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装修木地板大地然

  • 时间:
  • 浏览:1155次
  • 来源:演示站

“赶紧那儿凉快给我躲哪儿去,也懒得罚你的工资了,给我打扫两个星期的厕所,以观后效。”说完了以后,姜少凡又是琢磨了一阵,“师叔送了我一箱酒,这玩意我可得好好的显摆一下,算起来貌似我今天晚上还赚了不少,你先别尼玛的去给我扫厕所,省的把我师叔熏到,我进去探一探我师叔的口风,看你今天的运气好不好了。

.

.m]

..

第七百零三章

姜少凡这个时候也是站了起来,对那个女孩子打了一个招呼,等女孩子来到跟前的时候,也是对她使了一个颜sè,“陶璐,叫师叔。”女孩子看着年轻的沈浪,倒是很大方得体的叫了一声师叔,看的沈浪也是对姜少凡摇头不已,这个家伙是不是也太当做一回事情了。

“不见得吧”看来陶璐对自己的表姐夫还是有着一定的信心。倒是姜少凡没有好气的哼了一声,“还不见得,还吧应龙见了师叔也得毕恭毕敬的叫一声师叔的,他可是老爷子的关门弟子,得了,说其他的你也不明白,直接告诉你他的名字,他就是沈浪,那位在圈子里面威名赫赫的三少,这下子知道了吧”

好半天的时间,陶璐都没有反应过来,姜少凡看着她的那个模样,也是嘿嘿的笑了起来,就好像自己真的害她一样,这下子知道自己的厉害了吧倒是在房间里面,沈浪跟几位老下属正相谈甚欢,现在已经不是在工作组里面了,所有有些话也不用那么的避讳。

一直等到晚上十点多钟以后,大家才准备从这里撤离,临走的时候,姜少凡也是带着自己的女朋友亲自的送了出来,直到沈浪的那个车开出去很远,两个人还是驻足在那里。

至此整个工作组的事情就算是落下帷幕了,沈浪已经不可能继续的参与进去,虽然这个方面的消息沈浪可以一手的掌控,但是这个已经没有太多的意义了,沈浪安心的留在党校这边,当他的助教,研究自己博士的课题,非常的安静。

倒是快临近年末的时候,吴超又一次的拜访了沈浪,看他的那个兴致貌似ting高昂的,究竟是不是因为沈浪的原因,这个自然不言而喻。江浙财团那边的款项可以说是一分不少的全部的都返还了回来,速度之快出乎了很多人的预料,吴超虽然不是其中最直接的参与者,但是在这个事情上面还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而这一次的事情,多少也是让四九城的这些公子哥们重新的认识了一下吴超,这个家伙悄无声息的来了,竟然做了这么大的一件事情,并且还成功了,看来需要重新的审视一下这位即将迈入四九城的太子党了,至于最后是朋友还是敌人,这个需要时间来考验了,不过跟这样的人成为敌人,貌似不会是一件非常令人愉悦的事情。,

“三少。”吴超对于沈浪在这样的地方会见自己有些奇特的感觉,要知道这里的公众人物非常的多,自己这一刻进来,说不准下一刻的时候自己和沈浪会面的消息就会传遍四九城,对于自己来说,这样的影响好坏难以评说,不过既然已经来了这里,那么这个事情就暂时的放置一边好了,看看这位三少怎么说。

沈浪直接的就摇头拒绝了,先不说这个钱究竟多少,主要是这个钱可不是那么的好拿,拿在手里面会非常的麻烦,更何况钱这个东西对于自己来说并没有任何的意义,只是一堆数字而已,自己何必给自己找这样的麻烦呢?得不偿失呀

“吴少,我想你可能理解的有些错。”这个时候,沈浪的声音也是有些低沉,自己倒是不介意在这个时候给吴超一些压力,至少自己现在在他的面前有这个资格,也有这个能力,“我想这个事情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而且从我的角度来看,我还是觉得这个事情有些欠妥,所谓无功不受禄。”

吴超正视的看着沈浪,其实在自己的理解当中虽然这笔钱相对的来说是一笔巨额的款项,但那个也只是相对于其他人来说的,对于沈浪来说根本就是九牛一毛,他是真的不放在眼里面,如果换成自己是沈浪的话,自己也不会收下这笔钱,虽然不见得会有多大的麻烦,但对于自己的名声来说始终是一个不小的影响,或者更确切的说,对日后始终会有所影响的。

但就算是这个样子,吴超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努力一把,沈浪不会收下这笔钱,但如果把这笔钱换成其他的东西呢?比如古董,比如地产等等,自己可是听说三少在古董方面有着比较深厚的研究,为此自己也是特地的去借了几样东西过来,看来自己的担心真的是成行了,好在自己留了一手。

沈浪用手蹭了一下自己的眉头,看着吴超呵呵的笑了起来,“盛情难却,但是在这里我需要说一句,我这个人不太喜欢欠别人的人情,人情债是最难还的东西,而且这一次江浙财团能取得这么大的收益,完全是他们眼光的问题,我只是负责在其中操作而已,大家各取所需,我已经拿到了应该属于我的那一部分。”

“三少你的意思是?”

“东西我可以收下,但是我希望换成另外的一种方式收下,如果你感觉为难的话那就算了,就当我没有说过这个事情。”沈浪虽然没有把这个话给说透了,但是吴超应该明白自己所表达的究竟是什么意思,吴超听了沈浪的这个说法以后,也是微微的皱了一下自己的眉头,很显然沈浪的这个办法对于自己来说并不是最满意的结果。

沈浪略有深意的说道,随后也是举了一下自己手中的酒杯,灯光的照射让酒杯当中的酒水显示了很是mi离的sè彩来,吴超也是微微的愣了一下,随后神sè有些冷淡的询问说道:“三少,这个算是警告呢?还是指点?”

“随意你怎么想,你要觉得这个是一个警告的话,也无不可,毕竟你我的年纪都很相当,指点这个算不上。”说完了以后,沈浪也是酒杯放置在桌子上面,“对了,回去的时候替我问候一下吴叔叔,替我问候吴叔叔身体安好。”

吴超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沈浪的这个话让自己有些憋屈的感觉,自己把目光对准了沈浪,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个家伙根本就没有接招,而是虚晃一枪,直接的就把目标放在了自己父亲的身上,这口气多少让自己有些眼前发黑的感觉,因为这个话所表示的意图很是明显,自己还不在他沈浪的眼睛里面。

“呵呵。”吴超也是尴尬的一笑,这个沈浪是不是说的也太直接了一下,这样的说话方式还真的让人有点接受不了的感觉。看着吴超的样子,沈浪倒是没有太多的感觉,确切的说来,这个吴超跟自己并不算是什么朋友,自己跟他接触了几次,给自己感觉两个人成为朋友的可能xing小之又小。

从另外的一方面来说,自己并不想跟他纠葛的太深,从这次的事情就能看的出来,他并不是一个非常好想与的人,先前的低调和隐忍只不过是因为吴叔叔还没有走上那个位置而已,但是在这一次的事情上面,这个家伙早某些方面已经把自己表lu无遗了,这个也促使了沈浪更不太想去接触,会给自己惹出来不小的麻烦。

看着离去的吴超,沈浪脸上面也是lu出来丝丝的笑意,事情的结果很是简单,沈浪收下了吴超代其他人送来的礼物,只不过这个收下的方式有些不太一样而已,至于其他的方面嘛?还都在沈浪的掌控之中,对于这个结果沈浪可谓是相当的满意,至于吴超会不会满意呢?六七十分左右吧当然了这个是沈浪的猜测而已,具体会不会这个样子,这个只能去问吴超本人了。

不过在沈浪还没有离开的时候,门口又一次的传来了敲门的声音,随后就看见余小天悄然的从外面走了进来,看着余小天的样子,沈浪也是翘了一下自己的嘴角,“怎么?吴大公子没给你这个面子?”

余小天神sè古怪的看了一眼沈浪,随后苦笑了一下,“这个话倒也不能这么的说,只不过没有想到吴少的架子竟然这么的大,算了,不说他了,三少,小姨让我邀请你过去坐一会,她有些事情想要跟你商议一下,本来小姨是亲自来邀请你的,不想过来的时候,正好碰上几位重量级的客人,所以好像三少你多担待一下。”

沈浪看着余小天,这个家伙可是够圆滑的,对于刚才吴超的事情基本上是只字不漏,但是却又偏偏在表情上面有所显lu,虽然只是转瞬即逝,但是却特意的让沈浪看了一个清楚,等沈浪问出来了以后,偏偏又把这个事情给遮掩了过去,对于是不是给自己设置了一个小陷阱,沈浪倒不是特别的在意,但是这份灵动让沈浪非常的欣赏。,

沈浪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余小天,自己还真的没有想到余小天说出来的竟然是这个事情,“这个话我应该怎么来理解?”

“三少。”余小天邀请沈浪重新的做了下来,毕竟小姨那里还需要一段时间,自己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把事情说一下,谁知道下一次碰见沈浪会是什么时候,“三少,能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他们喝的东西无所谓价钱,只在乎一个所谓的品味和地位而已,都说拉菲82或者是61的很好,但是存世的才有多少呀”

“让三少你见笑了,我考察过法国的酒庄,中国内地虽然说有不少的酒代,但是很多都是挂着羊头卖狗肉,真正法国庄园所出产的红酒和白葡萄酒很少流入中国内地,我们需要找一家固定和高质量的酒水提供商,三少你的那个庄园非常的有吸引力。”

“其他的原因呢?”

沈浪笑了一下,“庄园虽然是我的,但我不怎么经手呀这样吧你去找一下侯山,他原来的时候管理着这个方面的事情。”

“谢谢三少。”

.

.m]

..

第七百零四章

余xiǎo天陪着自己聊了不短的时间,杨悠然才从外面走了进来,看着站起来的两个人也是微微的摆了一下自己的手,随后笑着的说道:“xiǎolàng,你可是有一段时间没有光临这里了,是不是对这里有什么意见和想法呀还是说家里面就真的管的太严了。”

“xiǎo姨你说笑了,主要是没有太多的时间,闲暇的时候来这里坐一坐无妨,妙妙也是很通情达理的,但是事情真的太多了,还请xiǎo姨你见谅。”

余xiǎo天并没有跟着一起坐下,而是打了一个招呼以后找个理由就出了房间,这样的事情自己还是不要掺和的好,等房间的mén关上了以后,杨悠然看了一下桌子上面的酒水,微微的就是一笑,“咱们这位吴大公子可是够厉害的,为人在学习班的这段时间可谓相当的低调,但是在这段时间里面做事情却是异常的高调,可谓好好的给四九城的这些太子党们上了一课,以后可有得热闹了。”

“xiǎo姨,我只不过是一个xiǎoxiǎo的党校助教而已,原来的时候还有一个工作组的大帽子在脑袋上面顶着,虽然不见得遮风遮雨,但至少也可以装模作样,现在什么都没有剩下,所以还是老实一点的好,更何况我和吴超两个人平辈论jiāo,这样在他人的背后搬nong是非,总归有些不太好,xiǎo姨你说是吧”

杨悠然虽然面带笑意,但是心里面却是暗暗的骂了一句,这个滑头,上来以后先把自己摆在一个比较高的位置上面,然后又说出来这样的一番话,让自己上上不去,下下不来,还真的有点不太好对付呀可以说吴超的这个话题已经彻底的死了,如果还在沈làng的面前说这个事情,那么就显得自己有些下层了。

不要说四九城之内的这些公子哥们,但凡国内大大xiǎoxiǎo的公子哥自己基本上都见识过,鼻涕嘴歪的不在少数,让人蛋疼的也不在少数,但是修炼到沈làng这种程度的可谓少之又少,甚至可谓巨无仅有,要知道他现在才不过刚三十出头罢了。

面对着略有深意的问话,沈làng倒是歪动了一下自己的脖子,“xiǎo姨,柳爷爷倒是去过别墅,家里面有几件藏品柳爷爷非常的有兴趣,所以一同的去鉴赏了一下,不曾想xiǎo姨你的消息这么的灵通,看来以后做什么事情需要防备一些了。”

什么都没有试探出来,相反还被沈làng给将了一军,看来这个家伙还是满谨慎的吗?要是换成其他人的话,自己倒是不太介意继续的深探一下,但是他毕竟是心心的师傅,还叫了自己xiǎo声xiǎo姨,如果用其他的手段,很容易适得其反的。

如果是其他人的话,杨悠然说不定真的就翻脸了,在四九城这样想的人恐怕不占少数,但是还没有谁敢当着自己的面如此的对待自己,可是眼前的这个xiǎo家伙有这个能力,他背后的政治能量和关系绝对能够跟自己和姐夫两个人相提并论,还有就是钱财方面,现在谁也说不准这个xiǎo家伙究竟有多少的财产,那个可不是一个天文数字这么的简单。

这些年过来了,倒也不是没有人想要打沈làng的注意,但是却始终有那么一点老虎咬王八,无处下口的感觉,想要去动手敲点一下沈làng,无非就是先要让沈làng自己luàn起来,可是大家在沈làng的沈làng的身上挖掘了一番以后才有些悲哀的发现,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让沈làngluàn起来,因为他们根本就做不到所谓掐断沈làng的经济来源。



分享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