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地板装修视频

  • 时间:
  • 浏览:1155次
  • 来源:演示站

喊了一下外面的人,沈正找了一个比较好的洗浴地方,找这样的地方并不是为了有其他的什么节目,完全是为了把自己彻底的放松下来,自己必须尽的冷静下来。老弟从来都不会威胁自己,他今天晚上既然能说出来这样严重的话来,就说明自己现在的情况非常的严重,如果自己不能搞定自己的话,那么绝对会有人来搞定自己的,用自己老弟的话来说,三个月的学习时间绝对是轻的惩罚。

把自己泡在有些滚烫的热水当中,沈正一动不动的,然后出来又在温水池里面待了能有几分钟的时间。这去了蒸室,出了蒸室以后给自己冲洗了一下,找人做了一个全身的按摩,然后很是放松的回到了家里面,直接的就倒在了自己的床上,根本就没有起来的意思,这一觉睡得倒是非常香甜,等自己再睁眼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上午的时候施正也没有怎么露面。把自己一个人单独的关在了办公室里面,他现在正在全身心的考虑着自己弟弟跟自己说的那些个话来,跟自己弟弟相比较起来,自己取得的那点胜利真的有点沧海一粟的感觉,真的难以想象自己当初的时候为什么那么的高兴,难道自己已经低俗到这样程度了吗?,

想到这里的时候沈正好像想明白什么一样,自己的反应有些太过激了。就算是自己成功了也是一样。要学着荣辱不惊,原来的时候自己看到过,也被教导过,但是真的在自己经历的时候,这些事情却被自己一瞬间的抛掷于脑后了,忘得一刚二净,自己的老弟看的绝对比自己清楚。他现在所在的位置和他所经历的事情,让他已经很平淡了,自己在这一点上面差距的太多太多了。想通了这一点以后,沈正拿出了笔在纸上写了一条,自己已经想明白一个问题了。

其次就是自己的弟弟为什么要让自己去学习三个月的时间呢?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体制当中的人,这里面的事情他绝对要比自己经历的多的多,这里面究竟蕴含了什么呢?避嫌,好像没有这个必要,避祸,自己在这个,方面还是很注意的,让自己学会一点什么?但是这一点究竟是什么呢?想了想沈正在这个问题上面画了一个问号,既然想不明白就暂时的放弃一下,没有必要死钻这个牛角尖。

“我昨天晚上的时候好好的休息了一下,今天上午也没有干其他的事情,对于我这段时间的工作做了一个总结,也站在了其他的位置上面看了看我的变化。这个需要承认我在某些方面做得不是那么呐”等自己的老哥唠叨的说完了以后,沈浪还是有些皱眉,这个问题究竟是自己现在跟他说呢?还是等外公跟他谈,这个。自己现在还真的就有点把握不住,让自己的老哥自己认识这个问题恐怕还真的就不太现实。

自己先前自己给自己老哥的提示好像已经不少了。但是自己的老哥为什么就没有看明白呢?犹豫了一段时间以后沈浪就好像明白了什么一样,这个事情恐怕还真的就怨不得自己的老哥,实在是自己在这个,方面做得有些太突出了,给自己老哥印象有些过于的深刻了,也正是因为这个样恐怕会有今天这样的事情生吧!

虽然说这个事情不是自己一手促成的,但是说自己是在背后推动了这个事情的展这个绝对不为过,这下还真的就有点麻烦了,虽然说自己的老哥可以很好的脱身,但是却要背上这个黑锅的,算了,黑锅就黑锅了,一世两兄弟呀!

“算了,武还是跟老哥你直说的比较好,虽然这么的说可能老哥你有些接受不了。但是我想外公那边应该没有太多的意见的。

我记得我跟你说过,我要把老哥你身边的人手调走,这个绝对不是在看玩笑的,老哥你还没有什么感觉吗?”

“不明白!”沈正很是肯定的说道。

沈正就感觉这个话就好像是晴天霹雳一样突然的劈向了自己,自己真的是有点被震的有些蒙了。也没有去理会自己的弟弟,沈正直接的就挂断了电话,自己需要好好的想一想,自己好像突然之间有些明白了自己的老弟为什么说自己会去学习三个月的时间了。

一直以来自己都想努力的打破这个局面,开始的时候自己还是做得非常不错的,各个方面前近乎于完美,但走到了自己掌握一些要害的时候,自己就开始变得有些偏颇起来,从自己老弟那儿要了一些人过来,很是痛的把这个事情给办了,但是自己的这么做只要了一个结果,却是忽略了过程。

看起来自己还是不够沉稳的,不然的话事情绝对不应该是这样的来解决的,本来自己掌握了要害就已经是一个端着枪的人。但是结果却是自己成了那个放枪的那个人,虽然说自己做的很是隐秘,但是这个事情只能躲得过一时。躲不过一世的,自己的弟弟也正是看出来自己的原因所在了,所以当初的时候并没有横加组织,而走到了今天做了具体的说明。如果今天没有老弟的阻止,那么自己接下来将会变愕怎么样,那真的就太清楚不过了,结局肯定不会是特别的好。

id="booktexts">

在听到这个不算是好消息的消息以后,沈浪也是小心翼翼的,这个。事情自己也是有责任的,虽然说后来有些拟补,但是谁知道自己的那个外公究竟是怎么想的,自己不会傻傻的去找这个麻烦呢,如果想要找自己的麻烦,貌似他老人家好像没有这么多的时间吧!虽然说自己的外婆已经几次让自己的老姐传话了,但是沈浪却是一直的都在坚持着,坚决不能自己上门去找这里雷。

时间会消磨很多东西的,自己不是不去自己的外婆家,而是自己需要等待一个时机的,那个至少也是自己的老哥学习完毕了以后,学习完毕以后他肯定是需要回来一趟的,自己的那位外公自己太了解了,必须的要跟自己的老哥好好说教一番,也算是对事情做一个总结和安排,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再去的话麻烦就应该会小的很多很多,甚至于会不会轮到自己这个都需要两说着。

还有一点是自己好的借口,那个就是自己的那个司了。现在的对局应该都可以用水深火热来形容了,虽然说不到后一张牌永远都不会知道结果是什么,但是从沈浪的这个角度来看已经基本上遇见了这个结局究竟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了,时间呀!重要的就是时间呀!可是却没有太多人听到沈浪心中的这声呐喊。

“这么就带人回来,这个很能说明问题呀!应该不会是做给他们看得,因为没有太多的必要,就我所了解老哥你的性格,你也不是这样的人,如果走过来有事情,貌似早就应该可以分开了。但是带着自己的秘书又杜绝了这个可能性,这么说这两个人很是值得培养了?”

倒是沈正看了一下自己的弟弟,轻轻的对他一笑,“我就知道这个,事情肯定是瞒不过你的,这么做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他们确实非常的有能,第二我想借着这个,机会收收他们的心,自身是一个方面,我需要让他们见到一些其他的东西,这样能好的掌控,这两个家伙不是那么好收拾的。”,

沈浪把这根烟吸完了以后淡然的说道:“这个事情不应该是我插是呀!我司甲面吊然有钱,但是我不能特意为老哥你冻一井河,如果走财政的话,这个倒是没有太大的问题,但是这个格调是不是有些太高了,你那儿只不过是一个地级市而已,直接用*财政部给你拨钱,会有很多人眼红的。”

沈正听了倒是微微的一笑,他知道自己的弟弟这么的说有给自己造势的意思,也算是在敲打着后面的两个人,同时也是在询问着自己,后面的两个人究竟是不是那么的可靠,“这个事情我商议过,虽然那边的情况开姑姑转了,但是现阶段动用这么大的一笔资金根本就是天方夜谭的事情,所以我只能是找你了。我需要整合一下我们那儿的工业基础,先期需要很大的资金投入,可是由外人来的话,势必会影响到很多的情况,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我这么的做并不完全就是为了我自己

得到自己外公的态度以后,沈正就已经开始筹戈这个事情来着,从市场、环境、劳动力和交通等各个方面开始考察和研究,沈正终于做出了自己的决断来,所以也就趁着这次回来找到了自己的老弟,在这个方面他应该不会拒绝自己的。何况自己这个方面已经做出来好的计,

“老哥,按照你现在的位置来着,你想要整合你那里的工业,这个。貌似也是有点玄幻的感觉了吧!要知道这个可不是小事情来着,需要关系方方面面的事情,你就这么的有把握以你现在的位置挑起这么的梁来,太冒险了,而且相对的收益来说,你得到的并不会很多。”

沈浪看着自己的哥哥。有些无奈的摇头,“这些大道理我是说不过你的,你本来就是学理论的出身,加上这些年的实践工作,一般人还真的就辩不过你,不过我想老哥你这次来恐怕不简简单单就是因为这个事情吧!要是就因为这个打一个电话就行了,不需要这么的麻烦是,还有什么困难的地方让我来办?”

“我靠,老大,你这个不会是玩我的吧!这个。你应该找老姐是,她对这个方面比较的有研究,我跟那草人没有太大的关系,相互之间的联系也不是那么的多,这个就算是想要借给你这个,势也是无从说起呀!何况我跟那帮孙的关系并不好,相互的找武岔这个还说的过

听着自己家老板的话。丁北和赵革军两个。人差一点一口气没有上来,眼前的这个青年是自己家老板的弟弟,那么他的年纪也就没有自己家老板的年纪大是,可是刚的那个话自己好像没有听错吧!厅级正职,副部级待遇,这个到底是什么人呀!就算是共青团的那些人好像也没有这么牛逼的吧!在这今年纪是一个,处级就已经够了不得了。

又简单的说了两句。丁北和赵革军两个人就出去休息了,倒是沈浪看又自己的哥哥,面带微笑着的说道:“老哥,这两个人有没有能这个事情另说,让他们现在就参与进来,这个合适吗?是不是显得有些过于的急躁了?”,

看着充满自信的老哥,沈浪也是非常的高兴,看的出来通过这次的党校学习,满哥领悟了不少的东西出来,他进步了很多,这个是让自己感觉高兴的事情。其他的一些事情都是可有可无的,自己并没有太多的放在心上,就算是自己老哥那个计划也是一样的,无非就是一些钱和一些关系罢了,并不是那么的不好处理。

不过现在的这些个事情是不是要跟自己的外公通通气,这个自己还没有想好,虽然说这个事情跟自是,有很大的关系,但是他们商议的时候好像并没有知会自己。所以自己在感情上面还是有点不能接受,也正是因为这个样,自己并没有打算跟自己的外公说一点什么来着。

倒走出这里大门的时候。侯山一直的跟着送他们出去门口,然后好像很是随意的说道:“这里面的情况还请慎言,请原谅!”说完了以后侯山退了一步,看着两个人离开。

先是从茶几那儿把圆筒的烟盒给掏了出来,对自己的老哥示意了一下。看见他没有什么反应以后,自顾自的点燃吸了起来,然后拿起了茶几上面的报纸悠然的看了起来,看着自己弟弟的这幅做派,沈正真的不知道应该说一点什么是好了,小浪他还真的就不把自己当成是外人呀!自己在外公的家里面可是从来的都没有敢这样过,这样的事情对于自己来说绝对是高难度的挑战。

没有等多长的时间,沈正就看见了自己的外公从外面走了进来,沈浪倒是也跟着的站了起来,不过也就是问了一声好而已,等自己的外公坐下来以后,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哥。随即就坐了下来,根本就没有其他任何的表示。倒是马正刚看了一眼茶几上面,眉头有些皱起不过随即就放了下来,看两个外孙就知道是谁干的了,小正绝对不敢这么做。

马正刚有心想要跟卜正说一点什么。可是看着沈浪的这个样,就知道他绝对是故意的,不然的话以他的智商和情商这个时候根本就不会坐在这里的,但是自己还真的就没有太多的办法,跟这个,兔崽生这个气自己已经生的有点够了。

倒是沈正一点都没有避讳的意思。显得很是沉稳的样,“外公,这个事情小浪劝过我,我也已经考虑清楚了,以前的时候不愿意面对这个事情,是因为感觉太仓促了,心理上面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准备,而我又是时代的青年,让我先结婚后恋爱有点想不通,不过经过一段时间的了解,我感觉还是可以的,但是结婚这个事情是不是可以暂缓一下,我们两个。人先相互的接触一下好,外公你的意思呢?。

虽然自己的外孙说的好像是有些拒绝的意思。但是从他的表达来看这个他已经认识到了其中的情况,这个也很大程度上面缓解了自己的态度问题,“行,我也不强逼你怎么样,正好这两天的时间那个小丫头也在。你们趁着这个。时间相互的接触一下说完了以后马正刚看了一下还是那副态度坐在那里的沈浪,小浪,你的这个事情也要抓紧了不过这个话说完了以后马正刚就没有再继续的说下去。

蹦跳着的就来到了马正刚的身后位置,很是有孝心的揉捏着马正刚。的肩膀,“外公,你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呀!姥姥今天包了你喜欢吃的茜香馅饺,我也有帮忙的马正刚倒是露出了难得的笑容来,“行了。你个鬼丫头,是不是找外公又有什么事情呀!就算是有事是不是也应该先洗洗你的小爪?我的衣服虽然是你给买的,但是好像也不是那么的便宜吧!你也不应该这么的来糟蹋!”

等吃过饭以后,马正刚到是把三个孩都叫到了客厅里面,有点不分彼此的意思,小正,你的那个计划书我已经看过了,看似好像有些冒险。但是你能大程度的去缓解这个险情。并且为广大的人民群众谋取福利,这个,说明你这些年没有辜负大家对你的期望,不过暂时的时候我还是不会对这个事情做任何的评价,有任何的表态。”

也没有等自己的外公说同意,沈浪直接的就站了起来,跟自己的姥姥打了一个招呼,很是潇洒的就离开了,何翠看着这个样,拉着自己的外孙女说是一定要送送沈浪,其实只不过是想把空间留给自己的老头和小正两个人,沈浪都能看出来,自己就一点都看不出来吗?还有就是浪走的时候那个态度可是有点不太对劲,这两个这好了几天呀!自己需要关心一下。

沈浪出了这里以后就已经回家了,这次之所以那么的说无非就是找一个大家都比较能接受的借口罢了,下午的时候自己就已经把这个关系给理顺的差不多了,说起来这个关系还真的不是非常的远,那个地方也算是钟期钟叔叔他们的政治根据地,这个事情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任何的害处,并且获得的利益方面还是相当巨大的,所以自己在相对的透露了一下这个。情况以后。钟叔叔已经答应了自己。

至于自己的外公究竟晚上的时候会跟自己的老哥说一些什么,沈浪倒是能猜测一些出来,不过自己却没有那么大的兴趣,因为自己不想过多的去介入其中,一个是因为自己外公的关系,还有一个就是沈正虽然是自己的哥哥,但是他也有他自己的生活空间来着。

回到四合院的时候。丁北和赵革军两个人没有回来,而且自己刚刚。下车的时候也是接到了自己老哥的短信,他晚上的时候也不回来了,至于去了哪里沈浪没有问。也没有太多的兴趣知道,自己只是练了一会套路,稍微的洗秋一下,读了一会道藏,就直接的上床休息了,其他的事情现在已经不在自己的脑海当中了。

对于这位将来的时候很有可能会成为自己嫂的人,自己还是有着那么一些了解的,毕竟当初的那些个材料是自己经手过的,比自己的老哥小了一岁,但是要看她的人生轨迹的话,绝对是一个相当牛叉的人,至少沈浪自己感觉跟人家想必在学业上面差距的太多了。甚至都有点羞愧的感觉。

小学的时候是自学成基本上没有上过学,读了两年的初中,然后考入美国的斯蒂芬高中,看到这一点的时候沈浪真的有点无以形容的感觉,这个。小嫂真的是耸天的,就算是现在的自己想要考入那个高中,恐怕也是天方夜谭的事情,而且这个还不要算初中的时候的奥林匹克竞赛的金奖和斯蒂芬高中的奖学金,大学的时候考入高等学府,全额的奖学金,而且在大学的时期就开始在世界著名的

不过让自己万分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刚刚休息没有太长的时间,自己的电话就又一次的想了起来。沈浪迷蒙的睁开了自己的双眼,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应该走出了什么事情了吧!不然的话绝对不会这个样的,大家都是比较的熟知自己的习性。

等看清楚来电显示,沈浪就有些迷惑了,等自己接了电话以后,电话里面就传出来急切的声音来。“老弟,大事不妙了,老哥那边有点大事不妙了,你是不是想点什么办法。”沈浪揉了一下自己的双眼。又打了一个哈气,“什么事情,这么大惊小怪的?。

听完自己老姐的絮叨以后,沈浪直接的就把自己的电话给扔到了一遍,倒下来继续的睡觉,这个事情自己现在不能进去掺和,如果自己现在就掺和进来这个会让其他人感觉自己的老哥没有太多的能力,完全是靠着自己在撑腰,这个对于老哥的将来是有着一定的影响的,还有就是在自己的那位小嫂面前也会造成很是不好的影响,现在就看自己的老哥怎么来做这个决断来着,自己相信自己的老哥会很好的处理这件事情。

一直等第二天要到中午的时候,沈浪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给自己的老哥打了一个,电话,不过这个电话打得多少有调侃的味道,昨天晚上打这个电话和现在打这个电话完全就是两回事情来着。“我说老哥,你至于这个样吗?昨天晚上刚刚受教育完事,刚刚出来就开始惹事,老爷不会不高兴吧!”

沈浪并没有问这个事情是不是已经摆平了,那样只会是自己的老哥有些难堪,也可能会在自己老哥心里面留下来一个。他什么时候都要靠自己的印象来,那样的话就太不值当了,再说了自己老哥在京里面也不会混了一天两天的时间的”这个事情就算是涉及了一些什么,老哥也应该可以摆平的,真的要是涉及太多的话,恐怕坐在老哥后面的人也会坐不住的,这个人当然就是自己的外公了。,



分享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