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品房木工装修地板

  • 时间:
  • 浏览:1155次
  • 来源:演示站

直到这个时候沈浪才淡淡的说道,“各位的好意心领了,但是这里的工作,要求大多数的人员不能离开这里,各位是商业翘楚和前辈,想必会理解我们的难处,为了表示我们的歉意,我们特地的在工作组这边设宴,还请各位赏光!”

沈浪的这个话,倒是让江浙这边的人很是满意,在那里吃饭并不重要,毕竟在现在的这个场合之下,很难联络感情,从国情上面来看,大家更是希望能够坐在酒桌上面好好的谈谈,但是非常的可惜,他们又失望了,中午的时候虽然是设宴,但这饭菜的标准来说,只是八菜一汤,有几瓶饮料,至于所谓的酒水根本就看不到任何的踪迹。

而且工作组这边出席的人员也不是很多,只有沈浪、唐玲和秦凯三个人,这顿饭吃的很是没有味道,让江浙财团这边的人颇感无味,意兴阑珊。他们还真的就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待遇,不过两天之后,他们才知道原来这个已经是高规格了,至少工作组的三大巨头全部的都来了,至于以后来的那些,沈浪基本上都鲜有露面,甚至于其他两巨头也没有全部的都出席。

早上的时候,沈浪也是准备正式的进驻工作组,不过在第二道门岗检查的时候,沈浪却遇到了两位熟人,看到他们两个人的时候,沈浪的眼角也是抽动了一下子,怎么会是他们两个家伙呢?不过想一想也没有太奇怪,当初的时候,老于就说过他们两个人已经开始接外派的任务了。

看两个人的表情,沈浪就知道他们把自己认了出来,不过现在的这个场合说话,也不是那么的合适,微微的点了一下头,算是打过了招呼,暗狐和小熊两个人也是比较的激动,他们还真的就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这位主,虽然不能敬礼,但是走过来检查一下,打个招呼还是可以的,至少表示一下自己的敬佩。

看到沈浪的工作证以后,两个人的眼睛差一点就掉了出来,上面很是明确的写着工作组的组长,沈浪,要知道他们这一次来这里的任务,就是为了护卫整个工作组的工作,但是任他们两个人猜破了天,也没有想到这里的工作组组长,竟然会是他们心目当中神一样的人物,能文能武,太妖孽了吧!

沈浪笑了笑,至少这样的笑容在沈浪的脸上面很少会显现出来,“好好干!”

说完了以后,也是快步的往里面走去,毕竟这一次的工作比较的特殊,就算是沈浪也没有把车开进来,也不知道老于这个家伙是不是针对自己,不过走两步也不会把自己怎么样的,没有必要惹出来其他的麻烦。

等沈浪来到了办公室以后,把下属的这些人都给召集了进来,当然了这里面也包括了安保队长于放鹤,沈浪简单的说明了一下近期的工作安排,给其他人安排好了工作以后,沈浪把唐玲等几个心腹给留了下来,至于其他人则是该干嘛干嘛去,不过比较奇怪的是,沈浪竟然把安保队长,于放鹤大校给留在了这里。,

沈浪把自己身边的那个黑*文档给拿了过来,放置在桌子上面,然后看了一眼于放鹤,“于队长,这一次你的任务非常的重,在没有我的同意之下,就算是一只苍蝇不能放进来也不能放出去,还有就是注意其他的渠道,这个不是老生常谈的问题,出了问题,第一个要的就是你的脑袋,我可以保证,不管你是什么人!”

因为这个分配的工作没有自己太多的事情,所以于放鹤倒是有时间去观察这些人的表情和动作,让自己感觉有些奇怪的时候,下面的这些人看过了报告以后,都是在写着一些什么东西,然后从唐玲开始,开始提出来问题,然后每个人都是当面的发言,虽然说的都是一些问题,但是有的问题在自己看来有些太不顾及沈浪的脸面了,过于的直接的,这个甚至还包括了唐玲和秦凯两个人。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于放鹤也是在感叹,冲着这份肚量就知道这个在自己眼中还算是小青年的家伙太非同一般了,不在乎你跟我之间是什么关系,我看中的只是你的能力,在我的面前,把你所有的能力都给我展现出来,至于其他的问题可以放置到一边的位置,等事情完结了以后,再解决也不迟,管你是动刀还是刀枪,一律奉陪到底。

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沈浪才处理好眼前的这些问题,“好了,十分钟以后开始进入程序,一个小时以后,我要这边的资金至少百分之五十投入进去,开始准备吧!”

说完了以后,沈浪也是站了起来,“最后说一句,工作会非常的困难、劳累,但是如果取得成功的话,这个结果也是让人感觉骄傲和满意的,大家一起努力吧,我们一起期待成功的到来。”

而国内的这些人也是恍如梦醒,大家也是在第一时间的开始收集这个方面的资料,但是情况变化的太快了,要知道这个资金才刚刚的到位,这么快的就开始了行动,这个是想要干什么呀!是不是有些太操切了昵?

正在开会的杨庆华、苏同等人在接到了这个消息的时候,也都是非常的震动,先前的时候,沈浪可没有表示过这个方面的意见呀!甚至连谈话当中都没有这个意向,现在突然的来了这么一手,这究竟是想要干什么。会议也是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给打断了少许,大家的眉宇之间都是流露出来些许的担心。,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已经为时已晚了,除非强行的打开工作组的大门,把沈浪从里面拽出来问一个清楚,但是会有什么样子的结果,这个就很难说了,而且这么的做也是有着相当大的弊端,别说是沈浪了,就算是其他人恐怕也难以接受。

等大家都离开以后,余明也是被两个人给招到了办公室里面,而消息也是源源不断的被送了过来,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面,沈浪依旧是乘胜追击,国际资本市场上面真的可以用鸡飞狗跳来形容,沈浪的出手过于的急速,风险过于的巨大,但是从现在来看,这个效果好像也是相当的不错,至少从现在来看是如此的。

..

虽然这很短的时间之内取得的成绩是不错,但远远没有达到让沈浪满意的程度,至少资本市场的波动不是自己想象当中那么的剧烈,很显然对方也是在抵抗,但是自己必须要打破这个屏障,那怕这个裂痕只是一丝的缝隙,只要出现一丝的缝隙,自己就可以取得成功。【高品质更新】

所以自己现在就要仔细的酝酿着,怎么来抡第二板斧,必须要让这个效果明显,但是又不会让自己浪费太多手中的钱财,最好在投入进去以后必须要把钱全部的都收回来,毕竟自己的这个钱也是有数的,对方完全可以通过资本市场上面的波动把自己的账目算清楚。

不过在这个之前,自己倒是不介意收回来一些本钱,把拳头往回缩一缩,并不是因为害怕,是因为再一次的打出去,这样会更加的有力量,自己需要让资本市场上面的人明白,自己势必要把这个资本的市场闹得天翻地覆,要是玩不起的话那就赶紧撤吧!在这样的滔天巨浪当中,他们显得太渺小了。

等快要把半夜的时候,沈浪也是松了一口气,自己的第一板斧已经抡完了,从现在的效果来看超乎了自己的想象,自己倒是没有想到会出现这么大的战果,因为先前的表现不是这个样子的,有点意思了。但是这个成绩只是让自己喜悦了能有两分钟的时间,随即沈浪就把这个事情抛之于脑后了,现在还不是得意的时候,得意最容易忘形,自己离成功还远得很。

杨庆华看了一眼,对于柳幕华自己还是很了解的,很少能看到他这个样子,事情肯定比想象当中的还要严重,等看了那个分析报告以后,杨庆华也是深深的皱起来自己的眉头,“小浪这个家伙准备干什么,破釜沉舟吗?现在就把所有的家底都给拿了出来,他下一步会怎么做,如果形成僵持的局面,就真的要功败垂成了。“柳幕华也是摇头,“情况不清楚,这些也都是纸上面反应出来的数据,如果我们想要了解最为详细的情报,只能是把小浪给喊出来,让他亲自的来解释一下,但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个不太现实,如果真的要是这么做了,以后要是发生类似的状况,又应该怎么来处理,而且现在就算是让小浪自己出来,他也未必会有这个时间的。”

“下面的人有什么反应没有?毕竟他们是投资者!”

中午的时候,沈浪就已经开始收手了,出手如风没有丝毫的痕迹,收手如电快捷简练,这两天的所作所为让人看了以后真的是心里面焦急万分,但是却无可奈何。这个还不是最为可怕的,最为可怕的是这两天的动作让国际资本市场上面的人都认识到了一个问题,沈浪这个家伙来势汹汹,你究竟要怎么来对付,这个防线现在已经被冲击的风雨飘摇了。

幸亏沈浪收手的比较早,不然的话这个防线真的就有可能被冲开,而且在这个过程当中,背后还跟着一小撮不坏好意的炒家,这帮家伙尤为的可恨,他们可不在乎什么防线,甚至连最为基本的*概念都没有,对于他们来说钱才是最为重要的,钱才是他们的父母,钱才是他们的追求的所在。

晚上吃过晚饭以后,唐玲和秦凯等人,也是满面红光的走了进来,虽然想要极力的去掩饰,但是脸上面的喜悦却是怎么都隐藏不住。

等会议开完了以后,几个重量级的人物依1日被留了下来,唐玲看了一下然后率先的说道,“司长,现在对于我们来说是最好的机会,如果趁势就可以捅破他们的这个防线,剩下来的对于我们来说就是嘴边的肉了!我们想怎么吃就怎么吃,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这个也是今天把你们留在这里的原因,这个主动权现在还在我们的手上,这个对于我们来说是最大的优势所在,在这一点上面我们无需担心,如果冲破这道防线的话,会有什么灾难性的后果他们比我们更加的清楚,所以他们比我们更加的着急!”

虽然只是简单的几句话,但是大家都明白了过来。既然司长已经制定了这个方略,剩下来的就是怎么来补充,以其达到最佳的效果,大家也是议论纷纷,这个时候沈浪倒是不说话,但时不时的会在自己的笔记本上面记录着一些什么东西,很显然沈浪也是在部署着自己的计划,不求完美,但是一定要完整,一旦出现状况的时候,不至于手忙脚乱,只需要按照制定的计划来实施就可以了。

会议讨论的时间非常的长,几乎都快要到凌晨了,期间于放鹤出去几趟,主要是检查安保方面的工作,这个是在工作组里面的主要任务。会议结束以后,沈浪并没有休息,而是整理着的那份报告,差不过到凌晨两点多钟的时候,沈浪才把这两天的情况以及自己做出来的决策汇总完毕,想了想,沈浪也是把手里面的文件夹交给了于放鹤。

“明天早上我起来的时候,放置到我的桌子上面。”顿了一下,才听见沈浪继续的说道,“事关机密,请斟酌处理!”很显然这个话不会对于放鹤说道,而于放鹤也没有含糊,轻轻的点了一下头,他已经听明白沈浪的意思了。

杨庆华是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看到这份文本的,看到沈浪的这份报告也是非常的吃惊,要知道以往的时候可是没有过这样的事情发生过,沈浪现在突然的把这份报告送过来,究竟打的是什么算盘?但是不管怎么样,先看看吧!,

会议并没有什么出奇的他方,平淡但是不烦燥,也没有那些所谓的沉重,大家紧紧的围绕在沈浪的身边位置,于放鹤这个时候倒是真的感觉有些不太一样了,原来的时候,自己也是有些怀疑,沈浪究竟是怎么把各大派在的这些精英给聚集在一起的,要知道这些人虽然平时的时候,不是眼晴长在头顶的角*,但是也好不到那里去,可是在沈浪的面前,简直就跟乖巧的小猫一样,老老卖卖的。

原来如此呀,沈浪是用绝对的势力、难以匹敌的能力和无处不在的魅力征服了这些家伙,甚至于自己的心里面,也是有着这个方面的感觉,他太优秀了,这次事情看着,好像只是一次简单的工作,但是在这个背后所涉及到的东西真的是太多了,很怀疑沈浪究竟是怎么把这些压力给扛下来的,不仅仅没有被压垮,甚至还迈着自己坚定的步伐,一步步的引导着下面的这些人,逐步的是向成功。

这么说会不会有些太自信了?于放鹤也问过自己这样的话,但是自己给自己的答案却是肯定的,只要看着沈浪,自己就会感觉信心无限,就算是珠穆朗玛峰摆在自己的面前,自己也绝对的有这个底气去征服它,没有什么不可以的,要知道自己还仅仅是一个外来者,就有这样的感触,而其他跟在沈浪身边的人,又会是什么样子的,这个就不难猜测了。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面,一方面工作组对后面的那些炒家进行了严重的警告,另外一方面也是加大了自己这边的力度。

这个最为直接的效果就是,跟在后面的那些炒家全部的都收手了,毕竟沈浪的厉害,他们可是深深的领教过,真的要是过于的得罪了这个家伙,其下场绝对不止悲惨这么的简单。

不好听一点的说,这个家伙很是小心眼,有点睚眦必报,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这一次跟在这个家伙的身后位置,已经赚取了不少的东西,而且更为重要的一点,这一次的动作显然还没有完结,日后还会有更大的机会,何必因为这个事情闹得大家都不愉快,而且这么的去做,也是有些杀鸡取卵,所以在沈浪单方面提出来警告以后,也都是快速的撤离。

另外一方面,这些背后的炒家也是跟着沈浪,下起来这个小雨,不冲垮这个堤坝,但是却让这个水已经开始漫过堤坝,你只能被动的往里面去投钱,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虽然这个赚钱的速度可能差了一些,但这个是无本的买卖,拿的都是利益,何乐而不为呢?,

“司长,国际资本市场上面开始出现变化了!”感觉到变化的唐玲也是急切的通知了沈浪,挂断了电话以后,沈浪有重新的站在了窗口的位置上面,注视的看了一段时间以后,沈浪把自己的左手捏成了拳头,手臂也是突然的挥动了一下子,那个意思很是鲜明,按照我们的计划开始冲击吧。

如果把这个时间和战线拉得太长,自己会被国际资本市场给拖死的,因为自己的本钱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雌厚,跟国际资本市场相比较太不值得一提了,自己现在之所有能取得现在的这个成功,完全是自己打了一个时间差,同时国际资本市场上面也是有些尾大不掉,一时之间难以做出来什么反应。

所以在自已抡起来第三板斧,沈浪就一直的站在那个位置上面,注视着屏幕上面的数字变化,同时下面的情况汇报也是源源不断的被送了过来,很快沈浪旁边的桌子上面就累积了厚厚几摞的文件,而于放鹤这个时候,也是充当起来了勤务兵的工柞,看着桌子上面由无到有、由少到多、由多到累积如山,真的已经开始麻木了。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沈浪也顽不上休息,以办公室出来以后,也是让于放鹤安排车辆,自己需要去见一下杨爷爷,看着沈浪的样子,于放鹤的心里面也是一紧,很快这辆车就从工作组那边行驶了出去,看到沈浪的突兀出现在这里,很多人都露出来不敢相信的神*来,这个时候沈浪不应该在这里的,看着沈浪的状态,很多人的心中都是涌现出来一股很是不好的感觉来。

“小浪,出了什么事情?”

沈浪摇松头,“没有呀!

“没有?那你过来干嘛?而且还是这样的神态,你看看你的衣服,多长时间都没有整理了,还有你多长时间没有睡觉了,那个眼晴都已经红了。”

沈浪只是眨了眨自己的眼晴,“杨爷爷、苏爷爷、柳爷爷我只不过是昨天晚上没有睡而已,没有什么严重的之,所以过来,只不过是感觉里面的饭菜不是非常的好,我原来的时候就提议唐司长换了那个厨子,不知道为什么其他人喜欢,所以我也没有办法,只能跑到这里混一顿吃喝了!当然了,要是三位爷爷可以陪着我坐两个小时的话,那我就再荣幸不过了,不过我可设有太多的准备,要不我先睡一会?”,



分享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