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板装修时嗑坏了能修复吗

  • 时间:
  • 浏览:1155次
  • 来源:演示站

“少成,你也不要怪我多事,我想你现在的心里面一定是非常的疑惑,我为什么要早上你了,又为什么要调查你,是吧!”看着杜少成在哪儿点头以后,沈浪有接着的说道:“你的功夫不错,又那么一股子的灵性在其中,我是武当的外门执掌,我对你有了兴趣这个就不是非常的奇怪了,至于调查你,是因为我要知道你这个孩子的心性究竟怎么样?这个也关系到你将来的成就究竟会怎么样?”

杜少成犹豫了一下子,觉得这个事情自己还是当着三哥的面直接的说出来比较的好,如果自己闷在心里面的话那个势必会对三哥看自己有一定的影响,再说了自己做的这些个事情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清桦?”

“是的,孙爷爷跟我爷爷是过命的交情,这个事情家里面的人都不知道,因为我爷爷去世了以后孙爷爷就不跟我们家有什么联系了,孙爷爷把我救了以后也是感觉有些意外,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调查了一番。这个才有了其他人告诉我说我父母他们都是被人杀的。孙爷爷哪个时候也没有带着我上山,具体什么原因我到现在也没有想明白,他把我给安置在一个孤儿院里面,时不时的去偷偷看我,后来又领着我去拜了几位师傅。”

听着沈浪的话,杜少成的手不由的抽动了一下,随即又死死的捏住了,低头想了好半天的时间,沈浪也没有去逼他,而是等着他做出来他自己的选择,等了一会以后,杜少成才抬起来自己的脑袋,用很是平静的眼神看着沈浪说道:“我到现在为止一共杀了四个人,我觉得他们真的该死,当初的时候我在孤儿院里面,有两个小朋友就是被他们给弄走了,结果以后再也没有任何的音信,我后来得知他们是人骗子,为此我还特地的举报了他们,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四个人竟然没有被抓住,而且比以前嚣张了很多,所以我趁着他们有一次来我们那儿喝醉酒的时候,把他们四个给杀了。”,

“这样可以吗?”杜少成也是有些不太确定的说道,“早些年的时候孙爷爷一直的都不让我上山,我不知道其中究竟是因为一些什么原因,现在三哥你让我上来,我知道三哥你的好意,但是其中会不会有其他的......。”

第四种是少林的独家东西,天下武功出少林这句话并不是瞎说的,我是武当的人,但是我不会因为这个原因就去诋毁人家,他锻炼筋骨的法门却是是独一无二的,你想不佩服都不行,真有让人称道的地方。

第五种是武当的,这个倒也不是我自吹,能和少林并称,这个就已经能很说明问题了,至于为什么武当的名声一直的赶不上少林,这里面的原因很是复杂,想要解释的话恐怕一年都没有办法解释清楚。

至于最后的一种,这个就比较的笼统一些,诸如一些秘法、古法或者是其他*的功夫,很多东西也是让我们受益匪浅,但是这个太杂了,跟太极、形意、八卦这些拳术相比较已经有些不成系统了,就更别跟少林和武当这些已经有了自身的体系,而且从他们的体系当中演化出来众多的体系相比较了。

“呵呵,正是如此。一个流传很长时间的门派体系,其中的底蕴和内涵是你所想不到的,人多力量大这个词自有他的一番道理,我不去刻意的指点少成也就是有着这个原因,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领悟过来。”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沈浪刚刚锻炼完自己的身体,从山上走了下来回到小院准备吃早饭,就看到自己师兄那个熟悉的身影正坐在自己的饭桌上面,还刻意的跟自己打了一声招呼,沈浪直接的就一皱眉,自己师兄这个时候来,意思是不是也太明显了一些?他到这里来肯定不会为了混自己的一顿早饭而已。

看着沈浪嘴角边的坏笑。玉清就知道这个小子正在坐地起价呢?自己也不需要再跟他多说什么废话了了,而是直接了当的说道:“行了,行了,在我的面前你少跟我来这一套,我今天的事情还多着呢?你说吧!有什么条件只管开!只要再可行的范围之内。”

沈浪抿着自己的嘴淡淡的笑了起来,“师兄,还是你最了解我,你的话说的不错,我这些年没有多少的时间,而且把少成留在我的身边也不会有多少的出息。不过以我看少成的性子,让他成为一位道士,这个显然也也不是最好的选择,我倒是希望让他在山上待上几年的时间人,用武当的底蕴和气息好好的熏陶他一下,以后我再带他走,师兄你看这样可以吗,这个就是我的考虑!”

倒是玉清听了以后眉头也是一皱,“小浪,你的这个条件是不是有点太苛刻了,不让他成为武当的弟子,还让他在武当上感受这上千年的底蕴和气息,这样的好事会让其他人有意见的,就算你是武当的外门执掌也是一样的,内门毕竟有着内门的规矩。”

“不,我还没有说完,我希望武当在少成在山上的这几年可以好好的培养一些他,武术方面可以不用你们负责。我也不希望你们在这个方面有什么动作,这个我自有我的安排,我只是希望武当可以让他在道学和知识上面好好的教育一下他,如果教育有成的话,我甚至可以考虑一下让他日后接替我师父那样的位置,师兄你看这个条件怎么样,这个已经是我能做出来最大的让步了。”

进来以后就很是自然的站到了沈浪的身后位置,他今天已经不需要站到大殿里面了,因为昨天的那番动作已经给了其他人一个暗示了,杜少成确定是我们武当的人了,你们其他人就不要有什么想法了,这个人以后属于我们武当了。今天来到这个偏殿里面,主要还是其他长老的意思,因为站在演武厅里面,这些长老不是非常方便跟他讲解一些什么。

“呵呵,返璞归真吗?这个真的是有些夸奖我了,我倒是想达到那个境界,但是那个境界对于我来说还是有那么一些久远的。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这样的一句话,至诚之道,可以先知,打破虚空。方能见神。我走的是这条路,至诚之道,但是可以先知这句话,我还没有达到,或者说还没有完全的达到,有些不太自夸的说我现在能达到秋风未动蝉先觉,但是这个跟先知还是有着很大的差距,至于后面的两句打破虚空,方能见神,那个是我现在想要去追求的目标。”

说道这里的时候沈浪微微的摇摇头,也不知道是对自己不太满意。还是说对于这个目标的定位感觉不太现实,可是那边的杜少成已经傻愣在哪里了,自己从来的都没有想到自己面前这位比自己大了不多少的青年竟然已经达到了这个程度,秋风未动蝉先觉,这是怎么样的一个境界呀!

“呵呵,你会看到的,按照你现在的身份来说你是进不了那个场合的,就算是你昨天站到了师兄他们的背后也是一样的,不过我倒是想让你看一看,看过了以后你大致上面就会了解到你以后将要去努力地方向,不过这个对于你自身来说是有那么一点危险性的,主要是怕你会彻底的迷失在力量的诱惑当中,这个选择我交给你,你自己做出选择吧!”

第二天早上沈浪从山上回来吃完了早饭以后并没有去立刻的就离开,而是给自己好好的收拾了一下,把自己身上的道袍穿戴整齐以后才迈着自己的步伐走出了小院,看着不远处等候在哪里的杜少成,沈浪微微的一笑,也没有跟他说什么,直接的就迈步走开了,沈浪这一次没有走入偏殿,而是直接的来到了演武厅哪里,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以后直接的就做了下来,一脸漠然的表情。

这个要是真的碰到身体的什么部位,基本一下子就废了,不管你的功夫究竟怎么样,台上面的两个人打的很是激烈,也没有太长的时间,跟这位道士比武的那个人就被打倒下了,虽然看似这位道士是赢了,可是他也没有太好过了,一只胳膊就好像是用绳子吊在自己的身上一样,这个还不算他身上受的伤,不过能站在哪里就说明他已经完成了自己任务,从他脸上的表情就已经能看的出来了。

这场比斗打完了以后,沈浪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目光在对面人群当中又巡视了一遍,把自己的目光直接的就定位在两个人的身上,随即沈浪的嘴角就露出来一丝的笑容,笑的有些狡猾,趁着其他人上台的时候,沈浪侧过自己的身体,对坐在自己身边的玉清师兄说道,“那两个人归我了,其他人就随便随便了!”

玉清顺着沈浪的眼神看向了那两个人,其中的一位自己有些印象,但是另外的一位却是没有任何的消息,那个人就好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至少自己现在还没有得到调查的消息。坐在那里的两个人当然感受到了沈浪的目光,看着沈浪的目光两个人也是深深的一皱眉,在他们的眼睛里面沈浪虽然表面看似是一个普通人,但是他的身上却是突兀的显现出来一种很是莫名的气势来,通过这个角度来看沈浪,就感觉这个年轻人有些云山雾罩的意思了。

他们当然知道沈浪是武当的外门执掌,可是却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是这么一个样子,以前的时候从其他的渠道就知道这个沈浪很是了不得,可是今天一见才知道哪里是了不得这么的简单,简直都可以用高深莫测来形容了,年纪这么轻就能修炼到如此的地步,他到底是怎么练就出来的,就算是从娘胎里面开始练功也不会是这个样子吧!

一直达到第四场的时候,沈浪看着自己目标当中的一个人在武当这边还没有上去的时候就自己走了上去,上来以后他谁也没有看,直接的就盯着坐着哪里闭着眼睛的沈浪,挑衅的意味非常的明显。沈浪微微的睁开自己的眼睛,缓缓的站起身来,一步一步的往台上走去,走的很是自然,也很是舒缓。

来到了台中央以后,沈浪对站在自己对面的那个中年偏老的人微微的一合掌,淡淡的说道:“武当、外门执掌,沈浪,请指教。”,

“段离,俗人,请多加指教。”

听到玉清这么的说,掌教直接的就侧过了自己的身体,有些不太置信的看着玉清,“不会吧!师弟你是不是太谦虚了,要知道你的功夫在山上也是算的上数的。”

“不,我说的是真的,以前的时候我经常跟小浪对练,我有着切实的体会,他不仅仅得到了赵师叔的真传,还遍访了很多不出世的名家,有一些是赵师叔通过关系找到的,还有一些是他自己求访的,而且在这个过程当中他还有了很多的实践经验,这个可以通过跟他的交手明显的感觉出来。他上山的那个时候其实就已经很了不得了,掌教你真的以为他当时的时候争夺那个位置就尽了自己的全力吗?我想他应该是有所隐藏的,小浪这个家伙从来的都不会给其他任何人看他底牌的机会,这句话是赵师叔跟我说的。”

站在他身边的杜少成很是真切的就感觉了出来,不过这个时候他可没有半点去理会强哥的意思,而且自己都有点感觉自己的两只眼睛有点不太够用了,真希望自己的身上能够全部的都是眼睛,这样的话就可以盯住三哥的一举一动了。

第三百四十八章

站在台上面的两个人都显得非常谨慎。看着情况如此,沈浪才不会平白无故的耗费自己的精力,如果自己跟他交手时间太长的话,势必会被那个家伙乘势而入,而且还会平白无故的把自己的底牌透露给人家,自己能感觉的出来,自己看上的那个家伙比台上面的这个家伙还要难对付的很多,自己甚至能感觉的到他的目光始终在自己的身上来回的扫动着。

看着沈浪的架势一变,站在对面的那个中年人眼睛就是突然的一亮,脚底突然的一跺,整个台面就好像凭空晃悠了一下,而且跺起来的那个声音很是沉重,就好像敲闷鼓一样,很多在场人的心胸就感觉一沉,真有一跺脚震九州的气魄。

这个还不算完,就看见这个中年人抬起自己的手臂,整个人就好像是一把标枪一样直接的就奔着沈浪插了过来,大有誓不罢休的尽头。沈浪看着眼睛就是微微的一眯,自己这个时候不能硬闪,自己也没有想到这个人打的竟然是开门八极拳,如果自己闪避的话。如果闪过了还好说一些,如果闪不过的话,他会直接的就给自己来一个贴山靠,再说了闪避不是沈浪的性格。

自己对于八极拳也有一些研究,不过在国内八极拳的发展相对于其他的拳术来说不是那么的特别的突出,相对的来说八极拳得到很好发展的地方是台湾,这个其中涉及到一些历史的原因,不过自己当初在国外的时候也是见识过和学习过八极拳的一些技法,在技击的手法上面讲究寸截寸拿、硬打硬开。

就在这个中年人的手要插入沈浪胸膛的时候,就看见沈浪的一只手突然的从底下上托,另外的一只手斜着向下就搭在这个中年人的手腕顺势摸了下来,拦住了中年人的两只手以后沈浪乘势直接的切入。倒是那个中年人被沈浪一招太极的揽雀尾给拿住了自己的手臂以后,心里面就是一惊。

刚才沈浪的这一脱一摸,让自己的两只手臂有些受伤了。现在还没有完全的反应过来,而且自己现在已经靠近了沈浪,身上的力量已经在翻转的过程中被带动了起来,就在这个中年人想要用贴山靠撞击沈浪的时候,就看见沈浪的身体突然的一侧,直接的就带动着自己的肩膀撞击了过去,正是一记贴山靠,正宗的八极功夫。

老者看了看沈浪,对沈浪微微的摇摇头,虽然没有说的很是明显,但是意思表达的很明白。我现在不占你的便宜,你虽然刚才用时不长,但是你毕竟打斗了一番,你的精气神都有了一定的损耗,我现在上去跟你动手的话胜之不武,虽然这个老者很是直接的就决绝了沈浪的挑衅。沈浪也是淡淡的笑了一下,直接的就走了下来,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面重新的坐了下来,旁边倒是有人直接的就端过来茶水,放到了沈浪的身边位置。,

站在偏殿的徐晓强直接的就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他在仔细的感悟着少爷的动作,并和少爷跟自己说的那些个话相互的印证着,太极如果没有太极的内功就什么都不是,而当太极练到家以后就剩下两个字,听和摸,少爷今天给自己展示了一下什么叫做太极的摸,让自己不仅仅有了一种大开眼界的感觉,心中同时也是有一种别样的感悟。

而站在徐晓强身边的杜少成则是睁大了自己的眼睛,刚才上去的两个人相互较量的时间太短了,在自己看来两个人就好像相互的沾了一下,然后就分开了,也就五秒钟都不到的时间,自己的眼睛是看见了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这个脑袋却是没有反应过来,还有点处于一个回忆的状态当中。

两个人的打斗根本就是一瞬间的事情,虽然大家对于沈浪还没有更多的了解,但是这个简短的过程已经给了很多人足够的提示,坐在那边的人也开始彼此的用眼神开始交流着,期望能够找出来一个跟沈浪相提并论的人来。这个现在已经不是简单的踩武当面子的事情了,找别扭找到现在的这个程度已经让他们感觉都丢脸的。

朱贵看了一下围在自己身边的几个人,又侧过自己的脑袋看了一下平稳坐在那里的沈浪。哼笑了一下,他当然明白这些人说这个话是什么意思,无非就是想要自己动手的时候,直接的把沈浪给打死,最不济的也要把沈浪给废掉。“呵呵,不是我心有余悸,从他现在坐的那个位置就可以看出来,他在武当的地位有多么的重要,我要是真的把他给打死了,我还能不能回家养老这是一个问题呀!”

众人听了这个话以后倒是面上一喜,甚至有人很是直接的就问道,“朱师傅,你的意思是说这个比斗应该是不成什么问题了?”

“呵呵,这个话可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有这么的说。说起来也就一半一半吧!我没有必胜的把握,不过我倒是能看出来这个沈浪的一丝缺陷,我想这个会成为他最致命的一个弱点,如果再过三年的时间,这个恐怕就不会是他的弱点了,但是现在的他来说还是差了那么一层。”说道这里的时候朱贵不由的笑了一下,“这个就是我基本上会保持不败的原因了,不过这个对手跟你们事先介绍的可是有点不太一样,剩下的话就不用我说了吧!”,

围在这里的几个人脸*一变,有些难堪,这个老家伙摆明了就是趁机勒索吗?不过不能否认的是这里面除了他这个老家伙以外,其他人上去了以后基本上就是给人家武当当做添头的角*,还不如不上去丢这个脸面。这个老家伙虽然是死要钱的那种角*,但是他的手里面却是有真功夫的,几个人相互的对视了一眼,相互的点点头,倒是朱贵看见了这个情形以后,有些得意的笑了起来。

听了这个要求以后,武当方面的这些人都是有些气恼,这个家伙是不是也太不要脸了,这个都已经比斗到这个程度了,武当方面占尽了优势,现在竟然来这一套,人无耻也应该有一个限度的才是,武当要是赢了的话这个还好说一点,如果其中要是武当输了一场的话,那么先前所有的建立起来的不论是名誉还有其他的什么东西,就全部的都付之流水了,这帮家伙可是真够阴险的,为了能够赢竟然想出来这样的办法。

不过掌教师兄没有立刻的就做出来这个决定,而是面上带笑的看着站在哪里的中年人,随后又看了一下自己的左右,沈浪在自己的这位掌教师兄看向自己的时候,微微的一笑,意思很是明显,如果要比的话,算自己一个,掌教对于沈浪的表现也是非常的满意,对沈浪轻轻的点头示意了一下,不过动作非常的轻,如果不是万分注意的话基本上是不会发现的。

看着双方站出来的六个人,沈浪对着那个老者微微的点了一下头,甚至嘴角边还浮现出来一丝的微笑,倒是掌教看着沈浪,有些担忧的对玉清说道:“师弟,刚才有人给我传递了一个消息,那个老者是美国那边过来的,原先的时候在台湾,好像是名家的子弟,不过因为犯了一些事情不被哪里的人所容,所以跑到了美国那边去,也不知道这帮家伙究竟是从哪儿把他给找出来的。”

“嗯,为人心狠手辣,听说死要钱的那种,我怕小浪会对付不了。这个老家伙跟刚才和小浪对打的那位算是同门,都是八极的出身,不过那个老头好像还有别的功夫在身上,当初在台湾也是靠着自己的一身功夫打出去的,实战的经验非常的丰富。刚才小浪已经动过手了,这个老者还敢上台,说明他的心中还是有底气的。”



分享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