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地板装修保护效果图

  • 时间:
  • 浏览:1155次
  • 来源:演示站

第八百六十三章

女子转过来重新的打量了一下沈浪,还别说刚才没有特别的注意,毕竟有保镖在前面挡着,现在突然之间的细看,还真的感觉极有味道,一个女子看男子有味道,就能说明沈浪给人的感觉是多么优异。

“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就算是你没有用眼晴去看,可是谁知道你的心里面又看了多少通?”女子说话很是干脆利落,给人一种利落飒爽的感觉,“我看你的这个保镖不错,经历过生死,身上面有一股淡淡的血腥气,是一个不错的角*,需要多少你开个价吧!我想这个钱我还是出的起。”

沈浪瞥了一眼,神情怎么说呢?看不出来不屑,但是那个冷漠的神态又恰恰给了人这样的感觉,而这个时候电梯己经打开了,沈浪迈着自己的步子走了出去,倒是女子看见离开的沈浪,脸*也是突变,还很少有人这么的不给自己面子。

等电梯的门重新关上了以后,这位大小姐的脸*也是有些发黑,“二子,给我查一查,这个家伙什么来头?在那个房间?”被叫做二子的那个家伙,听了以后也是咬了咬自己的后糟牙,很显然他也看出来了,这个年轻人貌似并不是特别的好对付,要知道就算是大小姐的身边也设有那样的保镖。

不过没有多长时间,二子就把事情打探的差不多了,来到了大小姐的身边以后,也是低声的说道:“大小姐,楼下省委组织部的王欣、省厅的王亮还有省委的古晨邀请的客人,看那个样子来头很是不小,咱们要是就这么的过去,有些太不给面子了,王亮和古晨他们两个人好摆平,都是省内的,可是王欣就不一样了。”

“哦,要是这样的话那就更应该见识见识了,不过我听闻王欣这个家伙去了京里面,什么时候回来的?”看见这位大小姐起意,二子也是有些惊慌失*,他们三个人可没有一个好惹的,王亮和古晨两个人的家庭背景非常的深厚,王欣虽然刚刚的调任上来,但是这么的年轻就身居高位,而且王亮和古晨两个人还如影相随,恐怕这个背景更是非同小可。

“玉蝉,什么时候来的?”人样当中的一个年轻人跟众人打了一个招呼以后,也是直奔这位大小姐而来,看他的样子就知道恐怕对于这个女孩子有着相当重的爱慕之心,后面的这些人也是走过来打了一个招呼,很快的就又消失了。

王亮的脸*有些不太好看了,妈的,这个完全就是在打自己的脸呀!而且看王大少和古晨两个人的脸*,也是相当的不好看,倒是旁边的沈浪很是自然的样子,却也放下了手中的酒杯,但是那个目光也是往门口的方向看去。

王欣对王亮示意了一下子,因为坐在门口的那个保镖根本就没有开门的意思,他只是对沈浪负责,其他人跟他也没有任何的关系,走过来的王亮也是特意的看了一眼,但是没有想到这个保镖对于自己跟本就没有任何的理会。

不过门口的那位踹门踹的太过瘾了,连王亮过来开门的声音都没有听见,一心的注意力全部的都放在了陈玉婵的身上,这个时候正在献媚呢!就在王亮把门打开的同时,一脚也是突然的踹了进去,门本来就是向里面开的,这一下正好顺了力道,开门的王亮也没有太多的注意,加上这一脚的力道也是相当的大。

整个门板迎面扑来,王亮跟本就没有任何的准备,倒是站在那里的保镖,看到突如其来的门板,往前走了一步,轻轻的用手拍了一下,声音很是沉闷,但是门却停留在了那里,王亮往后退了一步,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那个门刚才都已经贴到自己的鼻子上了,要不是那个保镖推了一掌的话,自己的鼻梁说不定都撞断了。

王亮这个时候心里面也是真的来了火气了,自己倒是想看看外面究竟是谁,竟然这么的嚣张,这也太不把自己放在眼里面了。而刚才站在门口的那位保镖拍的这一掌,也是让踹门的这位公子哥的腿被重重的撞了一下,好在这个下盘功夫不错,不然的话这一下子不仅仅是往后倒去这么的简单,甚至这个腿都会受仿。

“好身手。”听着这个略显熟悉的声音,王亮也是把门给拉开了,看着外面站着的几个人,王亮的脸*也是有些难堪,蒋子玉看着开门的王亮,心中也是一惊,自己还真的就没有想到开门的竟然会是他。不过王亮这个时候却没有功夫去搭理他,脸上面露出来淡淡的笑容,笑容里面也还是带着丝丝的惊惧,“陈头。”

而坐在那里的沈浪,只是眨了眨自己的眼睛,拿起来桌子上面的香烟自顾的点燃,虽然刚才在电梯里面有过一丝的摩擦,但是不至于直接的打上门来吧!这个不是不给自己面子,而是不给王欣、王亮和古晨他们三个人面子,要知道他们三个人虽然很是年轻,但是在省委的各个部门也是坐在要害的位置上面,这个事情绝对不是找麻烦这么的简单。

蒋子玉大样大样的走了进来,可是等看请楚房间里面的这些人以后,脸*也是突变,很显然这些人的分量超乎了自己的想象,自己倒不是怕他们,但是惹到这三个家伙还是会非常麻烦的,自己现在也是有些后悔,刚才的事情有些莽撞了,但是现在就算是想退出去恐怕也不可能了,只能硬着自己的头度上了。,

自己跟这位大小姐见过的次数不少,大家的交情平淡如水,没有什么深入的接触,但是也没有什么交恶的地方,但是这位大小姐现在突然的闯将进来,还摆出来这样的一副架势,要说是针对自己的,王欣是绝对不相信的,但是沈浪在座,自己又不能不站起来,规在沈浪给了自己这个台阶,自己当然不会拒绝了,一切还是看看再说。

场面一下子的就静了下来,沈浪他们几个人没有说话的意思,而陈玉婵他们这些人是贸然闯进来的,还想等着沈浪他们发怒呢!结果沈浪和王欣等人默不作声,一时之间也是让陈玉婵等人有些不知所措。倒是蒋子玉看到这个场景的时候,也是突然的一笑,“王处长,大驾光临,怎么也不招呼一声。”

王欣先是看了一眼沈浪,随即才微微的点了一下头,“蒋大少,知道的以为你是来捧场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过来砸场子的,这个门被你敲得好像战鼓一样,我来这里是请客吃饭的,可不是摆擂台的。”

蒋子玉看向了站在自己身边的那位大小姐,行了,我的大小姐,台阶我都已经给你了,还是趁着这个台阶赴紧下来吧!虽然我不俱怕这几位,但是这几位也不是那么好惹的,更何况今天的这个事情是我们有错在先,人家招待客人,吃的好好的,可是我们突然进来把场子给砸了,真的要是计较起来的话,麻烦肯定不小。

“宾客来至,美酒一碗,请。”说完了以后,就看见陈玉婵端起来那个大碗,咚咚咚的就灌了下去,喝完了以后把碗竖立过来正对着沈浪,脸上面没有任何的变化,看那个意思好像不是在喝酒,就算是喝水恐怕也没有这么的痛快,但是却非常的豪爽。

沈浪看了一下自己面前的那个酒碗,接着看了看王欣,随即才把目光放在了依旧站在自己面前的陈玉婵身上,“豪爽是豪爽,但是我有一个问题呀!我们素未平生,你们砸门而入,我要是喝了这碗酒算什么意思呢?”

“我这个人一向的宗旨都是面子是自己争回来的,你想让我给你这个面子,可以,攀一攀交情也不是不可以,请吧!”说完了以后,也是看向了陈玉婵,“怎么,不给这个面子?”态度虽然不是很嚣张,但是能看的出来,情形并不是特别的好,而这个时候还是那名保镖,走到了门口的位置,把门重新的给插上了。

这个倒是真的让陈玉婵吃惊了,在自己看来自己挟持了王欣,就算是这位不说一声,至少也应该有所表示才对,只要服了这个软,自己就把这个事情给揭过去,但是没有想到这位竞然来了这么一手,陈玉蝉也是心里面有些不爽,手下这个劲头就没有了太多的控制。

看到王欣的这个样子,蒋子玉的心里面就是一沉,坏了,这个事情到现在为止是彻底的坏菜了,没有比这个更坏的结果了。这位大小姐做的太过分了,不管先前的时候自己做的怎么错了,人家都没有翻脸。

王欣并没有去看陈玉婵,同样的王亮和古晨也没有去看,三个人的脸*都是相当的不好看,你是大小姐这个不假,平时的时候大家也是得过且过,至少这个面子上谁都过的去,但是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太打脸了,甚至把三个人裤子都给拔了,让屁股都显露了出来。

陈玉婵也知道自己的这个事情做得有些急躁了,自己也不是故意的,当时的时候也没有想到用劲竟然会这么的大,而王欣竟然忍到了那个程度竟然也没有任何的呻吟,所以一切的一切都出乎了自己的所料。

道歉?陈玉婵还真的就没有想过,既然得罪那就得罪了,又不是得罪不起。看到这个场景的时候,沈浪也是耸了一下自己的肩头,“大少,看来今天这顿接风洗尘宴算是砸了,我长这么大还从来都没有遭受过如此的待遇,今天真的算是开了眼界,看来回去以后应该好好的汇报一番,需要整治了。”

“三少,王处,今天的事情小弟多有得罪,我也不想请求原谅,但是希望三少和王处给我一个机会。”说话的时候,蒋子玉也用很是真诚的目光看着两个人,陈大小姐可以得罪他们两个人,这个无所谓,但是自己不想惹这样的后患,在背后好像毒蛇一样的盯着自己,稍有不慎就会被一击致命,自己玩不起。

看着倒下去的这个家伙,沈浪也是眨了眨自己的眼睛,这个是酒,又不是药,至于这么快的就倒下吗?喷了这个的确是有可能,但是以这样的方式到了下去,还真的是挺有意思的,这个家伙还真的不可以小觑,从刚才他进来以后的表现,以及对王欣这些人的态度,到事发以后的这个动作,都充分的说明了这一切。

反反复复都是他,好人是他,坏人也是他,把陈大小姐得罪的是他,让陈大小姐难看的是他,可是陈大小姐下这个台阶的依旧还是他安排出来的,这个家伙还不是一般的让人感觉可怕,就冲着这个简简单单的事情就能看出来一二。

既然大家都重新的坐了下来,古晨也是把每个人的酒杯都给满上了,倒不是没有服务生,而是这个场合让服务生进来现在有些不太合适。酒杯并不是很大,陈玉婵也是举起来手中的酒杯,当仁不让的说道,“今天本来是过来看一看,但是没曾想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误会,这一杯我先干为敬。”说完了以后,一杯酒嘛溜的就下去了。

至于第三杯当然就轮到王欣了,稍微的点了一下刚才的事情,大家一笑而过,三杯酒这一过,大家才拿起来筷子,沈浪倒是很无所谓,但是坐在这个桌子上面的其他人就都不是这个样子了,特别是陈大小姐,满脸都是红的,那个样子跟关公都快有的一比了。

本来来这里是有其他目的的,但是现在被沈浪这么一闹,加上这么多酒水灌下去,能不被沈浪给套出来这个话就已经是不容易了,想要套人家的话,这个事情想都不要想了,而且自己的反应也开始有些缓慢,很显然喝下去的酒有些多,而且还空腹,自己有些晕的感觉了。

但是自己现在就说撤了,显然是不合时宜的。而这个时候沈浪倒是来了兴趣,一杯接着一杯的往下灌,看那个意思就好像几十年没有喝酒的酒鬼一样,但虽然是喝了这么多,可是沈浪依旧很是清醒,不管是动作、表情还有说话,一点都不失态,非常的正常,现在坐在一边的陈大小姐也是终于的明白过来,自己想要玩人家一手,但是却不想被人家给玩了。

一顿接风宴下来,沈浪喝的非常尽兴,不过桌子上面的其他几位就不好说了,虽然意识都还是清醒的,但是那个身体多少都是有些不受控制,好在楼上面就是酒店,倒是非常的方便,但这几个人只有沈浪自己还可能正常的行走,好像没事人一样,其他人吗?就差距的太悬殊了,甚至那位陈大小姐都快要钻到桌子底下了,实在是这两条腿有些不听使唤。

“大少。”在私下的场合,两个人一直都是这么的称呼着王欣,这个时候两个人坐在饭桌上面正喝着粥呢虽然已经清醒了过来,但是依旧有些难受的感觉,听闻陈大小姐住进医院的时候,两个人好悬没有把嘴里面的东西给喷出来,“太阳的,这位三少是不是也太狠了,就这么的把这位陈大小姐给弄了进去。”

王欣给自己点了一个香烟,他的烟瘾并不是很重,属于可有可无的那种类型,喜欢的时候一天一盒也行,不喜欢的时候一个月也未见得能抽上一盒,但是现在却想给自己点上一根,“我想你们现在多少也明白了一些,得罪了这位三少,就算是不死,也得让你脱层皮,昨天晚上那位陈大小姐,可是够不给面子的。”

一句话说出来,王亮和古晨两个人立刻的感觉自己脖子有些发凉,甚至不由自主的往后面摸了一把,然后打了一个哆嗦。“三少,这一次的事情三少究竟是什么态度呀还有就是调查组什么时候回到?”

“三少的态度我大约知道一点,但是我不敢说。”王欣非常的谨慎,这个事情可事关其他的方面,自己还是留点余地比较的好,“至于调查组的事情,后天吧不过调查组来这里只是做做样子而已,省里面想必对于这个事情已经有了安排,至于究竟回到什么程度,就看这位三少的掌控手段了。”

在王欣他们三个人在喝粥的时候,陈大小姐也是终于的清醒了过来,但是脸*很是惨淡,跟白*的墙壁有的一拼,根本就看不出来任何的血*。躺在病床上面,陈玉婵仔细的想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

第八百六十五章

但是让自己现在去找沈浪的麻烦,还真的就不行,不是不敢,而是因为现在去找沈浪的麻烦,就有点恩将仇报的意思在其中了,被人收拾的这么凄惨,但是又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对于陈玉婵这个大小姐来说,别提有多么的难受了,本来就点憋气,越想这个火气也是越大,就感觉这个身体好像火炉一样,要是在继续下去的话,真的就要炸开了。

看着病房里面走进来的几个人,陈玉婵只是眨了眨自己的眼睛,站在床头的老人也没有回头,但是跟在后面的人都是悄然的离开了,顺手还把门给关上了。陈玉婵看着自己的父亲,半天以后才哼了一声,“这个家伙很是不好对付,看着年纪相仿,但应该比我大,可绝对不会大的太多,但是为人很难被掌控,那个心思也是很难被猜透,我昨天晚上的时候骑虎难下,被他整治的非常惨,一旦被这小家伙火抓住了机会,他的反应会超乎所有人的想象,快捷、凶猛,根木就不给人任何反应的时间,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也基本上是曲终人散。”

“哦,看来你对他的评价很高,这可不太多见。”长在床前的老者看着陈玉婵的脸,很是关切的说道,“既然当时已经出现了那种情况,何必还要强逼着自己,把自己给弄到了医院里面,这小要是让你妈知道了,我想这个月恐怕不用上床了。”

就在说话的时候,就听见门口的位置传来一阵很是急迫的脚步声,随后那个门也不知道是被踹开的,还并用力太猛给撞开的,一个中年女子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看着床上面的陈玉婵,也是一过子的就扑了过去,“那个混球敢欺负我的女儿,我看他是不想活了,老娘就算是不活劈了这小子,也要把他的蛋蛋给打出来。”

站在旁边的陈林看着自己的妻子,用手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对于自己的妻子,自己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这个可能也是武术世家的通病了,遇到了什么事情,事先想到的都是以武力来解决问题,至于其他问题等打过了以后再说,自己的女儿也有这方面的毛病,不过跟她这个极品妈妈相比,还是沉稳了不少。

也就是这个人有点风风火火的,,都已经这么大的年纪了,竟然还不服老,不过还别说她手下的那个*经营的还真的就比较有特*,老实说自己当初的时候还真的就不太看好,但是没有想到,她也没有靠自己,硬生生的闯荡了出来,连自己心里面也要伸出大拇指。,



分享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