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风装修地板什么样

  • 时间:
  • 浏览:1155次
  • 来源:演示站

“这个超级免疫剂并不是异形细胞!它是经过科学研究,安全制造出来的药剂!舰长,你不能够侮辱我的学术道德与我的良心!我……愿意用我自己来做第一例人体实验者!”

“烧掉每一个异形细胞残余,这很困难,不过为了我们的母星未来,以及我们人类的未来,必须消灭一切潜在的危险,在此之前,任何平民与科学家禁止离开希望号!此为禁闭令!”

“……我宣布,新地球政龘府成立!禁闭令于今天正式取消!不过出门在外,枪龘支携带还是必须的,当然,这需要人类币,与拥有枪龘支携带证……”

“议长!我坚决反对砍伐令!这颗母星不能够再重演地球的自然生态悲剧,我们要保护好它的生态环境!我坚决反对!”

“波丽,我们一起去看大海吧……”

(汗,昨天最后一更,因为写第七集预告,结果把章节名写成第七集了,郁闷。

明天3万字9更ào发,感谢所有朋友的支持呢!)

“不行,病dú持续性扩张,已经感染到了内脏部分,超过五名人员出现内脏出卝xuè,呼xī困难,以及心脏骤停病情,再继续这样下去……”

在其后方,一共近百名研究人员,科学家,以及依凡与光田三廊两位耳语者都在这里,这些人可以说是希望号全部的生物,病dú,微生物方面的专卝家了,他们正在一齐对抗同一问题,那就是关于新生星球病dú与微生物的问题。

正如这个星球的病dú与微生物一样,虽然都是碳基生命体,但是其基因链与地球的病dú,微生物这些是完全不同,如此一来,所导致的结果就是以克服地球病dú微生物为根本的,人类所诞生的免疫系统,对于这个星球的任何病dú与微生物都是丝毫无效!

再用更简单的话来形容,那就是说,只要是地球生命,呼xī一口别的星球的空气,那怕空气成分与地球一模一样,只要其中存在着微生物与病dú,其后果绝对是立刻被感染,而且是卝非常猛烈的病dú微生物感染,会在几天甚至十几小时内sǐ王的超级病dú感染!

这和那些科幻电影,科幻小说,科幻漫画或者游戏里的完全不同,什么一找到有生命的星球,立刻就可以去大口大口呼xī,这简直是他卝mā卝的找sǐ!一个星球光从生命进化的不同,就足以shā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以上的外星球生命了!

此刻人类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

光田三郎却是立刻支持依凡道:“也比他们立刻sǐ掉的好吧?到目前为止,已经有四个人sǐ王了,而且其中的张恒已经出现了紧急休克与心脏骤停,已经等不起了,再找到疫卝苗前,先将他们冷冻是唯一的办fǎ。”

这个科学家叹息了声,也没有再阻卝止这个命令,不多时,被隔离中的人员便被上百名相关实验生给带到了疾速冷冻设备处,他们一个接一个的被注射卝了生态体卝液,以防止冷冻时伤卝害到他们的肌体,接着,使用了超磁生长场技术的疾速冷冻设备启动,所有的被感染人员顿时被冰冻了起来,当然,不是像小说里那样直接被冻在了冰层中,而是让他们看起来仿佛睡着了一般,身上与体卝内一丁点冰晶颗粒都没有。

所有人员都在玻璃窗外看着了这十多人被进行了急冻,紧接着,依凡便与光田三郎争吵了起来。

“光田三郎博士!我坚卝决反卝对你使用异形细胞做任何实验,首先,那是jun管物,目前我们正在与异形的母巢进行最后决战,而超级细胞的恐卝怖你也是看到的了,万一引起了变异,或者说让异形细胞感染了人卝体,说实话……我宁可他们就此sǐ掉的好!”依凡大声的说道。

光田三郎平曰里显得很有些儒雅,但是此刻的他也是涨红了脸的反驳道:“可是依凡博士,我们现在还有任何办fǎ去拯卝救他们吗?每个人卝身上都感染了至少上百种足以致命的病dú与微生物,每一种所造成的损伤都完全不同,每一种都需要独特的免疫系统或者疫卝苗去克制它们,但是我们能够在三天内造出上百种的疫卝苗吗?况且,现在他们体卝内的免疫系统已经彻底bà卝工,已经完全被破卝坏了!这是唯一的办fǎ啊!”

依凡迟疑了一下,还是断然摇头道:“不行,只有这个不行,我承认,这或许是唯一拯卝救他们的办fǎ,但是你想过没有,万一被感染了怎么办?他们是宁可sǐ了还是变成怪卝物而活着,甚至可能连意识都要被tūn卝噬,你觉得他们会选择那种?!”

“我们可以通卝过观察异形细胞免疫这些病dú与微生物的过程,然后提取异形细胞的tūn卝噬细胞,以及其中的溶菌酶,以及抗原,还有……”

依凡这一番话已经相当的骇人,可以说,这如果不是猜测,是一项指卝控的话,甚至可以直接在光田三郎头上摆出人类公敌几个字,这句话已经非常之严重,简直是诛心之言。

光田三廊的脸已经涨得通红,仿佛只需要拿根zhēn轻轻一刺,就立刻会射卝出鲜xuè来一般,他急促呼xī了好几口气,这才断然道:“不管怎么样,这个实验我一定会去做!依凡博士,如果你对我的实验报有任何的异卝议,你可以把这件事报告给舰长,然后由他来决定是否允许我进行这场实验……”

“不!这是可以拯卝救的,人的性命比所有的东西都珍贵,这是可以拯卝救的,异形细胞,让我们看到了可以制卝造免疫所有病dú的原体,虽然它很危卝险,但是危卝险得有价值,而如何去掉它的危卝险,让它能够被使用与改变,这不正是我们科学家所要做的事吗?!”

第七集 第二章:研究进行中

人类的医学已经发展了数千年之久,即便是抛除古代的鱼卝昧时期,光从近代科学发展到如今也有两百多年的历卝史了,但是相对于各种病dú,微生物,细菌,真菌之类,又或者是心脏移植,大脑手术什么的,都有许多无fǎ卝治愈,或者是手术成率很低的手术情况发生,这正是现代医学的jú限性。

当科技进步到第四次工业革卝命时,许多手术与医学手段有了飞跃性的进步,譬如一种细小的纳米机器人,可以在外部不动dāo,内部无痛苦的情况下修复内脏破损之类,也同时可以无痛切除小型肿卝瘤以及体卝内病变部分,将其化为细小的碎片排卝出体外。

是的,第四次工业革卝命,已经让医学有了大幅度的进步,但是相对于新出现的许多病症,又或者是与整个宇卝宙中的病dú,微生物,细菌之类比较起来,第四次工业革卝命也无fǎ抵御这样的情况。

光田三郎独自一人在实验室内,他已经将实验室大门给反卝锁,当然了,普通人或许进不来,但是持有整个希望号一级密码的姚源可以轻易进来,不过他也不是为了防备着姚源,这仅仅只是他给自己下达的决心bà了。

与此同时,在生物实验室内,依凡一个人默坐在那里,周围的研究人员与科学家都没有出声,所有人都知道依凡似乎正在做什么决定,他们都在耐心的等待着。

过了不知道多久之后,依凡忽然开口说道:“把这里的情况通报给舰长,然后……”

周围许多的研究人员与科学家闻言后,都是心里猛松了口气,但是也为光田三廊叹息着,因为这个决定之后,他的实验肯定会立刻被叫停终止,当然了,这样一来也最大限度的保证了希望号的安全。

顿时,周围的研究人员与科学家们都是诧异不已,这是怎么回事?一方面要去通报给舰长,另一方面又要把实验数据传输给光田三郎……这到底是支持还是反卝对呢?为什么让人看不懂呢?

就这样,光田三郎在得到了生物实验室的所有数据后,又使用了宇卝宙空战后,通卝过采集宇卝宙战机上所覆盖的飞行异形细胞所得到的实验材料,这是最原始的异形细胞了,完全没有进卝入到希望号所在星球的大气层中,换句话说,这些细胞是没有这个星球的细菌,病dú,微生物的免疫机制的。

时间慢慢过去,直到在数小时之后,已经进化到超级细胞的母巢确认sǐ王为止,整个希望号顿时bào发出了一阵阵的欢声笑语,每一个人都沉侵在欢乐的海洋之中,但是没有人知道,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正以更加激烈的方式在进行着,这是一个人的战争……

相对于焚烧宇卝宙中的异形shī骸,另一件事则更加重要,那便是对新地球上所有的异形shī骸进行清理,这一工程初步估计也至少需要一个半月时间,倒不是说新地球上的清理马虎了事,或者说更加轻卝松,关键的原因在于,新地球是存在着氧气的,不需要像宇卝宙战机那样时不时回希望号补充液氧与液氢,而且更可以使用类似云bào弹这样,以燃卝烧空气来达成目的的大规模shā伤性武卝器,几乎一颗下去,一个镇子规模的地域就彻底被焚烧清空,根本不需要像外宇卝宙卝空卝间清理起来那么困难。

直到两千左右的防御jun士bīng,在王光正的带领下离开希望号后,姚源才总算是松了口气,可是还没来得及让他彻底休息一下……事卝实上,他此刻已经又累又饿,极需要吃点东西来补充一下能量,不过当这个消息带给他时,他立刻便蹦跳了起来。

依凡很肯定的点头道:“是的,舰长,事卝实上关于这个事情,我在母巢被消miè前几个小时的时候,已经特意向你报告过了。”

依凡的动作相当敏捷,与他科学家的身份很是不符,他居然用一种翻身上马的姿卝势跳入了姚源所乘坐的电瓶内副座位上,看着姚源诧异看过来的目光,他狡猾一笑道:“舰长,之前我确实报告过的,只是你自己没有注意bà了,所以你这却怪不得我们与光田三郎,我们以为你是支持他进行实验的。”

不过他却无fǎ对他们真的发火,即便是光田三郎,一个人进卝入实验室,负担起一切,光是这个就足以让人敬佩,这样的科学家,无论如何都无fǎ让人产生è感。

“不管怎么样……先去到实验室内吧,希望一切还好,还没有出现任何事卝故……”姚源叹了一声,只能够如此说道。

而此刻,在实验室中,光田三郎满脸病态的红sè,他已经非常疲惫了,连续使用了数个小时的被动耳语者技能,不过成却是相当辉煌的……

至于那些科学家们,他们早已经熟悉了各种实验步骤,看到眼前实验室的情况,各种器卝具完好,也没有出现任何xiè卝露痕迹,很显然的,只是光田三郎力竭后昏迷bà了,依照光田三郎的科学家素质,不可能会犯卝下违卝背实验步骤与规格的情况发生,这一点还是许多科学家们共识的。

直到这时,那些实验生们才知道这里并没有发生任何xiè卝露,他们也在这时才想起姚源也是拥有预知者技能的,如果真发生了xiè卝露,或者有什么危卝险的话,那么第一个阻卝止他们进卝入的人肯定应该是姚源,当下他们才尴尬的放下了手来,同时七手八脚的帮助医生护卝士们将光田三郎抬上了急救电瓶车上。

依凡接过了试管,他想了想,用异常严肃的表情对姚源说道:“搞清楚这东西,以及接下来的任务我都可以接手,但是有一点我希望先和舰长你说清楚。”

依凡先是松了口气,接着他就好奇的问道:“舰长,什么事?”

“我记得……你的履历上写着,在登上希望号之前,你是中东某小囯的生物科学家,曾经主持过一项生物武卝器的研究吧?”姚源直接说道。

姚源什么话也没多说,只是拍了拍依凡的肩,打断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然后带着护卫队成员走出了实验室外,直到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过道尽头处,在依凡脑海中才出现了一个声音。

……那一年。

光田三郎才入读医学院,他的目标是成为一名优秀的外科医生,不单单因为这是一个体面的工作,更因为这一项工作有着极高的工卝资待遇与福利待遇,他需要很多的钱,一是为了更好的生活,二则是为了能够和花子结婚。



分享到:

猜你喜欢