“买相机,不就是要照相么?”老白皱着眉头说道。

“什么照片?”老白一脸纳闷的样子。

我点了点头说道:“漂亮。”

欧阳月桐眉头微蹙,问道:“怎么了?你不想跟我们一起照相么?”

“不是……我……”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我是想我们两个单独照一张。”我连忙说道,幸好我机智,要不然欧阳月桐指不定生哪门子气呢。

欧阳月桐笑的很花儿似的,说道:“等大家一起照完,我们两个再照。奇怪我怎么忽然听不到你的想法了,你现在这么平静如水么,好了好,先照相再说。”说着就拉我走了过去。

奇怪,欧阳月桐怎么会听不到我的心声呢?这个梦好奇怪,这么不真实,却又这么真实。

我,欧阳月桐,姬怀初,青绥站好以后,我对老白喊道:“老白,你也过来,这单反有定时拍照的,不用人拿着,一起照吧。”

这时欧阳月桐推开我,皱着眉头问道:“你心里怎么这么害怕?”

“照片,那张照片!”我说着就连忙跑了下去,老白也跟着我跑了下来,到了屋子发现照片还在客厅的桌子上放着,就送了一口气。

老白皱着眉头说道:“我睡了过去,醒过来就看到你跟欧阳月桐在接吻,我手里还莫名其妙的拿着相机,连忙看了看相机,那张照片已经被照下来,跟你发现的那张一模一样。”

姬怀初接过照片,她们三个就看了起来。

“这不是刚刚我们照的照片么?怎么这么旧?不对,怎么给洗出来了呢?”欧阳月桐皱着眉头说道,然后姬怀初把照片翻了过去,忽然皱着眉头问道:“这照片哪来的?”

“我中午在抽屉里面发现的。”然后又把事情的经过大概说了一遍。

“你刚刚怎么不说呢?”姬怀初问。

“我以为我刚刚在做梦,而且我刚才做什么事情都没感觉,我掐了好几次自己都没感觉到疼痛,一直到刚才老白照完我跟欧阳月桐的合照,眼前感觉一亮,才有了感觉。”我连忙说道。



分享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