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板砖的正常价格

  • 时间:
  • 浏览:1155次
  • 来源:演示站

算了,本来这些东西就是打算买卖给沈浪的,虽然整个事情出了自己的掌控,甚至有那么一点憋气的感觉,但是自己这边也没有亏本,弗兰克也是很自然的点了一下金额,然后收了起来,随即也是打了一个电话出去,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时间,哈特管家就走了进来,对沈浪示意的点点头。

坐在后面的弗兰克沉默了一段时间,随即也是叹了一口气,“整个过程平淡,但不是说一点味道都没有,要知道用最平常的食材,做出来好东西,才是最考验一个厨师的,从这个角度来看,沈浪是一个非常好的厨子,这个家伙的厉害,是常人所难以想象的,真怀疑他究竟是从什么地方,学到的这些东西,这明显与我们的调查资料不符合!太难以理解了。

缓了一下,弗兰克又接着的说道,“还有就是我们身份的问题,恐怕已经引起来一些人的注意了,在这一点上面,虽然我们刚才的时候,已经跟沈浪对过了口供,但是并不代表着一切都没有关系。”

沈浪倒也没有在家里面磨蹭太长的时间,军方要是找自己的麻烦,还真的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在路上面堵上自己一段时间,然后让自己晚到,这样的事情,不是说他们干不干的出来的问题,而是现在大家都急需要抓住沈浪的把柄,这样的机会千万不能浪费了。

再者就是他拿出来的东西,分量已经很重了,他就算是不给你又能怎么样?你还不得捏着自己的鼻子,去求爷爷告奶奶的,虽然最后沈浪一样会拿出来,但是意义就不一样了。

“小浪?我想为什么让你过来,你的心里面会非常的清楚!”

沈浪看着自己的师兄,也是鼓起来自己的嘴,做了一个鬼脸,然后淡淡的一笑,“师兄,你心里面清楚了,可是我这边还纳闷呢!究竟是什么事情,让你发这么大的脾气,两个小时之内必须前来报道,不然的后果自负,我自问这段时间,好像并没有犯什么错误呀!不知道师兄你叫我过来,究竟是为什么事情?”

扯淡,别人不清楚究竟是什么事情,你这个当事人,还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你把弄回来的东西给私自的处理了?究竟是谁给予你这样的权利?而且现在人家都已经上门了,你竟然还不承认。

沈浪沉默了一段时间,“师兄,这个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他们去干什么的,这个好像是我私人的事情,没有必要拿到这么严肃的场合来说明吧。”

这个话的意思很是明白,该给的东西我已经给了,剩下来的就是我自己的事情,少拿这些大道理来吓唬自己,自己才不吃你这一套呢?自己过来不是给师兄你面子,只是不想大家过于的难堪而已。

“师兄,你希望我做什么解释。”沈浪反问了一句,“让我说他们是间谍?还是说他们是特务,你怎么理解那个是你的问题,但是这个并不代表我也一样,在我看来,这个只是一个简单的会面而已,大家商议一下有没有好的商业方面合作,如果有这个方面的可能性,或者是可行性,大家会进一步的接触和合作,就这么的简单,我想他们的身份,师兄你应该调查的比我还要清楚,难不成师兄你调查出来其他的东西了,我倒是想听听?”

赵博弈的腮边的肌肉也是耸动,用很是阴狠的目光看着沈浪,“一个简单的会面?商业合作?看来你是不打算交代问题了?”

“师兄,难不成你想用老虎凳辣椒水。”沈浪的目光也是带有着挑衅的味道,自己之所以敢这么的嚣张,那个是因为自己吃定了,暂时没有人敢对自己动手,把自己弄过来是一回事情,可是想要对自己下手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赵博弈看着沈浪,两个人的目光相互的对视着,虽然没有电闪雷鸣那样的激烈,但是两个人也都是各不相让,如果可以的话,赵博弈是真的就想,直接的就把沈浪给拿下来,可这个不是不敢的问题,而是绝对的不能,要是那样的话,绝对会引起来天大的风暴,这样的风暴,军方暂时还有些承受不起。

“小浪,我想这其中究竟都是一些什么问题,你比谁都要清楚,跟他们那些人打交道,小心玩火!到了那个时候,可就不是现在这样的状况了,好吃好喝好招待的。”

就在沈浪的胳膊刚刚的放下,桌子上面的电话传出来很是悦耳的铃声来,沈浪歪着自己的脖子,看了一下站在自己面前的师兄,眼神带着试探、询问,当然了也少不了戏诗的味道,那个意思分明就是在说,不好意思师兄,我要走了,我这一次来是给足的面子,可是下一次会怎么样,这个就不好说了。

赵博弈拿起来电话,简单的说了几句话,随即也是把电话给放了下来,随即很是严肃的看着沈浪,不过还没有等他说话,沈浪倒是率先的就开口了,“师兄,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对了,这两天我可能要出去逛一遥,先打一声招呼,省的有人说我畏罪潜逃,这么大的帽子我可不想戴着!”

也没有理会自己师兄的反应,沈浪站起来以后,也是往门外走去,倒是把赵博弈给凉在了那里,好半天的时间都没有回过神来,等自己回过来神的时候,沈浪早就不知道跑到那里去了,屋子里面空荡荡的,赵博弈也是重新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其实有些问题自己也不想这个样子,但是既然自己坐在了这个位置上面,就必须要这么的去做,没有办法。

从自己师兄这里出来以后,沈浪并没有立刻的就回别墅,而是去了爷爷和奶奶的四合院,这段时间两位老人家的身体不太好,身体的机能退化的比较快,要知道他们这个年纪,没有什么大毛病,就已经是万幸了,但自己要是不亲自的去看一眼的话,总是感觉不太放心,对于自己的爷爷和奶奶,沈浪的感情可以说非常的特殊。,

看望了自己的爷爷和奶奶以后,又特别的叮嘱了侯山,沈浪才从四合院这里出来,犹豫了片刻,沈浪还是驱车去了不远处的那个四合院,在还是不在另说,既然已经过来看了自己的爷爷和奶奶,那就不差这么远的距离,也不差这么点时间,不过比较的可惜,外公和外婆都不在这里,沈浪小坐了一段时间以后,也是离开。

坐在那里的哈特,审视了一段时间以后,才淡淡的说道,“这些东西,如果少爷你要拿出去交易的话,对于自身来讲完全就是祸害,我想那帮人恐怕巴不得少爷你这么的去干,这样的话无异于将自己的把柄,交到他们的手上,这些东西最好还是能够交给军方,我想军方也不是铁板一块的,但究竟要怎么合作,这个就要另当别论了!”

“是呀!究竟要怎么合作呢?”沈浪的表情也是有些苦恼的样子,“现在军方的一些人对我的态度还是很排斥的,这种状况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更改过来的,而且我跟乔总长、乔师兄的关系也是非常的尴尬,这个更是加重了某些人的心思,所以这个东西,留在手里面是给祸害,但是送出去的话,稍有不慎,也同样是个负担!”

就在沈浪独自琢磨的时候,赵博弈那边已经得到了确切的消息,自己师弟那边的交易已经完成了,这个消息对于赵博弈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要知道沈浪才离开这里多长的时间呀,现在再把他给喊回来?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情了,而且沈浪会不会来,这还需要另当别论,就自己了解的沈浪来看,他是不会来的。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赵博弈只能是把事情汇报了上去,虽然有些丢人,但是却没有什么办法,毕竟沈浪这个家伙太特殊了,别看自己把他给弄了过来,但是对待他,自己还真的就有那么一点豆腐掉进媒堆里,吹不得也打不得。

要是放在以往的话,可能会找一下总长,让总长跟他商议一下,但是现在这个怎么来商议,乔总长会亲自的去?还是沈浪会亲自的来?

现在这个时候赶了过来,很显然不是为了套近乎的,其目标肯定是自己手里面的东西,但是表面上的一些客气话,还是要说的,而且沈浪现在也不是非常的清楚,金家夫妇究竟是代表着谁而来的,究竟是军方势力的那一股,对于这一点自己必须要弄清楚了,这个跟自己与金家的情谊没有任何的关系。

虽然金家现在有些没落,但是不代表着他们,就听不到沈浪说话的这个意思,他们两个人这一次来,就是来当这个敲门砖的,现在这个门已经敲开了,而且沈浪也表示了自己的意思,明天中午的时候,带着人过来就可以了。

至于其他的事情,你们两位就不要掺和进来了,对于你们没有任何的好处,两个人也是非常的感激,这个面子给的十足呀。

亲自的把两位送出了别墅,这个礼节可是有些够重的,要知道来往别墅的人虽然不多,但是能让沈浪这么做的却没有多少,当然了这么做,并不是说金家夫妇多么的有面子,而是金家那位下世的老爷子,的确让沈浪非常的尊重。

不过赵风影也不是那么好惹的,上来以后,大大咧咧的就坐在了沙发上面,也没有太多的理会自己的丈夫,“小浪,我和你姐夫风尘仆仆的赶了过来,现在还没吃饭呢!你准备一些吧!”

沈浪的表情也是有些愕然,包括坐在那边的姐夫也是同样的表情,虽然赵风影是自己的老婆,虽然她平时的时候,也是表现的比较彪悍,但是突然的在这个时候,表现一下子,还真的让人有点受不了的感觉,好在沈浪也没有当做一回事情,不然的话,指不定会闹出来什么笑话来呢!

虽然吃过了晚饭,但是沈浪还是决定,陪着自己的师姐夫妇小吃一些,其实赵风影夫妇的本意也不是为了过来吃一顿晚饭,想要吃饭的话京城这么的大,什么吃的没有,主要还是想要跟沈浪联系一下这个感情。

但这些都是好的一面,其实沈浪跟家里面的关系,又有复杂的那一面,毕竟哥哥和自己两个人的身份是不一样,在某些方面,必定要跟沈浪产生很大的矛盾,这个矛盾根本就不是所谓的手段就可以解决的,因为这根本就是两个不同的概念的思想所产生的结果,除非你把这两种不同的思想给调节好了,可这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小浪,就得到的情报来看,你已经把手里面的东西都给置换了出去,但是我想你拿到手里面的东西,对于你来讲应该没有太大的用处。”

吃过了饭以后,赵风影看着坐在那里的沈浪,淡淡的说了起来,“我知道你喜欢开门见山,我也不想跟你说什么大道理,大家各取所需,只要合适,那就无不可谈!”

看见师姐夫妇两个人没有说话的意思,沈浪也是哼了一声,“要不这个样子吧!师姐,我把到手的一些东西给你,你和师兄两个人以后就当我不存在,怎么样?”

听着沈浪那个有些冰冷的声音,赵风影夫妇也是慢慢坐直了自己的身体,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沈浪,很显然,沈浪说这个话,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那个言语之间,也是充满了杀气,而且赵风影也从来的都没有看过,自己的这位小师弟这么认真过,他竟然当着自己的面说了这个话,这个状况可是有些不太妙呀!

原来的时候,沈浪不是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但是都只是说说而已,并没有这么的严厉,现在他既然这么的说了,肯定不是说着玩的。

问题是你敢不敢试一试?而且就算是试探了又能怎么样?说句难听一点的话,就算是真的死了人,恐怕也是白死,以沈浪自己这位小师弟的手段来看,他想要杀人真的是再也简单不过了。

第九百一十九章

这样的实力和能力让很多人在听闻了沈浪的说话以后,也都是长长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很长的时间以来沈浪给大家的印象都是冷酷、danshi在无情这个方面的表lu还zhende就没有针对军方,基本上都是针对了国外的其他势力,但如果你zhende以为他不会动手的话,这个就是你自己脑袋晕头了,沈浪只不过不想相互的撕破面皮,danshi现在沈浪很是明显的就想撕下来这个面皮了,就算是日后说话,恐怕都很难了。

余老爷子在听闻这个事情的之后的第一反应就是陷入了奇怪的沉默当中,他现在还zhende就有点看不明白沈浪究竟是什么意思了?要知道在现在这个时候可是接触军方的最好时机,甚至是改观军方对沈浪态度方面的最好机会。当初的时候,自己也是比较担心这一点,所以做了不少这个方面的工作,danshi现在看来,自己倒是有点落人耻笑了。

沈浪这个时候的反应不仅仅是让军方有些疑huo,同样的人其他知道这个消息的人也是同样的疑huo,究竟是什么方面的原因让沈浪这个小

家伙会做出来这样的决定来,danshi有一点很清楚,就是军方现在yijing彻底的把沈浪给惹毛了,现在但凡弄出来一点火星,恐怕就会点燃熊熊烈火,而最终会烧成什么样子,谁也不知道。

在现在的这个时候最为明智的选择就是明哲保身,少掺和到沈浪的事情当中,等风头过去以后看看再说,虽然沈浪很是讲道理,为人也不是那么的冲动,danshi他也有不讲道理的时候,当初的时候说那个庙里面都有屈死鬼,这个话大家今天想起来还是历历在目,那些血腥让大家依旧还是感觉有些刺鼻的味道,是zhende可以用尸横遍野来形容。

军方的人很是精明的把沈浪外围的人全部的都给撤走了,要知道沈浪既然能放出来那个话,肯定就不是说一说那么的简单,就算是说一说,也没有必要跟沈浪制这个气,现在跟他生气就有点过于的不值得了,其代价是谁也承受不起的。,

而这个时候显得有些无事的沈浪直接的就去见了自己的师傅,没有多长的时间就从四合院里面走了出来,不过来的时候是一个人,danshi出来的时候却带了一个小孩子,沈浪虽然答应自己的师傅照顾这个小家伙,danshi因为自己师兄和师姐的缘故,沈浪并不打算收这个小家伙为徒弟,自己打算把他交给自己的大徒弟,杜少成。

之所以要去山上,主要是这段时间沈浪也是感觉有些烦躁,正好可以趁着这段时间出去溜达溜达,散散心。刚开始的时候还能好一点,

可是走到山脚底下的时候,就发生不太愉快的事情了,沈浪刚刚的准备把车停靠在停车位上面,甚至开始准备倒车的时候从后面突然的上来了几辆车,也没有理会沈浪,直接的就把车给停靠了进去。



分享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