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修水泥漆掉在地板上怎么打扫

  • 时间:
  • 浏览:1155次
  • 来源:演示站

“老白,小心!”我喊道,拿着匕首就朝红*的饕餮刺了过去,饕餮连看都没看到,伸出爪子,一巴掌拍到我胸口,我直接飞了起来,撞到墓墙上,感觉胸口像是被撕裂了一样,落到地上以后,吐出一大口鲜血。

“老白!快跑!”我喊道。

这时候老白身体周围那个饕餮的虚影,又慢慢的变得明显起来,而且越来越明显。一直到老白的身体都看不见了,饕餮终于变成了一只黑*的实体饕餮,身上还散发着黑*的雾气。

这只黑*饕餮抬起爪子就朝红*饕餮挠了过去,红*饕餮头微微一侧,黑*饕餮就在这个时候一口咬了上去,一下子啃住了红*饕餮的眼睛。

“秦前辈?老白呢?”我问道。

我连忙过去把老白扶起来问道:“老白你没事吧?”

老白摇了摇头说道说道:“没事,休息一会儿就好了,给我根烟抽。”

秦仙一愣,问道:“火?”

只见秦仙从身上摸出一张道符,在空中挥舞了一下,道符就被点燃了。老白将烟放到道符上点着,猛抽了一口,朝秦仙脸上吐了一大口气,说道:“多谢秦前辈。”

秦仙皱着眉头,用手扇了扇面前的烟。

我连忙抽出又抽出一根烟递给秦仙说道:“秦前辈要不要来一根?”

我忽然想起来,秦朝的时候好像还没有烟草呢,烟草是从外国流传到中国的,大概在十六世纪中期,也就是明朝中期的时候,烟草才传入中国。

“没什么,没什么,这不叫草,叫烟,算了,说了你也不懂。”说完,我拿着烟跑到一旁的油灯上点着,也抽了起来。

我跟老白一直在默默的抽烟,老白没说什么,我估计他是想让秦仙说点什么,于是我也什么都不说,等着秦仙开口。

这秦仙也真够耐得住性子,一直到我跟老白抽完烟,他也没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我们两个。想想也是,在这里呆了几千万年的人,早已经习惯了孤独和寂寞。

“秦前辈设计的地宫,我们先进去不是自寻死路么?”老白说道。

秦仙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道:“这倒也是,不过我也忘了里面是什么样了。”

“……”

秦仙说的话,并不像是在开玩笑,几千万年,确实够久远了,他还能记得自己的名字,也算的上神人了。

“刚刚那个饕餮是怎么回事?”我问道。

我刚开始感觉出来你是葬门后裔,但是没想到你身上有饕餮的血脉。你们知道葬门的初代门主的身世么?就是我师叔,他是饕餮神和女娲后人生的儿子,而他自己也能变成饕餮,所以葬门才用饕餮当做自己门派的标志。但是我没想到,我师叔的血脉竟然一代一代的传了下去,如果不是你的到来,这封印或许我还打不开。”秦仙说道。

“秦前辈,您刚才说是葬门的人改变了地宫的封印,可是那个时候九幽之地不是已经出不去了,如果是葬门的人改变了封印,他又是怎么出去的?”老白问道。

“我没说他出去了啊。”秦仙说。

秦仙点了点头。

秦仙点了点头说道:“好吧,不过我记得这地宫里面的一些僵尸,我都对付不了,葬门门主当时把旱魃给弄了进来。”

“那不是上古时期的怪物。”我说。

老白皱了皱眉头说道:“旱魃么?”

“你见过?”秦仙问。

“没,我见过后卿。我的眼睛就是被后倾给弄伤的,如果不是白观主恐怕那次我就没命了。”

“应该没有吧?白观主说元门、葬门、魂门、魂门居第一位。”老白说。

“对了,秦前辈,这个地宫里的葬门门主是谁?”

“白起!”

白起!我想起来了,我跟凯爷在那个葬门专门用来历练的地宫里,看到过白起的名字在第一位排着。白起神战国时期的人,从时间上来看,确实差不了多少。可是葬门初代门主是谁呢?就是那个饕餮神和女我后人生的儿子?

“葬门初代门主叫白瞳,在我师父死后,他自杀了。”秦仙说道。

于是我们两个跟着秦仙后面,走进了青铜门后面的甬道。这条甬道虽然没外面的那条甬道宽阔,不过也有将近五米宽了,高度倒是没有那么高,我一伸手就能碰到甬道的顶部。

秦仙忽然停了下来,转过身来看着我,皱着眉头说道:“你这么一说好像是有点不对劲,时间太久了,我都忘了尸气是什么样的了……嗯,嗯,还是小心点儿好。”

老白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不过没说出来,然后耸了耸肩膀,表示无所谓。

“老白,你以前在哪闻到过这种尸气么?”我问道。

老白刚说完,秦仙就长“哦”了的一声,一副若有所悟的样子,说道:“我想起来了,当初封门的时候,在前面不远处有一处万人坑,很多工匠都被坑死在里面了。”

“七十多万人不都是在外面么?”老白问道。

“那个万人坑死了多少人?”老白问。

“平常情况下的话是不会有这么重的尸气,当年项羽坑杀三十万秦军,那些秦军也没有变成僵尸。但是这个坑不一样,坑底放置的都是机关,我没记错的话,坑底都是竖着的长矛,长矛上面涂了老猫的血。”秦仙说。

老白忽然眉头一皱,说道:“老猫血?怪不得这么重的尸气,这下麻烦了。”

“怎么了?”

“如果那个万人坑里面真的死了有两三万人的话,恐怕会有两三万个九命猫尸。”老白说道。

我听完心里吓了一个咯噔,卧槽,两三万个九命猫尸?一个九命猫尸就不好对付,更别说两三万个了?

“错!”秦仙忽然说道。

“难道不是?”老白问道。

“不是说你说的关于九命猫尸的制作方面不对,而是这两三万个九命猫尸,是正真的九命猫尸。葬门的强大,远远超乎你们的想象。”秦仙说。

老白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半天没有说话。秦仙好像是知道了老白在想什么,不对,不应该是好像,应该是秦仙肯定知道老白在想什么,说道:“九命猫尸虽然属于中等僵尸,不过两三万只而已,不算难对付,你们两个在一旁帮个小忙就足够了。”



分享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