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地板的四大理由

  • 时间:
  • 浏览:1155次
  • 来源:演示站

坐在沈浪对面的何老爷子的脸*好像突然有点不太高兴起来,“哼,阿浪,要知道我活了这么长的时间,还没有多少人敢跟我这么的说话,我欣赏你的才能,也欣赏你的手段。这样吧!你拿十亿美金出来,我给你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同时我孙辈的女孩子当中你可以任意的挑选一位做小,没有比这个再优厚的条件了!”

沈浪直接就摇头拒绝了,没有任何的犹豫,比刚才的速度还要快,甚至有点根本就没有考虑一样。自己已经考虑明白这位何老爷子是什么想法了。不管怎么说自己的身份都是马正刚的外孙,加上自己还有其他的官方身份和掩护,自己要是可以参与进来,能震慑很大的一部分人。要知道老爷子现在在澳门也不能说是完全的一家独大了,他需要对其他的两家有所压制,商业手段是一个方面,政治手段也是必不可少的。

看见沈浪摇头,何老爷子也是冷笑了起来,“是不入法眼还是条件太低,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我们都还可以商议的。”沈浪也是应对的笑了起来,“老爷子你的子孙必然是人中龙凤,而且老爷子你开出来的条件也让人有些难以拒绝,但是我却不能答应老爷子你,大家相互交个朋友这是无所谓的事情,老爷子你要是有什么好的项目,大家一起的投资这个也没有什么问题,但有些事情已经超过了底线。”

“赌一把?”何老爷子注视了沈浪好一段的时间,跟这个小家伙赌一把,还别说自己还真的就有点忌讳,上一次的那个赌博自己还是历历在目的,就算是自己也是有点心惊肉跳的,跟他赌一把,虽然看着利益很大,但是风险也是一样的突出,想一想上次的那个赌局,小家伙的手法和手段还真的就有点神鬼莫测的意思。“算了,人生就是这样的无奈,不过求之而不得真的是非常难过呀!”

“精而细、琢磨,粗而糙、即兴,人的一生无谓就是衣食住行,仅此而已。”沈浪很是飘然的说道,说的何老爷子也是一愣,这个话说的还真是非常有道理,精细的东西,是琢磨着吃,而粗糙的东西,吃着饱吃的高兴就是了,简单明了的很。

“七少爷,九姑娘来了!”一句话,这个何七少直接的就站了起来,跟强哥和奇妙两个人告罪一声,然后快步的就往外面走去,幸亏速度比较的快,不然的话恐怕自己的这位妹妹真的就闯了进去,家里面的人对她的威慑力都比较的有限,毕竟他是自己爷爷最宠爱的小丫头,也不知道爷爷究竟喜欢哪里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也就是站的漂亮一点而已。

“七哥,什么意思?家里面有客人?”何七少点点头,“嗯,从北京来的客人,上午的时候就来了,一直谈到现在,这个时候最好不要打扰。”小姑娘看着自己的七哥,很是不屑的拧了一下自己的鼻子,“七哥,听说是你请回来的客人,排场还挺大的,怎么?没有陪着爷爷一起在上面坐一坐?”

何七少的脸*有些不太好看,就算是爷爷宠着你,你也不应该这个样子吧!虽然各房之间闹得是比较厉害,但是面子上面大家应该过的去才是,何必一开口就伤人。“呵呵,九妹,要是不上去的话就一起在下面坐一坐,挺好的。”

“老七你已经见过了,这个是老九,我比较喜欢的一个丫头。”沈浪坐在椅子上面微微的点了一下头,根本就没有站起来的意思,何七少倒是没有什么,他对沈浪的身份多少还是有那么一些了解的,但是九姑娘的脸*就有点变了,不过却没有敢说什么,这里毕竟是自己爷爷的家里面,自己得宠是一回事情,说话又是另外的一回事情了。

这个话一说出来,站在哪里的何七少先是一愣,随即微微的皱眉,很快就有放下了自己的眼帘,可是九姑娘则是完全的呆滞了,自己还有点不太置信这个话是从自己爷爷的嘴里面说出来的,什么意思?虽然眼前的这个家伙英俊、非常的帅气,让人看了非常的有好感,做做朋友这个还可以,直接的让自己给这个家伙做小?

沈浪淡然的一笑,“老爷子,你太抬爱了,这个我可生受不起。”这个话说出来的时候,站在哪里的七少爷和九姑娘都感觉自己的那个心扑通扑通的乱跳,自己还没有看见过谁可以这么的不给自己爷爷面子,而自己的爷爷竟然没有太多的反应。

沈浪这个时候也是笑着的站了起来,老爷子也是一样的跟着站了起来,亲自的送沈浪出了门口,看的九姑娘都感觉眼前的这位是不是真的是自己的爷爷,至少自己从出生到现在还真的就没有看见过。自己的爷爷亲自的送出门口,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沈浪在车里面坐了一段时间以后,才看见何七少打开车门,从外面钻了进来,虽然脸上面的表情很是沉静,但是眼睛里面的神采已经把他给出卖了。沈浪的脸上面倒是没有太多的表情,就好像根本没有看见一样。

。,

第五百零六章

如果将来真的有那么一天的话,他们两个人当中的任何一个拿着这串手链去找沈浪,不管是看在自己以往的情分上面,还是看在这串手链上面,沈浪应该不会有太大的拒绝,当然了这个还有一个前提,就是自己把这个关系给打点好。沈浪究竟是一个什么人,别人可能知道一点,但是绝对不会比自己知道的更加清楚。

确切的说自己在知道和了解沈浪以后,也是被深深的给打动了,都说自己是一个传奇,可是跟这个小家伙一比,自己的那个传奇就有点过于的逊*了,这个小家伙才是传奇当中的传奇,骄子当中的骄子,可惜看不上自己的孙女,而自己的孙女也没有这个福气,不然的话就算是自己的孙女给他做小,至少也能对自己的家族有着绝对的长远影响。

下午的时候陪着沈浪闲逛了一圈,晚上的时候何家的七少爷亲自的摆宴宴请沈浪,沈浪入宴的时候看着桌子上面的摆置,也是呵呵的一笑,“有心了。”何七少也是亲自的对沈浪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恭请沈浪入座,本来以往的时候在这里摆宴基本上都是喝的葡萄酒,出去玩的时候可能会喝洋酒或者是啤酒,倒是很少喝这样的白酒,主要的原因是度数太高喝不惯,喝了以后感觉太难受。

沈浪看了一下倒在杯子里面的白酒,附壁如丝、斩流存珠,这个一般的家里面恐怕还真的就弄不到这样的好东西,这个东西不是几年或者是十几年就可以有的,沈浪不贪杯,但是对于这样的招待倒也不拒绝。何七少也就是见识了三少的酒量,有点吓人,但是看三少的模样,好像并没有什么太特别的感觉,神智清醒,步伐也很是沉稳,这一点多少让何七少感觉有点失望,本来好像趁着喝多的机会可以拉拢沈浪出去玩玩,现在看来没有这个机会了。

沈浪并没有什么夜生活的习惯,自己很早就休息了,倒是齐妙一个劲头的要去见识见识,连饭都没有吃完就跑出去玩了,沈浪也没有什么太大的表示,看的何七少也是有些不解,原本的时候自己还以为她跟强哥一样,都是沈浪身边的保镖,现在来看情况好像有点不太一样。…,

“三少,输了我倒是没有感觉很沮丧,我只是感觉为什么我一离开,跟在我后面的人就肯定赢呀!这个也太欺负人了。”沈浪听了这个以后微微的一愣,按照道理来说这个情况不太应该呀!老爷子肯定不会关心这样的事情,何七少也肯定会交代下去,让齐妙玩的开心一些,可是齐妙还这个样子,那么这里面就有问题了,想到这里的时候沈浪也是一笑,“算了,赢了就是赢了,输了就是输了,虽然说有人给你捣乱了,但这个不是什么借口。”

吃过了早饭以后,何七少才跟沈浪解释起来昨天晚上的事情,果不其然是哪位九姑娘搞的鬼,主要是昨天的事情让她有点生气,还有点郁闷。生气的原因是自己的爷爷直接的就让自己给沈浪做小,一点都不考虑自己的意见。郁闷的原因是,沈浪这个家伙竟然对自己这么的漠视,自己长得虽然不是那么祸国殃民,但自我感觉还是很良好的,可是沈浪竟然表示的那么的不屑一顾,是不是有点太瞧不起人了。

沈浪今天之所以不让何七少跟着也是有这个方面的原因,从内心上面来说齐妙算是自己的人,自己虽然不能算是什么贵客,但是你也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吧!自己虽然不能给齐妙把这个场子找回来,但是并不代表着齐妙自己不能把这个场子给找回来,至于这个事情会闹到什么程度,沈浪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但至少也得让那位九姑娘知道一点教训才是。

齐妙是中午的时候醒来的,下楼喝咖啡的时候就看见一个并不是很大的姑娘直接的就坐在了自己对面的位置,看那个神态好像对自己很是有意见,虽然说长的很是妖娆,挺怜人的感觉,但是眼睛里面那个目光让齐妙感觉这个小丫头有点意思。

齐妙倒是咯咯的一笑,把自己的身体微微的往前一探,低声的说道:“你敢不敢那个是你的问题,但是我觉得你给我们家少爷做小还真的就有点不配,当个暖床的大丫头也许还凑合着,这个也已经是高抬你了!”说完了以后,齐妙还上下打量了一下,很是不屑的看了一眼,那份自然和那份气度还真的就让这位九姑娘有点怒火冲天的感觉。

“齐妙,你是真的惹到我了,还从来的都没有一个人敢跟我这么的说话。”九姑娘也是眯缝着自己的眼睛,恨声的说道:“我就拼着让我爷爷收拾我一顿,我今天也要好好的把你给收拾了,就是不知道到时候你的嘴是不是还跟现在一样的锐利。”

“呵呵,好像真的有点意思了。”齐妙端着咖啡又是小小的抿了一口,“这样吧九姑娘,咱们就赌这一把,看看今天到底是你把我给收拾了,还是我把你给收拾了,你要是赢了,你怎么收拾我都可以,我绝对没有怨言。你要是输了的话,我们家少爷的身边还真的就少一个暖床的丫头,反正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你以后随叫随到怎么样?不过不知道我们家少爷能不能看上眼?”

“齐妙,你需要为你说的话负责的。”

齐妙冷冷的一笑,“负责不负责的我不敢说,但是我可以肯定一点,就是我现在敢站起来大摇大摆的走出这里,可是你敢吗?当然了你要是不嫌弃丢人的话我是无所谓的。”说完了这个话以后,就看见齐妙微微的伸了一下自己的手,随即就把自己的提包给放在了桌子上面,脸上面充满了戏谑的笑意。

九姑娘看着这个包的时候就已经感觉有点不太好了,刚刚的想要站起来,就感觉自己的上身突然的一凉,低头看了一眼以后,也是赶紧双手抱在自己的胸前位置,牙齿也是微微的咬着自己的嘴唇,脸*有些红,“齐妙,你..........?”

“怎么?说我不够君子,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君子,我只是一个女人罢了。”说完了以后齐妙还刻意的往九姑娘的胸前看了一眼,“嗯,没有想到还真的是真材实料,给我们家少爷暖床倒也还算及格,刚才小看你了。”

“你不要欺人太甚!齐妙。”不过这个话刚刚的说完,九姑娘就感觉自己的下身又是突然的一凉,吓得她立刻把两条腿紧紧的给夹住,但就算是这个样子也还是有点晚了,好在自己今天穿的不是短裙,不然的话可就走大了。但就算是这个样子,这位九姑娘现在看齐妙的眼神也是有点不太一样了。

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女孩子究竟是什么来头呀!自己还没有什么感觉,这个里面的衣服已经被她给扒光了,要说手快的人自己不是没有看见过,毕竟赌这个行当,快是最基本的一个条件,但是像这样的功夫自己还真的就是第一次遇到,她究竟是怎么做到的,还有就是拔下来的衣服都丢到哪里去了,这个要是让外人看见那颗真的丢死人了。

“呵呵,九姑娘,你能不能让我光着走出去我不知道,但是我敢保证你要是再惹我不高兴,我绝对可以让你光着身子转几圈,丢人不丢人的这个我不知道,如果你能豁出去这个脸面不要的话,我当然也是无所谓的,顶多我以后不来澳门了。”

“好,我认输了,你想怎么样?”

“是吗?”。齐妙倒是故作惊愕的一愣,“九姑娘还请你不吝指教,我真的是好怕怕呀!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请九姑娘你多担待,我是小门小户人家出身,来三少的身边还不是很长,有很多不懂的地方。”说完了以后,就看见齐妙的手在她的提包里面摸了一把,也不知道从哪儿弄出来一个手机,还故意的摆弄了两下,“九姑娘,要不你笑一笑?”

“怎么才能放过我?要钱,还是其他的什么东西?”

“你!...........。”

第五百零七章

“呵呵,不用,让她知道知道厉害也不是不可以,阿浪倒是聪明,他知道今天老九肯定是会去找麻烦的,所以才故意的甩了老七,其智近乎于妖,加上他那个特殊的身份,这样的人可以交朋友,但是绝对的不能做敌人。”

和叔站在那儿想了一段时间,才犹豫着的说道:“老爷,这位三少来的有点蹊跷,虽然上次的时候有点交情,但还不至于这么的深,送那么贵重的礼物,这里面必有所图。”何老爷子听了这个话以后,没有赞同但是也没有太多的反对,“说的也对,说的也不对,他来这里是有着一定的目的,但是所图的并不是我的东西,我的家产看着不少,但是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相反还很可能羊肉吃不着空惹一身臊。”

“上次的事情闹得有点大了,这个就是他这一次来的目的所在。虽然说起来这个事情跟我真的没有太多的关系,但是不知道这位沈助理究竟是怎么考虑的,我能感觉的出来,他看似对这个事情并不是特别的在意,但是内心一定是非常的好奇,如果他问了这个事情的话,那个就说明他还差了一点火候,如果他要是不过问这个事情的话,那个可就真的有点麻烦了。”

“老爷,那个要不要我跟三少谈一谈?”

何老爷子微微的摆了一下自己的手,“没有这个必要,从他拒绝老九的事情上面就可以看得出来,他对我还是很忌讳的。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个小家伙都是一个非常厉害的角*,昨天的时候我被他给将了一军,当时的时候我真想跟他对赌一把,但是不知道是因为年纪太大没有了这股子勇气的缘故,还是真的被他鬼神的手段给吓到了,我没有跟他赌。”

“那要不要找人压一压他的威风?”…,

站在哪里的管家和叔想了想,最后很是无奈的摇头,“老爷,我真不敢。不过就放任这位三少是不是也不妥?”

站在哪里的九姑娘咬了咬自己的牙,“那个三少究竟是什么身份?还有他手底下都是一些什么人?为什么爷爷要让我给他做小,他凭什么?”何七少直接的摇头,“这个问题我不会回答你,因为就算是我回答了你,你不会相信,依旧还会去问爷爷,所以你还是直接去问爷爷的好,也许爷爷他能回答你。”

“那我就去问!”

不过沈浪今天晚上回来的很晚,根本就没有给何七少这个机会,虽然第二天早上的时候何七少在酒店里面见了沈浪一面,但是沈浪却没有让何七少开这个口,溜达了半天的时间,沈浪就直奔何老爷子哪里去了,简单的用了一顿午饭,沈浪就准备告辞了。



分享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