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装修房子铺地板砖

  • 时间:
  • 浏览:1155次
  • 来源:演示站

要是沈浪闹一闹,这个不可怕,让人感觉可怕的是他不闹,就那么硬生生的挺在那里,这个就太让人头疼了,小家伙的脾气可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好,这位余老呀!你闲着没事惹乎他干嘛?你自己找这个麻烦无所谓,但是别把其他人也一样的给牵连进去呀!

余明从这里出来以后,脸上面的表情也不是刚才那么的沉稳,可是说非常的复杂,在里面的时候,沈浪的确很是顾及自己的面子,如果真的要是说上两句,恐怕自己当时就下不来这个台阶,当然了作为一个合格的政治官员,这些是不会被自己放在心上的。

自己真正感觉有些不妥的是,父亲做出来的这个安排,自己对此并不是非常的赞同,甚至还有些反对,虽然在其他人面前没有表露出来,但是跟父亲两个人单独交谈的时候,自己对此表示了强烈的意见,但是老爷子就是老爷子,把自己的意见和想法给强行的压了下来,对此自己也是无可奈何。,

虽然自己也明白老爷子这么做的意图是什么,但是自己还是觉得这个事情有些仓促,甚至是有些不合道理,从沈浪进京开始,貌似还没有什么人给他甩脸子,老爷子虽然德高望重,但是这么的去做,还是有些不妥。更何况沈浪他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这今日后要是真的出现了什么麻烦,又应该怎么来处理和调节。

家里面唯一能跟沈浪说得上话的,恐怕只有心心了,自己也相信老爷子可以拿捏的住心心,但是这样的代价是什么,老爷子想过没有,心心可是自己的女儿,如果真的要是出现了这个状况,杨家又会做出来什么样子的反应,头疼呀!

更让老爷子感觉生气的是,给自己的儿子打电话,手机关机,电话也没有人接听。给沈浪打电话,也是同样如此。怎么着,你们两个人商议好了吗,不过这个气来的快去的也快,坐在躺椅上面,余老爷子也是重新开始思考这个事情。

自己还真的就没有想到,沈浪这个小家伙的人缘竟然会这么的好,从另外一方面来看,他的这个威慑力还是很强悍的,在整个会议当中,竟然没有人会提及一句,这在以往是根本就不可能出现的状况,要知道能出现在那个会议上面的,都不会是什么小人物,而且这个职位和利益这么的大,竟然没有任何的争论和异议,太不可思议了。

从现在来看自己好像走了一手臭棋,是不是惹毛了沈浪这个不好说,但是已经在这个略显微妙的关系上面横插了一刀,要知道沈浪这个小家伙,可不是一个官员,虽然有的时候也跟政治扯点关系,但是心中却自有评价,他有的时候会因为利益而做出来妥协,但是那个也要看是什么情况,至少在自己这里,他是不会因为利益而做出来这个妥协的。

再者这个事情也不是一般的麻烦,先前的时候盯着的人不少,但是谁也不敢去接手,这个可不是什么小数目,而且几乎还是无本的买卖,虽然可能会拿出来一些钱,但是这个钱绝对不会特别的多,还是要靠其他方面来筹集,要知道这一次储备基金损失的数目可是相当的大,这样的买卖不是说你有底气,你有能力就可是参与进来的。

不过现在既然都已经这个样子了,沈浪就算是想要回避,也没有多少的可能性了,甚至于根本就没有这个可能性,只能是硬着自己的头皮往上冲,好在这个时间还是有的,不过既然这个会议已经宣布了这个命令,那么其他的部门就必须要开始运转起来,相信现在这个消息,已经在某个特定的渠道当中被传递了出去。

不过沈浪不在乎,并不代表着其他人,也跟沈浪一样的不在乎,就比如吴琼在第一时间就找到了自己的儿子吴超,虽然现在江淅财团并没有联系自己,但是吴超必须要去见沈浪,不过在见沈浪之前,自己还需要自己的儿子去拜见一个人,那个就是自己的老同学,就是当初促使江淅财团和沈浪相互联系的桥梁,自己的老同学,甚至在政治上面也是一脉相承的余明余主任,相信他现在也在等着。

吴超当天晚上的时候启程了,之前的时候自己经常去京城,余叔叔那里自己也拜访过很多次了,但是这一次却不太一样,走在路上面的时候,吴超也是在想着这个方面的事情,不过因为时间太晚了,飞机都已经停飞,好在还有火车,汽车的行驶速度过慢,不过等吴超来到京城的时候,也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

这个时间说早不早,但是说晚也不晚,出了站台上了早就已经准备的车辆,吴超也是捏了一下自己的拳头,如果不是因为过于的着急,自己也不想这么晚去打扰余叔叔,但是没有其他的办法,来到余叔叔家里面的时候,吴超显得非常谨慎。

余明的神态好像有些萎靡,精神有此不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疲劳的缘故,但是眼光依旧锐利,盯着吴超看了一段时间,才微微的点了一下头,在这段时间里面,吴超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是真的有一种心惊胆颤的感觉,好在这个时间并不是非常的长,也幸亏这样的场景,自己经历的比较多,这个时候只能是神着自己的脖子强挺着,一旦弱了这个气势,恐怕余叔叔就会对自己另眼相看的,这个不是褒义和赞许,而是会从内心看轻自己的。,

“嗯,既然来了家里面,就不需要那么客气,坐吧。”余明的脸上面也是难得的露出来一丝微笑,而且这个微笑在一定程度上面非常的勉强,可以说如果不是看在自己老同学的面子之上,自己是不会见吴超的。

“谢谢余叔叔。”虽然是坐了下来,但是那个屁股也只是沾了沙发的一个边而已,显得非常小心和谨慎,“余叔叔,父亲在来的时候让我问候你。”

“嗯,难得你父亲还想着。”余明也是叹了一口气,自己感觉到了吴超的紧张,吴超在自己看来还是一个孩子,对于他自己竟然用上了这样的威势,有点以大欺小,并不是每个人都像是沈浪一样的妖孽,别说是在自己的前面了,就算是在杨书记等人的面前,也从来的都没有看见过这个家伙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很是平淡,那个神经比水桶还要粗壮的多的多。

“你父亲先前的时候已经给我打过了电话,不过小浪这两天应该不会特别的空闲,我听闻你跟他的关系还算是不错。”这个显然就是有些睁着眼睛说瞎话了,不过虽然和沈浪的关系,因为父亲和其他方面的原因,有一些隔阂,但是眼下的这个事情更加的重要,自己绝对不会因私废公的,不过现在就让自己一个大主任出面去联系沈浪,这个倒是有些过了。

平淡的说了几句话以后,看见这位余叔叔的动作,吴超也是起身告辞了,不过在吴超即将离开的时候,余明却是摆了一下自己的手,“去找一下你杨阿姨,还有时间虽然很是重要的,但是过于的急迫反而会丧失自身的优势。”

听了这个话,吴超也是身体一震,“谢谢余叔叔,我会铭记在心的。”

出了余家以后,吴超也是常常的吐了一口气,在这样的威压之下,自己还真的就差一点承受不住,不过看那个意思,余叔叔对于这一次的事情的态度还是支持的,想来应该已经跟自己的父亲交流过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能感觉的出来,余叔叔的脸上面好像并不是特别的高兴,不知道因为什么,反正给自己就是这样的感觉。

放下了电话以后,慵懒的躺在床上面的杨悠然,也是在考虑着这个事情,吴超这个时候过来其目的性很是明显,就是冲着沈浪来的,可以说他就是过来打前站的,毕竟所涉及到的这个事情非同小可,都知道这是一块肥肉,但究竟怎么才能吃到这块肥肉,这个也是现在很多人都在关注的问题。

有一点大家是心照不宣的,当初的时候江淅财团和沈浪有过一次合作和交流,在那一次江淅财团可是赚的盆满钵满,事后虽然被拖沓了一段时间,但那个也是因为一些其他方面的原因,反正这个钱是一分都没少,那一次的合作也是开启了一个先例,事后也不是没有过这样的合作,其他的地方也是小范围的进行过试探,但是这个效果吗,就差了很多。

不过先前跟沈浪展开合作的只是江淅财团,人家也只认沈浪一个人,其他人全部都他妈的白扯,而且通过其他的渠道,也让一此人知道了,沈浪主持过很多次这样的行动,先前跟江淅财团的那个只是一次试水罢了,江淅财团也只是拿钱赚取了一定的利润,其他的事情一概都不知道,就现在所表露出来的情况来看,所有的一切都被掩盖了幕后,即使有所显露,那个也只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

就在沈浪还在想着这个方面事情的时候,哈特先生握着话简走了进来,“余主任的电话。”

余爷爷对自己施压,甚至可以说是狠狠的给了自己一巴掌,但是余叔叔的想法和反应却是跟余爷爷有着天地之差,自己甚至都不知道,应该说一点什么是好了,不过沈浪现在并没有要横生技节的意思,先看看再说吧。反正自己也不着急,至于余爷爷那边,呵呵,就先放置在那里吧。还是那句话,自己绝对等得起。

吴超这个时候真的是苦不堪言,但是自己也不想去做过多的解释,因为自己没有任何可以解释的东西,自己很明白这些人,把自己给留在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但是奈何自己只是小卒子一个,根本就不起任何实质性的作用,可是这些话貌似围坐在自己身边的人,好像也是故作不懂,自己也只能是硬生生的挺着,没辙呀!

其实自己也想给沈浪打一个电话过去,但是自己必须要忍住,至少当着这些家伙的面自己是不能打这个电话的,这个风声要是真的传了出去,沈家的这位三少要是责怪下来的话,自己是真的担待不起。

第八百七十六章

沈正大清早的时候,就被堵在了市政府的门口,看着停在在前面的这些车,自己也是有些纳闷,这些人大清早的来这里干嘛?看着这些车最低档次的都是奔驰宝马,就算是有什么事情,也不用现在的这个时间就过来吧!更何况先前的时候,也没有听闻他们有什么事情,而且这此人什么都有,他们怎么会联合在一起呢?太奇怪了。

等把这些人请到会议室以后,就更让沈正感觉纳闷了,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呀!这些人来这里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他们的脑子没有坏掉吧!虽然脸上面依旧还是那副笑容,但是在内心的深处沈正也是深深的警惕着,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自己还是小心一些的好,谁知道这些家伙来这里究竟是什么目的。

更何况这段时间自己这里也是有些传闻,省委那边出了一此事情,省委的重量级副秘书长出了一些事情,现在已经被双规了,有人把自己给提名了,对于这个事情沈正还真的就没有太多的准备,这个有些偏离自己的计划。

其次自己能感觉的出来,这个从小道消息传递过来的提名里面有其他的问题,貌似省委那边有人对此比较的有意见。不然的话绝对不会贸然的就把自己的名字给提及过来,省委的秘书长年纪已经大了,恐怕这一届就要到站了,如果自己努力一下的话,下一届的省委秘书长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有一个问题就是,自己当了省委的秘书长以后,接下来的路子又应该怎么走?

想了一阵,沈正也是捏了一下自己的拳头,不管这些人来的目的究竟如何,自己必须要活动活动了,既然书记不仁那就别怪自己不义了,省委的副秘书长自己比较的有兴趣,但不是现在的这个时候,如果自己做过一届的书记,那么这个位置自己不用别人说,自己都会奋力的争取,可是现在吗?就让书记过去吧,自己就不趟这个浑水了。

不过就靠着自己的能量,这个还是差了一些,省委那边自己倒是可以疏通一些关系,但是仅仅就这些是不够的,就凭这这些想要调任一任地级市的市委书记,那是开玩笑一样的事情,看来自己也应该动用一此家庭方面的势力了。

想了想,沈正还是率先的给自己的父亲打了一个电话,自己隐隐的有一种感觉,这个事情跟自己的弟弟有关系,但究竟会是什么方面的关系,自己还真的就说不上来,所以自己还是跟老爹询问一下,谁知道自己的那位弟弟现在在干什么?

沈浪一边摸索着自己身边的大狗,一边接听了自己老哥的电话,“怎么,你也听说了这边的事情,消息可是够快的。”

“别提了!“沈正上来就是惶恼的语气,“早上的时候我就被堵在了门口,差一点就没有进来,我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说道这里的时候,沈正也是把市里面发生的事情简单的跟自己的弟弟透露了一声,“我还以为是有人来找麻烦的,心里面正纳闷着呢!我好像还没有那么糟糕吧。他们这么一大清早就把我给堵在了门口的位置,这不诚心的要我好看吗?”

“哦,消息传递的这么快,这帮家伙还真的是够殷勤。”沈浪也是笑着的说道,在别人的面前沈浪可能没有太多的笑声,甚至笑意都没有太多,更多是一种蔑视的冷笑和无谓的笑意,但是自己家庭的面前,沈浪倒是从来都不虚头八脑的。

“也好,不过换一条电话线吧!这个不是非常的安全。”等重新的换了电话以后,沈浪才接着的说道:“这一次我接受了储备基金的事情,先前的处理已经大休上面完结了,具体是由余明余叔叔去做的,但是后期,有关钱的这个问题被推倒了我的头上,这个事情从现在来看,可能是非同小可的,现在什么说法都有,但是我现在还没有准备好。”

“小浪,这个虽然很是冒险,但同时也是一次机遇,我不想错过!你觉得呢?”

”老哥,你决定了?”

“可以!“沈浪说的很是痛快,“不过有三个到四个财团老哥你不能动,也最好不要做任何的接触,会非常的麻烦,我会把具体这个方面的信息传递给你,不过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年底能把这个基础给打好,就已经不容易了。”

沈正很快就理解了过来,自己的弟弟是告知自己明确的时间,至少在年底之前不会有这个方面的任何动向,自己还有很长的时间去接触,去布置.

“既然这样,那就说一说我的事情吧!”

沈正简单的把自己的事情说了一遍,“省里面我已经联系过了,但是想要调任一个地级市的市委书记,还是差了很多,我需要家里面给我提供一些帮助!”

马正刚听了这个事情以后,并没有说太多的话,只是说了一声知道了,不过在要放下电话的时候,也是突然的问了起来,“小浪的事情你知道吗?你是怎么想的?”

“嗯!“马正刚哼了一声,随即也是把手中的电话给放了下去,坐在椅子上面用手指轻轻的敲击着扶手,没看出来,小正的年纪不大,但是现在养成的这个气度倒是很不错,心里面也是有着相当明确的判断。他之所以让家里面给解决这个事情,不是因为他真的就没有这个能力,小家后现在也学会给自己藏心眼了,哼。



分享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