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修150平方地板砖太贵怎么办

  • 时间:
  • 浏览:1155次
  • 来源:演示站

这一切自己不能不看在眼晴当中,还有一是娘家的孩子,当初的时候跟沈浪有些小矛盾,但是后来怎么样,沈浪非常的照顾,难道就因为他们都很优秀吗,还不是因为自已的原因,虽然沈浪没有说,但是自已也都是记在心里面的。

而这个时候的沈浪,却没有那么多的心思,关心这个方面的事情,把留下来的资料简单的翻阅了一下以后,随即也是整理出来,然后存放在一个硬盘当中。而美国方面在沈浪出现在中国地面的第一时间,也是得到了消息,对于沈浪的回归,他们感到了万分的沮丧,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办法,人家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家里面,难不成你真的敢去,打到人家的家里面吗?恐怕谁都没有这样的胆子。

沈浪把来访者全部的都给屠钱了,甚至还刻意的因为这个事情杀上门来,简直就是灭门的态势,现在唯一是期待的就是,沈浪可以谈判,美方多付出来一些条件不要紧,只要沈浪可以给他们这个时间就行。

沈浪会给他们这个时间吗?谁都设有这个把握呀!没有办法的情况之下,美方也是请出来了洛克菲勒家族的人来说情,为了表示那边的诚意,美方甚至还带来了些许的礼物,其实洛克菲勒家族的人,只是起到一个敲门砖的作用,他们才不会参与到这个事情当中的,如果不是摩根方面出了大价钱,他们才懒得理会,在旁边看热闹不是更好。

沈浪还真的就见了这些人,对于这个情况美方的第一反应就是坏了,事情现在恐怕已经出乎了预料,换成任何人是沈浪,他们都不会选择在这个时间跟美方见面的,但是沈浪竟然见了,这个肯定不是要跟美方谈条件。

嗯?沈浪的这个话带有歧义,很显然如果沈浪把东西交给了中方,他就不会是现在的这个反应,对沈浪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以后,才听见沈浪接着的说道:“东西留在我的手上面就是一个祸害,我虽然不是聪明绝顶,但有这个事情还是考虑的很明白,恰好有一位老朋友找上门来了,他们对这批东西非常的有兴趣,而且他们的神秘、他们的势力都让我感觉有些恐惧,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我只好答应了!”

能让沈浪感觉害怕的势力,这个可不是非常的多,要知道这个家伙,甚至在某种程度上面,把美国都当成成了自己家的后花园,美方很清楚,沈浪在这个事情上面没有开玩笑的必要,不过就算是这样,这个范围也是稍微的有些大,他们还需要沈浪给子更多的提示。

沈浪这个话含着强烈的抱怨,很显然坐在沈浪对面的人,对于这个事情已经有了最为直接的判断和了解,他们很清楚沈浪把东西卖给谁了,这个消息对于他们来讲,实在是坏透了,他们也没有想到,沈浪竟然会跟那帮家伙有联系,没有比这个更糟糕的了,东西到了他们的手上面,想要通过正规的手段拿回来,还真的就不太可能,就算是通过非正规一的手段,也未见得,就一定可以把东西拿回来,那帮家伙死要钱不说,还希望玩花样。

“即然你们已经知道了消息,那么我就不送了,至于你们能不能找到他们,这个就不是我能预料到的,但我希望你们会有足够的运气,这个是免费的赠送的。如果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话,请尽管严明,在能帮忙的地方,我是绝对不会推辞的,你们应该对我有所了解的,我并不是特别小气的人,只不过有的时候,会有点小心眼而己!”

送这些人离开以后,沈浪的嘴角边倒是浮现出来一丝的微笑,虽然自己把东西给送了过去,但是要说交易完成了,这就有些开玩笑了,甚至是不太现实的事情,时间太短了。

但是沈浪敢去赌这一把,当然了那边拿到了那些东西究竟会怎么处理,怎么来获取最大的利益,沈浪并不去关心,你们处理你们自己的,等有时间的时候,大家再重新的坐下来好好的商谈,这个事情我愿意给你们时间。

差不过过一个月的时间,沈浪也是终于等来了那边的消息,沈浪也是在别墅刻意的招待了这两位客人,其实说刻意只不过是现在还处于一个保密的态势罢了,要是招待吗?还真的就不是非常的隆重,大家只不过是一桩生意的合作伙伴而已,并不是非常特殊的关系。

“三少,我想这么的称呼你,应该没有什问题吧!”

说话的是一个中年人,身体很是高大,很典型的德国人,古板而且严谨,“我们都明白,这是一个交易,但是在交易之外,我们还是合作伙伴,甚至有可能发展成为彼此的客户,我们一直都对您非常的有兴趣,但是却找不到非常好的机会。”

沈浪的眼睛突然的一亮,“要是这么的说,我倒是有些明白这些东西的分量,难怪会这么的贵重,其实质竟然在这里了,既然大家都有兴趣,那么就谈一谈好了!”

“我们从来都不会暴露客户的信息和消息,但是这里面需要注明的说一点,组织是以盈利为目的的,当有人出价的时候,我们会给予一些我们可以调查到的资料,虽然可能都是同一组织的人,在这一点上面,没有人可以例外,只要你出得起这个价钱!”

“那我现在应该付出什么,又能得到什么?”

沈浪有些玩味的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两个人,等了一会才淡淡的说道,“在你们两个人走到我别墅的势力范围之后,我就开始动用我的手头资源,调查你们两个人的资料,非常的可惜,这边一直的都没有调查到你们两个人的资料,你们两个人的身家太清白了,清白的就好像是一张白纸一样,一切的一切都正常的让人感觉不可思议。

正常的手段查不到,那我就从其他的方面查询了一下,还真的就查到了些许的东西,虽然跟你们两个人的身份不太一样,但是我相信应该对我还是很有启发的,当然了你们怎么理解,那个是你们自己的问题,我需要在保证我自身利益的情况之下,再做其他的选择,不过我倒是很佩服你们两个人,能从那个训练营里面走出来,非常人能做到,现在很少能听闻到有关那个训练营的消息了,也不知道搬到那里去了?”。

十多亿美金的入会费,这个价钱也是相当的高,这帮家伙的心也是够黑的,竟然开出来这样的价钱,是真的把自己当成是肉猪,还是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呢?看着走进来的老管家哈特,沈浪也是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然后把刚才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这个组织倒是很有意思,您怎么看?”

现在没有人动他,并不是因为动不了他,主要是因为他还有一定的作用,现在虽然有些放任不管,如果真的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我相信让他灰飞烟灭,不会需要特别长的时间。”

“冷战?”

“是的,我有这个方面的怀疑,冷战是滋生各种组织的温床,也只有那个时期,才可能形成这么大的组织,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发展,从而形成了一个有点畸形的组织,我们再仔细的想一想,他们正式开始露面又是什么时候,也就是近十多年的时间罢了。”

哈特犹豫了一段时间以后,也是摇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站在他背后的又会是什么人呢?因为他们现在经手的东西,很犯忌讳的,就单单是第三方的势力,没有其他*的支持,他们是走不到今天的这个地步的,而冷战的那些东西,虽然不至于全部的都解档,但也基本上都暴露的差不多了,他们还有什么底牌呢?”

“这是一个很危险的游戏。”哈特也是很谨慎的说道,“不过要是跟着玩玩,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有些事情大家心照不宣,他们也未必就真的敢招揽少爷你,只不过是相互的利用而已,他们利用少爷你的名声,反过来我们可以从他们那里,得到我们需要的东西,大家相互的合作,倒也算是不错。”

“少爷,如果是这个样子的话,那就是我们所难以容忍的了。”,

老者也是对沈浪表示了感谢,很快大家都分宾主落座,等茶点都上来以后,其他无关的人等也是都撤出了房间。

“沈浪先生,我们衷心的希望,你可以成为我们的贵宾,同时我们也表达了对你的尊重,在以后的日子里面,你会感受到我们最为真诚的服务。”

啰啰嗦嗦的一大堆,沈浪只是注意的在听,根本就没有要打断的意思,老者滔滔不绝的说着,虽然嘴上面在说,但却一直的在注意着沈浪表情和反应,出乎了自己的预料,沈浪很是用心的在听,看那个样子,好像并没有任何的不耐烦,可是自己说了这么长的时间,他怎么会什么都不问,这个可不在自己的预料之中呀!

说了半天,坐在自己对面的这位,看着好像很有兴趣,但是那个表情却让自己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面的感觉,简短的收尾以后,老者也是询问的说道:“沈浪先生,不知道你的意思如何?我相信你会做出来最为理智、同时也是最为明智的选择!”

沈浪眨了眨自己的眼睛,然后眯起来自己的眼睛,笑笑的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这位老者,“弗兰克先生,自我的评价一下,我算是一个商人,你能不能提供最为优质的服务我不知道,我只相信我自己的判断,至少在现在,我还没有这个方面的感觉。”

很显然,沈浪现在的表情是装出来的,这么做也是故意的,十二亿美金,听着好像很多,但对沈浪来说,并不是特别的在乎,自己现在就是明白的告知坐在自己面前的这位,让我拿钱没有问题,但是需要把所有的事情都说清楚做明白,不然的话大家就一拍两散伙,更何况现在谁也不欠谁的,省的日后计较起来的话,会出现其他的麻烦。

整个组织对沈浪观察了很长的一段时间,这个家伙年轻、身份非常的特殊,对于金融方面有着无以伦比的能力,手段高超,对于组织来说,如果能够把他拉拢住的话,将来的话肯定会起到很重要的作用,但是奈何这个家伙太谨慎、太小心,真的让人是爱恨交加的感觉,现在之所以要如此仓促的接触他,也是无奈之下的一种选择。

至于所谓的权利和野心,在沈浪的身上基本上看不到这一点,因为这个人不太喜欢约束,做什么事情很多时候,都是率性而为,不要惹到他不高兴了,如果你把他弄得不太高兴了,他也绝对不会让你感觉高兴了,美国和英国就是最为直接的例子,难听一点的来说,如果真的把沈浪给得罪狠了,他一个人绝对有着颠覆整个组织的势力和能量。

要知道最怕、同时也是最难对付的,就是这样的人了,因为他虽然不是无欲所求,但也并没有太多的要求,完全就是把生活当成是一种享受和乐趣,可是如果单单是想让沈浪成为最至尊的客户,让沈浪得到最为诚挚的享受,相信有很多的俱乐部,或者是私人会所,会比他们做的还要好,还要优秀,沈浪凭什么还要选取他们?凭什么浪费那么大的一笔钱?

沈浪这个家伙,不会这么轻易的被打动,很显然他能这么长的时间跟美方对抗,甚至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面,也是占尽了优势,绝对不是因为美方手下留情,而是真的拿这位没有任何的办法,现在弗兰克他们也感觉到了这种痛苦,这个家伙就好像上帝派遣过来的一样,你明知道他的手里面掐着好东西,但就是没有办法得到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既然这个样子,那就把这个局面缓一缓,大家先在小范围之内展开一定的合作,至于能不能在这个时间段里面,找到沈浪的把柄,然后把他给拉进组织,就看个人的手段,但是这个事情需要量力而行,实在不行的话,就退而求其次,千万不要惹毛了沈浪这个家伙,那么多的前车之鉴,被放在了那里,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沈浪抬起来自己的眼皮看了一眼,随即也是点点头,“好呀。”

自己之所以要瑞士银行本票,在现在的这个时候,是有那么一点为难沈浪的意思在其中,要知道就算是一个资本豪族,也不见得没事在家里面,放置这么多的不记名瑞士银行本票,可是沈浪竟然会这么轻松就拿了出来,是因为他本来就有?还是说他早就已经有了这个方面的准备?

如果他本来就有,那么组织就需要好好的思量一下,沈浪的资本究竟有多么的雄厚了,就好像现在很多的资本家,看着身家好像都不菲,但是怎么说呢?都是一些虚无的,你让他拿出来三分之一的钱财来看看,能拿出来五分之一、甚至是十分之一的都已经不简单了。

没有多长的时间,哈特先生就端了一个方盘走了进来,上面是一小沓瑞士银行的本票,沈浪看着前面的盘子,用力的往前一推,然后伸手做了一个邀请的收拾,不需要用手来鉴别,只要看一眼,弗兰克就知道这个不记名的瑞士银行本票是真的,如果没有这样的本事,自己这么多年的江湖就算是白混迹了。

现在沈浪已经把钱给拿了过来,怎么办?这些东西究竟是给还是不给?给的话这个价钱倒是很适中,但是就这么白白的给了沈浪还真的就有点憋屈的感觉,可是不给,这里可是沈浪的别墅,更何况当着沈浪的面出尔反尔,别说能不能过沈浪这一关,以后还怎么来打这个交道?现在弗兰克还真的就有一种骑虎难下的感觉。

算了,本来这些东西就是打算买卖给沈浪的,虽然整个事情出了自己的掌控,甚至有那么一点憋气的感觉,但是自己这边也没有亏本,弗兰克也是很自然的点了一下金额,然后收了起来,随即也是打了一个电话出去,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时间,哈特管家就走了进来,对沈浪示意的点点头。

坐在后面的弗兰克沉默了一段时间,随即也是叹了一口气,“整个过程平淡,但不是说一点味道都没有,要知道用最平常的食材,做出来好东西,才是最考验一个厨师的,从这个角度来看,沈浪是一个非常好的厨子,这个家伙的厉害,是常人所难以想象的,真怀疑他究竟是从什么地方,学到的这些东西,这明显与我们的调查资料不符合!太难以理解了。

“这个事情先告一段落,暂时的放置在这里,沈浪这个家伙过于的狡猾,在我们稍微的试探,他基本上就已经看出来我们的所求,甚至于在我们刚刚接触他手中那些东西的时候,他就已经做好了这个方面的准备,我们这边有些操之过急了。”,

缓了一下,弗兰克又接着的说道,“还有就是我们身份的问题,恐怕已经引起来一些人的注意了,在这一点上面,虽然我们刚才的时候,已经跟沈浪对过了口供,但是并不代表着一切都没有关系。”

而这个时候的沈浪,并没有去理会那些送过来的东西,自己则是在考虑这个那个组织的事情,虽然说这一次自己占了不少的便宜,但是说起来,自己还是被人家给探到了一定的底细,这个对于自己来说是有些不利的,特别是这个组织的情况,自己还不是非常的了解,那个弗兰克来了以后,并没有给自己任何的解释。

不过等了没有两个小时的时间,沈浪的脸*就有些不太好看了,自己接到了师兄赵博弈的通知,让自己在两个小时之内到他那里去报道,过期不到的话后果自负,说完了以后也是怒气冲冲的就挂断了电话,沈浪歪了一下自己的脖子,让自己两个小时之内去报到,而且说话还这么的蛮横,这个倒是一点脸面前没有给自己留下呀!

沈浪倒也没有在家里面磨蹭太长的时间,军方要是找自己的麻烦,还真的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在路上面堵上自己一段时间,然后让自己晚到,这样的事情,不是说他们干不干的出来的问题,而是现在大家都急需要抓住沈浪的把柄,这样的机会千万不能浪费了。



分享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