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修完的地板怎么清理干净

  • 时间:
  • 浏览:1155次
  • 来源:演示站

“猪脑袋。”孙晨低声的骂了一句,“你真的因为他是好心吗?他这个是想把他绑在我们一起,按照他干的那些个事情死两回都不够的,这个还只是我了解的,你以为他就不拍死呀!他也是看清楚了,就算是坦白这辈子也别想出来了,所以只能抱紧我们的大腿才会有一条活路,你要是让人往里面冲,就必须要通过他的关系,只要通过他的关系,他就算是上了我们的船,撵都撵不下去,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竟然把他当成好人了。”

孙晨犹豫了好一段的时间,抬头看了看自己的二哥,“干了,尽量不要见血,拿到东西以后让你的人远走高飞,还有....。”那边孙敏这个时候也是站了起来,“老四,都已经这个时候了,还犹豫什么呀!直接的就做了他们吧!你给他们活路,他们给你活路吗?你就是太有妇人之仁了,所以才会有现在的这个后果,交给我好了。你就等着听消息吧!”

徐晓强站在拐角的位置,听着走廊里面的声音就感觉有点不太对劲,顺手伸出去一个小镜子,看着走廊里面的状况脸上面也是露出来一丝的冷笑,用脚在少爷的门上面磕了两下,声音很大,这个声音倒是一下子把走廊里面的人给惊倒了,停顿了一下子以后直接的就朝着这个拐角狂奔着跑了过来。

近来的这些人拽开了洗漱的那个门,看见没人以后直接的就往里面冲,不过这个时候冲已经有点晚了,沈浪用力的跺了一下自己的脚,从拐角这儿闪了出来,抓起前冲这个人的胸往前带了一把,然后双手突然的法力,直接的就往后面一带,然后顺势用劲的就给推了回去,而后沈浪还刻意的架起来自己的步子,直接的就往前一顶。

等强哥把这些人都给扔到了屋子里面的时候,其中有些人已经有些清醒了过来,强哥下手并不是非常的重。真的要是想下毒手的话,这帮人现在恐怕都是冷冰冰的尸体了。沈浪的手里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强哥倒是拎着两把枪在自己的手上,看的清醒的这些家伙们也都是有些傻了,他们不是没有见过枪,也不是没有玩过,但是带消音器的这种还真的就没有见过,这玩意你就算是再有钱也买不到。

来到了阳台以后。强哥站在那个家伙背后的位置,声音依旧冷漠的说道:“对着外面开枪,打光枪里面的子弹。”站在前面的那个家伙那个腿已经开始哆嗦了,这不刚刚的犹豫了一下子,就感觉自己的耳边一震,然后就感觉自己的耳朵很是火热,而后又是自己的一只胳膊,子弹穿出去带出来的血肉让自己直接的就抓住了那个扳机,很是痛快的五枪。

开着扔在地上的五连发,强哥的脸上面没有任何的表情,直接的抬起来一脚。那个家伙就好像是空中飞猪一样,直接的就下去了。这个时候强哥已经退回了房间里面,对于飞出去的那个家伙是什么状况,他根本就没有理会的意思,死就死了,这样的人留着也是祸害,要是不死的话那个就是他命大了,这个虽然是三楼,但是底下的大厅算一楼半,那个不是跳下去了,而是被踹下去的,这样都不死自己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强哥直接的走到了还捧着自己腿的那个家伙身前,踹了一脚,然后把枪直接的比划道这个家伙的脑袋上面,也不说什么废话,“阳台。”这个家伙老老实实的就往阳台那儿爬去,来到阳台以后,强哥从他们带来的子弹袋里面拿出来三发的子弹,“上弹。”等上完了子弹以后,让这个家伙依着阳台站起来,“开枪。”等枪开完了以后也没有用强哥说话,把枪很是痛快的扔在了地上,然后双手一撑,直接的就要往下跳。…,

强哥倒是微微的哼了一声,直接伸出来自己的身子,哪里会这么轻易的就放过这个家伙,扣动了两下扳机以后这才重新的走回了屋子里面。在最前面那个家伙开了五枪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向这里围观了过来,等第二个人开枪跳楼的时候,这里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了。好在现在天*已经要暗了下来,不然的话还不知道会是怎么一个状况呢!

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没有一个例外,都是一如既往的程序,装弹、开枪,放下枪,然后被踹下去,死不死不知道。反正下面已近躺了好几个了,看的真的让人有一种心尖发凉的感觉,这个也太狠毒了吧!正常人没有这么玩的。

在第一个人跳下来的时候,孙敏就已经知道了消息,他直接的就冲进了屋子里面,很是紧张的把着事情说给了自己家的老四听,平常的时候就属他的注意最多,现在自己已经有点懵了,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这个也太出乎了自己的意料,这帮家伙是想把事情闹大呀!不过这个手段也太血腥了一些吧!这让自己都听着有些发麻的感觉,要知道原来的时候自己还感觉自己挺狠的,可是跟他们相比较,也太小巫见大巫了吧!

不过这个事情真的就跟孙晨想象的一样,是越闹越大,整个市里面的警察已经把这里给围了一个水泄不通,所有在家的市*也全部的都在这里待命,强哥还是不紧不慢的让这帮家伙装弹放枪和跳楼,好像外面的那些个警察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一样。这帮警察这个时候也不敢往里面冲,因为刚刚有人发现了整个下面的大厅已经是布满了炸药,在这样的小地方还真的是第一次听说这样的事情。

看着远远的天鹅宾馆,站在这里的一众人也是忧心忡忡,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情呢?要知道在这样的县级市出了这样的事情,其效果足以让这个市在全国彻底的出名,特别是在现在这样一个讯息这样发达的社会里面。恐怕不用等多长的时间,上级*的就会责问下来,如果不能赶在上级*责问之前把事情给解决了,那么这个事情就彻底的脱离掌控了。

沈浪愣了一下,虽然脸上面露出来丝丝的笑容,“让他上来也好,要是他上来的话至少还可以拖一些时间,我们现在最需要的也就是这个时间了,也不知道齐妙那边都干得怎么样了,希望一切都很顺利。强哥,你下楼把那位市长接上来,我跟他聊一聊。这么有勇气的市长至少也应该给他一个机会不是,你说呢?”

“那位是贺市长?”看着向前走出来一步的人,徐晓强微微的点了一下头,“上三楼,拐角的房间,里面有人等你,其余人离开。”等这位贺市长迈过了这个警戒线以后,强哥又把定位装置给安好了,根本就没有理会后面的两个人究竟是什么表情,迈了两步直接的就超过了那位贺市长,大步流星的往楼上走去。

等到了门口以后,强哥却是突然的站立在哪儿,一直等那位贺市长来到了门口以后才轻声的敲了两下门,推开了门以后,强哥并没有立刻的就进入,而是对贺市长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等他进入了以后自己才跟着的进来,强哥一直的走到了沈浪的身边,这才低声的说道:“少爷,这位就是要上来的贺市长!”

看着伸过来的这只手,贺明辉的脸上面也不知道应该是一种什么表情比较的好,虽然他对事情有一些的了解,但是其中的原因他还并不是非常的清楚,看着这个年轻人的动作还有这份架势,不像是一个恐怖分子呀!“你好,我是贺明辉,这里的市长,我希望你可以停止你现在的动作,作为一市之长........。”

“对不起,我不会跟你这样的人有什么所谓所谓的交谈,也跟不会跟你谈什么条件,我劝你还是放下手中的武器,老老实实的走出去。”

沈浪微微的哼了一声,声音也开始变得冷冽起来,“进了这个门想要出去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情,你聪明但是不要自作聪明,这个算是对你的警告。”

第四百九十五章

贺明辉想走,但是现在哪里是他说的算的时候。想走沈浪他还不愿意呢!自己还需要他给自己拖延一点时间来着,绝对不能轻易的放他走了,而且两个人虽然没有挑明这个话题,但是彼此之间也是心有灵犀,他进来就是一个最好最好的人选,只要他坐镇在这里,其他人就不敢往里面冲,沈浪也不用动用任何的武力和暴力就可以达成自己的目的,尽量的拖延这个时间。

又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时间,沈浪的手机突然的响了起来,接通了电话以后里面传出来很是喜悦的声音来,“三少。东西全部的都到手了,我跟少成还刻意的去了一趟临市,在那个临市的家里面逛了一圈,刚刚的出来,我们三个人装了满满一车的东西,按照你的意思准备离开了,少爷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还不错,贺明辉贺市长正陪着我坐在这里,你们路上面留意一些,我这边应该没有什么事情,想走的话可以走,不想走的话可以让人来接我,不过我倾向于前一种选择,我可不想欠他老人家这么一个人情,好了,不废话了,你们注意一点,出来以后我再跟你们联系。”放下了电话以后,沈浪跟强哥点点头。

“是,少爷,我知道怎么做了。”

强哥闪身出了门口,自己的身体靠在墙角的位置,长长的走廊灯火通明,但是却寂静无声,而沈浪则是和那位贺市长站在门口的走廊位置,沈浪并没有动自己身上的枪械,而是先紧了紧自己手上面的手套,然后双手抱胸看着还算是镇定的贺明辉说道:“不知道是你为人的问题,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竟然会有人想要你死,冲着我来是主要的,但是你也应该是一个捎带,这点应该不会错的。”…,

沈浪倒是歪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呵呵。我说怎么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人动他们这帮家伙,原来是贺市长你暗中帮忙,我为什么不走自我我自己的道理,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既然你今天晚上能走进来,那个就说明你的心里面还是有底的,你自己好自为之吧!”说道这里的时候沈浪明显的停顿了一下子,“听说你三叔...,算了,这个事情还是不要说的好,反正说了你也不一定知道”

贺明辉倒是微微的一愣,自己的三叔,这个事情跟自己的三叔有什么关系呀!自己的三叔是海关总署的,这个关系并没有太多的人知道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怎么会知道呢?难不成他认识自己的三叔吗?

沈浪在看着他们的同时,从窗口进来的两个人也是盯着沈浪在看,不是他们不想动手,而是他们有点不太敢动手,虽然只是一个年轻人,但是却有一种让人看了后背发凉的感觉,至少他们两个人身上的汗毛都已经起来了,就算是面对教官他们也很少有这样的感觉。这个年轻人是高手,而且还是高手当中的高手,这一次可是有点托大了。

沈浪脸上面倒是一种无害的表情,笑眯眯的看着正站在哪里的两个人,对于门外的状况沈浪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理会,听声音就知道强哥也正在遛狗呢!属于边打边玩的那种类型,既然强哥玩的这么高兴,自己也不能太搅局了不是。

门打开了以后,就看见两个人被从门口的房间给扔了进来,接着强哥也从门外面走了进来,进来以后还刻意的晃动了两下自己的脖子,发出骨节的声音倒是很清脆,至于被扔进来的两个人。这个时候也是躺在从窗口那儿跳进来两个人的面前,就好像两条死狗一样,老老实实的趴在那里,也不知道是死还是活,不过应该不会死了,顶多就是晕了,要是死了的话也没有必要扔进来,何必费事呢!

“强哥,这个方面的人你应该很熟的才是。”

得到少爷的同意以后,强哥的身影突然的就消失了,沈浪这个时候也是停了下来,不过后面的车还没有等车门打开徐晓强就已经贴靠了上去,等车停靠在沈浪身边的时候,强哥这个时候已经坐在了车上驾驶的位置。看着车上面倒下的三个人,徐晓强也没有含糊,打开了后备箱直接的就把其中的两个给塞了进去,要不是他们两个人的体型太大,徐晓强甚至会把第三个也给塞进去。…,

来到这个有点熟悉城市,沈浪这个时候可没有敢直奔市里面而去,而是先打了一个电话,等了没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就看见一辆黑*的轿车停在了两个人的身前位置,从打开的车窗里面伸出来一个光头,油光发亮的。沈浪他并没有上车,而是看着这个光头笑着的说道:“不是让你们出去躲着了吗?”。

“嗨,现在市里面的那帮孙子连自己都顾忌不了了,哪有功夫管我们这样的人,更何况我们本身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事情,要是跑了的话反而不好。跟我老爹商议了一下以后就回来了,老老实实的在家坐着,没事的时候去警局做一下配合工作,反正我是老实孩子。再说了,这里面还有三爷你的原因存在,谁都知道我帮三爷你打探消息的事情。”

“你就不怕有人跟着你呀!”

。,

第四百九十六章

虽然案情很是复杂。但是沈浪提供出来的证据简直太确凿了,所以还没有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已经要开庭审理了,看着场外的人山人海,沈浪的脸上面倒是没有太多的欢喜,而是有点微微的失落和悲哀。

那边的徐晓强这个时候也是站了起来,脸上面露出来丝丝的冷笑,在所有的瞩目之下两个人从自己的位置离开,向门口的方向走去,倒是坐在这里一些人看着离开的两个人,犹豫了一下以后也是站了起来。开始朝门口的方向走去,很显然他们对这个审判的结果也不是非常的满意,太令人失望了,不过刚开始的时候领头的,他们也不想过于的突兀了,现在竟然有人站起来了,那么自己也就不需要继续的坐下来。

本来这里面就有很多人感觉不太公平,沈浪他们的这一离开更是成为了导火索,沈浪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警察,脸上面非常的冷漠,“滚开!”而这个时候徐晓强也是一只手伸向了自己上衣的兜里面,另外的一只手伸向了自己的后腰。把一把枪顶在这个人头上的同时,也把自己的证件给拿了出来,“隶属国务院办公厅,让开!否认以妨碍公务直接击毙。”

这一句说的声音很大,让周围的很多人全部的都看了过来,国务院办公厅的人竟然在这里,而且还这么愤怒的从这里离开,这个事情相当的能说明问题呀!而这个时候坐在这里的人几乎全部的都站了起来,往门口的方向拥去,法庭一下子的就热闹了起来,有叫嚣的、有打口哨的,反正是纷乱不已。

沈浪并没有理会走向自己的这些人,不过沈浪不理会其他人,并不代表这里面的其他人不理会沈浪,他们当中倒是有个别人看见了沈浪以后,那个下巴都已经快要掉到了地上,自己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这一位呀!就看见有人在其他人的注视之下从人群当中快步的走了出来,直接的就来到了沈浪的身前位置,伸出来自己的双手,“沈助理你好,没有想到你会来这里检查工作,这是我们的失误。”

沈浪倒是停下来自己的脚步,“单独的跟我汇报?我好像没有那么大的身份。也不敢承你这么大的人情,你该找谁汇报还是找谁汇报吧!”说完了以后,沈浪则是上了等候哪里的车,车里面坐的正是杜少成和齐妙,强哥则是直接的来到了驾驶的位置,上了车以后就发动了车,没有多长的时间,这个车的身份就消失不见了。

从这里出来以后,沈浪他们直接的就上了高速,根本就没有任何要停留意思,大约奔波了三个小时的时间。上了飞机,等沈浪回京的时候都已经是晚上了,不过天还没有完全的黑下来,沈浪倒是没有立刻回别墅的意思,而是拽着徐晓强他们几个人去吃羊蝎子火锅,弄得徐晓强他们也是有点莫名其妙的感觉,这么匆匆忙忙的赶回来就为了吃一顿火锅吗?

等沈浪刚刚的吃晚饭,就看见有人已经找到了这家饭店里面。没有办法,电话打不通,而上面又要求的这么紧迫,只能是过来找人了。这个事情也就能发生在这位三少的身上,其他人都怕找不到,而这位三少则是想当然,这个可能就是做人的差距了。对于来人沈浪自己并没有太多的表示,甚至连站起来都有点欠奉的感觉,只是嘀咕的说道:“出去一趟真的好累呀!浑身疲惫的,看来真要回家洗澡好好的睡上一觉。”

沈浪微微的哼了一声,脸上面的表情微微的有些不满,不过也没有说什么,倒是坐在沈浪对面的这个人看着沈浪的这个表现,嘴上面没有说什么,心下却是对自己的书记佩服不已,这个跟自己的书记的猜测不差分毫,端是厉害。…,

沈浪并没有跟强哥他们回别墅,而是回到了家里面,在回家之前沈浪还给自己的老哥打了一下电话,晚上的时候要是方便的话,他想跟自己的哥哥说一说自己下去的状况,不管这个对于自己老哥是不是有触动或者积极的影响,但是这个势必都会加深自己老哥的认知,这是沈浪所希望看到的,至于会不会有其他人不太满意,这个并不在沈浪的考虑范围之内,再说了管得着吗?而谁又敢管?

吃完了晚饭以后,沈浪把自己这次的事情很是详细的说给了自己老哥听,坐在那边的沈正听了这个事情以后也是挠了两下自己的头发,自己弟弟的这个行事手法还真的是毫无顾忌。这个根本就不是正常的手段,但是自己也不能否认他这种方法非常的直接,也是非常的有效,要是这个事情放置在自己的手上,恐怖没有三个月的时间不会有一点苗头和进展的,这个就是事实,自己需要承认这一点。



分享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