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档的装修地板

  • 时间:
  • 浏览:1155次
  • 来源:演示站

不过推门的时候自己明显就有些疑惑,这个门并没有关的那么严实,但是老太太这个时候已经注意不到这些情况了。隔着书房还有一个小小的客厅,并不是很大,老太太也没有去管自己儿和女婿的心情,直接的就把这道门给关上了;然后走到了书房那个门面前。用手一推,直接的就把门给推开了,看着屋里面的那个情形,几乎都在自己的意料之中。

“嗯,你的年纪也不小了,改懂的也都懂了,别太年轻气盛,对你的身体没有什么好处,别留下什么毛病来,知道吗?”

说完了以后也没有去理会地上的东西。直直的就走出了这个书房,顺手把门给关好了,看着自己的两个儿和女婿,也没有说里面究竟都生了什么事情,“好了,老头跟小浪在说事情,你们就不用关心了。该休息就休息去吧!”

说完了以后,也没有再理会他们,独自一个人的就走开了,留着三个人面面相觑,沈醉也是歉意的看着两位大舅,“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了,你们越看我我就越感觉这个脸面挂不住!”

马正网和沈浪两个人紧张的态势倒是因为老太太的到来有所缓和,两个人都是各自的拿着茶杯在思考着,不过马正网只是单手持着茶杯,而沈浪却是双手拿着茶杯,相对的看来沈浪放松一些,不过这个也就是一种表面情况。

“无所谓忍受,就无所谓的接受,这只不过是我跟外公你两个人现在讨论的一个筹码而已,外公你和我都明白我们谁都不能接受我哥哥倒下去的结果,但是相对的来说我好像占便宜一些,至少我给予的外公你给予不了,这个就是我的优势。既然都已经相互的撕破脸皮了。那么就有什么说什么好了,在外公你往脖上面套上这个绞索的时候。我当时的时候没有去反抗,不是因为不能反抗,而是我知道那个时候反抗是一个什么后果!”说道这里的时候沈浪端着茶杯,喝了一口,好像很美味一样。,

“你是在炫耀吗?”

“不,没有这个意思,只是想要告诉外公你一个事实罢了,如果你当时的时候就动手的话,我就算是反抗恐怕也无济于事,因为本身的能力和位置决定了我的反抗不会有太大的效果,而当初捅出去的那些东西只不过是一种方式罢了,我不想那么做的,因为在我看来当初的那个事情有些出我自己的可控范围,同时也会引起外公你的注意,但是没有办法,如果不让外公你腾出手来。我阅读童节就洗涧书晒细凹口甩姗齐伞

马正网沉闷了一会这说道:小浪,你想听听我对你的评价吗?”也不管沈浪愿意还是不愿意,就听见马正网自言自语的说道:“当初你第一次登门的时候我对你的感觉有些不同,我以为你桀骜不驯。内心深处很想证明自己,证明我看错了人,证明你比你的哥哥和姐姐都要强,但是知道现在我知道,我错了。”

“耳呵,外公你太夸奖了。”

沈浪把茶杯放在了自己手边的高几上面,淡淡的一笑,“分析的到是不错,不过其中的原因解释的不明。还是由我来给外公你补充一下好了。我不把哥哥和姐姐当成目标和障碍的所在有两个原因,第一是他们是我的哥哥和姐姐,我们是一奶同胞。我希望看到他们可以站在自己人生的高点上面,对此我可以付出我大的努力来帮助他们。第二我们各自的人生目标是不一样的,这一点是重要的所在。”

“那么你的人生目标是什么?”

“我的人生目标,呵呵,这个应该怎么来说呢?”沈浪的表情好像有些犹豫,“我的人生目标应该不是为了追求自我价值的体现,这个对于我来说没有太多的价值和意义,如果硬要给我自己树立一个目标的话。那个可能就是越我自己吧!虽然我翻过了一个又一个的山头,但是我从来都没有感觉到我已经站到了人生的横峰上面,我还可以继续的攀登下去,虽然前路可能有些渺茫,有些坎柯。”

“越自我?”听到了沈浪的这个人生目标以后,马正刚感觉自己的嘴里面有些苦的感觉,他从来的都没有把自己当成是他的目标,而自己却是这么的处心积虑来设计他,这个对于自己来说是不是人生大的讽利呢?在这一刻自己为什么有一种非常失败的感觉呢?是不是因为当自己现自己需要面对的敌手从来的就没有正视过自己,自己所做的一切在人家的眼睛里面其实什么都不是。

而这个人竟然是自己的小外孙,这个在其他正常家庭当中应该仰视向自己的角*,怎么会这个样呢?事情它不应该是这么一个样的。自己不允许他这个样的,如果是这个样的话,那么自己这些年做的这些努力是不是全部的都白费了。

沈浪不置可否的笑了一下,随即的就站了起来,马正网看着站在哪里的沈浪,也是站了起来,没有理会书房里面的情况,大步的就走出了这里,沈浪跟随在其后也是走出了这里,不过刚刚的走出书房,沈浪就听见外面自己的外公正在斥自己的两位舅舅和父亲,听到这个情况沈浪并没有立刻的就迈步出去,一直等外公斥完毕了,自己慢悠悠的走了出来,看着自己的两位舅舅和父亲。,

微微的一笑,“爸、大舅、二舅,我今天就不在这儿睡了,我姑姑他们还在家里面等着呢?没有人回去始终有些不妥,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明天的早上的时候我再过来。”说完了以后步的就离开了这里,根本就没有给其他人说话的机会。

三个人相互的看了看,这走进了书房里面,看见屋里面的情况也都是大吃了一惊,这个屋里面生战争了吗?不然的话怎么会如此呢?桌上面除了茶盘以外,下午时候摆在上面那些熟悉的东西全部的都在地上,甚至还能清晰的看见上再的脚印,而近来的时候门边的那些瓷器碎片这个时候看起来是那么的刺眼。

看着自己小儿递过来的香烟和火机,沈醉很是生气的直接一巴掌就给拍到了地上,怒视了沈浪一段时间以后,沈醉很是犹豫的抬起来自己的手,看着沈浪那个平静的眼神,口,的眼睛闭,直接的就是只掌,自只老幕扇讨来的屯”道很大。度也很。但是对于沈浪来说想要躲闪开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沈浪却没有任何的动作。

让自己父亲的那个巴掌直接的就扇在自己的脸上,等这个巴掌扇过了以后,沈醉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看着自己小儿嘴角边的鲜血,自己心中也是隐隐的作痛,这个巴掌与其说打在自己儿的脸上,还不如说打在自己的心上,但是自己却没有办法不去打。

沈浪用手擦拭了一下自己的嘴角,从地上捡起来烟盒和火机,又对自己的父亲示意了一下,沈醉却又一次的给拍到了地上,顺手的就又是一巴掌。沈浪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默默的从地上捡起来烟盒和火机。这次沈浪没有再继续的往自己的父亲那里递,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鼻上面,血很多,已经把自己的手给染红了。

沈浪擦拭了一下,但是那个血根本就止不住,沈浪的胸前基本上都已经被染红了,微微的晃了一下自己有些晕的脑袋,沈浪打开了自己的烟盒,从里面抽出来一根烟,独自的给自己点燃了。然后把带血的烟盒和手机又一次的递给了自己的父亲。这个时候沈醉的全身已经有些颤抖了,这个不是气的,而是心痛的,这个真的是打在儿身痛在自己的心里面。

自己的小儿长到这么大,自己从来都没有骂过他一句,就跟别说碰过他一指头了,可是今天自己给了他两巴掌,而且还的鲜血直流,时之间,沈醉也是有些压抑不住自己的感情,转过头狠狠的咬着自己的嘴唇,没有让眼眶里面的泪水流出来,接过自己儿的烟盒和火机,看着凝在自己手里面的血迹,一时有些傻。

跑过去的时候倒是碰见了张叔,不过两个人这个时候也顾忌不到这些了,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的就从他的身边掠了过去,让张云也是一阵的愣神,都这个时候了,两个人怎么还这幅神情,肯定走出事了,不然的话两个人不会是这个样。

但是让他这样的一个,老头跟在他们的后面跑肯定不是一件现实的事情。张云脑袋想了一下,步的就往里再走去,这个时候还是得告知一下夫人是,今天晚上这个都是怎么了,事情一件接着一件的来。

马云山和马云放兄弟两个人隔着很远的地方就已经看见了沈醉和沈浪父里面人,而且在灯光的照射下也看见了沈浪的那副样,胸前血迹斑斑,等到了跟前以后现他脸上的血迹已经开始有些干润了,不过让人看了还是有些不忍的感觉。马云山看见沈浪的这个样,直接的就对自己的妹夫的后背就是一巴掌。,

“你干嘛呢?大老爷们的,学会打孩了!你现在是不是翅膀硬了。要不你跟我掰扯掰扯,咱们两个人动动手。

”沈醉常常的出了一口气,有些感叹的说道:“这个混小太不像话了,这个要是不让他长点记性的话,他以后还不翻天了,这个事情你们别管,谁管我跟谁翻脸,我这个人一想好脾气,但是并不是谁没有脾气。你们要是谁敢上手的话,可别怪我手下无情,我说道做到。”

“嗨,我还真的就没有看出来。”这个时候马云山的脾气也是上来了,直接的就一撸自己的衣服袖,“来,你不是想要动手吗?上来。我今天到是想试一试,我看看你到底有什么能耐,竟然还敢跟我叫板!”

沈浪拿着手绢把自己脸上的血迹擦拭干净,鼻这个时候已经不往外流血了,里面的血已经干涸了,收拾干净了以后沈浪这走到了自己父亲的身前,低着自己的脑袋。沉声的说道:“爸,今天晚上的事情是我的不对,你别生气了,我以后一定注意改正。”

第三百二十八章

..

记在大家还在沉默的时候。从后面传来了一阵急切的脚厂。没有过太长的时间,就看见老太太步的走了过来,后面的张云也是紧紧的跟随者,两个人的呼吸都是有些喘。等走到跟前的时候看见沈浪的这个样也是大惊失*,怎么会闹成这么一个样呢?不过看着那边的沈醉,老太太立刻就明白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这个打的也太严重了,就算是装装也不用这个样呀!

不管他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他的这个态度已经表露出来了,倒是小浪这顿打算是白挨了,就算是这个事情真的跟他有关,那些个东西也不是他摔得,老太太有些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小外孙,而她的怒气也是伴随着生意了出来,怒声的骂道:“是不是都是死人呀!都站在这儿干嘛呢?小浪,你跟我进来,还有你们三个给我在外面站着,这点小事情都没有处理好,你们这些年的饭都白吃了,真怀疑你们都是怎么长这么大的。”

沈浪跟着自己的姥姥后面,进了里面的房间,让自己的姥姥给自己收拾了一下,把脸上的血迹擦拭干净了。不过收拾完毕了以后沈浪也没有在这儿停留,直接的就起身告辞了,跟谁也没有打招呼,开车出了这里以后沈浪也没有直接的会别墅哪里。而是回到了自己的家,换了衣服以后重的开车去了别墅。

见了自己的姑姑一家,沈浪脸上露出了丝丝的微笑和淡淡的歉意,“姑父、姑姑,今天外公家里再有一些事情,大家都被耽搁在哪儿了,所以没有太多的时间,我想明天就应该差不多可以回来了。”对此情况。自己的姑父和姑姑倒是非常的理解,并没有太多的在意,因为沈浪可以的掩饰,所以他们并没有留意到沈浪脸上的痕迹。

跟自己的姑姑和姑父问好了以后,沈浪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重站在浴室里面,沈浪照了一下镜。看着自己的面颊,虽然已经消减下去了,但是仔细看的话依旧可以看见五指的痕迹。对于自己的父亲打了自己,沈浪心里面并没有什么怨恨,这个事情被自己的父亲遇到了。他必须要做出来一种态度,为人的,这个没有什么好说的,如果犯事的是自己的儿,自己也会这么做的。

不过自己对于这个,事情还是稍微的感觉有些气堵,自己能感觉的出来这个绝对是自己的外公给自己设下的绊,不然隔了两道门外面为什么还能听见,这个根本就说不通。不过这个又有什么意义呢?是为了向自己证明姜是老的辣,还是说他想证明他始终有能力来摆布自己呢?想到这里的时候,沈浪都有一些想要大笑的冲动,在自己看来自己外公的这个动作有些太搞笑了。

一直看到深夜,沈浪关灯睡去,睡得好香很沉,但是半夜的时候却是莫名的醒了一回,这个在以前是没有过的情况,醒过来以后沈浪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轻轻的一笑,随即又闭上了自己的双眼,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

第二天很早的时候沈浪就起来了。去了狗舍哪里,沈浪牵出来一条狗。一人一犬在别墅的周围慢慢的溜着,沈浪今天的兴致明显不高,从他的动作上面就可以很明显的看的出来。这个也让哈特管家感觉有些奇怪,就自己所了解的沈浪并不是这个样的,很显然如自家的少爷心里面有什么事情,但是如果沈浪出了什么问题的话,肯定跟昨天去他外公家有关,因为回来以后沈浪没有其他的事情。,

趁着还没有吃早饭的时候,哈特直接的就找到了沈浪,在他看来这个是自己这个管家应该尽到的职责,“少爷,你的样好像很是不开心?”沈浪冲着哈特微微的一笑。“有那么一点,昨天在我外公家里面生了一些事情,虽然我不是非常的在意事情的本身,不过事情的辐射影响却干扰到我了。”

看着哈特有些迷惑的样,沈浪淡淡的一笑,“这个事情你开解不了我,因为这个跟感情的纠葛有关系,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个事情只有我自己能开解过来,不然我和我父亲两个人都会非常的愧疚。”说道这里的时候沈浪也是微微的抽动了一下自己川曰日。然后长长的叶了,口与。“对了。我的那位表弟怎虫什,?”

“表现的不是很好!”一说起这个,哈特的表情立刻变愕就非常严弃起来,“我没有看到他内在的优秀品质,至少在现在一点都没有现。其他的一切都可以后天的改正,但是先天的条件是制约一个人能不能取得成功的重要标准,至少在现在我没有从他的身上感觉到这一点,是一个大麻烦。”

“那就好好的教育教育他,让他知道知道这里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住下来的,要是他敢拿出来他那个大少爷的架,就让他知道知道这里的厉害。”交代完自己表弟的事情以后,沈浪看了一下哈特,“等一会准备一下车,我今天要去司里面看看,交代他们一些情况,还有你这边也开始出手吧!现在的时间已经差不多了。”

到了司里面以后。在秦简的主持之下,沈浪和大家见了一面,这个也不能算是一个很正式的会议。只是大家相互的聊一聊,毕竟过年还没有多长的时间,这个气氛还没有完全的过去,大家的心情也都是比较的不错。

看着举手的唐凌,沈浪也是微微的挥了一下自己的手,让她说话。“司长!这次的事情是司里面所有人的都参与,还是只有几全部门参与进来?。

“没有冉题,我可以保证!”

等出了这个会议室以后,沈浪对秦简点头示意了一下,两个人一起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面,沈浪给他倒了一杯水,这淡淡的说道:“老秦,这个将是你第仁次参加我们司里面的行动,有些事情当着其他的人不太好跟你说,我希望你能理解和宽容一下。开始行动以后,参与到这个行动的所有人都不允许有私人的任何行动,包括你的吃、喝、睡全部的都在这里,不许跟外界有任何的了联系。”



分享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