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地板砖装修效果图客厅

  • 时间:
  • 浏览:1155次
  • 来源:演示站

以此来强迫幸存者无法离开监狱,更是逼迫他们与那些军人一样,为他们卖命。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幸存者经过泰安,他们全部都被强制留了下来。等级高的,要么加入了监狱一伙人。要么就是被押往地底杀怪。

说是杀怪,但凡是进入地底的人,却从来没有上来过!

还有那些囚犯的等级,也有些出乎意料的高!

“军爷,似乎来者不善啊,我们该怎么办?”唐飞静静的听了一会儿,脸*越来越严肃,最后看向夏军,沉声问道。

第六十七章 混入监狱

泰安监狱的情况无疑很是复杂。

当然,夏军也可以选择饶过这里,从其他的地方去花城。只是除了泰安这条擦着森林边沿的通道之外,其余的地方,都是连绵的群山。里面充满了变异兽和一些可怕的怪物。

在森林的这些天,夏军更是亲眼见过许多连名字都是看不出的恐怖怪兽在山中嘶吼。显然那都是15级甚至更高的怪物。

深入森林,无疑是很危险的,除非迫不得已,他不会那么样做。只是这样一来,泰安,就是他们必须要去的地方。

“走一步看一步吧!我们先进去看看情况,打的过就打,实在打不过,凭借我们的实力,还有小黑,也能跟他们死磕。除非他们想两败俱伤,肯定会投鼠忌器。”

末世之中,一切凭借实力说话。夏军虽然也有一些正义感,可明知不可为的事情,他是不会去做的。

如果里面的歹徒实力不如自己,那就出手,端掉这些人。如果歹徒的实力太强,无法战胜,相信凭借三人的战力,也能让里面的歹徒投鼠忌器。

“也只好这样了。不过我们进去可以,但需要先化化妆。”猛女点点头,也同意了夏军的提议。

夏军也是脸*古怪的看着对面的猛女,化妆,那可是精细活,没想到很是粗犷的猛女还懂这个。

一个小时后。

夏军终于明白了猛女所谓的化妆是什么意思。那不是涂脂抹粉,坐在地上悠闲的涂着指甲油。

唐飞更惨,整个脑袋都被整成了鸡窝状,还被猛女以化妆要逼真为由,强迫着放了血。

夏军和猛女的形象也好不到哪里去。

猛女也脱了军装,换了身解放初期,农村妇女常见的花格子衬衫打扮。裤腿也挽的高高的,露出一双大脚,上面沾满了泥土。

如果再有一个背篓,那就跟菜市场卖菜的老大妈差不多了。

唯一幸免的就是黑暗蜘蛛,好在听小小说,监狱里也有几个人打出了召唤技能,召唤出了一头灰狼和一头蛮牛。

这样一来,就算有人发现龙哥三人不见了,短时间内,也察觉不到他们身上。、

当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夏军三人终于赶到了泰安监狱的门口。那里,果然已经被囚犯彻底控制了。

高高的望塔上,全部身穿蓝*囚衣,拿着各种热武器的囚犯。监狱的门口,还专门有两个年老的囚犯坐在那里,监视着每一个进出的小孩。

末世开始,已经过了十几天。

这些天,陆陆续续有附近的幸存者赶过来,对于大人,监狱限制的很死,几乎只许进,不许出。

给附近过来的幸存者造成一种监狱很安全的假象,只要这些幸存者进去了,那生死就是这些囚犯说了算。

好在看门的老囚犯态度还算和善。只是看了一眼夏军三人的落魄样子,就没有再多关注,礼貌性的点点头,就示意三人跟着小小进去。

但这仅仅是第一步,夏军并没有松口气。想要进入监狱,除了需要通过外面的大门,里面还有一道用铁丝网围成的铁门。

两个血气明显很旺盛的囚犯就坐在那里,大咧咧,目光掩饰不住贪婪的看着进来的夏军三人。

泰安监狱千余号人,并不是说所有的囚犯都是歹徒,真正敢跟怪物搏斗,甚至杀人的,也就两百来个。

这些人也不怕幸存者反抗,不远处,可还有十几个歹徒在巡逻,他们一起把守住了监狱的大门。

因为要扮作惊恐的幸存者,夏军三人都没有说话,而是让小萝莉出面,跟两个歹徒说话。、

“这帮混蛋!”

一个压抑的低吼,在夏军的耳边响起,不用回头,他就知道那是猛女发怒了,何止是猛女,就是他自己,看着那囚犯明显带着邪念的动作,眼中也露出了杀机。

另一个歹徒,似乎也有些看不惯同伴的举动。拍开了那人的手,然后指了指夏军,喝道:“小子,想要进入我们泰安监狱避难,那就要遵守我们的规矩!身上都有什么好东西,趁早交出来!”

唐飞脸*惨白,身上到处是血,一看就是要死的样子,靠在猛女身上,两人直接判断为普通人,看都懒得多看。

猛女虽然是个女人,可长的不漂亮,穿的衣服又是土不拉几,农村里见的多了,两个歹徒看一眼都要倒胃口,直接无视。、

但其中一个还是不信邪,上去把夏军身上搜了遍,结果只是搜出一枚生存币,上面还满是污渍。吓得那歹徒赶忙又丢了回去。

“靠!最近怎么来的都是穷鬼!小子,你多少级了?”

“我5级了!我的召唤兽也是5级了!”夏军故意把自己的等级降低了一半,反正也探查术也看不到自己的资料,他也不怕被拆穿。

夏军却是心中暗喜。猛女的化妆果然起了效果了。监狱的歹徒明显把他们当作了没有威胁的幸存者了。

在那里,一个胡子拉茬的中年男子正在焦急的在那里走来走去,看到小小出现,眼睛才是露出一丝喜*,赶忙叫道:“小小,你去哪里了,怎么这么久才回来?爸爸都担心死了。”

但他过来,可不是为了听这些的。小小的哭声也很容易引起歹徒的注意。他赶忙就给猛女使了个眼*。

跟官面上的人说话,还是猛女出面好一些。、

“你,你是猛女警官!”

等到三人一进入里面。陈天南忽然扑通一下,跪了下来。

“三位,谢谢你们救了小小。我给你们磕头了。”刚才在外面,小小已经哭着把森林的事情低声说了。尽管说的不是很清晰,可老于世故的陈天南大致上也明白了事情的经过,赶忙就给夏军跪下,表示感谢。



分享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