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房装修地板 兰州经销商

  • 时间:
  • 浏览:1155次
  • 来源:演示站

这螭虎的恐怖程度已经不能用变态来形容了,仅仅是用尾巴甩了一下老白,就将老白打成重伤,要是真的被螭虎给抓上一爪子,估计身体直接会被撕成两半的。【首发】而且我跟老白现在已经恢复到年轻的时候了,体力要比之前好上许多倍,可是还是这么的不堪一击。想到这里,我拿着匕首的手微微有些发抖,不过我还是强压着心里的恐惧感,将老白挡在身后,虎视眈眈的看着面前的螭虎。

可是螭虎始终在我面前不停地在地面上扒来扒去,没有要攻击我的意思,时不时还发出一声吼叫,有点像龙啸声,又有点像虎啸声,不过声音不是很大。

这螭虎好像意识到我要保护老白一样,忽然站起身来,在我面前来回走了两圈,晃了晃脑袋,朝后退了几步,干脆卧在地上。不过还是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估计是在找什么机会。

我送了一口气,连忙把老表扶坐起来,把了把老白的脉搏,脉象十分微弱,而且根据脉象判断,老白的内脏已经受了严重的伤。

这时老白的双眼微闭着,我将他眼皮翻开,就看到老白的眼珠子往上翻,一副不省人事的样子。

点完穴道以后,只能等老白先休息一段时间了,好在老白习武多年,身体的素质比较强,如果换做是我挨了那一尾巴,恐怕当时就毙命了。

这时候我回头看了看青铜门,门上原本的螭虎图案已经不见了,想不到这螭虎竟然不是刻上去的,而是被封印上去的,我的血刚好解开了封印。不过既然螭虎从青铜门上下来了,这青铜门想必就容易打开了,现在只有等老白赶快醒来。

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老白总算是打坐完毕,睁开眼睛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螭虎,说道:“看来这地宫确实是魂门的建造的,这螭虎不伤你,也是因为你身上有魂门血脉的缘故吧。”

我点了点头。

“把这螭虎做了吧?”老白很平淡的说道。

老白点了点头说道:“虽然你用血画了一条线,它不敢过来。可是佩兰说秦始皇的地宫有魂门门主在守着,如果魂门门主起了什么恶意,恐怕你身上的血也就不管用了。所以还是提前将这螭虎处理掉好。”

饕餮?难道老白要召唤饕餮?

不一会儿老白的整个上半身就变的通红通红,刚刚用匕首画的那个图案,也慢慢的愈合起来。老白睁开眼睛的时候,两只眼睛也变成了红*。这时候感觉到一股很强大的气息,从老白身上散发了出来。

本来在趴着睡觉的螭虎,好像也感受到了这股气息,忽然醒了过来,警惕的看着老白,发出一声吼叫。

“老白,小心!”我喊道。

老白随着螭虎前进了两步,直接用手摁在螭虎的脑袋上,可是老白的手还没碰到螭虎,螭虎的脑袋就被摁了下去。【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m】我仔细看了看才发现老白的手周围有一个爪子的虚影,摁在了螭虎的脑袋上。

“老白?你没事吧?”我喊了一句。

老白没有说话,摆了摆手,意思是让我站到一边去,我连忙朝旁边挪了过去。老白径直的走到青铜门前,伸出右手,只见那个爪子的虚影,迅速的朝青铜门戳了过去。接着爪子就抓进了青铜门内,虚影爪用力朝外一拉,整扇青铜门从石墙里被拉了出来,把石墙也给毁的差不多了。

接着老白拿着青铜门朝后一扔,青铜门就飞了出去,重重的砸进了一旁的黑*石墙内。然后老白身体周围的黑*虚影就不见了,身体也恢复了正常,眼睛的红光也慢慢淡了下去。

恢复正常以后,老白又盘坐在地上,看起来好像是又运了一会儿内功?随即睁开眼睛站起来对我说道:“走吧。”

“这螭虎不是这个空间的,饕餮碰到它身体的时候,它应该是有了什么感应,然后自己消失了,现在估计已经回去了吧。”老白说道。

老白微微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是禁术。”

“又是逆天的?”我问。

我笑了笑,在老白胸前打了一拳头说道:“杀人不过头点地,怕什么。大不了下辈子还做兄弟。”

“嗯?”

“为什么?”老白问。

“你学了爷爷的禁术吧?”

老白忽然笑了,笑的很邪气,说道:“好,那就一起魂飞魄散。”

“走吧,来都已经来了。”老白拍了拍我肩膀说道。

“那这里已经是秦始皇地宫内部了?”我问。

“应该是假的吧,你想啊要是真的水银,秦始皇怎么会活着?佩兰不是说了么,九幽寒泉,秦皇不眠。”

“进去看看不就什么都知道了。”老白说道。

“到了吧?”我问。

我连忙将耳朵也贴在白玉门上听了听,听到一阵很嘈杂的声音,好像有人在吆喝,而且还有马的声音。

老白摇了摇头说道:“不是幻觉,这道门也没有用道术封,打开看看吧。”说着老白就在白玉门上摸索了一会儿,找到了机关,轻轻一推,白玉门就打开了。

可是出现在我们面前并不是什么地宫,而是一家酒楼,古代的酒楼,酒楼里面坐着许多人,我们现在的位置在酒楼通往二楼台阶的后方。

老白用匕首在自己胳膊上划了一刀,蘸了点血,点在自己的额头上,摇了摇头说道:“不是幻觉,走,进去,小心点。”

于是我跟老白就走了进去,本来我跟老白打算出了酒楼看看,可是就在我们刚踏进酒楼的时候所有人都朝我们两个看了过来。我这时候才注意到那些人桌子上放到酒菜根本就没有人吃过,酒碗全是满的,饭菜也都没人碰过。

我小声在老白耳边说道:“老白,这些人都是死人。”

老白点了点头小声对我说道:“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史记上记载,秦始皇修建地宫,用了七十万人,这七十万人最后全死在地宫,他们无法投胎转世,干脆就在这里过起了和在人间一样的生活。你看,那些人都没有影子。”

我点点头,把匕首握在手里。

这时有一个中年人朝我们走了过来,看打扮,像是这酒楼的老板,中年人很惊讶的问道:“你们是活人?”然后又靠近了我们一些,用手碰了碰我的胳膊,摇了摇头说道:“不对,我们是碰不到活人的,这么说你们是死人?可是为什么会有影子?”

“秦始皇?你是说陛下吧?”中年人说道。

“陛下在阿房宫,你们进不去的?”

中年人摇了摇头说道:“多久了?记不得了,记不得了,十几万年?还是几十万年?太遥远了。”

卧槽!这货编瞎话的吧!秦朝到现在才两千多年!他们怎么可能在这里呆了十几万年!

“为什么进不去阿房宫?”老白又问道。

“秦大人在守着。”

酒店里的人也不追,快出酒楼的时候我听到中间人叹了一口气说道:“去吧,去吧,不管你们是谁,来到这里就再也出不去了。”



分享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