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板可以重新装修吗

  • 时间:
  • 浏览:1155次
  • 来源:演示站

“嗯,这个你也知道沈浪有些开玩笑的说道:“我知道的跟你知道的有些不太一样,这只是基本的一个技巧罢了,其实做一个贼重要的功夫有两样。除了手以外还有就是眼睛了,手可以练到一定的程度,但是想要把眼睛也练到一定的程度那就需要一些天分了。不管一个贼怎么掩饰,他的眼睛看东西的时候跟正常人看东西的方式都是不一样的,我不知道你刚的时候有没有注意到这个情况,齐妙她的眼睛基本上已经要跟正常人差不多了,如果他要是再带上一副眼镜的话那个,就基本上看不出来有什么差距了,能在这样的小地方见到这样的人,这一趟到是真的不虚此行

侯山有些歉意的一笑。“对了,三少我们要不要通知一下二少爷,让他有所准备呢?这么打突然的袭击是不是有些不太好?”

“不,不用,其实老哥那儿应该已经知道我已经来了,只不过他现在没有多少的时间,而我这边也需要摸一下这里的情况,不然的话我们来这儿就没有太多的意义了。先让那帮家伙在这里顶一顶吧!正所谓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不过那个叫乔妙的还真的挺有意思,如果想要弄出来一点动静的话,就一定要找他这样的大姐头和地头蛇来帮,

“呵呵,只要我们能出得起这个价格就行了。”

吃过饭以后沈浪他们这打车回到了酒店,看着这个酒店沈浪也不知道应该说好还是说不好来着,反正自己现在回来基本上已经看不见有什么人了,除了柜台那里还有一个工作人员,看见了沈浪他们一行也是带答不理的样,侯山到是对沈浪示意了一下房间,这里的房间全部的都已经检查完毕,可以放心的使用了。

“女齐妙。不知道这位哥哥怎么称呼?”侯山看了一下说话的这个叫齐妙的女孩。声音轻柔,样貌不错,挺年轻的一个女孩,恐怕跟自家的三少差不多年纪,身上的穿戴和打扮也还凑合着吧!至少在自己的眼睛里面是这个样的。不过跟在她身边的那个丫头就不怎么样了,打扮的有些太后现代主意,自己有点不太习惯。

沈浪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对侯山点点头,侯山倒是没有犹豫的站了起来,不过走的时候还是面带笑意的看了看齐妙,然后来到了不远处的卡座那儿坐了下来,这个卡座坐的正是徐晓强。沈浪也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伸了一下自己的手,算是做出了邀请的手势,看着沈浪的动作齐妙倒是没有什么,但是她却注意到另外的一个的方。

“看哥哥的架势好像不像是乘船驾马而来小妹手下的眼睛比较浅,多谢哥哥手下留情,不知道哥哥是来上香的还是来插旗的?”沈浪倒是很沉稳的听着这个叫齐妙女孩的说话,声音很是轻柔,有点女孩的魅力,就是不知道她是怎么当上大姐头的,特别是在她这样的年纪这个有点不多见。,

“呵呵。”沈浪微微的一笑,笑的让齐妙也是一呆,自己还真的就没有怎么看见过这么帅气的男孩,笑容是这样的好看,自己一时之间还真的就找不出来其他的形容词来,“我只是在这儿做一个短暂的停留而已,不过却没有想到惊动了这么多的人,看起来我还是需要小心一点。”

“哦。那你说说我是什么人,我到是真的有点兴趣了。”

沈浪倒是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不过看的却是手表上面的时间,“我是不是这么的自信,这个事情还真的就不太好说。不过你的说法我倒是非常的感兴趣。你应该不像是一个普通的大姐头,能说出这样的道理还坐落在这样的小城市里面,不多见。”

..

“这位哥哥大驾光临。不知道有什么见教?”沈浪倒是显得轻松愉的坐在沙上再,看着齐妙淡淡的说道:“你猜猜!”

沈浪的这个话让齐妙有些语塞,这个算是什么小孩的把戏吗?但是齐妙并没有作,虽然自己昨天晚上的时候就派人查了一下沈浪联情况,包括沈浪是从哪里来的,现在住在哪儿,都有什么动作,可是自己却被得到的消息搞得一头雾水,因为自己什么消息都没有查到,这帮家伙就好像是从哪个缝隙里面突然冒出来的一样。

做兰什么叫什么这个暂时来说还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我这次来就是想请你帮个忙,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请得动!这个是我今天来这里的主要目的。”

“哦,请我帮忙,我的价钱很贵的,我怕你请不起!”齐妙有些得意的说道,说这个话的时候她多少还有一些自负的样。,

“威胁,你要是这么的说也没有什么,我都已经说了三个原因对于我来说都不算是什么,论江湖你的身份包括你爷爷的身份,我都可以摆平,虽然我还不知道你爷爷是谁,论能力你现在还没有成手,你则“练到了。但是你的眼还没有练成,相对的来说你的心就二仇,提的必要了,这个境界上面你差的太远了,这个我绝对不是在小觑你,至于你背后的势力,对于来说就是小指头的事情。”

“如果我不答应你你会怎么样?。齐妙的态度依旧很冷,两只手也是抱在了自己的胸前位置,沈浪看着这个动作到是一愣,还别说自己还没有现原来这个丫头竟然这么的有料,她的这个表情还有这个动作倒是真有诱惑力呀!

“不答应我?这个我也不知道,暂时来看我好想还真的就不能把你怎么样,我这个人在我自己看来有的时候不算是什么好人,而且还比较的嗜血,但是总体上来说我还是比较的讲道理,可是你要知道被人拒绝了总不是一件非常高兴的事情,男人吗?都是有点小心眼的,我就不例外了。”

“好像我还真的就没有办法拒绝了齐妙微微的一笑,不过笑的却是有些异样,“那就说说我的条件吧!两百万,一百万的预付。事成之后你帮我一件事情。哦。对了,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呢?我好像还不了解你来着。按照你说的那个情况。我好像已经被你攥在手心里面,事后你要是给我来一个死不认账或者是杀人灭口,我找谁去说理呀!”

“那是因为我们还没有谈成这个,事情,如果事情谈成了,你就会知道我的身份说道这里的时候沈浪倒是眯着自己的眼睛微微的一笑,“你的考虑时间不会很长,我没有这个习惯,半个小时?。

齐妙看着走出去的沈浪,眉头也是紧紧的皱了起来,这个沈浪给自己的感觉真的是太强势了,自己在他的面前感觉是,在他的眼睛里面自己是那么的渺小和不值得一提。他说话的时候自己很是注意看了他的表情和动作,如果他是一个骗的话那么他真的是一个太高明的骗了,至少自己看不出来任何的破绽。可是如果他不是一个。骗呢?那么这个人就有点太可怕了。

犹豫了一阵以后,齐妙来到了门口直接得门给插上,随即拿起了自己桌上面的电话,给自己的爷爷拨打了过去,自己需要听一听他老人家的意见,他在江湖尖面混迹了一辈的时间,对待这样的事情应该是有所见地的。

“今天看来运气好像还真的不错,竟然可以有幸去拜访一下老前

也不知道齐妙从哪里找来了一辆车,竟然是有些脏兮兮的出租车,看着这个丫头熟练的坐在了驾驶的位置上面,沈浪瘪了一下自己的嘴,徐晓强到是直接的就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面,也没有去理会齐妙看向自己的目光,在自己看来跟随沈浪自家的三少是真的,其他的一切自己都可以忽略。

齐妙开着这个出租车还真的不错,至少很平稳,出了市界没有太长的时间就拐上了一条还没有修缓的土路,不过走的时间并不是非常的长,就拐进了一条稍显有些僻静的路上面,随即就看见一个大院,齐妙开的这辆车车也是直接的就开到了大院里面停下。

一听沈浪的这个话,站在一边的齐妙两只眼睛一下的就瞪圆了,而站在沈浪身前的那个小老头也是惊得差一点把自己的手中的烟袋丢掉,自己闯荡江湖多年。湖名声多少是有一些。但是江湖地位吗?基本上可以忽略。而眼前的这位就不太一样了,真武的外门执掌这个已经不是简单的江湖地位了,简直都有些高不可攀的感觉了,自己现在就好像是一个村级*一下的遇到了省级*一样。

沉稳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以后,老头突然的把自己的烟袋往自己的脑后一背,在自己的身上拍打了两下算是整理了自己的衣服,然后重的对沈浪抱了一下自己的拳头,“多有得罪,请指教。”施浪并没有说什么,自己是说了自己的江湖身份,但是并不代表人家一定就要相信,这个,怀疑不是没有道理。

看着沈浪的身上,这位老爷直接的就伸出来自己的一只手,做了一个跟沈浪握手的手势,沈浪当然也没有拒绝,两个人的手都是有些心翼翼的伸了出去,在其他人看起来就好像是慢动作一样,两个人的手握在了一起,然后慢慢的放开,又分别的放回了原来的位置。

“沈少,请”。

在小老头的引领下,沈浪步入了这个瓦房里面,还别说这个里面又是别有洞天,一切都是那么古香古*,这样的布置在京里面前不是很多见,自己竟然可以在这样的小地方看见,真的是有点奇异的感觉。在高椅那儿坐下来以后。小老头笑着的看着沈浪,“沈少,请恕我冒昧,你的身份这么的高,如果要处理什么事情的话应该不是什么麻烦的

听着小老头的话。沈浪的心里面也是一阵的好笑,这个小老头现在是拒绝自己的好意了。在他看来如果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已经是麻烦了,那么他们就没有办法,虽然说是处在这里多年的地头蛇,但是也不能为了一时的冲动就毁了自己家的基业。

“呵呵,听闻你们的消息时灵通,不知道近有没有听闻什么消

沈浪听了这个,以后倒是呵呵的一笑,不过却走出人意料的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直接的就拨通了自己老哥的电话号码,等电话通了以后还没有等沈浪说话,那边的老哥就已经传来了笑声,“我说你小是不是也太神秘了,现在在哪里了?”

“哥,我昨天的时候就已经到了,现在正在乡下拜访一位老人家呢!打听一些其他的消息,不过人家对我并不是特别的信任。”说完了以后沈浪就直接的把电话给递了过去,老头看了一下,有些不明白沈浪的意思,不过还是接过了电话,“喂,你好。

沈浪倒是侧过头来把手机接到了自己的手中,倒是小老头微微的张了一下自己的嘴唇,也没有听见任何的声音,但是齐妙听了这个以后先走出去了一下,不过没有多长的时间就回来了,很是肯定的对自己的爷爷点点头。

放下电话的沈浪看着这位小老头淡淡的一笑,“既然话都已经说开了,那我也就不藏着掖着,我这次主要是为我哥哥的事情来的,虽然前端时间我哥哥掀起了一场风暴,但是那个。动作干的不是那么彻底,现阶段我哥哥要有其他的动作,主要关于招商引资这个方面。所谓明枪好躲暗箭难防,这个就是我这次来的目的,怎么样,老爷。我们可以谈谈吗?”

“哦,说说看!”

第三百零二章

“呵呵,这个倒是不忙。沈少,如果不介意的话我这个糟老头子能不能知道一些事情,说起来我对你来找我们还是感觉有些疑惑,相对的来说我们只是底层的人员,跟你这样高高在上的人没有办法相提并论,我很不解呀!”

看着沈浪抬手指向天空,老爷子微微的点点头。但是沈浪的话并没有说完,“当然了这个都是所谓的江湖路数,如果说还有一个可以了解城市动向的人,那个就是公家的部门了,可是那个里面涉及的政治关系太复杂,我不想掺和进去,虽然说我不惧怕他们,不管是从什么方面来说。”

沈浪微微的伸了一下自己的手,“行了,我知道了,你把他们的名字给我写出来,我去调查一下,还有当初的时候有没有留下什么证据,你老放心,这个证据我不要,我只是需要在适当的时候你把这个证据拿出来,还有就是你老需要一个什么结果,这个我需要知道,你需要标明你的态度。”…,

严冷听到这四个人的名字也都是一愣,口气也是变得非常严肃,“沈司长,你可是要为你说的话负责任的,如果真要是关系到了人命,我们绝对不会姑息,可是如果这里面有其他的什么事情,这个会影响他们的政治仕途。所造成的结果是难以估计的。”

“那么严书记请稍等一下。”说完了以后沈浪稍微的用手捂了一下自己的手机,很是严肃的看着这对爷孙,“我现在正在给省政法委书记通话,我需要为我说的话负责,同时你们也需要为你们说的话负责,如果你们敢肯定的话,那么最晚今天晚上你们就会得到消息,我最后问一句,你们敢肯定吗?”。

齐妙的脸*有些发白,倒是老爷子用舌头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既然沈少你都已经找上门来了。我还有什么不敢说的,有什么不敢做的,我可以为我说的这个话负责,我用我们爷俩个人的命来陪着他们。”

沈浪点点头,直接的又把自己的手机放到了耳边的位置,“严书记,已经肯定了,这个事情我来作保!出了事情我来承担。”

齐妙看着自己的爷爷,这个时候沈浪已经被自己给送走了,自己又单独的返回来了,“爷爷,这个时候是不是有点太急躁了,这个沈浪真的就值得他们这么的相信吗?我们对于他还是处于一个非常模糊的状态当中,如果他反过来将我们一军呢?如果他是他们派过来的人呢?这些年这样的事情我们经历的不算少了。”…,

齐妙他们是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得到的消息,得到了消息以后他们虽然是一阵的狂喜,但还是有些保留,因为他们只是得到了那帮家伙被抓的消息,具体是因为什么原因现在还不得知,因为他们也不确定这个是不是沈浪故意设置出来的陷阱。“乔妙,你开车来接我,这个事情你就不要再掺和在其中了,我这个老家伙休息的时间也太长了,现在也该轮到我了。”

“爷爷,你的身体不太好,还是我来吧!”



分享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