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修先装地板

  • 时间:
  • 浏览:1155次
  • 来源:演示站

“你小子呀!这个马上就要成家立业了,以前的时候你还是一个孩子,虽然经常的惹我和你妈生气,但是好歹还有一个可以改正的机会,这个机会来的非常不容易,希望你好好的珍惜,多余的话我就不多说了,你和晓莉回去的时候好好的想一想。还有就是三少的事情,人家能千里迢迢的过来,不管是因为什么,这个脸给的太大了。”

“爸,你放心就是了,我知道怎么做的。”

看见沈浪这位三爷依旧记得自己的名字,二毛也是用手摸着自己的脑袋,“三爷,没想到你来的这么早,早上的时候关波也是给我打了电话,让我们准备隆重的迎接。”对于这位三爷问及起来的工作,二毛也没有含糊,“关波帮我找了一份正儿八经的工作,多亏了三爷你当初时候的教诲,不然的话恐怕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生活了。”说这个话的时候,二毛也是诸多的感慨和感激。

第八百零八章

回来参加婚礼!对于这个情况贺明辉是真的有些无语了,按照自己的理解,沈浪要是参加婚礼的话,那么结婚的人会是怎么样的一个身份,但是调查的结果又让自己是一头的雾水,因为关波仅仅就是一个烟草局的小*而已,甚至还是不太入流的那种。

但是随着这个关系的深入调查,自己还真的就品味出来一点其他的东西来,但就算是这个样子貌似也是有些不太应该呀!一时之间贺明辉也是想不明白了,不过既然这位三少都已经过来参加这个婚礼了,自己要是再不露面的话,谁知道会不会让三少的心里面有什么不悦的,所以贺明辉也是跟云阳两个人换了便装,乘车来到了酒店。

沈浪在得知他们两个人来的时候,也是笑了一下,反正自己的这个包间当中也没有太多的人,自己和古闵两个人坐在这里还真的就有点孤单的感觉,当然了这个虽然是包间,但是却不是吃饭的地方,只不过是给沈浪和古闵两个人休息的藏所,外面已经给沈浪安排了位置,而且还是头一桌,除了双方的父母也就沈浪了。

看着进来的两个人,沈浪笑着的点点头,依旧没有起身的意思,示意两个人坐下来,“贺书记你好,这个恭喜说的有些晚,还请不要介意才是。先前的时候见过贺叔叔一面,没有想到之间竟然还有着这样的关系,先前的时候闹了那么一出,多少对你还是有所影响的。”

“沈司长说笑了。”贺明辉也是很谨慎的说道,“当初的时候老孙闹得太不像话了,沈司长你是为民除害,大家也是拍手相庆。”沈浪点点头,随即对坐在旁边陪着小心的云阳示意了一下,贺明辉也是赶忙介绍的说道:“新任市局局长云阳,工作方面比较的突出,当初在老孙的那个事情当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云阳感激的看了一眼贺明辉,随后也是站了起来,打了一个敬礼,自己可不敢乱伸手,“沈司长你好。”态度很是恭敬,沈浪打量了一眼,随后略显玩味的说道:“对城乡镇熟悉吗?”

云阳有些不解的看了一眼贺明辉,自己很明白在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有任何的犹豫,不过这个时候正好看见贺书记看向自己肯定的目光,所以也很是痛快的说道:“报告,我是从乡镇上来的,在那里工作了四年的时间。”沈浪听了以后眼睛也是一亮,“贺书记,这位是我的表弟,这一次过来有一个原因就是安排他体验一下生活,时间也不用太多,三四天的时间就可以了,我对这里也是人生地不熟的,所以想找一个熟悉的人。”

贺明辉看了一下坐在那里的古闵,看着他这身打扮就明白这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家的孩子,那种气质的表现就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所谓下来体验生活,肯定是犯了什么事情,所以想要惩罚一下。但是这个事情说好安排也好安排,说不好安排也不太好安排,把这位三少的表弟得罪的太狠不好,但是一点的苦累都不受,三少这边也有点说不过去。

既然是沈浪邀请过来的,那个就说明彼此的这个关系很是不一般,但究竟是什么关系,沈浪绝对不会解释的,而贺明辉和云阳两个人也绝对的不会询问,当然了他们日后要是私自的调查也需要万分的小心,真的要是被沈浪给知道的话,那么恐怕就不是吃不了兜着走的问题了,沈浪是绝对不会给他们好脸子的。,

高强和张淑兰两个人走进来的时候,也是有些失神,坐在这里的这两位,两个人是太熟悉了,特别是坐在沈浪身边的那位,本地的新闻天天都能看见他的身影,而且这一位在本地人的心目当中,这个印象还是非常的不错,就冲着当初孙不人的事情,大家基本上就不会在背地里面说他什么坏话,加上最近的一番动作,还是有着不错的口碑。

“给我找一个乡镇,晚上的时候就不回来了,直接的在那里休息,还有就是给我找一户人家,家里面有养猪和养鸡的那种,不用特别的大,让小闵体验一下生活就是了。”云阳看了一下古闵,自己也是在脑海当中过滤了一下,既能满足这位三少的要求,但是又不能让旁边的这位大少过于的劳累。

沈浪盯着云阳看了一段时间,“这么快就安排好了?不太正常呀!”云阳也是笑了一下,“当初的时候他们家里面有三头牛被偷了,那个时候我还镇里面当所长,带着人帮着给找了回来,破了这个案子,关系也是一直的都没有断,这不前两天的时候朱老二还跟我联系了,他的儿子和儿媳也是在外面闯荡了一段时间,寻思着会镇里面开一个小饭店。”

沈浪对于两位老人家很是客气,谈论了一下家里面的情况,而这个时候古闵也是踉踉跄跄的走了进来,沈浪微微的耸动了一下自己的鼻子,没有好气的说道:“谁给你出的注意,竟然往鼻子地下面摸清凉油,云局,你的手下很有料吗?这样的办法都能想的到。”云阳也是一愣,耸动了一下自己的鼻子,什么也没有闻到。

但是沈浪的这个话锋却是突然的一转,脸上面也是挂着丝丝微笑,“摸清凉油这个事情可是有着比较悠久的传统了,具体是从什么地方传出来的这个已经不能考究了。”说着的时候,沈浪也是看向了云阳,云阳也是苦笑了一下,“这帮混小子都学坏了,当刑警的要出现场,但有的时候现场的那个味道实在让人有点接受不了,所以大家也开始偷奸耍滑。”

整个小镇的繁华可能也就在这个大街上面,麻雀虽小但是也五章俱全,但是整体的格局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小,快一点的走,不用几分钟的时间,整条大街就已经到头了。都说乡镇的空气清新,古闵现在算是知道了,这个纯粹的就是扯王八犊子,妈的,自己走进去以后就开始反胃,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沈浪看了一下天*,缓了一下自己的脚步,“明天可能要下雨呀!希望不会蹦了你一身的泥点子,不过有一点好处,就是味道可能不是那么的浓烈,这个对于你快速的进入这个环境还是有着一定的帮助,我刚才看了一下,他们家的这个猪圈还是比较的讲究,用的都是水泥,现在想要找那种纯泥的那种还真的是不太容易,不过外面的那个粪坑倒是不错的选择,我对此可是非常的期待。”

“三哥,你用不用这么的狠。”古闵也几乎是咬着自己的牙说道,沈浪倒是很不在意的哼了一声,“狠吗?不用拿别人来作比较,我曾经在漫山遍野的尸体当中吃饭,周围全部的都是尸臭的味道,抓一把面前的泥土都能捏一把血水下来。粪坑?不要说待没有待过的问题,甚至在里面吃饭都是家常便饭而已。”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沈浪跟镇派出所借了两双雨鞋,还有两套工作服,直接的就来到了朱老二的家里面,沈浪对于这些事情也不是那么的门清,但是干起活来却是有模有样,古闵则是被熏得头昏脑胀,就算是鼻子上面摸了清凉油也不好使,自己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中毒了,不然怎么会这个样子?

中午的时候就是在朱老二家里面吃的饭,沈浪把鞋和工作服脱了扔在了外面,上下清洗了一下随后就回屋里面吃饭了,古闵也是同样的动作,但是看着桌上面的饭菜,家里面远处隐隐约约传来的味道,古闵又是一阵的干呕,胃里面已经没有了任何的东西,但就算是这个样子,自己依旧没有任何的食欲。,

沈浪根本就没有对古闵又任何的理会,桌子上面的东西也是一点点的被沈浪给消灭了,古闵虽然肚子非常的饿,但是自己是真的吃不下这个东西,而且外面这个时候也是稀稀拉拉的看着掉落雨点了,看三哥的这个意思,下午应该不会留在这里躲雨的。无奈之下古闵也是一手抄起来一张玉米饼,并不是因为饿得原因,而是因为自己要是不拿在手里面的话,恐怕就会被三哥给消灭了。

对于桌子上面的那碗鸡蛋酱,古闵当然是视而不见了,甚至想都不敢去想,自己生怕看见了以后会忍不住的吐出来,至于粥自己也没有任何的兴趣,咽了两个饼子以后又灌了两口凉水,这顿午餐也是完事了。

在浴池里面,古闵甚至都快要把自己身上面的皮给搓掉了一层,整整一瓶的洗发水和沐浴露被他用光了,每一次洗完了以后自己都能感觉的出来身上还是有那么一股味道,自己是真的被恶心坏了。

从浴池里面出来的时候,雨已经停了,沈浪给自己点了一根烟,不紧不慢的抽着,一边走还一边深嗅着,“啊,还是这里的味道毕竟的清新,没有受过太多的污染,一场雨下来所有的一切都好像变了一个样子,感觉真好。”古闵摇晃了一下自己略显发沉的脑袋,“三哥,饶了我吧!我真的要崩溃了。”

第八百零九章

因为沈浪他们入住的地方是镇派出所的地方,加上云阳又刻意的交代下来,所以不管是值班的还是在岗的,都是小心翼翼的,特别是听闻晚上的时候古闵没有吃好,下来值班的两个要了几个菜,随即也是把古闵给小心翼翼的请了下来,这个有讨好的味道在其中,不贪求别的,只是因为这个事情是云局交代的,至于古闵究竟是谁,对于他们来书并没有太多的意义,因为古闵离他们的距离过于遥远。

他们虽然没有干多长的时间,但是在乡镇里面工作了这么长的时间,也是练就了一幅火眼金睛。对于白天的时间观测的非常明细,所以叫上来的这些东西也是相当的有特点,甚至还拿了两瓶酒过来,不过他们可不是因为想喝而喝,主要是陪着这位大少爷,当然了楼下面还有值班的,这个可是原则上面的问题,来不得一点含糊。

不过这一次沈浪却是打了一个反交叉,先吃饭,然后再准备干活,这一幕让古闵差一点就掀了桌子,这一番要是下来,等一会自己还不吐一个东倒西歪?昨天的时候自己就已经开始怀疑了,当时的时候自己是不是把苦胆给吐了出来,有心不吃,因为呕吐的那种感觉真的是太要命了,但是又不能不吃,可以说是硬着头皮,古闵给自己的胃里面塞了一些东西下去,整个下午跟昨天的情景差不了太多,不过却也不是一点的进展都没有,至少古闵现在还能坚持的站在在那里,这一点甚至连他自己都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古闵握了一下自己手中的那个铁锹,自己害怕会忍不住直接的就打在三哥的脸上面,忍了好久的时间古闵才淡淡的说道:“三哥,你是不是有点过于的恶趣味了,难不成我真的倒在里面,你会非常的高兴?”

“三哥,这个话应该怎么让我说呢?”这个时候古闵也是跟沈浪服软的说道:“你不管从什么方面来说,都是贵胄,这个身份不知道比我要高出来多少,我知道先前的时候说话有些不顾身份和场合,我认了还不行吗?”

看着饭店老板那个略显怀疑的目光,古闵也是掏出来自己的横夹皮包,从里面拽出来一沓的钱来,刚想摔在桌子上面,沈浪却是轻轻的接了过来,自己可不想上来的饭菜带有其他的作料。“老板,看着这些钱往上上就是了,山珍海味这些东西平常的时候吃的也不算少,今天就想尝一尝这个本地特*和风味,想必你不会让我们兄弟两个人失望吧!”

沈浪眯缝了一下自己的眼睛,“打死你也不去?这个话听着有点意思呀!”沈浪也是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下巴,“昨天的时候我就期望的你能够一头扎进那个粪坑里面,但是你竟然硬挺了过来,我现在倒是寻摸着是不是应该直接的就把你给扔进去。”说着的时候,沈浪也是活动了一席自己的手脚。

“三哥,你究竟想要干嘛呀!”古闵说这个话的时候甚至已经是快要带上哭音了,“我知道我身上又不少的毛病,但是你也不至于下这么狠的手段吧!你至少是不是也应该考虑一下我的承受能力?正所谓士可杀不可辱,反正今天我说什么都不会干了,先前的那个我可以接受,但是眼前的这个我接受不了。”

“现在跟你说这个或者是那个的故事,不仅你不相信,连我都要怀疑我是不是需要浪费这个口舌,因为你已经从心里面产生了这个排斥感,但是从我的角度来理解这个问题,你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不然的话我这一次把你带到这里来究竟因为什么,看西洋景吗?我还没有那个闲情逸致。”

因为距离并不是很远,所以两个人也是溜达着回到了大街上面,但是古闵找了半天的时间,也没有找到一个适合谈话的场所,大街两面竟然连一个咖啡馆和茶馆都没有,就更别提什么会馆之类的了。沈浪倒是不介意的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地方很是幽静,没有什么人,对依旧站在那里的古闵指了指自己面前的地方。

“三哥,那你又凭借什么让我往下跳?”古闵也是一脸的不甘,沈浪倒是会意的点点头,“好哇,那我们就说一说,把所有的条件都往桌面上摆一摆,先说身份吧!你闯荡到现在的这个位置,凭借的是你爷爷,你姨夫和你大姨,那你觉得我闯荡到今天凭借的是什么?我外公吗?你要是这么理解的话你就大错特错了。”

“好吧,既然你觉得这个话说的好像有些过于的表面化,那么我们就更深入的说一说这个问题好了,你杀过人没有?”一句话,让古闵立刻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自己虽然大小也算是一个衙内,但是有些事情就算是衙内那也是一个禁区的所在,而杀人则是完全在其列,而且还是禁区当中的禁区。

“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没有杀过人,我告诉你我杀过不少,我上面究竟沾过多少的鲜血,这个还真的就没有办法来统计。知道我为什么不怕跟你打赌输了吗?”这个时候古闵已经有些不太敢看向这位三哥的眼神了,“就算是把你给剁了,也没有谁敢站出来为你伸冤的,顶多会有人在道义上面谴责一下,但是很快的又会被其他的声音给湮没,我想我说的已经够清楚了吧!还需要我继续的补充吗?”

“我不相信。”说这个话的时候,古闵的声音也是有些哆嗦,“是吗?你觉得我在吓唬你,你觉得我要是杀你的话一定要把后腰处的枪给拿出来,先不论我杀你需不需要用枪的问题,就算是用枪了,又能怎么样?”

古闵现在也是明白了过来,原来这位三哥把自己弄到这么一个位置上面,并不是因为想要跟自己探讨什么,而是不想惊世骇俗,自己脖子和胳膊上面的触痛时刻的都在提醒着自己,如果自己现在胆敢说出来一个字的话,那么下一枪说不定就是自己的脑袋和心脏了,赌一把?那个真的就是自己找死一样。

这个时候古闵也顾不上什么臭气熏天的了,就是闷着头干,甚至连中午饭古闵都没有想要吃的意思,一直等清理完毕以后,古闵才气喘吁吁的站在粪坑的外面,看着粪坑,古闵也是有些怀疑,这个真的是自己做的吗?怎么感觉有些不太置信呀!而这儿时候古闵才感觉自己身上的那股味道是臭不可闻,也没有多余的动作,转头直接的就开始呕吐。

“这就完了?”说这个话的时候,古闵也是完全不置信的样子,就自己的想法来看,这位三哥不知道后面还会有什么幺蛾子在等着自己,可是自己却从他的口中听出来这样的话,这个是不是有些太不可思议了呢?不过下意识的古闵又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生怕再惹出点什么事情,但是这位三哥的话却让他心头一暗。

第八百一十章

一个多小时的行程,等来到了市里面以后,沈浪找了一家比较盛名的老字号,在这里好好的吃了一顿,吃过了以后沈浪竟然让饭店的人给自己打包了几份,看的古闵也是有些奇怪,自己现在对于这位三哥已经不仅仅是敬畏这么的简单了。本来还以为上车以后就直奔火车站了,但是没有想到这辆车却是直奔机场而去,来的时候又是火车,又是市级班车,可是回去了以后竟然是专车和司机,这个待遇还真的就是天地之差。

把车停下来以后,沈浪也是直奔贵宾通道,本来古闵还以为要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的,但是没有想到从贵宾通道出来以后已经有一辆车等候在那里,等大家都上了车以后这辆车也是驶向了不远处的一辆飞机,刚刚的下了车,就看见站在下面的空乘弯腰躬身的说道:“少爷好,飞机已经准备就绪,随时可以起飞。”沈浪轻轻的一笑,随即也是快步的登上了飞机。



分享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