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肝*地板装修

  • 时间:
  • 浏览:1155次
  • 来源:演示站

又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时间,沈浪的手机突然的响了起来,接通了电话以后里面传出来很是喜悦的声音来,“三少。东西全部的都到手了,我跟少成还刻意的去了一趟临市,在那个临市的家里面逛了一圈,刚刚的出来,我们三个人装了满满一车的东西,按照你的意思准备离开了,少爷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强哥闪身出了门口,自己的身体靠在墙角的位置,长长的走廊灯火通明,但是却寂静无声,而沈浪则是和那位贺市长站在门口的走廊位置,沈浪并没有动自己身上的枪械,而是先紧了紧自己手上面的手套,然后双手抱胸看着还算是镇定的贺明辉说道:“不知道是你为人的问题,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竟然会有人想要你死,冲着我来是主要的,但是你也应该是一个捎带,这点应该不会错的。”…,

贺明辉这个时候倒也不是那么的紧张,而是死死的盯着沈浪,“你究竟是什么人,普通人绝对不会平白无故的调查张市长的事情,我的人早就跟我说过这个事情,也正是因为我一直的压着,所以这个事情才会拖了这么久,我现在唯一想不清楚的就是,你为什么要在这里拖这么长的时间,你肯定还有着其他的什么目的。”

沈浪倒是歪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呵呵。我说怎么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人动他们这帮家伙,原来是贺市长你暗中帮忙,我为什么不走自我我自己的道理,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既然你今天晚上能走进来,那个就说明你的心里面还是有底的,你自己好自为之吧!”说道这里的时候沈浪明显的停顿了一下子,“听说你三叔...,算了,这个事情还是不要说的好,反正说了你也不一定知道”

就在贺明辉还在考虑的时候,就听见砰的一声响,贺明辉下意识的就是蹲下自己的身子同时捂住自己的脑袋,这个是刚才沈浪交代的。倒是沈浪看着窗口的方向,脸上面冷冷的一笑,看着墙角边的椅子,沈浪用脚一挑,然后顺着的就是一丢,整个木头椅子一下子的就飞了过去。还带着呜呜的风声。

刚从窗口飞进来的这个人看着这个椅子倒也不是非常的惊慌,抬起来自己的胳膊肘护住自己脑袋的同时,又奋力的一磕,这个椅子凌空的就被解体了。沈浪看着这个姿势倒是难得的用欣赏的口吻赞叹了一句。

沈浪脸上面倒是一种无害的表情,笑眯眯的看着正站在哪里的两个人,对于门外的状况沈浪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理会,听声音就知道强哥也正在遛狗呢!属于边打边玩的那种类型,既然强哥玩的这么高兴,自己也不能太搅局了不是。

门打开了以后,就看见两个人被从门口的房间给扔了进来,接着强哥也从门外面走了进来,进来以后还刻意的晃动了两下自己的脖子,发出骨节的声音倒是很清脆,至于被扔进来的两个人。这个时候也是躺在从窗口那儿跳进来两个人的面前,就好像两条死狗一样,老老实实的趴在那里,也不知道是死还是活,不过应该不会死了,顶多就是晕了,要是死了的话也没有必要扔进来,何必费事呢!

“强哥,这个方面的人你应该很熟的才是。”

徐晓强盯着这四个人看了一会,“都是老虎的兵吧!我叫白蛇,见了你们的教官让他给我一个电话,就说我已经结婚了,儿子也要有了,让他这个干爹过来喝酒,现在没有什么事情,都赶快滚吧!他的,竟然学着为非作歹起来了,按照以往的性格,非把你们的脖子给你们折了不可。”

站在哪里的两个人听到白蛇这个名字的时候身子就是一愣,然后突然的就是一个立正,“报告长官,我们正在执行任务,说是一位市长被绑架了,我们就过来看看。其实我们这一次是过来给省武警做培训的,正好这里是一位战友的老家,所以特地的过来看看,没有想到会遇到这种状况,请首长和长官原谅。”说完了以后就是一个敬礼。

沈浪哼了一下自己的鼻子,“难怪,我还以为他们从哪儿找的人呢!强哥,你跟他们解释一下我先走了,等一会跟你会和,速度快一点,我怕他们会等不及的。”说完了以后沈浪就出了这个门口,也没有从走廊这儿走,而是直接的就从走廊的窗户跳了下去,然后小跑了两步来到了后墙这里,五六米高的大墙沈浪蹭蹭几步就上去了,趴着墙头看了两眼,一用力整个身子就翻了出去。

等了没有多长的时间,强哥也从这里翻了出来,因为现在天早就已经黑了,所以两个人也不是那么的显眼,两个人跑了一会以后就拐到了大街上面溜溜达达的走了起来,可是走了一段时间以后竟然找不到任何的出租车,对此沈浪表现的稍微有点郁闷,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今天真的闹的有点不太像话的缘故,大街上面现在基本上已经看不见什么人了,各个商家也都是关了各自的门,真的怀疑市里面都用了什么手段。

这个就算是想要买点吃的都没有地方,沈浪还真的就没有料到这一点,就在两个人还在蹉跎的时候,就看见一辆警车从后面跟了上来,还在老远的位置就开始对前面的沈浪和强哥两个人叫唤了起来,强哥抬头看了一下自己身边的少爷,沈浪也是耸了一下自己的肩头,“既然都已经是送到嘴边的肥肉了,那就别客气了,我们现在是要吃的没有吃的,要喝的没有喝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那就只能活该他们倒霉了。”

跟齐妙他们会合以后,看着这些个证据沈浪的脸上面也是露出来淡淡的冷笑,真的是好东西呀!看着这些东西还别说真的给自己很多很多的提示,这帮家伙的鬼点子真的是一个比一个多,一个比一个绝,真的是头顶生疮脚底冒脓,坏到骨子里面了。沈浪对此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让人把这些东西带了回去,至于接下来会是什么消息,自己已经管不着了。

“那就麻烦你了。”沈浪倒是没有任何犹豫的就坐在了车上,这个车行驶了差不多四十多分钟的时间才来到了这个地方,这里的一切还真的是很方便,因为前段时间光头在这里住着,所以一切都还非常的齐全,根本就没有来得及收拾。

自己现在躲在山上,至少可以瞒住很多人的眼睛,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哪里,关注什么事情,而自己也可以悄然的躲在背后的位置,这个也是沈浪比较喜欢的方式。

。,

第四百九十六章

法庭上面的人不能说是人潮人涌,但也把整个法庭都给坐满了,沈浪并不想让其他人认出来自己,毕竟自己在这里闹出来的事情不小。所以稍微的在自己的脸上化了妆,不过变化也并不是非常的大,也就是糊弄洋鬼子用的。听着上面的证词和审判,以及最后的结果,沈浪的眼睛里面闪现出来一丝的阴霾。还没有等这个结果完毕,沈浪猛的一下子就站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站起来的时候沈浪的椅子发出来很大的巨响,让在场的几乎所有人都向沈浪这里看了过来。

那边的徐晓强这个时候也是站了起来,脸上面露出来丝丝的冷笑,在所有的瞩目之下两个人从自己的位置离开,向门口的方向走去,倒是坐在这里一些人看着离开的两个人,犹豫了一下以后也是站了起来。开始朝门口的方向走去,很显然他们对这个审判的结果也不是非常的满意,太令人失望了,不过刚开始的时候领头的,他们也不想过于的突兀了,现在竟然有人站起来了,那么自己也就不需要继续的坐下来。

本来这里面就有很多人感觉不太公平,沈浪他们的这一离开更是成为了导火索,沈浪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警察,脸上面非常的冷漠,“滚开!”而这个时候徐晓强也是一只手伸向了自己上衣的兜里面,另外的一只手伸向了自己的后腰。把一把枪顶在这个人头上的同时,也把自己的证件给拿了出来,“隶属国务院办公厅,让开!否认以妨碍公务直接击毙。”

等沈浪出了这个门口的时候,远处已经开来了一行的车,今天可是有不少重量级的人物在这里,本来还以为没有什么事情呢!可是没有想到法庭宣判的时候竟然出了这样的事情,国务院办公厅的人竟然会出现在这里。所以听到了消息以后,几乎所有的人全部的都过来了,不赶过来也不行呀!官大一级压死人,更何况还是隶属国务院办公厅的人。

沈浪倒是停下来自己的脚步,“单独的跟我汇报?我好像没有那么大的身份。也不敢承你这么大的人情,你该找谁汇报还是找谁汇报吧!”说完了以后,沈浪则是上了等候哪里的车,车里面坐的正是杜少成和齐妙,强哥则是直接的来到了驾驶的位置,上了车以后就发动了车,没有多长的时间,这个车的身份就消失不见了。

看见沈浪离开了以后,刚才还站在哪里的中年人直接的就是一跺脚,下意识的就是掏自己的手机,这个时候自己已经顾及不到其他的状况了,别人不是很清楚,但是自己真的太清楚这位沈助理了,哪个可不是大少这么的简单,其家里面完全就可算得上是一个政治豪门,而他自己则是备受上层的青睐,仅此一点自己都吃不消。

倒是站在人群里面的贺明辉看见沈浪和徐晓强两个人的时候,也是张大了自己的嘴巴,虽然两个人有些掩饰,但是自己还是能看出来两个人正是天鹅宾馆里面的两个家伙,自己对他们的身份有过猜想,但没有想到自己的猜想却太低了,国务院办公厅的人,这个是不是也太夸张了一些,这个当然也包括了站在那边人群里面的光头,他这个时候完全就是呆滞了。

想了一会以后,杨庆华把自己的秘书给招了过来,“去看看沈浪是不是回来了,这个混小子现在肯定不会还在那个山沟里面窝着,不然的话绝对不会烧这一把无名火,要是他躲起来的话这把火烧得就没有任何意义了,这小子倒是真够聪明的。”

等沈浪刚刚的吃晚饭,就看见有人已经找到了这家饭店里面。没有办法,电话打不通,而上面又要求的这么紧迫,只能是过来找人了。这个事情也就能发生在这位三少的身上,其他人都怕找不到,而这位三少则是想当然,这个可能就是做人的差距了。对于来人沈浪自己并没有太多的表示,甚至连站起来都有点欠奉的感觉,只是嘀咕的说道:“出去一趟真的好累呀!浑身疲惫的,看来真要回家洗澡好好的睡上一觉。”

坐在沈浪对面的那个人也是淡然的一笑,“沈助理。书记让我通知你,明天上午的时候去他哪里报到,他说也就是坐了一趟飞机而已,还累不倒下你,如果你明天上午不到的话,他会亲自的敲你的脑袋瓜子,这个是原话。”

沈浪并没有跟强哥他们回别墅,而是回到了家里面,在回家之前沈浪还给自己的老哥打了一下电话,晚上的时候要是方便的话,他想跟自己的哥哥说一说自己下去的状况,不管这个对于自己老哥是不是有触动或者积极的影响,但是这个势必都会加深自己老哥的认知,这是沈浪所希望看到的,至于会不会有其他人不太满意,这个并不在沈浪的考虑范围之内,再说了管得着吗?而谁又敢管?

自己回来的时候只有保姆在家,自己的老爸和老妈都出去检查各自的工作去了,老姐现在跟那位楚舫姐夫打的那叫一个火热,弄得沈浪也是有些费解,他们两个人到底是怎么对上眼的,怎么看两个人的性格都不是那么的合适呀!不过自己这位未来的姐夫倒也是真的不含糊,虽然现在的那个项目还是处于一个基础的阶段,但是其展现出来的状况非常的值得称道,听闻自己的外公也是称赞不已,不过这个是自己老姐说的,自己还没有验证这个消息的准确性。

犹豫了一会以后沈正才看向了自己的弟弟,“小浪,从小长到这么的大,我发现你所有的行事手段都是以奇为主,不是说不好,但是带有着很大的偶然性和赌博性,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来评价你的运气,反正你的运气是相当的好,好的有的时候我都怀疑你是不是神仙上身了。我不否认这种行事手法的有效性,但是却不能认同这样的方法。”

沈正听了这个话以后也是双手抱在自己的胸前位置,他在仔细的琢磨着自己说的这个话,自己当初的时候是有过这个方面的怀疑,但是却找不到任何的证明。小浪应该不会跟自己说谎的,没有这个必要。要是真的按照他所说的来考虑,这个家伙的背后不会又隐藏了什么吧!怎么每一次自己拔掉他外衣的时候,都会发现自己其实剥掉的都是最浅薄的一层,其背后还是迷雾重重,让人根本就看不透。…,

不过等早上沈正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弟弟早就已经离开了,独自的吃着早饭沈正心里面也是有点感叹,自己的这个弟弟还真的是一个体力狂,就算是这么的形容也不足为过,这个家伙究竟哪里来的这么多精力和体力,这个是不是就是他不结婚不怎么找女朋友的原因?不过细细的想来这个又好像有点不太可能,真的要是说起来这个家伙的女朋友也不算少了。

杨庆华强忍着自己的怒火从桌子上面抽调出来一份文件,直接的就拍在了桌子上面,“你自己闹出来的事情你自己负责收拾,没有人会替你收拾这个烂摊子,要人没有,这些都是你自己去负责协调,时间不能超过两个月,如果没有什么不明白的话,赶紧给我滚,我现在一看见你这个脸我就生气。”

沈浪则是嘿嘿的坏笑了一下,“那我就不打扰杨爷爷你了,省得你看见我生气,不过老实说我真的不太喜欢杨爷爷你这个地方,太严肃了。”不过沈浪的话还没有说完,这个身子已经溜到了门口的位置,因为他已经看见杨爷爷的那个手有点抽动的迹象,自己还是赶紧跑吧!自己也不敢保证下一刻是不是会有东西平白无故的就飞到自己的身上。

。,

“呵呵,去见见那位贺市长吧!他应该已经得到了消息,我们要是今天晚上不露面的话,他恐怕都不用睡觉了,再说了当初的时候在天鹅宾馆的时候他还是暗地里面帮了我们很大的一个忙,如果没有他的帮忙我们还真的就争取不了那么多的时间,按照当时的情况来看肯定会是事成水火,那就更不妙了。现在回来了,至少也得感谢一下人家吧!”

强哥这个时候单独的从车上面走了下来,对贺明辉微微的点了一下头,本来沈浪只打算跟贺明辉单独的谈一谈就行了,可是没有想到他竟然带出来这么一大帮的人,自己是上差这个不假,但是自己还没有感觉自己就谱大到那个地步,所以也是从车上面走了下来,跟这些下来的这些人说了两句,随后就上了车离开了这里,没有握手,也没有深聊。

这个举动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些发傻,这个是什么意思,不满是肯定的了,要不然不会是这么一个样子,可是究竟因为什么就不太清楚了。倒是站立在哪里的贺明辉心里面都要恨死自己了,如果不是在场这么人的话,自己甚至都要给自己两个打耳光,这么好的机会。真的可谓天赐良机都被自己给浪费了,自己还能干点什么,这个要是被自己的三叔给知道的话,恐怕这个大耳光早就上去了。

坐在车上面的沈浪倒是微微的一笑,“强哥,你说这位贺市长是故意的,还是说有人又在背后推了他一把?”强哥则是直接的摇头了,“不知道,少爷,我们现在去哪儿?我刚才给光头打了一个电话,他好像被扣了起来,正在公安局提审呢!”

沈浪的眉毛微微的一簇,“这么快就被抓了起来,我们可是上午的时候才刚刚的到省城。他们选择在这个时候抓他,摆明了是要给我下马威呀!我们上次的时候已经把身份给露了,而光头也是摆明了为我们打探消息的人,把光头抓起来这个东西是不是也太不明智了一些,虽然说光头身上有一些小问题,但是还不至于让他们这么快就抓起来提审吧!”…,

“少爷,你的意思呢?”沈浪听了以后冷笑了一下,“让我自己找上门去,难道他们真的能承受住这个怒火吗?那就看看是谁倒霉好了,走,上门欺负欺负他们,不然他们是不会知道有些人和事情他们是不能得罪的。”这个时候沈浪也是露出来一副纨绔的嘴脸。

没有多长的时间,沈浪的车就出现在市局的门口,沈浪和强哥两个人溜溜达达的就走进了市局,看着站在门口的那些人,沈浪脸上面的表情更加的冷冽,进来以后徐晓强直接的就亮出来自己的证件,而后两个人则是出现在了局长的办公室里面,沈浪坐在沙发上面倒也是没有任何的客气,对强哥挥了一下手臂。

“去把关波带过来。”强哥没有任何犹豫的就离开了这里,沈浪看着屋子里面站着的其他几个人,“给你们三分钟的时间考虑,是谁给你们打电话说的这个事情,我指的是把关波抓起来的事情,不要给我找其他的借口,请牢记,机会只有一次,请务必的珍惜,世界上面是没有后悔药可以买的。到时候再后悔不要说我没有给过你们机会。”

说完了这番以后沈浪用手指了站在哪里的一个人,“你叫秦民是吧!“看着那个警察点头以后,沈浪则是直接的把目光放在了一个身材有些矮胖的家伙身上,“如果我说的没错,你就是孙德炜,你跟张不人两个人的关系好像很是水火不容,这个也是这一次没有波及到你的原因所在。可是就我所知道的消息,当初你儿子上学的时候孙敏送了你们家一辆奥迪,还刻意的在上学的城市买了一套房子,只不过你们两个人平时的时候表现的比较冷淡,几乎没有任何的言语,我这么的说没错吧!”

可让自己没有想到的是,本来自己以为很是隐秘的事情,现在去被人家调查了一个底儿掉,自己现在甚至都有点不敢看周围这些人的目光,自己已经能感觉到身边的同时已经开始挪动自己的身体,尽量的要离自己远一点。孙德炜看了一下窗口的位置,心下也是有点犹豫,自己到底要不要赌一把?

倒是沈浪抬起来自己的手臂,让周围其他的警察都是微微的一愣。就听见沈浪说道:“孙德炜,你不会是想跳下去吧!我倒是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一了百了,反正你对我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利用价值,我既然可以把你调查的这么清楚,自然就能掌控其他的状况,你对我来说没有用处,进了监狱还浪费纳税人的钱财,要不要我帮你把窗口打开,这种助人为乐的事情我是很愿意帮忙的。”

站在那边的秦民这个时候那个腿已经是彻底的软了,连孙书记都被逼着跳楼了,自己这样的人还有什么活路呀!自己还以为自己这边做的是神不知鬼不觉,可曾想人家对于这儿事情早就知道的一清二楚,只不过是不说罢了。就想刚才自己听到的,不是没有给你机会,而是你心存侥幸的心理,没有好好的珍惜罢了。



分享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