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板风格装修

  • 时间:
  • 浏览:1155次
  • 来源:演示站

“明白”沈浪也是很随意的一笑,“要是事情有了定论的时候,还请师姐你通报一声,不过我倒是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偷懒一会,师姐你可能不知道,在工作组那边过的日子真的是太苦了,正愁着没有借口呢?现在倒是好了,借口主动的找上门来。”

“暂时先这个样子吧毕竟要从整体上面考虑这个事情,小浪的心理面也不会一点的把控都没有,这个家伙精着呢?说不定昨天晚上的时候他就已经猜到是什么人对他出手了,现在唯一有些头疼的就是这帮家伙为什么要对小浪出手,其目的何在,这才是当务之急最主要的任务,至于其他的都可以往后放一放?”

电话那边的赵博弈也是微微的有些皱眉,真的要是这样的情况,那还真的就有点不不妙的感觉,小浪这个家伙的能量自己是太了解了,这个家伙要是想折腾出来一点事情的话,那么就有把天通个窟窿的架势。“严密监视别墅里面所有人的动向,务必确保在这段时间里面不能发生任何的事情。”

“这个还真的就不太好说,注意观察吧”说道这里的时候,赵博弈也是放下了电话,自己现在可没有太多的时间来闲聊这个,不过放心了电话以后,坐在座位上面的赵博弈也是陷入了一阵的沉思当中,妹妹刚才说的事情还真的是点醒了自己,这个小家伙不管做什么事情给人的感觉都是非常的冲动,但是自己品味了这么多年,却是有一种感觉,这个家伙绝对是扮猪吃老虎的角*,那一次这个家伙会不会谋之而动?他又会选择在什么时间动呢?

杨庆华在听了汇报上面的情况以后,也是破例的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把电话打给了沈浪,不过等电话被接通了以后杨庆华一时之间又不知道怎么说这个话了,自己究竟应该是安抚一下沈浪的情绪,还是说让他不要对袭击以后的事情太在意,要是放在以前的时候这样的话语自己可以说出口,要是针对其他任何人这个话自己也能说出口,但是在现在的时候面对着沈浪,这个话自己真的没有办法述说。,

“杨爷爷,早上的时候师姐已经来过了,我这边没有什么事情,你老放心就是了,这些人想要我的小命,这个资格还是差了一些”

既然杨爷爷不说话,那么沈浪就很是自然的就把这个话给捡了过来,不管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有的时候该装一下孙子还是应该装的,更何况这个不仅仅没有什么坏处,好处还是大大的,何乐而不为呢?

“少爷,这些人的图像已经勾勒出来了,米勒深入的调查了一下,除了一个人之外,其他的人都找不到任何的资料。”说着,米勒点了一下屏幕,把其中一个人的头像给调了出来,“这一位是哈勒姆,但我们调查的资料表示他已经在战场上面阵亡了,而且还是几年以前的事情了,很难明白他这一次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伊拉克战争,属于雇佣兵的性质,这个也是之所以查出来他的原因所在,米勒回来的时候提供的线索,我们也是顺着这个线索查到了这个人,样貌有些改变,但可可以依稀的分辨出来,至于其他人则是没有找到任何的线索,还有就是昨天晚上逃走的几个人,我们也没有找到任何的线索,我已经放话给下面了,但直到现在还没有任何的消息传递过来。”

“从米勒所透露的消息来看,现在世界上面不少的*都有着这样的人存在,在战场上面报了一个阵亡,随后从事一些所谓的秘密活动,具体由那个*率先开始的,这个已经没有什么所谓的考究了,但是从事这个行业最大的两个*就是美国和英国,但就此来判断这些人就是他们派出来的,这个还是有些武断了。”

“呵呵,不离十的东西,我与之为敌的人不在少数,但是能动用这样势力的人却没有太多,国内的就不要提了,跟谁十个胆子也没有敢这么干的,我算是胆大包天了,但就算是我,我也不敢在这个上面有丝毫的越界,如果这一次不是情况太危机的话,我甚至都会阻止米勒动用榴弹,那玩意好说不好听。对了,米勒他恢复的怎么样了?”

哈特的脸*微微的有些古怪,“米勒受的都是皮外伤,但是他心里面感觉有些过不去,虽然我跟他解释过这个方面的原因,但是他还是过不去这道坎。”沈浪点点头,“这个事情我知道了,等一下我去找他,不过咱们自己也应该检讨一下,就算是被动的挨打,也不应该这样的狼狈和无奈。”

“少爷,我是你的保镖,而且还是这里的安全主管,可是现在出现了这么大的问题,不管怎么去推卸这个责任,我都是罪责难逃,虽然事情发生的突然,但是我....。”看着有些难以自控的米勒,沈浪也是用手敲了两下自己座下的钢板,“米勒,我明白你想要表达的究竟是什么意思,你有没有责任这个另说,但是把所有的问题全部的都归结在你的身上,这个貌似有点不妥,当时只有你我两个人在场,如果没有你的话,我能不能冲出来,这个恐怕还要另当别论,如果你真的感觉有些内疚的话,以后更好的工作,这个比什么都要好,你说呢?”,

米勒艰难的点了一下头,“少爷,我看就我一个人恐怕很难护卫你的安全,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我的年纪毕竟大了,这一次因为我的拖累,不然的话你早就冲了出去,把哈米基奇调过来开车吧他的体型比较的大,顶多加大一些车的空间而已,但他的确是一个非常好的挡箭牌,我负责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面。”

“随你,你是这里的安全主管,这些事情你来处理就好了,精神一点,你也算是历经风雨的战士了,不能为了这么一点点的挫折就备受打击,我以后还需要你的护卫呢”说完了以后,沈浪也是站了起来,不过沈浪并没有离开,而是捏起来了拳头,米勒看到这个景象的时候,也是竖起来自己的拳头,两个拳头在空中对碰了一下。

晚上的时候,沈浪上了派遣过来的车直奔杨爷爷的家里面而去,不过就算是有人来接,哈特还是派人跟在了后面的位置,既然已经出了事情,那么就需要加倍的小心,相信来人也是可以理解的,至于他们不理解会怎么样?这个貌似还真的就没有出现在哈特和米勒这些人的脑袋当中,不理解就不理解,仅此而已。

沈浪来的时候正值杨爷爷家里面吃晚饭,自己倒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一点,略显惶恐的坐了下来,有些质疑的看了一下拿着酒瓶的杨爷爷,沈浪也是站起来双手举着酒杯,等就倒满了以后沈浪一饮而尽,随后才坐了下来,把杨爷爷的酒瓶也给抢在了自己的手里面,这个东西意思一下也就行了,千万不要太当真。

看着被沈浪抢过去的酒瓶,杨庆华也没有再去要求什么,等吃过饭以后,杨庆华的脸*也是露出来一些的难*,“小浪,不出乎你的所料,美国那边的谈判虽然还有希望,但是从现在的状况来看,合作的计划应该已经是破裂了,这一次不顾一切的大打出手,我想跟这个事情应该脱离不了关系的。”

“你的主意呢?今天找你来就是想听一听你的意见,毕竟这个事情你是最为关键的主导者,所有的一切都是以你为中心的。”听到这个话说话以后,沈浪本能的就是想要摇头,或者直接的就转移这个话题,不过想了想沈浪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从杨爷爷的家里面出来以后,沈浪的表情有些严肃,车上面的几个人看着沈浪的表情也都是板着自己的脸,他们这些人平常的时候接触了都是高层,知道不该说话的时候绝对的不要说话,特别像是沈浪他们这样衙内身份的人,稍有不慎就会给自己惹出来一身的麻烦,这样的教训已经有过不少了。

等进入了第二层以后,沈浪伸手做了一个手势,等哈特坐在了那堆黄金上面以后,沈浪却是在原地的打转,转了几圈以后沈浪才停下来自己的脚步,“你亲自的安排,不许假借人手,给我准备一些东西,具体的位置等我确定了以后通知你,第二把强哥给我调回来,还有通知一下少成,让他也回来,不过通知他们两个人的时候注意保密。第三,让米勒和瓦尔两个人给我做外围,你负责居中调解,让凯瑞夫妇做技术支援。注意,所有的一切以不暴露为前提,在暴露的前提之下必须要进行撤离,这是重中之重。”

“时间三个月之内,在我下次出来的之前这些都要准备完毕,至于限制吗?无限制。”沈浪把自己的左手捏成了拳头,恨恨的说道。“具体的事情由你来转述,我就不见他们了,还有我哥哥那边也代为的陈述一下,就说这一次别墅出了情况,必须把强哥给调回来,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希望他能理解,我不方便打这个电话,不是不能,而是防止走漏风声。”

沈浪因为心中有了具体的想法,所以在家里面呆的时间并不是非常的长,也就两天的功夫,甚至都没有去见自己的爷爷和奶奶,就更别提自己的老婆大人,倒是跟孩子们玩了一天的时间,随后沈浪也是返回了工作组那里,到了工作组以后,沈浪先是把几个头头给叫了过来,说了一下自己的计划,随后整个工作组也开始有计划的调整。

齐妙是在大学的周围转了一圈,很快的就找到了杜少成,自己自从跟了沈浪以后,这个格局和眼界也是一下子的就放开了,虽然自己现在干的还是这个行当,但是却已经从贼变成了兵,刚开始的时候自己也不是非常的适应,但是现在自己已经可以转换自如了。

盯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杜少成竟然没有任何的发现,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齐妙也是笑的有些得意,如果换成是三少的话,恐怕早就已经警觉过来了吧这个小家伙还是嫩了一些。转了两圈以后,齐妙也是找了一个位置靠了上去,直到这个时候杜少成才好像警觉到了什么,不过齐妙已经很是巧妙的把东西塞到了杜少成的口袋当中,随后也是摆动着自己摇曳的身姿离开了这里。

等看完上面的字迹以后,杜少成还是在图书馆里面待了一会,随后才拿了两本书登记离开了图书馆,在回去的路上找了打火机把字条毁尸灭迹,找自己的辅导员请假,具体的因为师父已经准备好了说辞,自己要会山上修行一段时间,这个借口是最好的,自己只要上了山,恐怕就没有人能调查到自己的状况,毕竟那个山上不是谁都可以上的,就算是自己师傅这样身份的人也得掂量掂量。,

回到了寝室以后,杜少成看着正在哪儿亲亲我我的两个人也是有些恶寒,“我说老四,你们也不是没有地方,非要要在寝室吗?你们两个人的性格还真的让人受不了”

坐在上铺的两个人对此不仅仅没有反感,相反还刻意的在杜少成的面前表演了一回,弄得杜少成也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车给你用了,家里面来信让我回山上修行一段时间,我明后天就走,我说你小子可轻一点,我迄今为止就这么一台车,不跟你似的,这才上了几天的学呀那个车都已经祸害好几辆了。”

“靠,我正愁着没有东西代步呢?”看着扔过来的车钥匙,坐在床上面的男生没有接过来,但是那位女生直接的就把钥匙给拎在了自己的手上,“老大,你不是说你是孤儿吗?做兄弟的不多嘴?你不会是被谁给保养了吧要不我给你介绍几个?要知道现在不少的大小姐都在跟我打听你的消息我正愁怎么跟你说来着。”

“滚蛋,我这一次是回山上,没有时间闲扯这个,等一会送我会家,我还要收拾一些东西。”杜少成也是笑骂了一句,“那些大小姐留给你就好了,我已经是名花有主了,少往我的身上泼脏水。”

“得了,我让他们给你准备一些东西,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一些所谓的土特产,就这么一点意思,权当借车的费用了。”

强哥犹豫了一下,随后也是从衣服的口袋里面拿出来一个装置,放置在了窗台上面,随后才回到了沈正的身边,“大少,这个事情非同小可,不过既然哈特先生已经跟你通过了电话,那就说明这个事情没有必要瞒着你,但是事情的始末我现在还不是非常的清楚,就我来看,少爷要有所大动作了。”

“不错,我现在在这样的位置上面,少爷绝对不会因为小事情就擅自的调动我,除非出了不得了的事情,不过大少,这个事情究竟会到什么程度,我说不好,我那边已经安排好了,让朱辉顶替我的位置,他会坚定的站在大少你这边的。”沈正郑重的点点头,“行,这个事情我知道了,你自己也小心一些,不过嫂子和孩子怎么办?”

“我是去学习的,不能带家属和孩子,大少,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先走了,这个调令上面的时间可是很紧急的。”

杜少成也是腼腆的一笑,“强哥,你就不要笑话了,以前的时候老是有那么一点的眼高手低,但是自从跟了师傅以后这个毛病也是改正了不少,我很明白,如果在成长的路途上面不经历什么的话,将来的时候很容易高不成低不就,就麻烦强哥你了。”,

看着沈浪严肃的样子,两个人也是郑重的点点头,“好了,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走了,家里面的这些事情就交给你们了。”得到了两个人的回答了以后,沈浪也是趁着黑夜悄然的离开了这里,除了工作组的人并没有其他任何人知道沈浪已经离开了这里。

沈浪是两天以后才来到了山上,跟强哥还有杜少成两个人会和,看着两个人的样子,沈浪也是微微的点头,“怎么样?”强哥沉默不语,杜少成则是冲着沈浪笑了笑,“好吧那我们就准备准备,从这里穿行出去,至少这个时间上面是来的及的,而且这样可以最大程度的减少我们暴露的机会。”

几天以后沈浪他们三个人就出现在了日本,随后也是直奔夏威夷,不过三个人却并没有在一起,而是分开了时间段行走,在夏威夷会和了以后,沈浪奔赴墨西哥、强哥去了加拿大,只有杜少成自己一个人去了美国,至于为什么要这么的做,沈浪并没有解释原因,不过强哥和杜少成对于沈浪那是绝对的信任,两个人也没有去问这个原因。

一直等一个星期以后,三个人才在街头的一个咖啡店会面了,但是三个人分别坐在不同的位置上面,彼此之间的交流也只是通过眼神和唇语,喝完了咖啡以后,三个人也是开始分头的布置和行动。

杜少成在城市里面租下来一套别墅式的房子,随后也是报名了一个学校,去当他正儿八经的学生去了,所有的手续都非常的齐全,就是一个从日本来的亚裔而已。沈浪的想法很是简单,三个人如果一同的行事倒也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整个回旋的余地就小了很多,让杜少成入学,这样的好处太多了,

沈浪正视的看了看强哥,“这个话说的倒是不太吉利,不过这一次赌的太大了,不仅你的小命赌在其中,连我的小命也是赌在其中,赢了一切都好说,输了的话我也得跟着陪葬,现在不说这些没用的,我们确定一下分工还有武器的状况,还有我们需要动手的一些列目标。”

对于这个话题沈浪直接的就摇头拒绝了,“在美国你动其他任何的地方都可以,甚至是美国总统也无所谓,但是惟独这个美联储你动不得,虽然他挂着的是美联储的名号,但是这个美联储究竟属于谁,这还是一个未知的迷,还有我希望这一次能够跟美联储携手起来一起的做这个局,我不相信他不动心。”

沈浪现在正在密谋策划着什么,美国方面也没有掉以轻心,从资本市场上面的动作来看,沈浪依旧还在工作组那边,但是据可靠的消息,沈浪的徒弟杜少成以及他原来的时候最贴身的保镖强哥,他们两个人都消失不见了,这个情况可是非同一般的严重,因为两个人的杀伤力虽然不如沈浪,但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比拟的。

就在他们还在怀疑的时候,一起枪械商店爆炸的事故直接的就呈现在他们的眼前,等这些人感到现场的时候,周围已经被严密的封锁了起来,从呈现出来的结果来看,没有任何人受伤,但是整个枪店的损失却是巨大的,整个枪械店基本上已经不成型了,而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竟然没有任何人受伤,这个貌似已经不能用一个奇迹来形容了。,

“什么状况?”

“这么说麻烦大了?”

“不仅仅是麻烦大了的问题,丢失的枪械和弹药这还只是一个小问题,问题是动手的究竟都是一些什么人,这个才是令人感觉头疼的问题,可以说一个人,也可以是一群人,但是我们现在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线索,但是能看的出来,这个绝对不是一般的军人和特工,就算是职业军人和特工也不见得会有这么好的素质,堪称完美”

“是,马上去做。”

而与此同时,沈浪和强哥两个人早就已经出了这里,把武器和弹药拿回来以后,两个人就已经启程了,至于武器和弹药的隐藏,这个交给刚刚回来的少成就可以了,毕竟他刚刚的通过审查以后才回来,至少在一定上面已经摆脱了这个嫌疑,而且车上面的痕迹已经被消除的非常干净了,根本就找不到任何的线索。



分享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