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木地板装修效果图卧室

  • 时间:
  • 浏览:1155次
  • 来源:演示站

午餐是自选的,东西都摆置在那里,想吃什么自己拿勺子盛或者夹子夹就可以了,刘涛看着这些东西,用夹子夹了一些所谓的沙拉在自己的盘子当中,这些菜当中只有这个现在最合乎自己的胃口。刘源看了看,也是同样的夹了一些沙拉,不过夹完了以后却是拿起来那个沙拉酱,看着刘源挤出来的那个沙拉酱,还有可以勾画出来的那个造型,刘涛就感觉自己的胃里面又开始有些蠕动了。

好在接下来的时间段里面,刘源并没有继续的去挑衅刘涛,而是自顾的吃着东西,下午的时候给狗狗们清理身体,这个工作要比清理狗舍好的很多很多,而这个阶段别墅的工作人员也是参与了进来,刘涛这个时候还能好受一些,至少不像是清理狗舍那样的让自己感觉难受,不过等清理完毕以后,刘涛也是用手扶着自己的腰,挣扎着的站了起来。

谢绝了晚饭的邀请,杜承平和刘涛两个人踉跄的上了车离去,还没有等到行驶太长的时间,刘涛就已经沉睡了过去,杜承平虽然是努力的挣扎,但也是mimi糊糊,好在自己xiǎo的时候打的这个底子比较的好,不然的话自己今天也不见得要比刘涛好到那里去,但就算是这个样子,自己也感觉有些疲乏。

下了车以后,两个人看着停车的地点,竟然不是学校,而是洗浴中心,开车的司机笑看了一下两个人,随后才解释的说道:“进去放松一下身体,按摩敲打一下,不然的话你们一个星期的时间都缓解不来的。”

沈làng放下手中的报纸,把刘源和果果两个人招呼到自己的面前坐了下来,“我今天之所以针对刘涛,原因有两个人,一个是敲打他,相对的来说刘涛是一个比较好敲打的对象,他好歹也是世家子弟,深受过哪些jing英式的教育,只要使对了方向,很容易收拾,另外一个原因吗?就是给杜承平提个醒,他并不是那么好敲打的,有些自负,这个跟他的经历有一定的关系,敲打他需要循序渐进。”,

沈làng微微的点了一下头,“杜承平喜欢内心计较得失,这个是因为他每走出来一步,都要付出来自己的汗水和努力,他必须重视,刘涛不喜欢太计较,是因为他走到今天的这一步几乎就没有付出过自己的努力,谈不上什么所谓的珍惜,这个也是我今天刻意这样去安排的原因所在,不过你说我看重杜承平,这个话说的有些较真了,两个人我一样都比较的看好,就看他们怎么去选择了。”

刘源微微的吐了一口气,“要是我选择的话,我会选择杜叔叔,虽然会有点难度,但是成长的空间是巨大的,师傅,要是你的话,你会选择谁?”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虽然两个人极其不愿,但依旧还是挣扎的爬了起来,那个tui脚隐约的还是有些酸痛,洗漱以后两个人也是不约而同的去了沈làng的办公室那里,等他们来到了办公室以后,才发现这位三少早就已经恭候多时了,看见他们两个人的到来,沈làng让他们站在那里稍等了片刻的时间。

等了一会以后,沈làng也是打印出来两份东西来,把两个人叫到了自己的身边位置,“刘涛,你负责这一张纸上面的内容,承平,你负责这一张纸上面的内容。手头上面如果没有的话可以去图书馆查阅,今天这个屋子里面会放一张大的办公桌,你们两个人公用,钥匙我等一会给你们每个人一把,当天的工作最好当天了结,因为明天还会有新的工作,开始动手准备吧”

看着要离开的两个人,沈làng也是招呼了一声,“哦,我忘记跟你们说了,最好可以独立的完成,我给你们两次机会,注意只有两次机会,你们最好慎重的去使用,如果有第三次的话,我就当你们自愿的放弃了这个课题,当然了你们也可以选择在这个过程当中主动的放弃这个课题,我不能把你们怎么样的,顶多也就是在你们的毕业考评上面给你们记录一笔罢了,我虽然没有这个权利,但是你们要相信我可以做到这一点。”

杜承平和刘涛两个人相互的对视了一眼,也是快步的走出了这个房间,一天的时间下来,两个人甚至连方便的时间都是用跑的,而且那个手里面还是拎着不同的书,没有办法,任务真的是太繁重了,一直等快要到夜半的时候,两个人才完成了手头上面的工作,晕头胀脑的两个人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去洗漱,直接的就趴在了chuáng上。

早上面的时候,刘涛刻意的提前一个xiǎo时的时间起来了,开始整理了一下昨天的这个大纲,又重新的梳理了一下沈làng沈老师jiāo给自己的这个内容,杜承平起来的稍微晚一些,不过也是比平常早了四十多分钟的时间。

但是两个人也是非常的明白,这个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也就是想一想罢了,给自己一个好的心理安慰。沈老师只允许两个人公平的进行竞争,如果真的要是刷点手段和huā招的话,很肯能会引起沈老师的反感,进而把自己给淘汰出去,两个人只能是通过自己的表现,来争取淘汰另外一个人。

来到了办公室里面以后,杜承平表现的相当自信,自己干过秘书,在学校里面的时候也是名列前茅,虽然这个任务量有些多,但对于自己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自己很有信心可以击败刘涛这个对手。昨天的时候刘涛接过来那张纸的时候,自己也是大概的看了一眼,上面的工作量比自己只多不少,自己并不是看不起刘涛,但是自己很是怀疑,他是不是能完成纸张上面的那些东西。

沈làng接过来刘涛的那张纸,上下打量了一下以后,也没有看见沈làng动什么书,随口的就开始询问起来问题,出乎了杜承平的预料,刚开始的时候刘涛回答的磕磕巴巴,而且有的时候还需要苦思冥想一段时间,但是总体上面来说回答的是相当的不错,沈làng一边听取着,一边在刘涛的那个纸张背面写着一些什么东西,差不多半个xiǎo时的时间以后,沈làng也是记录了整张一张纸,杜承平倒是偷看了一眼,字迹工整、下笔有力,看样子在这个上面下过不少的功夫。

写完了以后沈làng也是把纸递给了刘涛,“按照我询问的问题,结合我给你记录下来的这些东西,写一篇报告出来,还有这个是今天的任务,走吧明天早上的时候一并的jiāo过来。”刘涛接过来两张纸,转身的时候也是对杜承平笑了笑,有鼓励的意思,当然也有挑衅的味道。

等轮到杜承平回答的时候,刚开始的时候杜承平回答的很是流利,也是非常的有自信,但是说了没有两个问题以后,杜承平就开始有些磕巴起来了,按照自己的理解来说,沈老师口中的这个问题自己脑海当中有些印象,但也只能说是有些印象罢了,真的让自己说出来,自己还真的就忘了应该怎么来组织,一瞬间貌似所有的东西全部的都涌入了自己的脑袋当中,让自己的思路一下子的就hun淆了。

“承平呀我问的这个问题应该是最基本的东西,貌似没有刁难你的地方,甚至这些问题比刚才刘涛的问题还要简单,但是你都给我回答了一些什么东西,你是过于的自信以至于自负,还是你根本就没有用心。”

“对不起。”

沈làng的手微微的停顿了一下子,然后面有异sè的看着杜承平,“你想好了吗?我可是没有准备làng费这样的机会,我跟你说明白了,我不管你有什么关系,也不管你老爹是谁,两次机会就是两次机会,绝对不会有第三次机会,你好好的考虑一下,时间还有半年,你觉得只剩下一次的机会够用吗?千万不要得不偿失。”

打个比方来说,杜承平和刘涛都是xiǎo树,刘涛呢自xiǎo虽然是在呵护之下长大,但是家里面对于xiǎo树的成长相当的重视,根本就没有让他长弯,现在只不过是枝杈稍微的有些多了,只要把这些枝杈给砍了然后稍微的修正,他依旧可以成长为参天大树。杜承平呢?虽然长得还算是直溜,但是因为经历的风雨太多,有的根枝已经损伤,甚至是毁坏了,必须好好的保养和护理,但问题是他本体上面已经成型了,所以这个固定就需要麻烦的很多很多。

晚上刚刚的下班,沈làng也是走出来党校的mén口,不过还没有等自己上车的时候,就看见不远处走过来一个秘书一样的人,“三少你好,我是陈省长的秘书,陈省长到京开会,现在正在车上,不太方便下来,想请三少你赏光去茶馆坐一坐。”

沈làng微微的点了一下头,随后也是上了自己的车,秘书也是快步的走向了不远处的车,随后也是掉头在前面引路,没有多长的时间,两辆车就停靠在一间幽静的茶馆面前,等了一会以后沈làng才从车上面下来,随后这个车也是离开了,并没有在茶馆面前做任何的停留,看的留在mén口的秘书也是一愣,不太明白其中的原因。

沈làng也犯不上去跟他解释,在他的带领之下来到了茶馆的一个包间里面,等秘书把mén关上了以后,沈làng也是对面前自己的这位中年人点头示意了一下,随后才开口说道:“陈省长,你好。”

“陈叔叔,你还是叫我xiǎolàng就行了,不然的话我老妈要是知道了,回去以后还不知道要怎么收拾我呢”

.

.m]

..

第七百一十四章

陈继国深深的看了一眼沈làng,随后脸上面也是露出来淡淡的微笑,“那我就叫你xiǎolàng吧不知道云芳要是知道这个事情的话,会不会找我的麻烦,当年的时候我可是没少受欺负,现在想来还是感觉一身的冷汗。”

沈làng微微的点了一下头,想了想才接着的说道:“我现在在党校读博士,正好有个课题在手里面,但是身边没有什么人,正好遇到了刘涛和承平他们两个人,感觉在学识方面还不错,就让他们两个人帮帮忙。”沈làng的这个回答貌似很平常,但是却绝对的谨慎,没有给坐在自己对面的陈继国留下来任何的借口和理由。

想了想,陈继国也是笑着的说道:“xiǎolàng,说起来我们两家也算是世jiāo,承平的情况有些特殊,来京这么长的时间一直的也没有回家里面,我的工作也是非常的忙碌,特别是在这方面的事情我也不好过于的去bi迫,我想请你关照他一段时间。”

沈làng笑了一下,“陈叔叔,学校的生活很是严谨,加上他们这段时间又帮着我整理课题,所以也是相当的繁忙,就在今天早上的时候承平主动了放弃了一次机会,对此我感到了少许的失望,我给他们每个人两次机会,但是没有想到第一天承平就放弃了一次,陈叔叔,我也不太想做言而无信的人。”,

“一点情面都不能讲吗?”

沈làng轻轻的一笑,笑的多少让人感觉很是清淡,甚至是无趣。喝过茶水以后,沈làng就离开了,那位秘书也是亲自的送沈làng去了mén口的位置,在沈làng出来的瞬间,那个车也是从街角看了过来,几乎是掐着沈làng的步伐来到了身边的位置,还没有等那位秘书开mén,车mén已经自动的打开了,不过那位秘书还是把手放在了车檐下面,一直等沈làng上车以后,才推了一下车mén。

想了想陈继国还是把电话给拨了出去,等了好一会的时间电话那边才被接听,里也没有等杜承平率先的说话,陈继国倒是开口说道,“是我,我刚刚的来京,晚上要是有时间的话,我带你回家里面一趟,家里面都等着你呢”

“爸,你好。”电话里面的声音显得很是疲惫,虽然很是客气,但却让人有一种疏远和隔阂的感觉,“这段时间恐怕不行,时间上面太紧凑了,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先挂了,我在学校这边一切都很好,你还是多注意一下你的身体。”

听到沈làng这么的说,杜承平也是略微的感觉有些意外,就听见沈làng继续的说道:“你不是我的亲人,更不是我的下属,我没有照顾你的义务,那个应该是你上司和你父母干的事情,就好像现在的这个课题一样,你愿意留在这里就留在这里,不愿意的话我也绝对的不勉强,但一旦你选择留在这里的话,那就必须要给我做到最好。”

“是,沈老师,我会努力。”

这个话还真的就有点刺激了刘涛,他也是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牙,沈làng也是略显不屑的哼了一声,“我给你这样的机会和平台,并不是说我就十分的看好你,想要做杜承平的磨刀石,你还差的很多,杜承平没有人去指导他,他也没有享受过所谓的jing英式教育,但你这个受过很多人教育和指导,享受过jing英式教育的人,在杜承平的面前就是一个娃娃,想要nong你也只不过是动动xiǎo指头罢了,别自我感觉太良好了。”

一个星期的时间,两个人被沈làng给整的yu仙yu死的,别的同学来这里所谓的学习只不过是一个借口罢了,那些东西只要来上课基本上都能听懂,更多的还是彼此联系和沟通的一个平台和机会,但对于杜承平和刘涛两个人来说,则是非同一般的学习,真的有那么一点头悬梁锥刺股的架势在其中,跟疯魔了没有什么两样。

于清香直接的就把手放在了沈làng的腰间位置,“还跟我玩心眼,赶紧给我老实的jiāo代,不然的话不要怪我不客气。”沈làng也是摇摇头,“好了,好了,我投降了,两个人要是在原来的条件之下,最终的结果也就是一个省部级的*罢了,但以他们两个人的资质来说不应该如此的,杜承平呢?骨子里面还是有些书生意气,而刘涛则过于的玩世不恭,更何况就算是调教不好,对他们来说也是有益无害。”

“看来你真的是看上他们两个了。”

沈làng这个时候也是把杜承平和刘涛两个人给叫道了自己的身边的位置,“认识一下,于清香,你们要是觉得可以的话就叫一声嫂子,感觉不好的话叫什么都无所谓的,今天在她的地界上面活动活动筋骨,换一换你们的脑子,看看你们这两天的那个报告,写的都快要跟流水账一样了,看着就让人生气。”

于清香倒是率先的伸出来自己的手,“这个是杜承平,这个是刘涛吧xiǎolàng这个家伙面冷心热,以后有什么事情的话要是过不去这个关,尽管来找我,我帮你们摆平。”两个人注意到这个时候,沈làng的眼睛也已经不知道看向了什么地方,于清香也是得意的一笑,不过随即也是挽着沈làng的胳膊。

上了电梯以后,于清香就走向了另外的方向,沈làng对于这里也是相当的熟悉,领着他们拐弯抹角的去了一个房间,很是空旷的一件屋子,倒是角落一个的一个拳击台非常的显眼,等了没有多长的时间,也是近来两帮人,看见了沈làng以后也是非常齐声的叫了一声三少,动作整齐划一,明显就经过严格的训练。

杜承平和刘涛两个人相互的看了看,杜承平的眼神很是热烈,刘涛也是添了一下自己的嘴唇,看着他们两个人的样子,沈làng也是笑了起来。“既然没有什么意见的话,那就开始准备吧我很是期望你们可以分出一个高下,不要让我失望

.m]

第七百一十五章



分享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