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巴佛装修日记木地板

  • 时间:
  • 浏览:1155次
  • 来源:演示站

但是前面的那个家伙真的是太厉害了,让他们这些在战场上面历练过多少次的人没有一点预兆的就被地雷给炸了,随后就警告似的炸了一颗地雷,接着又是这三枪,他们这些人虽然是身经百战,但是这个时候也是被老老实实的给摁在了这个地方,根本就不敢有其他的任何动作,前面的人真的是太彪悍了。

倒是后面已经清剿完毕的小队在听到这三声枪声以后,也都是微微的有些失神,他们能感觉出来这个枪声的大体方向,但是却不太好做具体的判断,这个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多少也是有些不可思议。

“派人绕过去,跟前面堵截的人接触一下,但是注意一点,不要去激怒他,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他现在对我们不会有太多的好感,如果接触不利,你们迅速的往山涧那面开赴,毕竟山涧的人比较的少,谁也不能保证前面的那些家伙会不会孤注一掷。”

看着自己身边大狗摇摆的尾巴,沈浪好像明白了什么一样,顺着它尾巴的方向看了过去,等了不长的时间,就看见又是一个四人的小队,正小心翼翼的往这边搜索前进,看了他们服装还有动作,沈浪基本上就已经能确定他们是什么人了。

如果是平常的状况,他们这些人肯定不会警醒过来的,但是这一次沈浪虽然没有开枪的意思,但是却在这个简单的动作当中释放少许的杀气,没有两秒钟的时间,四人的小队很快的就警戒起来,每个人也都是找到了自己的隐蔽位置。直到这个时候沈浪才收回自己的枪口,微微拍了一下自己身边的大狗。

更让他们感觉好奇的是这只大狗竟然也不害怕,径直的走到了一个人的身前位置,咬着裤腿就要往外拽,看着这个情况,四个人相互的对视了一眼,被咬的那个人冒着自己的腰跟着大狗就走了出去,没有太远的距离就看见了正躺在那里的一个青年,大狗回来以后,也是老老实实的趴在了沈浪的身边位置,一动不动的。

“骆驼,猴子。”听到这两个名字以后,沈浪就摆了摆自己的手,“行了,说你们的目的吧不会是特意过来找我的吧没有踩到地雷也不知道你们的运气好,还是说你们都是一群傻大胆,我洗耳恭听。”

是不拿自己当做一回事情呢?还是太拿自己当做一回事情了?不过这个并没有占有沈浪太长的时间,就看见沈浪突然的转身,背包一瞬间也被转移到胸口的位置,背部着地,而后两条腿快速的蹬地,头部微微的抬起,整个就好像是一条蛇一样,警戒,但是快速的游动,很快沈浪就脱离了自己的位置,至于那条大狗则是倒退着往后走着,速度也是一点的都不慢。

不过大狗就没有那么的好运了,看着那个血淋淋的后腿,沈浪的怒火也是一下子的就起来了,大狗虽然伤得并不是很重,只不过被弹片挂了一下,但是这个可是自己师傅的宝贝,沈浪也是把自己伸手的背包给拽了过来。

你,我让你们也尝一尝被欺负究竟是什么味道,拽开了背包以后,沈浪伸进自己的手,而后自己的手就没有停止过,那个手雷就好像是不要钱一样,沈浪可是把前面九十度夹角的方向给炸了一个遍,有没有留下来什么死角自己不知道,但是背包里面的手雷已经去了一半了,看起来这个效果也是相当的不错。

追击沈浪的这些人也没有想到这个家伙沈浪竟然还携带了这么多的手雷,要知道平常任务的时候一个人带四五枚进攻性手雷就已经是相当的了不得了,可是这个家伙的手雷至少有几十颗,地雷、手雷还有枪械,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一个移动的军火库,真的不知道这个家伙究竟是怎么携带这么多的东西。

不过让他们更加惊惧的时候还在后面来着,沈浪从包裹里面拿出来一块油布,把十几个手雷装在了包裹里面,里面也是顺手的装了一些小石块,装置好了以后沈浪把油布裹紧,找了绳索绑上,放在手里面掂量了两下以后,沈浪直接的就拔掉漏在外面的一颗手雷保险,两步助跑,扔出去以后,沈浪也不敢含糊,抱住了大狗直接的就躲在了一颗大树暴露出来的树根下面,别没有炸到别人反而伤了自己,那样的话笑话就大了。

不过自己的怒火也随着那个丢弃出去的炸弹,消散的差不多了,感觉后面没有了什么人一样,沈浪也是迈着自己的步子向山涧的方向走去,毕竟自己可是答应了自己的老婆和孩子,自己要是不回去的话,还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担心呢

晚上九点多钟的时候,沈浪终于的赶了回来,不过自己可不敢贸然的就往里面闯去,谁知道那帮家伙看见了自己以后会是一个什么样子,真的要是给自己两枪,自己死的也是太怨了一些,也太不值得了,所以还是警告警告他们最好。

沈浪拍了一下大狗,让他叫了两声,等引起了里面那些人的注意以后,沈浪和大狗才缓缓的往山涧里面走去,一直走到门口的时候,才看见蜘蛛那些人,沈浪很是默然的从他们身边走了过去,一直等看见了院子里面的于清香等人,沈浪才露出来自己的笑容。

“仓房那边还有一些武器和弹药,或许对你们有点用处。”停顿了一段时间以后,沈浪还是说出来这句骆驼他们盼望已久的话来。

正在吃饭的沈浪微微的摇头,“已经到了现在了,跟你的关系应该已经是不太大了,这些人现在往这里冲更像是为了一种尊严,一种军人特有的尊严,这段时间他们就好像是一只被撵的四处乱窜的丧家犬一样,人员更是死伤惨重,虽然这里面有着其他不为人知的原因。本来他们有机会挣脱的,但是被却被人给算计了,这个陷阱的诱饵就是你,你就好像是那颗毒果实一样,看着是那么的鲜艳动人,但是隐藏在这个背后的却是会伤及到自身性命的毒液。”

“有没有这么的夸张?”

“一般个夸张吧其实这些人现在就算是想要跑也基本上跑不了了,还不如孤注一掷,置于死地而后生,人数还有武器弹药基本上都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只能是往绝路上面走,能走多远是多远,能杀一个是一个,人到了绝境的时候基本上都是这样的想法,没有太多的人会冷静下来,因为他冷静不下来,就好像你我冲动的时候一样,那种感觉是不顾一切的。”

“两回事情。”沈浪笑着的说道:“自己的老婆和孩子都在这里了,就算是一只软弱的兔子这个时候也要拼一下,更何况我还是一个人,这个跟冲动没有太大的关系,顶多就是有点愤怒罢了,而现在这个愤怒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不过倒也不是一点有兴趣的事情都没有,我现在倒是想见一见那位指挥官,看看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

“清香姐,你说的不会是李智龙吧”看见于清香微微的点头以后,苏妙妙也是常常的吸了一口气,“还真的是他呀我以前的时候听说过,不过大家都对他的事情很是忌讳,在小浪还没有进京之前他是一个比较风云的人物,后来因为其他的事情离开了京城,清香姐,你怎么就那么确定那个人是他呢?”

“李智龙,这个名字怎么听起来有些奇怪呢?还有他究竟是什么人?听你们的口气他应该也算是你们当中的人物,跟你们的关系很不好吗?这样的人倒是很少见,你们这个小圈圈的人,就算是有意见,平常的时候也会装作无事的人一样。”

“李爷爷”沈浪的脑海当中浮现出来一个熟悉的面孔,“后来呢?我想这个其中应该有很多的故事吧”

“这个家伙当初来的时候鼻涕嘴歪的,大家都有些瞧不上他,叫他土包子,平时的时候就拿他逗趣,后来这个家伙几乎是连本带利的都还了回来,当初的时候可是一点的都没有看出来,这个家伙年纪不大,但是做事情想的太深远,我们那些个大院子弟几乎没有是他的对手,好在这个家伙的人并不是很多,但就算是这样也被收拾的不轻,有的时候甚至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其智近似于妖,我感觉跟你不相上下。”,

不过不管外面打的究竟怎么激烈,沈浪一点都没有要出手的意思,只是悠闲的坐在房屋下面的躺椅上面,旁边的刘源倒是时不时的看向山涧口的方向,刚开始的时候刘源是有点兴奋,但是随着这个时间的推移,这个兴奋一点点的就化为焦躁了。

“三叔,这个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呀这个仗怎么打的这么墨迹,这个都多长的时间了,还这么的焦灼,这些人是不是也太废物了一些,拿着枪直接的就把这些人给突突了不就完事了吗?何必那么的麻烦?”

沈浪晃了晃躺椅,微微的一笑,“你以为打仗真的就跟看电影一样,上去一阵的突突就完事了吗?想的太简单了,这是一个异常困难的情况,双方就好像进入了一个拉锯战,彼此你死我活的,在没有占据绝对的火力支援的情况下,你想要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来绝大的代价,看着吧这个战斗还需要持续很长的时间。”

骆驼和蜘蛛两个人守卫在山顶的位置,昨天的时候早就已经准备好了掩体,除非有炮,不然的话基本上够不着,至于枪榴弹倒是可以打得到,但问题是下面猴子那些人会让他们靠的那么近吗?昨天晚上的时候他们可以连夜把掩体等等都给修好了,为此还跑了很长的一段距离搬运沙土和树木。

不过就算是这个样子,也够那帮家伙好好郁闷一会了,差不多两个小时的时间,这个枪声开始逐渐的消沉下来,直到这个时候,沈浪才对那边的刘源挥挥手,“你先进屋吧接下来这段时间就不要出来了,至于什么原因你也不用问了。”

“李智龙。”沈浪笑着的看了看这个人,“沈浪,不是我不想跟你握手,确切的说我对你这个人非常的有兴趣,只不过我老婆刚刚对我发了好大的一通脾气,更何况我还有一笔旧账没有跟你算清楚,这个握手也不是那么的着急?”

“于清香吗?”

不过这个倒也不是什么难事,仓房里面的帐篷不少,很快的就被搭建了起来,沈浪依旧坐在躺椅上面,咿呀的摇个不停,蜘蛛这个时候正在跟自己的队长汇报这两天的情况,也算是对这两天战况的一个总结。

不过就在会议刚刚接触不长的时间,就听见外面一阵的叫喊,随后有人也是怒气冲冲的掀开了帐篷的门帘走了进来,看着站在那里的李智龙,于清香哼了一声,“李智龙,果然是你这个家伙没有错,没有想到你竟然还有胆子来这里,这个算不算是自投罗网,你是让我自己过来让我收拾你一顿,还是让我过去收拾你一顿。”

“苏妙妙?”李智龙呆滞的看了一眼,随后好像想起来什么一样,看着李智龙的脸*,苏妙妙接着的说道:“我是沈浪的妻子,我们打算近期的时候办一下这个婚礼,没有想到在这里竟然会遇到老朋友,那就提前给你打一个招呼好了”

“怎么?你也是来兴师问罪的。”面对李智龙的挑衅,沈浪呵呵的一笑,“算是如此吧毕竟我的老婆和孩子受到了欺负,我作为一个男人一点表示都没有的话,会很丢面子的,我们打一场吧不管谁赢谁输,以前的事情一笔勾销。”

“是吗?看来我们真的有点冤家对头的意思呀”沈浪脸上面也是浮现出来古怪的微笑,“我学的比较杂,少林的功夫略有涉猎,并不是很精解,我的第一位师傅是赵逢春赵老爷子,我所传承的也是武当的功夫,难道骆驼没有告诉你吗?我可是在他的面前施展过黄泥掌的,没有想到他竟然这么的不识货。”

沈浪故作没有听明白这个话语里面的陷阱,这个家伙倒是很不好对付呀在事先的时候竟然摆了自己一道,不在意自己的身份说出来这样的话,难怪可以把于清香当做是自己的诱饵,这个家伙的骨子里面的性格还真的是如此。

“明天吧今天你也劳累了,给你一晚上休息的时间,希望明天你输了以后不要找其他的借口。”说完了以后沈浪也是站了起来,“对了,虽然我老婆不太喜欢你,但是我个人还是很欣赏你的,并不是谁都有着这样的勇气,但欣赏你跟揍你这个事情有着根本的区别,揍你的原因是因为你把我的老婆和孩子置于了危险当中,作为丈夫和父亲,我必须要这样的做,我不管你有其他的什么理由。”

第六百二十六章

早上天还没有亮的时候,李智龙也是被一阵的声音给惊醒了过来,等自己从帐篷里面出来的时候,却发现沈浪这个家伙正在调教一个小胖子,李智龙特意的看了一下自己手腕处的手表,发现现在才不过四点多钟而已。

沈浪哎呀的叫了一声,“忘了你们还在这里,要是这样的话还真的不太方便,算了,我们还是找其他的地方吧”李智龙哼笑了一下,“找其他的地方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带着这么一个小胖子算是怎么一回事情?”

“只是我个人的衣钵传人而已,我还有一个大徒弟,我曾经领着他去拜访过李爷爷,我跟李爷爷很是熟悉,但是却从来的没有听他说起过你来,不过说起来我好像想起来一件事情,我在李爷爷书房里面好像看过一对母子的照片,别说跟你还挺像的,应该就是你了吧看来李爷爷挺看重你的吗?还真没有看出来。”

李智龙脸颊的肌肉微微的耸动了几下,“我的事情跟你无关,你少管闲事,不然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沈浪也是没有好气的哼了一声,“我才懒得管你的闲事,那个是你的爷爷,他又不是我的爷爷,更何况李爷爷当初的时候还搜刮了我一次地皮,真够狠的,我差点都要去当裤子了,看来这笔账今天可以找你算清楚了。”

看着下去的蜘蛛等人,李智龙也是转了转自己的眼睛,“你很有钱吗?别说我瞧不起你们这些人,像是于清香那样的人不能说是凤毛麟角,但是也差不多了,其他人的人基本上都是一些将囊饭袋被刮了多少的地皮呀竟然都跑到我这里算账,虽然说父债子还这个事情天经地义,但是我也要看看够不够这个分量。”

“问李爷爷吧这样的事情跟你说没有太多的意思,这里是制高点,你选好位置了吗?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要动手了,昨天晚上的时候我老婆又一次的跟我说了这个事情,不好好的打你一顿,让你知道知道其中的厉害,我想她们是不会原谅我的,毕竟回去以后还要跟她们一起过日子的。”

从山涧下来以后,不长的时间三个人就先后的出了这个山涧,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三个人重新的走了回来,沈浪依旧还是那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但是李智龙走路的时候时不时的会呲牙裂嘴,看那个样子就知道肯定是被收拾的不轻。这个还并不是最可气的,可气的是跟在沈浪身边的这个死胖子。

这个早饭吃的并不算是非常的愉快,但好歹也算是比较的客气。李智龙倒是看见了沈浪的两个孩子,一个儿子和一个女人,长的都非常可人,让自己有些没有想到的时候这两个孩子竟然不是苏妙妙的,而且坐在那边的孙玉铎的,看着坐在这里的四个女人,李智龙甚至都有点头大的感觉,这个沈浪还真的是一个神人呀

找两个女孩子这个倒是没有什么,但是能让她们这么安稳的坐在这里,这个就有点不可思议了,更何况这几个女孩子的身份可都不是那么的简单,任意拿出来一个,也够大部分人吃上一壶的,可是竟然全部的都落在了沈浪的手里面,难以想象。



分享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