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去选择地板

  • 时间:
  • 浏览:1155次
  • 来源:演示站

沈浪把自己的身体靠在椅子上面,尽量的像是自己舒服一些,“师傅,这段时间以来,我几乎是一个人在流浪,看了不少的事情,也想了不少的事情,现在感觉有点疲惫了,想坐下来休息一段时间,以前的时候总是自觉不自觉的往自己的身上背负着一些东西,也不知道是傻还是什么,现在想要放弃一些,至少让我清静一段时间。”

“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时刻,这个可以叫做反省,但也可以叫做自悟,就看你个人能做到什么程度了。很早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会有这么一天的,这是一个必须的过程,不过你这个孩子太聪明了,也不知道这个自悟和反省的过程会对你造成什么影响,这个是我所担心的,还有就是时间的问题,找回自我,打破这个桎梏,像你这么大的年纪,虽然不能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也差不多少了。”

“看来师傅不会留我吃饭了。”沈浪也是勉强的挤出来一点笑容,“我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好,不过好在我刚才去厨房那里翻弄了一些吃的。”说着,沈浪也是站了起来,“师傅,我先走了,提前给你拜个早年,也问候师母大人。”

第七百七十九章

赵博弈很是小心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别看他在外面风光八面,一般人都要看他的脸*来行事,但是在这个家里面,自己从来都是小心翼翼的,这个可能也是童年的时候留下来的后遗症,反正直到现在也没有完全的消除。

对此赵博弈也只能是苦笑了起来,父亲这个话虽然是说自己,但是这里面的意思却是透露着对师兄的不满,自己能怎么说,只能是在这里听着,而且回去之后甚至都不能跟自己的那位师兄透露出来半个字。说起来这些年当中沈浪这个小师弟,对家里面、自己还有小妹确实做到了仁至义尽。

“风影,你跟我说的那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不清楚,所以我给哥哥你通了一个消息,现在这个事情应该已经上报了上去,捂是肯定捂不住了,但是在这个之前究竟捂了多长的时间,还有就是究竟有多少人参与了进去,这个将来要是查出来的话,倒下去的恐怕就不是几个人了,甚至掉脑袋的也不是几个人了,反正我这边肯定是没有人参与进来,老哥你那边有没有人,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晚上的时候,赵风影并没有打招呼,直奔自己师弟的那个别墅而去,不过刚刚的来到门口的位置,就被人给堵在那里,“赵女士,少爷不想见任何人,如果你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可以代为的传话。”

“让开。”赵风影也是一点的都不客气,但是保镖却是丝毫不动的站在了那里,“赵女士,你为难我没有任何的意义,我也是为了吃饭,找这样的一份工作十分的不容易,你也要体谅我们的生活,如果我今天放你进去,那么我以后怎么办?没有人会可怜我,也没有人会怜悯我,我不能就为了你的无理要求,就置我全家于不顾。”

纠缠了没有太长的时间,从别墅里面也是驶出来一辆电动车,来到了不远处停了下来,从车上面下来一个老家伙,打扮的很是整齐严肃,看见了站在那里的赵风影,也是轻轻的躬身,然后淡淡的说道:“赵女士,少爷这段时间很是疲惫,不想见任何人,也不想跟任何人有什么所谓的交流。”

让赵风影感觉少许失望的是,沈浪并没有坐在客厅里面,虽然明明知道沈浪就在这栋别墅里面,但是自己却没有任何的办法,沈浪可以在犄角旮旯里面躲个三四天的功夫,但是自己真的能等那么长的时间吗?这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少爷的身体不太好,现在正在调理的工程当中,在这个时间段里面不希望有任何人来打扰,如果没有说错的话,上午的时候少爷去拜访赵老爷子的时候,已经说明了这个问题,赵女士可以回去询问一下您的父亲。”哈特倒是不卑不亢的说道,甚至还反问了赵风影一句,这一句话还真的就有点把赵风影给呛在那里的味道。…,

而这个时候,杨庆华也是接到了柳幕华递过来的报告,看过了以后也是怒火冲天,把那个报告狠狠的给摔在了墙上,柳幕华则是一张一张的把这个报告给捡了起来,“书记,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应该想一想怎么来挽救这个局面,毕竟储备基金不是什么小事,必须要先定下来这个盘子。”

“别的机构还在调查,新司那边的情况我特意的去了解了一下,他们递上去很多的报告,但全部都被那位新司长给压了下来,虽然大部分都已经被销毁了,但还是能找到一部分,那位新司长的胆子也不是一般的大,把所有写报告的人全部的都给关了起来,已经快有半年的时间了,不过这个情况在新司也是比较的正常,他们的工作性质太特殊了,所以大家也没有太多的警觉。”

杨庆华这个时候也是微微的眯了一下自己的眼睛,显得特别的狭长,倒是柳幕华看见这位书记的表情就明白,书记这个心里面是真的动了杀心了,其实自己的这个心里面也是这样的想法,但是杀了又能怎么样?这个事情都已经做了出来。更何况现在杀了这帮家伙真的是太便宜他们了,而且杀了他们会引起来非常大的动荡,这个代价是没有办法承受的。

沉默了一段时间以后,杨庆华也是坐在那张椅子上面,手指也是轻轻的敲击着这个桌面,柳幕华刚才的一番话说的也是有道理,现在不是追究这帮家伙的责任,而是想一想怎么来挽救眼前的这个局面。可以接手这个事情的人不会在少数,但是能很好的处理这个事情的人却不会特别的多,两者交集在一起的话,这样的人就是少之又少了。

“组成一个*小组,让余明担任组长。”想了想杨庆华也是终于的做出来一个决定,余明的身份决定了其他人不敢把他给怎么样的,他的能力和经验也有,虽然跟沈浪相比较可能在某些方面还会有些差池,但是现在他是最好的一个人选,“不管是谁,如果查证了责任的话,绝对不姑息,还有把新司的人手调配给余明。”

第二天早上赵风影起来的时候发现,别墅里面的人正在收拾着,为过年做一些准备,红*的福字和对联,虽然还没有装扮完毕,但是已经能看出来过年的气氛了,不过沈浪依旧没有露面,算一算时间,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吃过早饭以后,赵风影也是突然的提出来一个要求,“哈特先生,我要去一趟小浪的卧室。”

哈特犹豫了一下,随即摇摇头,“你要走进那个卧室是不可能的,不过你要是在外面参观一下的话,我还是可以做这个决定的。赵女士,说一句多余的话,少爷不想在这个时候见其他的任何人,就算是找到了少爷,又能怎么样?”

“这么说,小浪现在不在这里了?”面对这个询问,哈特笑了笑,“我不会对这个问题做任何的回答,你怀疑这个是你的问题,同时你也需要自己去找寻答案,别墅就这么大一点的地方,想要藏一个人不是那么的容易。”

收拾齐整以后,沈浪并没有留在别墅里面,而是晚上的时候乘车回家了,不过刚刚的把车给停好,甚至还没有下车的时候,远处两道明亮的车灯就打了过来,把沈浪给照了一个正着,沈浪盯着的看了一段时间,随即就看见一个身穿风衣的人朝着自己走了过来,沈浪也没有下车,一直的就坐在那里。

来人走过来以后拉开了车门也是很不客气的就坐了下来,沈浪从自己的怀里面掏出来一盒香烟,对自己的师姐示意了一下子,随后自顾的给自己点了一颗,“师姐,这个马上都要过年了,有什么事情不能等到了过完这个年再说,我对这样的节日可是非常的期盼,爷爷和奶奶那边还等着呢”

面对这个问话,沈浪哼笑了一声,“师姐,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问一个问题,我在其他人的心目当中是不是就是一个坏蛋,嚣张、高傲,不屑一顾,杀人如麻,动手绝对留情?”赵风影也是皱了一下自己的眉头,“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沈浪吐了一口烟圈,“就是感觉有些不太明白,为什么什么事情都要找到我的头上来,我虽然不太喜欢发脾气,但是并不代表着我就没有脾气,以后这样的事情最好不要安在我的头上,我也不希望有人再在我的耳边说这样的话题,我尊重你是我的师姐,那个只不过是看在师傅的面子上而已,希望师姐能够记住。”

新年的时候,大家都聚集在爷爷和奶奶的四合院当中,家里面大大小小的都来了,好在这个四合院的房间也是够多,整个大院也是收拾的非常喜庆,让人一进来就有一种心情非常愉悦的感觉,爷爷和奶奶的身体还是还不错的,这个可能是大家最为关心的事情了,其他所有的事情在现在这个时候都要排在后面。

当年天民表哥也出了这样的事情,那个时候家里面也是愁云笼罩,不过他那个事情的性质和亚军这个事情的性质还有点不太一样,当初的时候天民表哥那么做是为了家里面背了这个黑锅罢了,而亚军的这个情况就很是难说了。

“余叔叔,你就别吓唬我了,就我现在的这个身体状况还帮什么忙,不添乱就不错了,亚军的那个钱我出了,当初的时候手里面有些紧,所以就让亚军弄了一笔款子,最晚初四的时候到位,你看这样行吗?”。

“小浪,你这么做有点让我感觉为难呀”余明也没有客气,“现在不少人也都是盯着这个事情,亚军也是一个典型,他的那笔钱不是一个小数目。”

“你小子呀算了,初四之前把钱给我打到指定的账户上面,多加百分之二十,这个不是我的意思,既然做出来了这个事情就必须要受到惩罚。还有就是他不能离京,必须要随传随到,有些后续的事情还是要处理的,你现在去接他吧”

本来沈浪想把他放置在副驾驶的位置上面,但是自己嫂子却不同意,没有办法只好放在了后车座上面,而自己的老哥则是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面,上了车自己的嫂子也是放开了,叮叮当当的就又是一顿,一边打还一边骂着的说道:“你小子现在出息了呀动不动就是几十亿,你那个地方值这么多钱。”

回来的路上,沈正也是拍了拍自己弟弟的肩膀,这个事情从现在来看虽然是过去了,但是自己的弟弟却是拿出来二十多亿来,这个钱不是水,那个可是二十多亿,就算是把自己的全部家当都给拿出去,恐怕也值不了这么多的钱。倒是临下车的时候,沈浪把自己的哥哥给拽到了一边的位置。

“哥,这个事情你就不要有什么压力了,也劝一劝嫂子,钱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个数字罢了,并没有什么太多的实际意义,你不用放在心上。”沈浪这个时候也是劝慰的说道,“你的和我的并没有什么不同,更何况不仅仅是我,家里面也不希望你因为这个事情受到什么影响,其余的事情交给我就是了。”

“所以说这儿事情肯定是有着蹊跷,还是看一看再说,在现在这儿节骨眼上面,老哥还是当做不知道的好,就算是把证据送到了老哥你的案头上面,老哥你也不要有任何的动作,余明余叔叔这一次主导的工作很大,我想这个事情过两天的时候外公会提及的。”说道这里的时候,沈浪看了一下四周,然后伏在自己老哥的耳边低声的说道:“老哥你可能也感觉出来了,最近风声有点紧,我已经有了确切的消息,有人动了储备基金。”…,

“什么”可能也是感觉自己的动静有些太大了,沈正急忙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但看向自己的弟弟,那个眼神还是非常的惊恐,储备基金是什么自己是再也清楚不过了,难怪回来以后感觉气氛这么的不一样,想到这里的时候沈正也是感觉后背发凉,身体发冷,“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竟然伸这个手?”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更进一步的说是不想掺和到其中。”沈浪也是挑了一下自己的眉毛,“有些事情呢我不太方便说,还是老哥你安慰一下嫂子,跟他透露一下这个方面的消息,顺便的让亚军老实一点,再闹出来一点事情,我可真的就帮不上忙了。”

大年三十,一家人聚集在一起吃饭,还真的不是一般的热闹,这个人也是相当的多,主要是沈浪的老婆有点多了,四个人一个都不拉,全部的都在这里了,相处的还不是一般的和睦,家里面的长辈也没有说什么,沈浪就更不会的当做一回事情了。至于嫂子那边,看她脸上面的表情也是好了很多,看样子老哥做了不少的工作。

趁着其他人不注意的时候,黄亚楠也是拽了一下沈浪,“小浪,谢谢你了,这个事情让你跟着受累了,那笔钱嫂子会想办法还给你的。”沈浪则是摇头,“嫂子,难听一点的说家里面不差这点钱,这些对于别人来说可能是一个天文数字,但是对于来讲只不过是账面的一个数字罢了,没有什么太过实际的意义。”

“小浪,你怎么想那个是你的事情,但是这个不跟我和你哥发生任何的关系。”

大年三十吃饺子,家里面也是又坐在了一起,不过小家伙们这个时候都已经睡下了,也剩下大人了,这个可是年夜饭,本来于清香想要带着妙妙她们一起干活的,毕竟他们是家里面小一辈的人,但是却被嫂子黄亚楠给阻止了,于清香有些不解的看着沈浪,沈浪也是笑了一下,“帮个忙,别让嫂子太为难了。”

吃过年夜饭,看了一会电视,大家也都是休息了,早上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来呢不过沈浪被自己的老婆们给拽住了,要知道往常的时候嫂子虽然也是平易近人,但却不会这么的热切,毕竟是家里面当大的,有的时候也是需要有些做派的,可是今天的这个状况有点反常,特别是于清香,几乎都要骑到沈浪的身上了。

“行了,你们也别闹了,亚军出了点事情,我帮着给捞了出来,你们这个心里面也是悠着一点,京城的风声你们都应该听说了,有事情赶紧说,别到时候出了乱子,可别说我翻脸不留情呀”其实说话的时候,沈浪也是注意的看着于清香和孙玉铎两个人,妙妙和清琳两个人是不会犯这个方面的错误,她们完全就没有这个兴趣。

看着沈浪看向自己,两个人立刻的就明白了过来,相互的对视了一眼以后,也是合力的把沈浪给推到在床上面,好一顿的蹂躏,谁让自己不放心自己来着,于清香现在根本就没有掺和这个方面的心思,她现在所有的事情都是放在生孩子这个问题上面,至于孙玉铎,她正全力的整合酒店方面的事情,贷款还有点可能,你让她参与这个方面的事情,她一个是没有这个精力,再者当年的时候也是给了她很深的教训。

更何况这样的事情交给别人,还不如交给自己的老公,自己就不相信还有其他人会比自己的老哥更厉害。

。,

“你!”电话那边的玉清道长也是一时的语塞,“你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事情了,当初的时候你在家里面又不问?”

“有点好奇,人吗?有的时候比较的健忘。..”沈浪也是笑着的说道:“没有别的意思,主要是翻看礼物的时候突然的出现了这个名字,要不然的话我还真的就记不起来了。”玉清道长在电话那边哼了两声,“这个事关我的私事,你小子最好还是不要知道的好,不过你这个家伙的反射弧可是够长的,这么长的时间才想起来,你让你说什么是好,反正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就当做不知道好了。”

“嘿嘿,感觉无聊吗?”沈浪倒也没有寻根问底的意思,“师兄,过一段时间我去山上面看你,带着你喜欢吃的东西。”说完了以后,沈浪也是把电话给放了下来,如果不是突然看到周笑冉的名字,沈浪还真的就忘记了这个事情,不过这个是自己师兄的私事,自己也没有必要询问的那么多,不过想想也是,难怪当初的时候师兄说话总是有点吞吞吐吐。



分享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