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修家刨地板可以吗

  • 时间:
  • 浏览:1155次
  • 来源:演示站

难道是我身上有魂门血脉的缘故?一定是这样了,要不然螭虎肯定早就扑上来了。于是我慢慢地坐了下来,将老白的身子严严实实的挡在身上,不过手里的匕首丝毫没有放松,指着面前的螭虎。

这螭虎好像意识到我要保护老白一样,忽然站起身来,在我面前来回走了两圈,晃了晃脑袋,朝后退了几步,干脆卧在地上。不过还是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估计是在找什么机会。

这时老白的双眼微闭着,我将他眼皮翻开,就看到老白的眼珠子往上翻,一副不省人事的样子。

“老白?”我轻轻晃了晃老白的身体,喊了句。老白依然没有反应,我只好先在老白的身上的几处穴道点了点,这血穴道都是让气血通畅的穴道,爷爷那本书里有记载。而那些止血的穴道,我不敢乱点,毕竟老白受的是内伤,如果点了一些止血的穴道,会导致内脏的血流通变的缓慢,淤血就更加难以排出体外了。

点完穴道以后,只能等老白先休息一段时间了,好在老白习武多年,身体的素质比较强,如果换做是我挨了那一尾巴,恐怕当时就毙命了。

这时候我回头看了看青铜门,门上原本的螭虎图案已经不见了,想不到这螭虎竟然不是刻上去的,而是被封印上去的,我的血刚好解开了封印。不过既然螭虎从青铜门上下来了,这青铜门想必就容易打开了,现在只有等老白赶快醒来。

我看着前面不远处的螭虎,看了一会儿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迷迷糊的就睡了过去。不知道睡了多久,我感觉脑袋往下坠了一下,就醒了过来。我连忙睁开眼睛,看见面前的螭虎还在趴着打呼噜,心里松了一口气。

我点了点头。

老白说的虽然很有道理,可是这么强大的螭虎,要怎么才能杀了它呢?

“老白,这螭虎体格虽然不算很大,可是咱们两个恐怕都不是它对手吧。”我说道。

“老白,小心!”我喊道。

024章 进入地宫

卧槽!就这么就没了?那么强悍的螭虎被老白身体周围的虚影给碰了一下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螭虎消失以后,老白并没有恢复正常,身体依然通红通红的,两只眼睛发着红光,转身朝我这边走了过来。

“老白?你没事吧?”我喊了一句。

老白没有说话,摆了摆手,意思是让我站到一边去,我连忙朝旁边挪了过去。老白径直的走到青铜门前,伸出右手,只见那个爪子的虚影,迅速的朝青铜门戳了过去。接着爪子就抓进了青铜门内,虚影爪用力朝外一拉,整扇青铜门从石墙里被拉了出来,把石墙也给毁的差不多了。

恢复正常以后,老白又盘坐在地上,看起来好像是又运了一会儿内功?随即睁开眼睛站起来对我说道:“走吧。”

“那个螭虎呢?”我问道,螭虎很明显没有死,只不过是消失了。

老白微微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是禁术。”

老白点了点头没有接下去,拍了拍我肩膀说道:“秦枫,恐怕这次咱们两个都要死在这里了,你怕么?”

我笑了笑,在老白胸前打了一拳头说道:“杀人不过头点地,怕什么。大不了下辈子还做兄弟。”

老白苦笑了一声说道:“没有下辈子了,我们出不去了,即便是魂飞魄散也出不去了。”这时我才想起来那个老头儿说的话,魂门门主那么强的能力在这里都出不去,何况我们呢?

“永恒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我想像不出来在这地宫里面死以后,灵魂还要继续在这里永久的呆下去的感觉,不过一定很恐怖。”我说。

“你学了爷爷的禁术吧?”

我点了点头,老白所指的应该就是让人魂飞魄散的能力,爷爷那本书里确实有记载,而且也很明确的写出了是禁术。

“……”

“走吧,来都已经来了。”老白拍了拍我肩膀说道。

我点了点头,就跟老白进来青铜门后的甬道。这条甬道还是用那种黑*石头砌筑的,并没有什么异常。甬道高三米,宽两米,两旁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盏灯,亮着黄*火焰。

“也对,在这里即使死了也出不去,那秦始皇的魂魄在这里活着,也算活着,而且还不用吃饭睡觉,真不知道他这几千年一个人是怎么度过的?”我说。

“到了吧?”我问。

老白点了点头,把耳朵贴在白玉门上听了听,说道:“不太对劲,你听听。”

“嗯?”

“怎么回事?难道是幻觉?”我问。

可是出现在我们面前并不是什么地宫,而是一家酒楼,古代的酒楼,酒楼里面坐着许多人,我们现在的位置在酒楼通往二楼台阶的后方。

我跟老白互相看了看,都是一副纳闷的表情。

“幻觉?”我问。

老白点了点头小声对我说道:“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史记上记载,秦始皇修建地宫,用了七十万人,这七十万人最后全死在地宫,他们无法投胎转世,干脆就在这里过起了和在人间一样的生活。你看,那些人都没有影子。”

我看了看,这些人确实没有影子,可是酒楼里面挂着很多灯笼,现在是灯火通明,我跟老白的影子被映在地上,可是这些人通通都没有影子。

“小心点。”老白提醒了我一句。

这时有一个中年人朝我们走了过来,看打扮,像是这酒楼的老板,中年人很惊讶的问道:“你们是活人?”然后又靠近了我们一些,用手碰了碰我的胳膊,摇了摇头说道:“不对,我们是碰不到活人的,这么说你们是死人?可是为什么会有影子?”

老白没有回答他的话,皱了皱眉问道:“我们要见秦始皇,他在哪?”

“秦始皇?你是说陛下吧?”中年人说道。

老白点了点头。

阿房宫?不是地宫?我纳闷的看了看老白,老白也纳闷的看了看我,随后又问道:“你们在这里多久了?”

“当然是秦仙大人了。”中年人说道。

老白朝中年人行了个拱手礼说道:“多谢,我们找秦大人有事,就不多留。”说完拉着我就跑了起来。

酒店里的人也不追,快出酒楼的时候我听到中间人叹了一口气说道:“去吧,去吧,不管你们是谁,来到这里就再也出不去了。”

出了酒楼,外面是一条街道,秦朝的街道,我朝天上看了看,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没有星星,而且感觉十分的压抑。

老白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说道:“应该是不同空间的时间差异吧,佛教里面的十八层地狱,里面一天,就相当于人间的几千年。九幽之地说不定时间过的快,我们人间一年相当于这里的几百年或者上千年。”



分享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