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木手抓纹地板价格

  • 时间:
  • 浏览:1155次
  • 来源:演示站

他们现在巴不得我死呢我这个时候要是去了美国,你说我能活着出来吗?倒不是我瞧不起师姐你,就算是三叔公在这个事情上面,也无能为力,算了,不说这个了,等过了这阵风声以后,我再去看三叔公吧”

等客厅都收拾干净了以后,沈浪看着靠过来的瓦尔,也是微微的一笑,“怎么?你有话想要跟我说?是因为查理他们家的事情,我表姐的事情,还是三叔公的事情?”

“查理他们家姓陈,他的父亲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商人,但是他的母亲却绝对的不简单,他的父亲曾经是一位大律师,但是背地里面吗?算是帮会的会计,查理的母亲也曾经做过这个位置,不过后来关心的少了,具体的消息我也不是非常的了解。至于这位白露露小姐吗?她是几家*的董事,但是背地里面貌似是一个堂口的堂主,手段很是不一般。还有那位三叔公,我只听过那位老人家的名号,对于他的评价只有一句,他要是打一个喷嚏,北美这块地面上有大部分的人就会感冒,说起来,我也是直到今天才知道原来少爷你有着这样深厚的关系。”说着的时候,瓦尔也是有些玩笑的伸了一下自己的大拇指。,

“那这位呢?”沈浪抬了一下自己的下巴。瓦尔看了一下地上面的这位,随后也是嘿嘿的一笑,“没听过,他们帮派当中有四虎双凤和一龙,听说这一龙指的并不是一个人,背地里面还有一个,也不知道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不过就我看可能性很大,我虽然认识的不全,但基本上也能对上号,这位没听说过,现在恐怕也是三脚猫一个。”

躺在地上面的查理几乎是以呆滞的目光看着沈浪还有他身边的这个外国佬,他所说的这些东西,就算是自己也了解的不是那么多,四虎双凤还有一龙这些自己知道,要知道排在他们之下的还有八柱,自己原来争过这个职位,但是没有争到,自己的那位表姐现在已经是双凤当中的一位了。但是一龙背后还有一个人,这个事情自己还真的就不知道,这个还真的是第一次听闻,这个怎么可能呢?他们根本就不是帮会里面的人。

“我去过美国的次数不少,但也只不过见过三叔公一面而已,他老人家的气度倒是令我非常的神往,三叔公他老人家曾经给了我一些对我成长道路很有用的东西,我想在那个时候,这个关系就已经打下了,这个小子能得到师姐的垂青,恐怕不仅仅是因为他们之间的关系,这里面应该涉及到了三叔公。”

“少爷,这些话让他听见了是不是有些不太好,要不要我想点办法,让他忘记这些东西的办法还是有很多的,而且也不会伤及他的性命,对身体也没有太大的损伤。”

“什么都不要动,你们这一次所要面临的人绝对不是一般的角*,让我们的人只在外面布控,绝对不要让他们参与进来,我不希望你们受到任何的伤害,你们的身手虽然都很好,但是如果你们一击不中的话,那么等待你们的解决将会非常的悲惨,而你们面对这样的人,一击不中的概率非常的大,让他们提高警惕,绝对不许进来,我照顾不了他们,他们在外面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

“明白”

沈浪继续的坐在位置上面,看着报纸,除了偶尔翻弄了一下报纸就再也没有其他的动作,一直等快要到晚上的时候,沈浪才站了起来,用脚在查理的身上踹了几下,也不知道这几下子究竟是怎么出踹的,虽然力气还没有恢复过来,但是身子却是可以动弹了,查理也是挣扎着的爬了起来。

不过就在查理挣扎站起来的时候,哈米基奇已经得到了沈浪的指示,一只手直接的就抓住了查理的脖领子,给他拎了起来,拎着这个家伙就进了洗浴室,查理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大家伙,那个愤怒的眼神真的都要杀死人了。

哈米基奇毫不在乎的就站在那里,查理看了一段时间以后才出口的说道:“我现在要洗澡换衣服,能不能请你离开,不然的话我不保证在我恢复以后会找你的麻烦,你这么大的块头,很显眼的。”

查理只能是转过自己身体,背对着哈米基奇,但是想了一段时间以后也是感觉自己的身后发凉,看了一下哈米基奇的眼神,只好把自己的身体给侧了过来,而且很快的就结束了自己的洗漱过程,接过来自己的衣服,很快的就换上了,但一直等出来了,查理都没有给哈米基奇任何的好脸*。

沈浪这个时候已经换好了自己的衣服,看见了查理以后也是上下的打量了一下,随后才淡淡的说道:“坐吧可能还需要等一段时间,虽然你表姐不让我打断你的腿,但是我也警告你,今天最好老实一些,也放聪明一些,不然的话我不介意让你躺在床上面好好的休息几个月的时间,听明白了吗?”

两个人等候的时间并不是非常的长,就看见白露露推门走了进来,查理挣扎的站了起来,自己看了一下沈浪,却发现他不要说站起来了,甚至连看一眼的意思都没有,看到这里的时候查理不由的又是怒气心中起。

“师姐你有心了,我今天只是做一个调停的人,具体的事情跟我无关,谈的成还是谈不成这个还需要看师姐你的意思,不过我看你表弟的摸样,让他斟茶认错貌似有点难以接受呀这个事情跟我无关,师姐你安排吧我还有其他的事情需要处理一下,请师姐稍候。”

第六百三十四章

沈浪很快的就离开了客厅,自己没有留在这里,从某些方面来说还是要给自己师姐这个面子,毕竟师姐要教育这个傻大个,要是自己一个外人在场的话,有些话和事情会非常的不方便,虽然说他已经把人丢在了自己的面前,但依旧还是两回事情。

沈浪看着坐在那里的师姐白露露,额头上面还有一些细汗,心下也是一下随后才淡淡的说道,“师姐,你这个教育的方式是不是有点太过了,太暴力了也,要知道他可是刚刚换好的衣服,太浪费了,早知道是这个样子的话,我直接的就让人给他从浴室拎出来就得了,何必那么的麻烦?你说是不?”

听着自己师弟的声音,白露露也是勉强的一笑,“哎,希望这一次他能够从其中得到教训,虽然这个事情跟唐家没有什么关系,但是毕竟我表妹要嫁入唐家,这个事情会不会有其他深远的影响,这个都说不定,以后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所以眼下的这个教育都是轻的,回去以后我好好的操练操练他,我要让他知道知道其中的厉害,暂时只能是把这个事情给压下来,希望能善始善终。”

就在这个时候,瓦尔推开门走了进来,来到沈浪的身前低声的说道:“少爷,澳门何家的七少和九小姐来了,正在门外等着呢你是要见一见?还是让他们等一等再说?”白露露听了这个话以后整个人立刻的就是一惊,何家的两位来到了这里以后应该是专门来见沈浪的,看来自己这位师弟跟他们何家的关系,真的是不浅呀难怪今天会说这样的话,果然不是一点理由都没有的。

“哦,他们两个人来了,请他们进来,我还以为他们明天回来呢没想到来的挺快的吗?”等瓦尔出去不长的时间,就看见他带着两个人走了进来,沈浪招呼了一下自己的手臂,微笑着的说道:“太不够意思了吧来的时候也不事先通知一声,好歹让我去接你们。”

“三少,你太客气了,我们好歹也算是这里的半个主人,刚才跟阿唐通了一个电话,才知道三少你早就大驾光临了,来的时候爷爷交代过了,让你有时间的话去家里面做客,爷爷最近可是念叨你很多次了,这一次要是请不了你的话,我们回去很难交代的。”

“行,我等一会给老爷子打一个电话,正好我来的时候带了一点特产过来,好长的时间都没有看见老爷子了,跟老爷子聊聊天也是挺好的一件事情。”说完了以后,沈浪也是招呼两个人上前,“介绍一下,这一位是我的师姐白露露,阿唐这一次娶的就是她表妹,里面还有一位,不过那个家伙这两天闹了点事情,怎么样?跟我走一趟,反正老爷子的名声我也借用了一次,现在正好赶上了这个机会,也不在乎再用一次。”

“三少,你过誉了。”何七少说完了以后,也是跟自己的妹妹两个人重新的认识了一下白露露,顺带着的也是认识了一下从里面换好了衣服出来的查理,看着两个人有些疑惑的表情,沈浪也是一笑,随后低声的说道:“惹祸了,刚才教育了一顿,本来你们来,我应该请你们吃饭,但是现在这一位要给人家赔礼道歉,明天晚上我另外招待你们。”

看着走在前面的三个人,查理的表情有些复杂,从内心上面来说自己对于这位师姐的师弟非常的不感冒,从接触的第一面开始,自己就觉得这个家伙给人的第一感觉很是狂傲,这个狂傲并不是所谓的张狂,而是另外的一种狂,有些低调的狂,看什么事情都好像很是淡然,所有的一切都好像尽在掌握一样。

这个家伙的狂傲是骨子里面所散发出来的,他对任何人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感,自己现在多少也是理解了为什么自己很是钦佩的表姐会高看他一眼,他确实有这个本钱,也确实有这个实力,这个是自己所比拟不了的。甚至连自己的师姐在他的面前,多少也是有些落于下风的感觉,虽然这里面可能有自己表姐想让的原因,但是自己能看的出来,这个并不是最主要的。

当然了还有这个家伙的身手和身家,红*子弟自己接触的不是非常的多,但是没有吃过猪肉还没有看过猪跑吗?自己对于他的身家有些怀疑,当然了还有他的身手,这个家伙究竟是怎么练就出来的,竟然会比自己的表姐还要妖孽,这怎么可能呢?这个事情让自己太难以想象了,但是自己又没有办法不去相信,毕竟自己亲身的体验过。

这个心里面也真的是有些凉的感觉,中午的时候才说他跟何家的关系不错,现在就把何家的七少和九小姐给弄来了,要知道这两位在何家虽然是小字辈的,但是这个身份可是绝对的不简单,可是现在这两位竟然会走在沈浪的身后,而不是身前和身边,就足以能看的出来,沈浪中午说的话绝对不假,他跟何老爷子的关系绝对不是说的那么简单。

说完了话以后,沈浪也是走到了中间的那种桌子那儿坐了下来,何七少和何九小姐两个人看了一下这个座位,拒绝了其他人的邀请,只是站在了沈浪身后的位置,白露露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三个人,对自己的师弟沈浪微微的点了一下头。这个面子给的可是够大的,澳门何家的人来到了这里以后,竟然没有坐的地方。

“好,能屈能伸,很有前途,江湖上面打打杀杀这样的事情现在虽然是少见了,但是大家较量一下还是可以的,以后要是有机会的话,还请陈少侠不吝指教,大家都是武林同道,五百年前是一家,没有什么彼此,这个我收下了。”,

沈浪伸出来自己的手,轻轻的拍在一起,后面的何七少和何九小姐两个人也是拍了一下自己的手,屋子里面的就是掌声一片,有了第一个开头,接下来就好办很多了,一直等轮到最后一个的时候,坐在那里的中年彪形大汉看着这个茶杯哼了两声,随后也是站了起来,对沈浪拱了一下自己的手。

坐在那里的沈浪看着站在那里的这个家伙,微微的一笑,“我只是一个公证人,今天大家能来到这里是给我面子,你提这个要求也算是合理,不过我倒是觉得今天这样的日子,大家说笑说笑,玩闹一下也就过去了,没有必要扫了大家的兴,你要是觉得有什么不满的话,喝了这杯茶,我想陈家肯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我今天晚上还想请在座的各位武林同道喝酒,这样的机会太难得,你意下如何?”

听着沈浪的这个话以后,屋子里面几乎所有人的目光全部的都注视了过去,但看是看了过去,可是这个心里面也都是在琢磨着沈浪所说的这个话,别看这位大少年纪轻轻的,但是这个话说的可不是一般的厉害,喝了茶就表示这个事情已经完结了,至于后续陈家可能会有些交代,但这个交代大家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情,难怪这么年轻就做到了真武外门执掌的位置,这个不单单有势力就可以的。

你要是不喝这杯茶,就几乎是要得罪在座的所有人,因为沈浪已经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的都转移到这个人的身上。但同时要注意的是,沈浪的话虽然是这么的说,但是这个话听在表面,给人的感觉却好像沈浪这个公证人非常的公平,不偏不倚的样子,虽然说谁都明白沈浪所说的这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站在那里的这个大汉现在心里面多少也是有些冒冷汗,这杯茶究竟是拿起来还是不动,要是不动的话,势必会得罪这个屋子里面的所有人,本来都是已经商议好了的,那里会想到那帮家伙事到临头竟然会这个样子,而且现在没有一个人帮着自己说话的,他的,这帮家伙和着就拿自己当猴子耍,要知道老子也不是什么吃素的。

“好,既然沈执掌你说话了,我也不是什么小气的主。”说完了以后也是拿起来那个茶杯,但是不知道是不小心还是故意的,那个茶水拿起来以后竟然泼到了查理的脸上面,虽然口中说着对不起,但是那个目光里面却是一阵的蔑视,查理看着那个地上面的茶杯,又看了一下这个大汉。

刚开始那个水泼到查理脸上面的时候,白露露心里面就叫了一声不好,同时也是准备上前去拉住自己的表弟,自己太明白了,自己的这个表弟性如烈火,一点即炸,今天收到了这样的屈辱,他要是还能忍着的话,那个就不是他了。可是就在自己想要上前的时候,却看见自己的表弟捡起来那个茶杯,重新的倒了一杯茶。

倒是站在那里的那个大汉,看着托盘上面的这杯茶,心里面有些复杂,这个第一杯茶你可以说是手滑了,现在第二杯茶已经倒了上来,你再说手滑这个就有些过分了,那个也太不给众人面子了,摆谱也不是这样摆的。

按照原先的预想和估计,自己这么做了以后,查理肯定会是暴跳如雷的,只要他稍微的有些表现,那么今天前面的一切就都白费了。但是自己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个小子竟然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把茶杯捡了起来,重新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这个倒是让自己有些难堪了,自己究竟是喝还是不喝。

喝的话这个事情就算是完结了,甭管以后自己说什么。要是不喝的话真的就是太不给面子了,前面的这些人谁都没有这么的干,就自己能耐,以后江湖上面的人会怎么看自己,不行,这杯茶自己必须得喝,以后其他的事情还是放一放再说,至少现在不是最好的机会,别羊肉没有吃到反而弄了自己一身的膻,那样的话就太得不偿失了。

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以后,沈浪端着这个碗一扬脖子直接的就下去,下去的那个痛快呀就好像是喝水一样,看的其他人眼睛都有些直了。旁边的何九小姐有些不太置信的偷偷给自己倒了一杯,不过也就一口,那个脸一下子的红了起来,憋了半天的时间才好不容易的把嘴里面的酒给咽了下去。

第六百三十五章

因为就坐在沈浪的身边,所以何家的两位刻意的近距离观察了一下,这一顿饭下来,沈浪几乎什么都没有吃,倒是这个酒水下去了不少,来者不拒,异常的豪爽大方,看的两个人多少也是有些咋舌,在他们的印象当中沈浪从来都不是一个酒鬼,但是却没有想到他竟然这么的能喝,那个可不是什么葡萄酒,而是实打实的白酒,就算是葡萄酒,喝了那么多下去,那个酒水究竟去了哪里?

一直等这个宴席结束以后,沈浪除了这个脸稍微的有些红晕以外,整个人没有任何的异常,就好像喝下去的并不是酒,只是水一样,这个让所有在场的人,不管是处于什么态度的人,都不由的心生佩服,好酒量好人品。

等这个晚宴结束还没有太长的时间,沈浪也就是刚刚的洗漱换了衣服,稍微的清醒了一下子,白露露就又带着人来了,是一位很温润儒雅的中年人,嘴角微微的上翘,一副淡笑的摸样,让人一看就心生好感,等白露露介绍了以后,沈浪也是率先的伸出来自己的手。“陈叔叔你好,没有想到你会亲自的前来,失礼之处还望海涵。”

“那里,这个话应该我说才是,查理惹下了不少的麻烦,今天这个事情能圆满的解决,还是小浪你的帮忙,来的比较匆忙,也没有准备什么,等小女的事情结束以后,我会携伉俪以及孩子亲自的前来道谢。”

“今天晚上、明天还有明天晚上,你生死攸关的一天两夜,从情况上面来看,你明天白天的危险性是最小的,只要你不离开这里,基本上就是安全的,今天晚上的情况吗?有些难说,谁知道都有谁回来看看你表姐的安排吧”

沈浪穿好了衣服以后推开门直接的就走了出去,看了一下客厅里面的动向,微微的撇了一下自己的嘴,找到了沙发上面的位置,打了一个哈欠以后倒是毫不在乎的就坐了下来,看着呆滞的望向自己的几个人,沈浪又伸手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你们继续,反正我也没有休息,睡前来点小花絮还是很不错的。”



分享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