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房装修地板和瓷砖哪个耐久

  • 时间:
  • 浏览:1155次
  • 来源:演示站

我把烟点着抽了一口,说道:“没事,还好有青龙之力,刚摔下来的时候,感觉脊椎骨都断了。我昏了多久?”

“没多久,不到二十分钟。”凯爷说道。

“那还好。”说完我就打量起周未来,这是一条甬道,甬道两旁有长明灯,跟秦陵地宫的差不多,甬道也十分宽大。

这时凯爷指了指我身后。

我纳闷的回过头看了看,吓了一条。竟然是两个死人,尸体已经有些发臭了,不过还没腐烂。我说刚刚怎么有一股尸臭味儿,我还以为是古墓里面的。

他们两个人是被摔死的,七窍流血,死的时候眼睛还睁着,俩人都背了背包。我想起欧阳清林告诉我那个人说的经历,另外两个人掉进机关里面,他就连忙带着青铜棺离开了。说的应该就是这两个人了,而那个机关,指的就是刚刚我们掉下来的那个机关了。

“可惜了,这种墓他们不应该来的。”我叹了口气说道,然后给他们两个合了眼。

“安息吧!”说完,我便念起了道咒。

由于他俩身上有三昧真火,所以我也不敢靠的太近,只能跳起来,反手一挥,将其中一个僵尸的脑袋给砍了下来。

不过倒地归倒地,身体还在不停的动弹。我连忙又把自己的手腕胳膊,快速的画了一个玄武道阵,将这两个僵尸困在里面,继续念起了三昧真火的道咒。

“凯爷,这个地方我好像来过……”我对凯爷说道。

“又回到了过去?”凯爷问。

我想了一会儿,摇着头说道:“不是……等等……这里好像是,秦陵地宫?看起来有点像。”

这时就在我们前方不远处,发出了一声“咕咚”的响声。风+雨+小+说+网w+w+w++4+4+p+q++c+o+m

凯爷瞥了我一眼说道:“大哥,刚刚是在上面,现在下来了啊!”

“不用那么紧张,我觉得可能是机关什么的,这响声比较有规律,隔一阵子就会响一声,不可能是粽子什么的。”我宽慰凯爷道。

“先不管这是哪儿了,过去看看,你跟在我后面,抓着我衣服就行。”我说。

谁知道凯爷还真就连忙躲到我后面,抓住了我的衣服角。

秦仙当初给姬怀初做玉佩的时候,虽然说只有她能够打开,不过其实道理很简单,随身带一些她的血就可以了。我就怕把穷奇和杌放出来的话,这两头凶兽不听我的话就麻烦了。

朝前走了大概将近一百米的样子,就没路了,确实是没路了,前面是一堵石墙,什么都没有,别说门了,就连图案都没有。

按道理来说,这声音不可能传那么远的,可是我们在湖外面都能听到,也不知道是哪里有问题。

凯爷脸*一变,忽然说道:“你这么一说,倒是很有可能……你想想看,这声音总不能一直持续在响吧?如果真的很有规律的一直在响的话,肯定早就被人发现了。你看是不是这样,这个怪物只在某段时间吃东西,刚好我们是在它吃东西的这段时间来到这儿的,所以正好就听见了。”

“没这么巧吧……不过你说的也有一定道理。算了,管他是什么呢,先想办法弄开这石墙再说。”说着,我将耳朵贴在了石墙上,结果什么都听不到。然后又用鼻子使劲嗅了嗅,什么怪味也没有。

凯爷点了点头说道:“嗯,确实跟以前下的古墓不太一样,这古墓一点儿也不阴森啊……”凯爷刚说完,通道里面莫名其妙的刮了一阵阴风,凉飕飕的。

凯爷摇了摇头说道:“我看不见,你呢?”

“难道是错觉?”凯爷问。

“不可能,刚刚确实刮了一阵阴风。先不管那么多了,我先布上道阵,等会再想办法。”说着我就把自己的的手腕割破,画了玄武道阵,玄武道阵升起来以后,心里就有保障多了。这玄武道阵虽然不属于特别强的道术,不过只要不是四大僵尸始祖级别的,应该都能防住,就算防不住,也能抵挡一会儿。

我在周围仔细摸索了一遍都找不到机关,而且也对墙壁试了试五行破天诀,一点儿反应也没有,说明这个墙壁不是用道术封的。

但是有一点比较奇怪,那就是这墙壁出现的太突兀了,好好的甬道,莫名其妙的多出一面墙壁来。而且这墙壁是一整快大青石,甬道两边的墙壁是那种小方块,一小块一小块砌出来的。要么就是有人已经来过这里了,碰到了什么机关,这墙壁才落下来。

要么就是这墙壁本来就是古墓防止外人进入的机关,是个死机关,所谓的死机关是指在另一面才能打开的机关。总之,这里不可能是死路的,谁吃饱撑的没事干专门在地下这么深的地方建造一条甬道出来?

“这墙这么厚,你不会是想砸开吧?”我问。

紧接着墙壁后面又发出了一声“咕咚”。

“不对……这次的咕咚声,怎么来的这么快?”我纳闷的问道。

凯爷刚张开嘴准备说些什么,墙壁后面又是一声“咕咚。”

然后我眉头就紧紧地皱了起来,说道:“凯爷,不是机关,现在可以确定是怪物了。那咕咚就是怪物发出的声音,或许就是怪物在叫。”

按照我们之前下过的魂门古墓来看,一般情况这可能是一个地宫守护兽之类的东西。不过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僵尸了,虽然僵尸里面好像没有会发出咕咚声音的,不过也不排除存在的可能性。

“砸毛线……这么厚,砸不开的,用匕首慢慢切吧,只能用这种笨办法慢慢来了,而起还比较保险。”说完我就拿出九幽寒血刃,刺进了石墙里面,不得不说其实还蛮容易刺的。我在墙上用匕首画了一个方形,画好之后,拔出匕首,又用锤子敲了两下,石墙上就被我给挖下来一处。

只要挖开一处,剩下的就好办了。半个小时以后我就在石墙上挖出来一个一人多高的洞出来,然后用锤子敲了敲剩下的墙壁,基本上快挖透了。可是还是什么气味都闻不到,倒是那只怪物,在我敲墙壁的时候又咕咚咕咚的叫了两声。

“差不多了,凯爷,你往后站点,我准备把这墙砸开。”我说。

“那墙后万一真的是怪物呢?”

“所以让你往后站点啊,我没事,凭我现在的反应,就算是怪物,也很难碰到我。”我说。

我定了定心神,一手拿着匕首,一手拿着锤子,准备在砸开的一瞬间,先退到玄武道阵里面去。如果真的是某种怪物的话,玄武道阵还是能够抵挡一下下的。

而且被砸开以后,刚刚那种咕咚声也不再响了。不过这刺鼻的血腥味,倒是让我感觉整个人都不舒服。

我把手电筒再次打开,准备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的时候,忽然有个根东西缠住了我的身体,用力把我卷了起来。卷我的这东西比较黏,而且力气还非常的大。

我连忙退到了玄武道阵内,用手电筒照了过去,竟然看到了一直蛤蟆,巨型的蛤蟆。浑身上下是都是血*的,刚刚缠住我的应该是蛤蟆的舌头了。这蛤蟆大概有两米多高,浑身长着那种很难看的血泡,随着喉头动了一下,就发出一声咕咚的声音。

凯爷跑到我身后,看了看前面的蛤蟆说道:“卧槽!这么大的蛤蟆。”

“这是血蟾蜍,我早该想到的。老白以前说起过,一些古墓里面会做一些血蟾蜍来镇守古墓,也算是古墓守护兽的一种,不过这么大的血蟾蜍绝对是极为少见的。蟾蜍从商朝就已经有了,一些青铜器上面刻的有蟾蜍纹,从那时候开始,蟾蜍就被认为是神物,具有辟邪的效果。

所以最初在古墓里面做血蟾蜍也是为了震慑古墓里面的邪气。既然这血蟾蜍这么大,看来这古墓里面葬的东西,应该非常的邪了。”我说。

“最好还是不要理的好,老白说血蟾蜍虽然有剧毒,不过并不会主动攻击别人,除非有人碰墓室里面的棺材。你没发现退到玄武道阵里面它好像就感觉不到我们了?等会在身上贴两张道符试试看,能躲过去,最好躲过去,先进去看看里面有什么东西再说。”我说。

我看了看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已经不是能说是墓室了,因为除了血蟾蜍站的那个地方有一面墙以外,其他三面都没有墙,只有墓顶。不是说没有,而是这墓室应该是太大了,我们看不到其他三面的墙壁。



分享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