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南地板装修收徒弟

  • 时间:
  • 浏览:1155次
  • 来源:演示站

“庄哥,当着你和嫂子的面也不说什么假话,的确想结婚了,但是这个事情还真的有点麻烦,接触的人也不算是少数了,但是跟我想要找的结婚对象都相差的太远,他们所看重的更多的是我身上的这个身份,而不是我这个人,找一个老实本分的结婚对象就行了,其他的没有什么要求,也不想有什么要求。”

“你这个家伙呀”刘庄也是感叹的说了一声,“有这个心就好,以后好好的干,三少是什么人你应该很是清楚的,老实说咱们两个人能遇上他,这个真的就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千万不要把这个福气给丢了。”

从刘庄这里回来以后,侯山就进入了四合院这里,自己很明白自己的职务究竟是什么,就是照顾好这两位老人,而这个四合院将来的时候在两位老人家过世以后,很有可能就是沈浪留给自己的父母,照顾这个工作可能会非常的琐碎,但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的,如果不是沈浪放心和信任的人,恐怕也不会安排到这个位置上面的。

.m]

第七百章

沈浪悄声的整合了别墅,等所有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别墅的整合已经完成了,该走的走,该留的留,不过大多数也没有出乎众人的所料,别墅的整体架构并没有太多的更改,至少在他们看来是这个样子的。就算是知道了沈浪整合了别墅,恐怕大家也没有什么办法,这个不是托人情或者找关系就可以进驻的,别墅的这些人里面大多数都是以外国佬为主题,真的不知道沈浪究竟是什么想打,难道他不知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句话的意思吗?

不过这个却并没有让大家放下对沈浪的思考,甚至现在大家对于沈浪的兴趣更加的浓烈,毕竟沈浪出任中央党校的教师,这本身就已经说明了一定的问题,这个不由得大家不好奇,而这个好奇所导致的结果就是大家对沈浪的兴趣更浓了,恨不得能把沈浪给破解开来,看看他的脑袋里面究竟都藏了一些什么东西。

杨悠然转了一下自己的眼睛,看着自己的姐夫好长的时间才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姐夫,会不会是上面对小浪有什么想法,不然的话小浪这些年都已经做了这么多的事情,为什么还要一直的压着他,就是不让他起来,年纪这个借口太陈词滥调了,除此之外,我是真的想不出来其他的原因了。”

余明也是轻轻的点点头,“是呀可以靠近他的人我们不熟悉,我们熟悉的人又很难接近沈浪,这个想必已经成了很多人的共识,我想这个与别墅的人员架构有着很大的关系,在那个别墅里面,沈浪是主导者,但是下面的这些人构架者却全部的都是外人,这个在一定程度上面就杜绝了很多人的念想,这样的事情恐怕也只有小浪一个人敢干,其他人不要说干了,想都不要想这个事情。”,

杨悠然直接的就摇头,“知道这个事情的人不在少数,但是就传递的消息来看,侯山已经确定不会去别墅了,而是去了四合院那里,毕竟这几年侯山在法国管理庄园,沈浪不仅仅是给他工资这么的简单,而且还刻意的培养了他,现在虽然只是照顾两位老人,但是谁都明白,这个只不过是为了将来打一个基础而已,就算是让侯山一辈子都待在四合院,我想如果我是侯山的话,我也会相当的知足。”

说完了以后,杨悠然有刻意的看了一下自己的姐夫,“姐夫,要不我去si下的找小浪谈一谈有关这个方面的事情吧正好孙玉铎她最近进军京城的酒店行业,家里面在这个方面也是有着一定的筹码?买一个人情给沈浪,我想他应该不会拒绝的。”

余明听了以后,神情不由的就是一动,几乎是脱口而出,“消息准确吗?”杨悠然很是确定的点点头,“准确,他们只是把小浪这个工作组的组长给撤消了,安排上了其他人,不过就我知道的消息,虽然是安排上了其他人,但是这个效果却是相当的不好,他们现在恐怕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余明一下子的就明白了其中究竟是什么意思,也是哼笑了一下,“看来这个小浪的手段很是可以呀都已经离开了那个位置,竟然还有这这样的掌控力,这个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做到的,看来人走茶凉并不是非常的适用在小浪的身上。”

这个时候坐在另外一边的中年男子也是接口的说道:“工作组里面就没有其他的问题吗?可以从其他的方面入手呀”

“什么?”屋子里面的人一下子的也是惊呼了起来。八位数意味着唐玲这一次的报酬要超过千万,而看这个意思,千万可能都已经压不住,甚至要以亿来计算,要知道工作组里面更唐玲职务相当的人不在少数,这么算下来的话,这需要多大的一笔支出呀还有就是沈浪这个工作组的组长,他又会拿多少?

“二叔,我当初的时候也想过从这个方面入手,但是后来却被人给警告了,这个数目是按照一定的比例进行抽取的,这里面涉及到一些其他的东西,不过我的身份翻阅不了这一类的档案,听闻工作组在开始的时候就会签署合约,所有的一切走的都是正规的路子,我只是后来才兼任这个工作组的组长,给我的也不算是少数,大概四百多万吧”

“难怪呀”被称为二叔的老人也是深深的感叹了一声,“这些人虽然来自各个的派系,但是沈浪却是不遗余力的去培养他们,而且还均沾利益的分配,而这个利益还是其他人所没有办法所给予的,来路光明正大,想查你都查不出来一个所以然,这帮家伙当然会心向沈浪了,现在看来,这一步棋走的有些被动了,沈浪这个家伙平时的时候不显山不漏水的,年纪轻轻,但是这个手段合适运用的很是凌厉呀”

而与此同时,在杨庆华的家里面,杨庆华也是跟柳幕华两个人细品着茶几上面的茶水,“这帮家伙现在知道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不过小浪这段时间表现的有些太安分了,这个可不像是他的作风,至少跟以往的时候不太相符,我担心这个小家伙又在想着什么歪点子,他的脑袋瓜子可不是一般的好使。”

柳幕华也是附和的一笑,“难说这个事情是不是小浪有意而为之,小浪的脑子转的太快了,一般人恐怕很难跟上他的这个思路,做事情从来都是天马行空的,我看这个事情还是得过且过吧逼得太紧也不太好,更何况于总长都没有说什么,我们真的要是闹出来什么动静的话,这个于总长的脸上恐怕也不会太好看了。”,

“他当然不操心,把人家的孙女给拐走了,他还有道理了。”说道这里的时候,杨庆华也是笑骂了一句,“工作组的事情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也应该找小浪好好的谈一谈有关这个方面的事宜了,也应该让他提前的有所准备才是。”

第七百零一章

对于这位柳爷爷的来访,沈浪给予了很高的礼遇,这样的待遇可不是什么人都享有的,沈浪之所以这么的做有两个人原因,第一个是因为柳爷爷代表的身份不太一样,他可是代表着杨爷爷来这里的,第二嘛?沈浪也是在其中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来到了客厅以后,哈特倒是尽到了自己管家的职责,所有的事情都处理的井井有条,而且还一丝不苟,这个给来访的柳幕华相当大的好感,早就听说了哈特很是不一般,细微处可见大不同呀柳幕华说起来也是第一次来到沈浪的别墅,怎么说?跟自己想象当中的有些不太一样,很是普通,跟外界其他人所描述的那个别墅完全是两个样子。

虽然有些奢华,但是给人的感觉却不是那么的轻浮,相反有着很是厚重的味道在其中,细细的品味下来,别有一番滋味,由此也能看的出来,这栋别墅的主人另有锦绣在心中。

“小浪,就在这里说事情貌似有点不太妥当吧”柳幕华也是笑看着沈浪,一副不太满意的样子,“听说你的这个别墅还有地下二层,那个地方谈论一些事情应该会非常的方便。”沈浪的表情微微的呆滞了一下,随后也是轻轻的一笑,“既然柳爷爷你大驾光临,我怎么会拒绝柳爷爷你的要求呢?要知道平时的时候请都请不来呢”

不过等真正的来到了地下二层的时候,柳幕华还是感觉有些震惊了,倒不是沈浪地下室二层的这个科技手段让他感觉震惊,比这个还要严密的地方自己都见识过了,主要是地下二层所摆设的东西让他有一种要爆捶沈浪的感觉。

一堆的金块被摆放在那里,旁边还有着几小堆的钱币,虽然是几小堆,但是每一堆都要比人搞出来很多,这些个东西当然不如柳幕华的法眼,主要是在这些东西的旁边摆置的一些东西,让柳幕华的眼皮不由的跳了又跳,这个家伙应该不会弄一堆所谓的假货放在这里,那样的话也太丢不起这个人了,看这个架势保存的倒是很不错,可是你也不能就这么随意的扔在这里吧真的是暴殄天物。

好不容易平定了自己的心理,可是等沈浪邀请自己坐下来的时候,柳幕华又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牙,这个家伙的报复心理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强烈,既然直接的就让自己坐在这些藏品的身边位置,算了,自己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跟他一般的计较。

“工作组的收益已经全部的都出来了,本来这个事情要跟你打一个招呼的,但是没有想到你工作组组长的事情上面出现了其他的问题,原本想要跟你商议以后,后来杨书记做了决断,把你的银行和外管局职务全部的都拿了下来,彻底的脱离这个漩涡,以退为进,从现在来看这个效果非常的明显,不过说起来还是得益于你的掌控很不错。”

“这个事情事关其他的方面,因为工作组的所有资金都已经汇总完成了,原本的准备按照你当初的意见,用这笔利润重新的开拓一个项目,以钱生钱,而且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面把控住江浙财团,但是现在这个计划不成形了,国投中投都连爆亏损,有点拿钱打水漂的意思,把这些钱留下来,会有什么样子的后果,非常的难说呀所有人的眼睛都盯在这个上面,而这个钱也不能老是放置在那里。”

“柳爷爷”沈浪出身打断了正在鉴赏的柳幕华,“更深层的原因是什么,是上海那边还是其他的方面?上海那个方面应该不大可能,他们就算是急用钱也不会贪图这笔钱的,相对的来说他们更愿意把钱留在这里,毕竟这一次的合作是难得的民间资本和*通力的合作,或者说有人对这一次的合作有了其他的什么想法?”

看着面带笑意的沈浪,柳幕华也是呵呵的一笑,难怪都说这个小家伙聪明,他还真的不是一般的聪明,自己只不过说了两句,他就已经把事情的脉络猜的差不多了,“你说的倒是没有错,这一次的合作让有些人坐立难安了,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把你从工作组组长的那个位置上面给推了下来。”

“上海那边现在是什么反应?”

更何况这两年的时间,这个小家伙已经老实的有些过分了,估计这个小子的手也是有些痒痒了,现在他倒是巴不得有人找到他的头上来,正好可以杀鸡骇猴,这样的机会对于他这个家伙来说是绝对不会浪费的呀不过他是痛快了,可是这个麻烦却是留给了自己,这还真的是一个比较头疼的问题。

“呵呵,有柳爷爷你这句话我就有分寸了,柳爷爷你也别生气,我只是先给自己套一个保护罩而已,并没有其他的什么意思,如果柳爷爷你生气的话,我刚好给柳爷爷你准备了一份礼物,知道柳爷爷你是这个方面的大家。”说完了以后,沈浪也是在那堆保险箱面前鼓弄了两下,随后也是从里面拿出来一个东西。,

柳幕华看着沈浪手里面的这个东西,好一会以后叹了一口气,随后一摇头,“这个东西你敢送,但是我不敢收呀收了容易出大问题的,喜欢是一回事情,但是拿在手里面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不过有个事情我倒是很有兴趣,小浪,你的这个东西多少年都没有传世了,你现在突然的拿了这个一个东西放置在我的面前,这里面很有问题呀”

“柳爷爷,我要说我这个是买回来的,不要说你不太相信,就连我也不太相信,不过这个东西的来历吗?倒是没有太大的问题,不是偷得也不是抢的,这个方面的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说道这里的时候,沈浪也是得意的一笑,倒是柳幕华有些不解的看着沈浪。

“你小子。”柳幕华也是轻轻的一笑,这个话沈浪可能是在说笑,但却有很大的可能xing是真的,反正自己是从来的都没有看清楚他的底牌究竟在这里,虽然这么的说可能有些夸张,但是却绝对的不过分。

听闻这个时候沈浪的爷爷收集以后,柳幕华倒是狠狠的赞叹了一番,如果这个是沈浪收集过来的,这个倒是没有什么,沈浪有这个财力,但是老爷子收集起来的就不太一样了,要知道这两年的时间里面已经这个方面的收藏已经开始兴起,但是老爷子在很久之前就开始收集这些东西,说明老爷子的眼光不是一般的独到。

“怎么?小浪那里招待的还好吧”

柳幕华mo了一下自己的下巴,故作沉思,随后才笑着的说道:“吃的倒在其次,主要是喝的很不错,小家伙的酒库里面存着不少的好东西,今天晚上倒是讨了一个彩头,是他爷爷很久之前就抽藏的一些陈年老酒,非常的有味道,临走的时候还拿了两瓶,还有一箱他法国庄园自酿的红酒。”

“还有这等的好事,见面分一半。”杨庆华也是笑着的说道,柳幕华倒是只摇头,“红酒可以,那个东西我没有什么鉴赏力,但是拿两瓶陈酿可是小浪送给我的,这个东西我可需要好好的保存,等什么时候我们都闲下来的时候,我请你喝。”

“说话算话。”杨庆华的眼睛也是一亮,“看你的这个样子,跟小浪应该谈的很是不错吧这个小家伙很是大体,同时也是相当的聪明,不过就一顿饭打发了,貌似你还是有点亏了,应该好好的敲诈一下他,这点油水他还是有的。”

“呵呵,我看下一次去的时候直奔他的那个酒库就行了,那里的好东西可是真的不少。”柳幕华也是开玩笑的说道,“跟小浪谈的很是不错,说了两句他就已经猜到了大况,看来他在这个方面没少下功夫,为此我还特意的去了他那个别墅的地下二层,别说我还真的发现了不少有意思的东西。”

柳幕华摇摇头,“我怀疑是这个小家伙事先就设计好的,我当时的时候提出来在大厅谈这个事情貌似有点不太安全,所以就去了那个地下室二层,里面有一些俗物,不过有一些东西却是从来的都没有问世过,只在流传下面的书籍当中出现过,不知道这个小家伙从哪里弄来的,我怀疑他这么的做肯定有什么意图,不过我却没有猜透。”

“大英博物馆的东西?”杨庆华也是有些愣神的说道,“不太像,也不太可能,那些东西很早之前就已经失传了,只存在在传说当中,不过看我看个东西的样子,应该是真品,小浪又这么刻意的放置在我的面前,肯定有问题,这个家伙在给我打埋伏。”

.m]

第七百零二章

“冲着xiǎolàng的这个xing子很有可能xing,这个有可能是xiǎolàng设下的一个圈套,xiǎo家伙的xing子绝对干的出来这样的事情,问题是这个东西究竟是从什么地方nong来的,貌似没有听说他又打劫了那里,难道是在美国的时候干的?”杨庆华也是自言自语的说道。

“可能xing不是非常的大。”柳幕华直接的就摇头,“这个东西失传的太久了,连史书都不可考究了,刚才的时候我还以为是高端仿造的,但是后来看那个意思根本就不是,国宝当中的国宝,就算是再当时的历史条件之下就已经是国宝当中的极品了,现在能流传至今,其价值绝对是难以估计的。”说道这里的时候,柳幕华也是面漏疑惑的神sè来,“要说这个东西只有一件还勉强的可以接受,问题是那个东西绝对不止一件,这才更加的让人怀疑。”



分享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