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修时先按地板还是先按门

  • 时间:
  • 浏览:1155次
  • 来源:演示站

眼前的这个青年绝对是一个疯子,或者从骨子里面说就是一个偏执狂,从本质上面来说这两者没有什么区别,都是一样的类型,因为也只有这样的人才会干出来这样的事情,难怪当初的时候财政部放出来的股票会有人接手。原来沈浪他当初的时候是本着这样的目的,这个真的是不知道也就罢了,知道了以后才感觉自己被吓的一身的冷汗。

现在这个时候语气强硬,还不如好好的坐下来跟沈浪这个疯子商谈一下比较的好,这样对于大家都是有好处的。就算是不能跟沈浪做朋友,也最好不要跟他成为敌人,跟他成为敌人的后果有点太令人感觉恐怖了,自己这边根本就没有准备好。…,

看着默默不语的两个人,沈浪也是重新的端起来自己面前的咖啡,“我不是一个不通事理的人,说说你们的要求和想法,我考虑一下?”在这个时候,不论是什么方面,沈浪已经完全的把握了主动,艾尔他们两个人已经没有了多少应对的空间。

“沈先生,我们希望能够跟你达成一定的协议,对于你手中的十亿股我们没有什么强求,我们不希望你把这十亿股放在我们敌对的利益集团上面,这样对于我们来说会造成巨大的损失,其后果也许我们没有办法承担,但是这样的结果对谁都没有什么好处,另外我们希望沈先生你可以入股我们花旗银行,我们开出来的条件是二十五亿美金,百分之一点三的银行股份,五年之内不得买卖,你将担任我们花旗银行的执行董事,同时我们希望你能够签署一份合同,如果你要出售你手中的这个股份,只能由我们收购,按照高出市价的百分之五,我们具有优先回购权。”

沈浪看了一下艾尔,笑着的说道:“这个条件倒是非常的优厚,不过这个溢价收购是不是要注明不可以强制收购呢?还有我不参与你们董事会的任何事情,也就是说我没有表决权,你说的执行董事是不是就是这么一个意思。”

艾尔很是歉意的笑了一下,“是的,希望你可以理解我们的难处。”

艾尔还能好一点,可是坐在他身边的这边脸*已经是非常的震惊,要知道他们跟阿布扎比的谈判已经进入了中期,双方已经在百分之五的这个界限这里相互的纠缠着,现在花旗需要这笔钱,因为美国的次优抵押贷款危机已经很严重的影响到了花旗,再者花旗背后的克洛菲勒对于阿布扎比的石油也是垂涎三尺。

艾尔倒是很赞许的对沈浪伸出了自己的大拇指,“厉害,虽然很多人都在这个问题上面有过分析,但是直接把结果说了出来的人你还是第一个,不过我们不希望这个事情这么快的就暴露出去,希望你可以理解。”

沈浪这个时候已经把目光放在了旁边一直沉默不语的这个人身上,有些自言自语的说道:“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阿布扎比投资局的事情应该很快就可以搞定,他们也不希望这个事情弄得满城风雨,而到了最后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花旗可以用这么注入的资金解决很多的事情,而背后的克洛菲勒也应该会有所行动了吧!今年可能不会,因为市场的状况不允许他这么做,当然了他一定要这么的做这个也没有什么办法。”

坐在艾尔身边的这个人终于忍不住了,看着沈浪很是严肃的说道:“你为什么要做出来这样的判断,有什么理由吗?”。

“理由很是简单,只要有利益就可以了,就我看你也应该是克洛菲勒的直系人吧!我希望可以提一个条件,你们今年不会有任何的行动,但是明年一定会操纵国际原油的价格,我可以保证不在这个方面出手,毕竟我和你们克洛菲勒没有什么利益冲突,我也不想有什么利益冲突,太麻烦。我这个条件的前提是,如果我这边需要跟阿布扎比谈石油输出计划的时候,你们也不能为我们设置任何的障碍和麻烦。”

站在哪里的中年人这个时候已经重新的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以后重新介绍的说道:“你好,我叫法比奥。对你的提议我非常的感兴趣,就我个人的意愿来看我和希望和你在这个事情上面达成一致,但是这个事情必须要得到家族的同意,我和艾尔两个人都没有这个决定权,不过不管事情的结果如何,我非常的原因跟你成为朋友。”

。,

第四百四十三章

不过这个邀请只是对法比奥一个人的,至于艾尔那就那儿凉快那儿呆着去吧!现在这个事情已经没有他什么用处了,虽然艾尔表现的极其不愿,但是奈何这里是沈浪的地盘,他就算是再不愿意也是无可奈何,更何况沈浪这个主人都没有说什么,他这个客人还是老老实实的跟黄亚军坐在这里吧!不过自己怎么看他比自己要轻松呢?

来到了酒窖以后,沈浪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了一个内嵌式的耳机出来,放到了自己的耳朵里面,轻轻的对法比奥示意了一下,说起来自己的这个酒窖珍藏的东西好像是不少,但是对于法比奥来说这个可能就差了很多,他的家族毕竟是经过了世代的熏陶,他可能会对沈浪的珍藏有所吃惊,但是绝对不会奇怪。

沈浪也没有想要就这儿问题跟法比奥谈论下去的意思,也许以后会有这样的机会,但绝对不会是现在,两个人的关系还没有好到那个程度上面,彼此对谁都有着一层的心理防备,因为大家的身份都是比较的顾忌。等耳机里面传过来声音以后,沈浪这才介绍的说道:“这个酒窖是我的管家帮我准备的,我对这个东西其实并没有特别的兴趣。”

“我想你实在太恭维了,家族的神秘不在于此,我想这个只是你不感兴趣罢了,不然的话以你的能力和手段想要了解也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要是说起来,你这个人倒是非常的神秘,我们家族已经注意你很长的时间了,用你们中国话来说就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羚羊挂角、天马行空,你的有些秘密连我们都没有办法了解。”

法比奥倒是愣了一下,并没有就这个事情有所表态,而是反问的说道:“就算我表态了,你会放过他吗?他这个人倒是无所谓的,只不过他的身份比较的麻烦,要是他回不去的话我也会跟着背黑锅,不如放他一马。”

法比奥微微的皱了一下自己的眉头,原来的时候只是听说过这个沈浪比较的难缠,但是自己却没有想到这个家伙竟然这么的难对付,刚开始跟自己说话的时候还像一个高雅之士,但是现在呢?甚至都有点像是路边的地痞流氓了。弄得自己也是一阵的头疼。这样的人十分的不好对付,因为你把握不住他的脉络,根本就不知道他在想着一些什么。

“我这次来跟艾尔过来的目的不太一样,我主要是商谈一些其他的事情,得知他来你这里以后一时突然的有了兴趣,所以就跟着过来看看。”法比奥有些言不其实的说道,这个话虽然不假,但是说的也是非常的含糊。本来他还想等着沈浪继续的询问下去,这样的话自己才好接招,但是却没有想到沈浪竟然什么话都没有问,直接的就绝了这个话题。

然后在那个家伙的小dd上面刷了一点特制的东西,而后领了两只狗过来,一公一母,沈浪并没有想问什么出来东西的意思,这个纯属就是想要科特一个难堪,科特也是看了出来,这帮家伙什么都不问,就是把自己给绑在了那里,前面也不知道刷了一些什么东西,后面也是凉飕飕的,一番下来也是让自己是苦不堪言。

“没什么,他们只不过是把我抓起来,可能知道我的身份,所以并没有把我怎么样?”科特虽然是这样的说,但是那个表情已经是出卖了他自己,要是没有把他给怎么样的话,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呢?

弄两条狗过来?想到这里的时候,法比奥甚至有那么一点身体发冷的感觉,在自己的印象当中那个青年不应该是这样的人,不过想一想他在酒窖里面的所作所为,这个还真的是有这个可能性。不过这个已经不是非常的重要了,现在还是安慰一下科特比较的好,毕竟受到了这样的屈辱。

沈浪吃过了午饭以后,倒是小憩了一会,睡醒了以后洗澡换衣服,直接的乘车就去了苏爷爷哪里,这个事情自己可不想给耽搁了,对于谁都没有什么好处的。进了房间以后没有多长的时间就看见苏爷爷和他的一个秘书走了进来,沈浪看着这个秘书也是做了一个嬉笑的表情,看的苏同也是无奈的笑笑。

沈浪抬眼看了一下站在哪里的秘书,这个时候带这个人进来,倒是挺有意思的一件事情,不过既然已经进来了,那么说明一定的问题,苏爷爷都不怕自己还需要担心什么呢?所以沈浪也是开口的说道:“上午的时候跟他们谈了一阵,也相互的达成了一致。我用二十五亿美金换取他们百分之一点三的股份,三个月之内倒账。至于我手中的这十亿股他们也表明了态度,只要不出售给敌对的势力,他们就可以接受,如果想要出售的话,他们也可以高出市价的一定百分比收购。”

“就这些?”

“哦,当然不止这些。克洛菲勒的人也来了,我跟他们达成了一个协议,今年他们应该不会有什么动作,但是来年他们应该会操纵国际原油价格的变化,我已经明确了我的态度,不掺和这件事情,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跟跟风,赚两个零花钱而已。同时如果*要跟阿布扎比谈石油条件的时候,他们克洛菲勒也不能设置任何的障碍。这个只是一个口头条约。”

“行了,不要说了,这个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我稍后的时候会给你答复的。”说着苏同直接的就站了起来,不过走了两步却也是回头看着沈浪,“你呀你,小浪,我真的不知道应该说你一点什么好了。”

。,

第四百四十四章

沈浪坐在这个方面里面一直等到了晚上。就好像被圈禁起来一样,不过沈浪倒是真的开的比较开,直接的就趴在了桌子上面呼呼的大睡起来。苏同在得知沈浪在屋子里面睡着了以后也是一阵的咬牙切齿,心里面暗暗的骂了一句。

这个混蛋这个时候倒是逍遥自在,睡他的大觉,可是自己这边却还得为他的事情头疼着,这个家伙根本就不管你什么所谓的战略布置,根本就是怎么高兴了怎么来,可是眼下这些个事情八字还没有一撇呢?他就敢这么的胡作非为。想了想这个词用的还真的就不是非常的恰当,可是一时之间自己还真的就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词来形容这个家伙了。

在会议上面,苏同用比较谨慎的语气把沈浪刚才的话给重复的说了一遍,当然了也把自己秘书整理出来的报告分发给大家,马正刚看着这个报告,脸上面倒是没有什么表情,在他看来这个也太小题大做了一些,至于这个样子吗?沈浪自己这个外孙胆子从来都是大的没有边,这个世界上面他不敢干的事情还真的就不多。

如果没有后面处理那个美情军特工的这个事情,在座的这些人恐怕就要为这个小家伙庆功了,但是看了后面的这个事情,大家都不怎么想了。这个事情实在是有些挠头了,几乎所有的人目光都看向了自己,究竟应该怎么来处理这个事情。这个当着人家的面,把那个特工给弄到狗舍里面去了,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本来前面的事情办的是非常的漂亮,看着自己也是有些忍不住拍手称赞,可是加上后面的这个事情,就真的有点狗尾续貂的意思。杨庆华这个时候也是有些怀疑,这个小家伙是不是故意这么干的,要知道他在这个方面可是早就有先科的,但问题是以前的事情跟眼下的这个事情。性质完全是不一样的,你就是再胡闹,这个也得有个分寸吧!

苏同看着两个人飘过来的这个眼神,也是直摇头,这个事情自己才不干呢?当初的时候自己去找沈浪的时候就已经是够为难的了,现在又把这样的差事派给自己,自己才不去跟沈浪生这个闲气呢?不行,绝对的不行。

这下子这个事情直接的就僵在了这里,杨庆华倒是没有让这个会议冷了下来,而是开始就沈浪谈成的条件开始具体的商讨,以方便接下来的布局。会议开得倒是很不错,不过就算是到了最后,大家也没有再提起沈浪戏弄那个特工的事情,反正这个事情跟自己是没有关系的,这个现在谁是家长谁处理这个事情吧!

沈浪倒是嘿嘿的一笑,“杨爷爷,是因为那个特工的事情,还是因为花旗银行股票的事情,其实我并不是特别的看重花旗银行给我的那个百分之一点的三的股份,我也明白这个东西留在我的手里面和留在*的手里面完全是两回事情,这个我会无条件的服从,至于那个特工的事情,杨爷爷,这个事情就交给我自己处理吧!虽然表面上大家都是和和气气的,但是背后都已经是撕破脸皮了,不需要那么多的顾忌。”

杨庆华有些责怪的看了一眼沈浪,“你呀!我就是担心你这个事情,至少原来的时候大家面子上面还能过得去,你倒是好,直接的就把人家给弄到狗舍里面去了,你不要告诉我说你没在其中动其他的什么小动作。这个事情我也就不过多的批评你了,你自己注意一些,因为你的身份毕竟不一样。至于花旗银行股票的这个事情,钱具体的由我们来出,你占百分之二十五的分红。”

“明白。”沈浪很是干净利落的说道,这个钱就应该是对自己的奖励了吧!而且这里面自己什么都没有付出过,只是靠着自己的两张嘴皮子。如果一定要说有所付出的话,那个可能就是自己所赚取的利润这一次花的一干二净,但是这个也把当初的时候二十亿美金给冲销掉了,而且苏爷爷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那个就是对于自己跟着炒汇率的事情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睛。

貌似这一次只有自己赚取的东西是最多的,应该知足了,所谓知足者常乐,自己没有任何不满意的地方。而且就总体的情况来看,所有参与到这个事情里面的人基本上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大家一同的高兴,这个也基本上跟沈浪预想的差不多。要说这里面还有一方势力有所不高兴的话,那个就是美事情报局那边了。…,

从这里出来以后,沈浪直接的就回到了别墅里面,虽然没有放在心上,但是沈浪还是对哈特做了一个部署,这个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而且这一次自己把他们得罪的确实游戏惨,给弄到了狗舍里面,这个确实是一件非常丢人的事情。

早上起来的时候,沈浪跟两个小家伙玩了一会,后来想了想算了也别把这两个小家伙给留在家里面了,省的他们还感觉孤单,干脆一起去自己外婆那里好了,反正自己的外公也不在,就算是他回来了,自己也有了一定的借口和空间,省的两个人面对面也是非常的尴尬,谁也说不出来什么话。

所以一整天下来何翠就没有给沈浪任何的笑脸,沈浪好像也是知道了自己的事情,这个是端茶倒水等等忙的是脚后跟都不着地。中午的时候还刻意的下厨帮忙,不过就算是到了傍晚要离开的时候,何翠的笑脸依旧没有给沈浪,倒是两个小家伙在这个方面赚了不少的分数,这个让沈浪多少有点无奈。

不过军事情报局的人也不是傻瓜,更不是什么所谓的冲动主义者,这个要对沈浪采取什么行动的话,明面上面是得不到任何的支持,虽然就内部的情况来看大家都会沈浪恨得是咬牙切齿,但是表面文章这个还是要做的。就这次沈浪跟花旗银行的谈判来看,他们之间的结果还是不错的,你现在就想要动手的话,这个不是摆明了要打人家的脸吗?

这个内部的事情虽然纷杂,但是很容易形成统一的意见,更何况这个外部还有诸多的资源没有应用出来呢?比如说英国,就自己这边所了解到的情况,沈浪当初的时候可是在大英博物馆狠狠的掠夺了一笔,看的自己这边都有点心痛的感觉,但是为了国际的颜面,英国方面也只能是偃旗息鼓,不敢吧这事情给抖出来,他们也丢不起这个人。

自己要是找沈浪的麻烦,想必他们也很愿意看见这个事情的发生,而且英国那边甚至都不需要自己这边有什么鼓动,他们会前赴后继的参与进来,要说这个世界上面他们最痛恨的人,沈浪绝对排的上数,而且还是位列前几名的主。

不过说起来这个事情,自己也挺替那帮英国佬感觉丢人的,就算是家里面强疮百孔,你也不能让人溜到你的家里面,而且还是大摇大摆的溜了进去,弄了一个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把戏,把所有的人都给调开了,结果把家里面的老本都差一点给丢光了。



分享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