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装修塑胶地板

  • 时间:
  • 浏览:1155次
  • 来源:演示站

“你为什么这么想知道?还是说你已经知道了些什么?”

“我确实听过葬魂玉这个名字,不过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老白说道。

“什么交易?”老白问道。

“不是古墓,不过却是魂门的阴阳墓。”

“魂门的?”我跟老白齐声问道。妈蛋!这两次下古墓都是魂门的墓,哪一个不是凶险万分,进去说不定就出不来了。但是欧阳雄说不是古墓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近代的墓穴?

“确实是魂门的,家父下去过,而且可以肯定是魂门的阴阳墓。奇怪的是看起来像是近三十年内造的墓穴。本来这件事秦枫已经答应了我,帮我去打探这个阴阳墓,不过现在他估计根本不会记得。”说完看了看我。

你们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从那么早开始,整个欧阳家只能生出来男孩,却不会生女孩?很有可能是被下了诅咒,不能生女孩的诅咒,或者说生了女孩就有什么灾难之类的,这也是我的猜测。

去年你和月桐在一起的时候,你为了她答应了去帮我打探阴阳墓的秘密,找到可能跟我们欧阳家有关的东西。”

原来是这么回事?不过只生男孩不是挺好么?我们中国人大部分人的思想不就是重男轻女么?我看了看老白,老白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说道:“确实有这种诅咒,而且这种诅咒葬门就有。”

老白点了点头说道:“不过葬门很早就存在了,和魂门有联系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只不过后来魂门的人却越来越少。我答应你,帮你去盗那个阴阳墓。出来之后,我告诉你阴阳墓的事情,你告诉我葬魂玉的事情。”

“一言为定。”

“落凤坡。”

牢记本站1553小说网地址:

喜欢本书的书友,也请多多分享给身边的亲故哦!

落凤坡?那不是三国里面庞统死的地方么?庞统号凤雏,落凤坡刚好触及了他的名号。落凤落凤,刚好在落凤坡陨落了。

“好。”老白答应的十分干净利索。

这边喊着:“秦枫,你要活着回来。”

我跟老白回去了三天都没见爷爷回来,老白说不用等了,爷爷神出鬼没的,他想见我们自然会出现在我们面前。就带着我跟凯爷往葬天观赶了。

第二,有尸藤王,绝对有血寡妇,所以那个河下古墓应该很大很大,不比之前的白玉地宫小。第三,我们认为放有血玉棺材的主墓室,应该不是主墓室。就算葬着囚牛,囚牛也应该属于陪葬的,真正的主墓室我们还没找到。

下了车又走了两个多小时,终于走进一座大山里面,又朝山里走了一会儿,看到一个小村落。这个村落很特别,虽然只有几十户人家,但是好像家家都养牛。远远看过去就能看到很多的牛。

老白白了凯爷一眼说道:“老子是道教始祖,传说骑青牛过函谷关,出关隐居了。葬天观很尊崇老子,所以一直沿袭了这个习惯,就是进入葬天观必须要骑牛。”

“你说老子为啥不骑马呢?骑牛多慢啊。”凯爷说道。

我们三个进了村里,老白让我俩在村口等一会儿,过了一会儿就牵了三头青牛过来。这三头牛很健硕,而且眼神很明亮,看起来好像有灵性一样。怪不得会有人说用牛眼泪可以看到鬼魂,虽然是假的,不过看这青牛的眼睛,好像真的可以看见不干净的东西一样。

凯爷把右手的是指放在嘴角咬着,嘟囔了一句:“我这体格它抗的住么?”

走近了才发现,这座庙宇其实不算太小,只不过刚刚离得有些远,看起来有些小而已。门上挂着个牌匾,有年头了,写着“葬天观”三个大字。这道观看起来翻修过几次,门口有个青铜鼎,里面正燃着三根拇指粗一米多长的香。

正门进去就是大殿,大殿里面有尊老子的石像,有几个穿着道士服的人正在忙活,见到老白客气的点了点头。老白也回点过去,然后带着我们穿过大殿,原来这大殿后面还有几间小屋子。还有一个窑洞,是建在山壁上的,窑洞上有一扇青铜门,很是奇怪,看起来像个墓室一样。

里面有个老头说道:“进来吧。”

老白就把青铜门推开带着我们走了进去。窑洞内十分宽阔,放着一张石头桌子,几个石凳子。有个白胡子老头,头发也是白的,一副仙风鹤骨的样子,坐在蒲团上打坐。

长的真特么的像电视剧里的张三丰啊!看起来比爷爷还要像世外高人,我在心里嘀咕道。白观主见我们进来就睁开了眼睛,也不起身,说道:“坐吧。”

“囚牛能治水么?”

白观主摇了摇头。

白观主眉头一皱立刻说道:“不可说,不可说。”

白观主点了点头,表情十分平淡,好像已经知道这件事一样。展凌飞好歹也是葬门门主啊,死了你竟然一点也不惊讶!

“我要出去一段时间,葬门的事我暂时不想管,我找找爷爷,看看他愿不愿意回来当门主。”老白说道。

白观主依然点了点头。

《归魂墓》

第七十四章 出发前的准备

离开葬天观以后,我问老白为什么问囚牛能不能治水。老白说他感觉那个血玉棺材里面记载的事不像真的,囚牛即使真的存在,也是爱好音乐的,怎么能治水呢?

“老白,白观主说他自己是个给葬门看门的是什么意思?”我问道。

原来如此,看来这个白观主应该是知道很多事情了,不过他不让老白问葬魂玉的事,恐怕也是在担心葬门的诅咒吧?难不成这个诅咒真的很灵验?

“老白葬门的诅咒是不是真的?”我继续问道。

“老白,这中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白点了根烟抽了一口说道:“以后再告诉你吧,陈年往事了。”

“……”

到了家我就一个人去了欧阳月桐家。到了欧阳月桐家门口,敲了敲门,是欧阳月桐开的门,见到我似乎很高兴的样子,一把抱住我说道:“你怎么回来了?”

欧阳月桐有些失望的哦了一声,然后说道:“你等一下。”说完就回屋了。过了一会儿拿着我的背包走了出来,递给我说道:“这个本来就是要给你的,我父亲只拿了几块小的做研究用。”

欧阳月桐皱了下眉头,很好看的样子,说道:“秦枫,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么?”

我摇了摇头说道:“对不起,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从地宫里出来一年就那么没了。我问了谷振,他说我们两个在我进地宫之气就已经在一起了。可是我记得我在下地宫前我们是第一见面,还有晋元忠,我和你们都是第一次见面。而且我……”

“而且什么?”



分享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