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选择地暖用木地板

  • 时间:
  • 浏览:1155次
  • 来源:演示站

三个人也是有些怀疑,让他们这样的坐两个小时,在忍受的范围之内,而这两个小时的时间也不可能一动都不动的,要是让他们像这位组长一样,那个还不如杀了他们的好,只要不用这么的经受折磨。

“组长”

“组长,我们不是很明白”

坐在一起的三个人拿着这个名单并没有立刻的就猴急的去动手,而是把这个清单上面的东西仔细的分类,这点本事三个人还是有的,分类完毕以后三个人才开始逐渐的挑选,买东西也要讲究方式和方法的,你不能东一头西一头,那样的话别说一个上午了,就算是再多两个上午的时间这个也买不来呀,

得知他们三个人离开了以后,沈浪看着进来的朱南也是摇摇头,“有的时候希望他们能够听话一点,有的时候又希望他们能够不太听话,早知道这个样子的话,我说什么都要把老秦给调过来,他在这个方面的经验是无以伦比的,你因为这个身份所限,只能提点两句,但就怕他们醒悟不到呀”

“还有不到一天的时间了,也不知道他们中午的时候会不会赶回来,毕竟这个戏台早就已经搭好了,悉数的人也已经登场了,今天下午几乎所有的重量级人物也会登台露面,如果错过了这样的机会,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种遗憾”

“机会已经给他们了,希望他们可以领悟过来,我已经做到了我应该做的,如果他们还不明白的话,那个只能说他们自身有问题,我不在乎他们究竟都是一些什么人,该说的我已经说了,该做的我已经做了,至于其他的就不是我能决定的,唯心一点的说,看看老天是不是帮他们吧如果老天都不照顾的话,那个我也没有什么办法,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有的时候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呀”

说完了以后,沈浪又是拿起来桌子上面的书,很是放松的看了起来,一直等中午吃饭的时候,三个家伙依旧还是没有回来,朱南这边也是有点焦急,时不时的看一下自己的手表,不过快要到下午一点钟的时候,三个家伙终于的赶了回来。

第五百九十九章

“组长?”沈浪抬头看了一眼,根本就没有去注意他们恳求的目光,而是淡淡的说道:“要想出去方便的话不用通知我,要是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看你们还是老老实实的坐在这里的好,想一想为什么你们都已经出面了,那帮家伙甚至都已经答应了你们的条件,可是现在又突然反口的好,失败这个不是很可怕的事情,谁都有过失败,能从这个失败当中找寻出来失败的原因和本质,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这个都是怎么了,这帮混蛋还想不想活了,明明都已经答应好了的事情,现在又突然的反悔,太难解释清楚了,要知道昨天的时候才跟组长详细的阐明了这个事情,可是现在事情有出现了这样的变卦,这个对于他们来说真的是太难以接受了。

本来他们想要打电话质疑一下的,但是看组长的意思,好像对此并不是非常的赞同,这个都已经是什么时候了,为什么组长还能坐的这么安稳呢?所有的事情都对工作组这一边不利,就算是能预见组长有什么所谓的准备,但是他们还是没有能从其中看出来什么所谓的胜算,希望太渺茫了。

牧飞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对坐在身边的好友赵荣阳微微的点了一下头,赵荣阳也是应对的笑了一下,随即就离开了这里,牧飞等了一会以后这才拿出来自己的手机,拨打了自己那位大哥的电话号码?自己还想最后的确认一下。

等了好一阵,电话才被接通,“喂,大哥吗?我是小飞”电话那边传来淡淡的笑声,不过这个笑声里面却是充满了讥讽的声音,“原来是小飞呀什么事情,本来我想等一会亲自的给你打电话恭喜你来着,没有想到你竟然率先的打这个电话过来,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先说一声恭喜了。”

电话这边的牧飞沉默了一段时间,随后才说道:“大哥,有一件事情我始终的都搞不明白,为什么我们两个人就不能共存呢?我好像并没有妨碍你什么,这些年以来都是你拉我的后腿,看在大伯的面子上面,我从来的都不跟你计较,但是我始终的都想不明白这个事情,这里面究竟有着什么原因?”

“小飞,你这个话是什么意思?你这个是在指责我吗?你什么时候学的这么没大没小的,难道爷爷和二叔以往的都是这么教导你的?”

牧飞听了以后用鼻子冷哼了一声,“大哥,都已经现在的这个时候,还需要隐瞒什么吗?太没有意思了,我不跟你计较,但是并不代表着我就傻,我只是不想让大伯和父亲两个人过于的为难罢了,诚然你在爷爷的心目当中比较的有位置,但是这个好像跟你的能力并没有太大的关系你说呢?”

“呵呵,小飞,你知道吗?我最不喜欢的就是你这个装作无所谓的神态,其实大家都明白,其实你也挺羡慕我这个位置的吧有的人天生就是冤家,你我就是这样的人,要知道一块糖果两个人分,一个人只能拥有一半,可是一个人分的话,那么就会拥有整个一个,不要跟我说你已经放弃这样的屁话,你只不过是没有机会罢了,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小飞,你太幼稚了,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呀”说道这里的时候,电话那边也是传来很是得意的笑声,“不过小飞你放心就是了,虽然都说要痛打落水狗,但是你也说了,我们好歹还是亲戚的关系,我会替你安排安排的,好了,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挂了,你那边应该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才是。”

一直等上了车以后,牧飞才有些疑惑的说道:“那帮家伙没事吧”开车的纽曼神*很是冷峻,他所注意的只是周围的情况,好长的时间以后才冷漠的说道:“没事,只不过关在电梯里面,没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别想出来了,至于手机和警报更是全方位的切除,对于他们的人身安全没有任何的影响。”

牧飞当然不会关心那帮家伙的安全问题,他只是想知道这个究竟会拖延多长的时间,还有就是会不会起到一定的保密作用,现在来看三少做的很是周全呀

与此同时,在沈浪的办公室里面,朱南也是有些神*焦急的从外面走了进来,这一次也不用什么纸张了,而是直接的说道:“三少,那边所有重量级的人物全部的都现身了,来了不少人的,虽然还不太明白他们的态度,但是....。”这个话刚刚的说完,一直坐在那里的三个小组长这个时候也是站了起来。

不过走到一半的时候,沈浪却是拍了一下朱南的肩膀,“前面停一下,我们的客人应该已经到了。”等朱南停车了以后,沈浪看了一下随后也是拉开了车门,随即就看见一辆车由远而近的行驶了过来,等靠到商务车的时候,车门打开,从车上面下来一个人,随后也是快步的上了车,随手还把车门给带上了。

“三少”

坐了能有两分钟以后,整个会场可以说是鸦雀无声,沈浪就站了起来,对着这些人微微的冷笑了以后,随后很是不屑的就往门口的方向走去,牧飞则是对在座的这些人做了一个歉意的笑容,然后紧跟着沈浪的步伐,至于三个小组的组长,看着自己组长的动作,还有所表现出来的气势,则是有些理解了所谓的以势压人究竟应该怎么做,相对的比较起来,他们以前做的那些,真的是太小儿科小儿科了,说出来的话都有点可笑。

沈浪和牧飞等几个人的出现只不过是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但是这个所造就出来的效果确实绝对的不一般,如果说目光可以杀人的话,沈浪和牧飞两个人现在恐怕早就已经是千疮百口了,甚至都已经要成渣了,没有想到沈浪竟然会跟他们玩了这样的一手,还有就是那个牧飞,究竟是怎么搞的?

偷鸡不成蚀把米,这个现在恐怕是最好的形容了,沈浪之前不是不做抵抗,也不是俯首称臣,而是早就已经有了这儿方面的准备,等所有的人全部的都露面了以后,这才显现出来自己的胜负手,这一招真的是太打脸了,打的还让他们无话可说,无言以对,原本是时候他们想要充当调和的角*,让沈浪丢了面子的同时,还不得不领情。

现在呢?完完全全充当了沈浪当面锣对面鼓的敌人,难不成这个牧飞以前的时候就是沈浪的人,这个绝对的不可能,想到这里的时候,大家不由的想到了另外一个人,就是那个赵荣阳,但是也没有听说他跟沈浪有什么关系呀不过当他们得知刚刚赵荣阳已经上了飞机的时候,大家也开始有些牙咬切齿起来。

从沈浪来了以后就离开来看,沈浪对于这个事情的态度是不会太追究的,既然这样的话事情就好办了很多,至于这个背后政治势力的影响以及这个事情的其他延续,现在已经顾不了那么的多了,把眼前的这个窟窿先给填补好了再说。

倒是在回去的车上,沈浪看着牧飞,他的眼神当中依旧还是有那么一些的紧张,“赵荣阳那个家伙走了吧”看见牧飞点头以后,沈浪这才接着的说道:“本来想着你这段时间回去好好的思考一段时间,但是看今天来的这些人,你要是回去的话,能不能活着回来这个还真的是不太好说,至少眼下他们有生吞活剥了你的意思,这样吧反正工作组这边很是缺人,你就先给我做一段时间的秘书吧”

坐在后面的三个组长看向牧飞的目光已经在冒火了,牧飞也感受到了这一点,转过自己的身体对三个歉意的笑了一下,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的身份自己是最明白的,没有必要把气氛搞得那么的僵硬,还是缓和一下的好。

倒是这三位小组长牧飞歉意的眼神也是无奈的笑了一下,人家都已经表示了自己的友好,你也不能一点都不给面子才是,更何况在这一次的事情当中人家起到了很是关键的作用,这一点他们三个谁也比拟不了,说起来三个人的心头也是有点懊恼,心里面也是多有盘算,今天出场的人可是相当的不少呀老子现在不收拾你们,倒是你们玩了老子一回,这个事情绝对不能善罢甘休。

牧飞的那位大哥也是在第一时间就知道了这个消息,在听闻这个消息的时候牧荣还真的有点不太置信,可是等电话里面的人表露了自己的身份以后,牧荣的脸*有些铁青,随后也是开始有些发黑,到了最后却是有点白了,额头上面也是汗水涟涟,刚开始的时候是生气,后来是愤怒,到了最后则是有些担心和忧虑。,

听着电话里面的盲音,牧荣异常愤怒的摔了自己手中的电话,快要到晚上的时候,牧荣也是跟随着自己的父亲一起的来到了老爷子的家里面,也不知道这些老爷子是什么原因,平常的时候很是不喜欢跟儿女们住在一起,弄得过来的时候就好像要请示工作一样,也不知道是不是老爷子故意彰显自己的威风。

晚上在食堂的时候,不单单的是三个小组的组长,所有工作组的成员全部的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自己的这位组长,大家都不是很明白组长究竟是怎么说服牧飞的,要知道这些人的政治背景并不算差,大家都知道牧飞代表的是什么人,可是现在牧飞竟然坐在了这里,这里面的原因很是值得说道呀

这里面可不意味着简单的背叛,里面应该已经涉及到了一定的政治斗争,可问题是组长这段时间没看见外出呀他究竟是怎么做到这个事情的。

等牧飞坐下来以后,沈浪简单的说了一下工作方面的事情,牧飞也是坐在一边聆听着,他发现沈浪开这个会议没有什么所谓的空话和大话,上来以后就开始分配各项的工作,而下面的这些人也是有条不紊,甚至还有人当着大家的面,直面的挑战沈浪的权威,刚开始的时候牧飞也是有些担心。

但是随后事情的发展完全的出乎了牧飞的预料,沈浪跟大家一样,也是有理有据的争辩,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身份怎么样就强势压人,会议进行的非常顺利,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就完全的结束了,虽然相对以往自己参加的会议来说这个时间有点短了,但是从这个会议里面牧飞感觉自己学到了很多的东西。

从整理出来的这些资料来说,这个可能是自己过去一个星期的工作,甚至再拖延一下的话,很可能都是一个月的工作,要知道自己旁边还有六个帮手,至于组长沈浪整个上午的时间就没有看见他站起来过,经过他手的文件把他埋起来虽然可能有些夸张,但是也绝对的不为过,真的是太多了,真怀疑组长和下面的这些人究竟是哪里来的这么多体力和精神。

沈浪笑着的拍了一下牧飞的肩膀,虽然没有说话,但是这个动作已经表示了自己的鼓励,这个甚至比说上两句话更加的重要。只不过沈浪这一顿午饭吃的并不是非常的安慰,这不电话又一次的打了进来。

听着电话里面的述说,沈浪也是淡淡的笑了一下,“算了,既然他们已经表示了一定的诚意,那个我们就应该接受,我们还没有到撕破脸皮的地步,至于怎么做,你们自己看着办吧,我等你们的好消息”

牧飞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想了一阵才开口说道:“如果是我的话,我会选一个替死鬼出来,虽然说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但是彼此还没有到撕破最后脸皮的时候,就算是最后撕破了脸皮,这个可能也跟我们没有太多的关系,涉及的层面已经上升了,找到了替死鬼以后就开始修缮彼此之间的关系,毕竟跟你直面的对敌,这个根本就不是他们所期望看到的场景,不过我也并不就是所谓的偃旗息鼓,更何况这一次已经直面敌对了,有些事情更直观了,修缮这个关系这个倒是没错,但也不会付出的特别多。”

沈浪点点头,“不错,分析的很合理,反正现在事情都已经搞了出来,就算是彼此的原谅了又能怎么样?背后还是斗得头破血流,更何况从本质上面来说,因为政治派系的不同,大家注定了不会在一起的。但是反过来思考一下,其实大家都是摇旗呐喊的角*,就算是斗得再凶,一个替死鬼就已经够了,这里面涉及的原因是多层次的。”

“三少,你觉得这个事情还有后续吗?”

面对如此的问话,沈浪倒是笑了一下,“不会了,这一次是唯一的机会,这个也是为什么我没有让你离开的原因,因为你的原因,这一次的黄金机会被浪费了,如果他们还要动手的话,我的处理方式就不是这个了,有些人不会让我出这个手的。好好的表现吧如果你在工作组的成绩让我感觉满意的话,我也许会让你见识一下所谓的大场面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不过这个事情你自己明白就行了,你是我第一考察的对象。”

晚上回来吃饭,牧飞发现几乎所有的人都在食堂里面,自己以前的时候也听过这个事情,毕竟也跟沈浪做了一段时间的敌手,那个时候自己听了这个事情以后还是有些嘲笑,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就算是做了硬性的规定又能怎么样?还不是里一套外一套,但是这两天的接触自己发现,这里绝对不是这么一回事情。

沈浪安然的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面,“所谓罚了不打,打了不罚,看你们的状况你们这两天的生活过的是相当不错呀我不管你们有没有什么所谓的冤情,也不管你们是不是被冤枉的,但是这个事情的起因完全在于你们,整个工作组的人全部的都在看着,我也没有打算袒护你们,你们说一说吧究竟用什么方式来处罚你们?我个人倒是无所谓,但是必须要让工作组的其他人感觉心里平衡。”,

沈浪听了这个建议以后也是笑了起来,“想的倒是不错呀可是你们这么的做让酒驾的回来以后干什么?打扫厕所吗?不过既然你们都已经提出来了,我也不好反对,既然这样的话那么就咋们门前的那个马路吧早晚半个小时的时间,这点体力活对于你们来说还是在承受的范围之内,我们你们不会连这个都干不好吧”

现在对这个家伙可谓又恨又爱,恨得是当初的时候牧飞让他们当了替死鬼,爱的是他现在完全成了自己人,听闻这个小白脸昨天可是累的够呛,不是那块料就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了,能来这里可不是有身份这么的简单,也不是反戈一击就行了,你需要有自己的能力才是真的,没有能力这里会自动的淘汰你的。

很显然从昨天开始牧飞就已经开始认识到了这个情况,三少对于自己已经算是非常的照顾了,但是之前自己并没有接触太多,加上一上来就这么的繁重这个还真的让牧飞有些措手不及,自己也非常的明白,在一段时间以内大家都会体谅,但是长时间的这个样子,这个都不要用别人说话,自己都丢不起这个人。



分享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